發文作者:kahoo | 五月 7, 2008

緬甸軍政府「入城鎮壓快 救災反應慢」

緬甸恐死5萬人 「慘過南亞海嘯」

隨著風災死亡人數不斷上升,緬甸國內外不少人都炮轟軍政府救災不力,這場世紀風災已為軍政府帶來一次政治衝擊。仰光許多災民都批評軍隊反應遲緩,對比起去年9月軍隊快速入城鎮壓僧侶,軍隊這次的表現更是要不得。一名退休公務員說﹕「軍政府錯過了黃金機會派遣軍隊救災,贏不到民心。軍隊及警察在哪裏?去年僧侶爆發示威,他們很快就入城鎮壓。」


Responses

  1. 緬甸軍政府係有嚴重的「怕醜駝鳥心態」

  2. • “Forty-eight hours before Nargis struck, we indicated its point of crossing, its severity and all related issues to Burmese agencies,” a meteorological department spokesman told The Times newspaper.

    • But last night, Social Welfare Minister Maung Maung Swe said foreign aid teams wanting to enter the country to help with the relief effort would have to negotiate with the regime to be granted access. “For expert teams from overseas to come here, they have to negotiate with the Foreign Ministry and our senior authorities," he said in Rangoon.

    The Australian
    May 07, 2008
    http://www.theaustralian.news.com.au/story/0,24897,23658868-601,00.html

  3. 獨裁政府的壞政策,只有民主才能改善。

  4. 相信緬甸軍政府與中國共產黨政府的一黨專政政策,不相伯仲,距離民主道路太遙遠了,除非發生不可預測的突變,否則小弟有生之年也不可能見到有如西方社會的民主選舉。看看現今祖國的年青一輩 (包括留學海外的知識份子)的近期表現,便會了解未來的趨勢了。

  5. 為他們1祈禱2祈禱3祈禱

    we have to pray for them

    Pray Brethren

  6. Dictatorship is a constant lecture instructing you that your feelings, your thoughts and desires are of no account, that you are a nobody and must live as you are told by other people who desire and think for you.

    Stephen Vizinczey
    Hungarian writer

  7. The houses built by the poor there were so flimsy that it would hardly withstand any strong wind and flooding water, let alone those from a cyclone.

    Burma used to be a very wealthy country with abundant resources. Upon the dictator’s harsh regimes, the only wealth that can be seen are in the bulging guts of some ugly military Generals.

  8. 救自己政權如救火, 救普通人民可以慢幾拍, 獨裁政府不仁, 以百姓為芻狗.

  9. CBC 九點新聞, 死亡人數會多過10萬, 不過緬甸軍政府重作狀 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

  10. 緬甸死十萬人以上。

    萬錦市: 261,573 (以2006年人口統計)
    烈治文山: 162,704 (以2006年人口統計)
    Oakville: 165,613 (以2006年人口統計)
    Saskatoon: 202,340 (以2006年人口統計)
    愛德華皇子島全省: 139,089 (2008年人口大約數)

    如果真的有全能的神的話, 敢問…

  11. 在獨裁政府之下生活的人民, 生命賤過泥.

  12. 北京老教授写给海外"爱国学生"一封信
    最近看到激进民族主义的表演,深受刺激。

    特别是那些闹得最欢的海外“爱国人士”,他们大骂别人搞分裂,骂别人是,可他们自己已经“分裂”了出去,跑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建起“中国城”。他们这些人在皇帝的时代,被视为弃民;在毛太祖的时代,是“投敌叛国”。他们真要爱国,为什么不废掉他们洋国公民身份,撕碎绿卡,回国来接受党的英明领导,承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雨露阳光?按他们爱国的标准,他们中有的人是双重的背叛:先是背叛了生养他的祖国,投奔了被他们所视为的“敌国”;然后又背叛了他们所属的洋国,声称爱他们所属的洋国的“敌国”。

    这些“爱国者”应该知道,如果你得到了某个洋国的公民身份,你就不再是“中国人”,而只是“华人”。你应该爱你所属的国,对它尽义务,做贡献,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如果你对故土还有感情,请你帮她从野蛮走向文明,而不是为虎作伥,拉着她坠入黑暗;如果你拿到某个洋国的绿卡,你欠着母国和居住国的双重的人情,你应该为两国的相互理解、交流和友好而尽心竭力。你们如果希望中国有一个良好形象,就应该去清除她身上的污垢和浓疮;你如果愿意看到中国人在世界上受人尊重,首先你们应该学会作一个文明人。遗憾的是,你们一些人的作为,正在为CNN那个主持人的话做注解。你们应该明白,也许在你们的语言暴力之下,CNN的记者不再说这样的话,但会有更多的人在心里会说那句话。

    你们生活在文明的环境里,却没有被文明化(civilized),反而学会了向文明撒野,向那些野蛮人看齐。你们享受着自由民主,却为专制唱赞歌,要你们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承受专制的苦难;你们受惠于西方的福利,为西方国家贡献着GDP和财政 税收,却希望家乡的父老们勒起腰带搞军备,搞什么神五神六,好让你们在外国人面前扬眉吐气;你们跑到外国去读书,却说中国的教育是最好的;你们中有的人听见家乡的父老们痛苦的呻吟就暴跳如雷,因为这会使你们在洋人面前感到自卑。你们可知道,一个受到压迫和虐待的无助的弱者,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苦难,这是最可怜的一点希望。你们居然发现了CNN那么多的错,可见你们经常看CNN,可你们应该知道,在你们的故乡,看CNN只是洋人大人的特权,而对我等草民属于非法活动。

    你们以在洋人的街道上组织了上万人的游行而自豪,我敢说你们在这敏感时期,绝不敢在北京的那个广场上举行一次哪怕是支持政府的游行!

    请不要对我说,你们既了解中国,也了解西方。我知道,你们中许多人,对中国非常无知,对西方怀着深深的偏见。你们没有像我们那样,经历了中国思想解放的艰难历程,一点点地清洗掉老毛时代注入骨髓的毒汁,从自已生命的体验中升华出个 性解放、自由民主的需求。你们中许多人,连红卫兵年代打上的烙印还没有洗刷干净,有的人还抱着知青时代的乌托邦理想,在老毛时代就落下了受虐狂的病根,至今还沉浸在对老毛的怀恋和对邓小平的漫骂中,不受虐待就不舒服,看着你们的同胞继续受虐待就羡慕。你们许多人只与华人打交道,整夜整夜地在CCTV前打发时光,沉迷于国内都没人看的中文版的垃圾肥皂剧。CNN那句“辱华”的话,我怀疑你们抗议的人群中,到底有多少人看了,又有多少人能听懂。许多留学生,满脑子国 内教育给他的偏见,他们是极端应试教育产生的残次品,从学校到学校,不接触社会,只读对考试有用的书,很少读别的书,上大学把很大精力用在考托福、雅思上、既不了解真实的中国社会现实,也不了解真实的中国历史。我曾一次次看到中 国留学生愤怒的与洋人争辩:我就是从中国来的,中国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我事后不得不善意地提醒他/她:中国是那个样子,人家说的是事实,你不知道。

    你们恨铁不成钢,觉得我们这些土鳖们不如你们爱国。可你们应该知道,令你们能够在洋人面前可以炫耀的天文数字的GDP,每一元钱都是我们的血汗凝成;使你们可以在洋人面前自夸的飞弹军舰,每个零件都是从我们身上索取的。 我们为这国奉献着一切,我们也在这国里承受着一切。这国应该怎样,应该以我们的感受为准,而不是以你们的面子为准。你们要爱国,先做出一点牺牲,就先牺牲一点你们的面子吧。向外国人老实地承认,你的家乡有许多问题,家乡的父老乡亲生活并不 开心。然后,你与那些真诚关心中国命运的老外一起,做点事情,让中国也成为“正常的国家”,脱去野蛮,成为现代文明社会的一员。

    就在这几天,我到了十三陵水库,这个一直是当地人休闲游玩的大坝被封死了数个月了,据说这里预备举办奥运会的铁人三项赛,为了到那时让洋人看着高兴舒服,也让你们这些“爱国者”提气,中国人“不得入内”了。就在这几天,我们小区为一路之隔的制药厂每天释放出熏人的化学毒气求助于媒体反映,结果被告知,上面有精神,奥运前不能报道这种事。就在这个上午,我给一个不认识的考生回信,回答他考试问题,只写了二行字,却一次次因为“含有敏感信息”而发送失败。害得我一遍遍检查,不知那个词是“敏感信息”。一封信折腾了一个多少时。我不禁要骂一声:混蛋!明白了吗?这国实实在在是我们的,你们只是看客。这国家不是一个供人意淫的空洞的符号,它是由像我这样一个个草民组成的。它实实在在充满着我们的欢乐和痛苦。你们爱国,却对构成这国的国民的处境漠然处之。你们为CNN的一句话如此亢奋,你们可曾为父乡亲的屈辱生活感到过心的痛吗?你们的冷漠让国人齿寒;你们爱的国,是抽空了一个个鲜活生命的空洞的国,你们对这空洞的符号的迷狂让国人瞠目,不知你们为何这般矫情。这国对你们只是脸面,对我们,是日复一日的生活,是一句话是否会惹祸上身的担忧,是清洁还是污浊的空气,是股票和物价。谁能使我们过上快乐的生活,谁就是爱国。无论是贡献知识捐献钱财,还是批评他的弊端促其变革。

    有许多被你们视为不爱国的华人,他们真正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而殚精竭虑、为国人的人权和民生状况而心急如焚。我们感受到他们的爱,我们知道他们是真实地爱我们的。也有许多洋人,了解中国,关心中国,爱着中国,我们也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而你们爱的国,好像与他们爱的不是一个国。

    如果你爱国,你应该推动她的进步,促使她文明开化,从而使她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如果你因为无知偏见或为了你的脸面状,不许人家批评,也不去做点事情去促成她变革,那请你也回国来,不管它是地狱还是天堂,我们一起享受吧。

    否则,别谈什么爱国!

  13. 馬英八,有病睇醫生啦,又長又臭又係簡體, 鬼睇你的嘢咩!
    有病去睇醫生醫吓啦,寫嘢三句兩句講左就係,寫成咁,去做"九龍皇帝"啦!
    睇到咁長,火都嚟埋!

  14. 錯愛國的憤青,緊記!緊記!

  15. 此網站 http://www.backtoourmotherland.com/ 再次運作,請不要錯過,希望愛國的中國人要表裏一致。

  16. 緬甸仍然拒絕國際救援隊入境,情況和中國當年唐山大地震中共拒絕外國援助相似,獨裁政權永遠草菅人命,但是中國人還視中共為恩人,何解?

  17. 日本終於首影反日的記錄片「靖國神社」,反觀中國政府會容許在中國播放反共影片嗎?

  18. 中國馬術代表劉麗娜被送到德國受訓,中共政府瘋了嗎?竟然派她到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國家學習。

  19. 根據憤青的邏輯,千萬中國人枉死於"大躍進","反右","文革",以至"六四屠城", 全部是活該,因為憤青從來不敢或不曉得指出中共的責任, 在他們腦中,中共永遠無錯,因此永遠無須下台。

  20. 加拿大政府采取敌视中国的政策,我们在此郑重号召大家团结起来,集体放弃加拿大国籍或永久居住权,作为一个真正的爱国主义者,你必须以放弃加拿大国籍的方式收回你的誓词。否则你就是中华民族的不孝子孙。如果繼續做加籍華人,请不必再声嘶力竭地大喊爱中国了。行动吧!抛弃你的加拿大国籍,因为要让世人看清炎黄子孙的尊严和勇气!中國人,你有種嗎?詳情請看http://www.backtoourmotherland.com/

  21. 北京老教授罵得了得! 真不愧 為一名文明,有理性的知識份子。感谢 馬英八 post 這封信.

    " 罵罵聲" 人士:

    要 睇醫生应该係你. 你没有知識, 没有文化,不要紧.不過 请 尊重你自己.

  22. 憤青係變色龍, 時紅時藍時無色.

  23. The poster above “Joe Chan" is a “fa lun(atic) gong" nut case.

    Better see a doctor.

  24. 香港特首曾蔭權曾經在一次電台節目中說,「如果(民主)發展到極端,將會演變成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結果引起「民主派」議員群起攻擊,指他「完全不懂民主,不懂文化大革命」。

    曾蔭權原本是想解釋,所有權力都集中在人民手中,政府就無法管治,批評者不去質疑他將「人民」與「政府」對立的思維方式,而只集中攻擊他對文革的看法,有人甚至稱文革是「獨裁的極致」,而不是「大民主的極致」。

    現代香港政壇的這場小風波,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說明立場不同,眼中的黑白亦完全顛倒。

    對於某些精英來說,幾千年一直被排除在政治進程之外的民眾,「自己管理自己」、動搖官僚階層的運動是獨裁性質。但如果承認「人民監督」和「人民參政」是民主的表現,就無法否認文革的民主性。新中國前30年的官員隊伍基本廉潔,也證明了這種民主的有效性。

    發動文革的毛澤東早已預見到,勞動者最大的權利是「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各種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否則就保證不了「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否定文革的30年,這些權利正一一受到蠶食。
      
    但毛澤東也明白,支持文革的人「不多」,反對的「不少」。在他生前,中國官僚階層基本還沒有來得及腐敗,這使得許多人對文革不理解。在他死後,文革甚至與打砸搶和派性武鬥劃等號,而蒙受污名。

    然而,文革期間人民享受到的空前自由和權利,以及這些自由和權利對世界的影響,是無法抹殺的。

    「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這些後來被寫入中國憲法的權利,在歐美日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也引起連鎖反應;而當時的結社自由,只有最寬容的北歐國家在21世紀才出現;至於草根直接參政的「革命委員會」制,對保護人民利益,更是空前絕響。

  25. 北京老教授罵得太精采了。「特别是那些闹得最欢的海外“爱国人士”,他们大骂别人搞分裂,可他们自己已经“分裂”了出去,跑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建起“中国城”。」家豪早己在伊頓中心左仔大集會後的一個講座上說過。

  26. 靠国家撑腰,靠群体壮胆

    在种族、国家的概念越来越强化、激化的情况下,任何不顺从、或者想摆脱这个群体的个体和较小的群体(如西藏、台湾)都成为那个大群体绝对不饶恕的对象。可怜又可恨的中国人,自己甘愿做奴隶,做随时可以被碾碎的蚂蚁,做专制机器的螺丝钉,还硬要拉着、逼着别人跟他一起做。

    中国人更是实在可悲,在东欧和俄国都已成为民主国家近二十年的今天,十三亿中国人仍被完全剥夺了政治选择权,仍处于每天被洗脑却浑然不知,反而洋洋得意、俯视天下,沉浸于“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这种昏庸梦幻中。他们不知道,在独裁专制下,国家越强大,个体越渺小。无论中国经济发展到何种地步,只要个体仍是蚂蚁、是螺丝钉,就哪个世纪也不会是中国人的。连“人”都没有,还会有他的世纪吗?

    而对在个体主义文化主导下成长起来的美国人来说,面对他人、他国批评美国的任何举动,就是对大规模地丑化、诅咒整个美国的“反美”声浪,也从不会群体发狂,因为他们健康、强壮。只有那些最病态、最虚弱的人们,才会稍微被碰一下,就歇斯底里。

    个体心灵不强大,就要靠国家撑腰,靠群体壮胆,靠民族荣耀。因此才会对国家主办的一场体育比赛狂到近乎全国疯癫。而这正是共产党的目的,通过主办北京奥运,强化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强化国家的概念,以此维护和巩固那个以暴力和欺骗为核心的专制统治。于是奥运还没开始,“暴运”的序幕已经拉开。

  27. 法輪功在加拿大是一個合法的團體,與所有加拿大人一樣,受到人權憲章的保護,應得到尊重,那些不尊重法輪功,不尊重他人言論自由的人,你們的思想才有病。

  28. 曾任權對民主與文革的言論,不單只是出於他的無知,更是“妖言惑眾”,用言論顛倒黑白的例証。

    毛澤東所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更不能將它與民主扯上關係,“文化大革命”只是一個獨裁者對異己一種打壓,而演變成民眾互雙残害的事情,人民生活於水深火熱中,那何來空前的自由和權利?

  29. A natural disaster has increasingly become a man-made disaster on recovery efforts! Sighs.

  30. 曾任權的“任”字,不是打錯,因他是任用權力。

  31. 李井泉 &加香中,Well said!

  32. Better see a doctor

  33. “fa lun gong " is good enough.

  34. “然而,文革期間人民享受到的空前自由和權利,以及這些自由和權利對世界的影響,是無法抹殺的"
    what 自由和權利 did the people have at that time? people who write this must be stupid!

  35. Feng: 曾蔭權 is politically stupid and ass-licking!

  36. 想不到今時今日, 仍有支持文革者.

    1. [承認「人民監督」和「人民參政」是民主的表現,就無法否認文革的民主性。新中國前30年的官員隊伍基本廉潔,也證明了這種民主的有效性。] — 文革是人民監督和人民參政的表現/運動? 共產中國30年的官員隊伍基本廉潔? 即使有人同意, 但那如何得出[證明了這種民主的有效性]的結論? 這種民主是那種民主? 又與廉潔有甚麽關係? 基本廉潔就表示有了有效的[某種民主]?

    2. [發動文革的毛澤東早已預見到,勞動者最大的權利是「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各種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否則就保證不了「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否定文革的30年,這些權利正一一受到蠶食。] – 毛澤東真的認為勞動者最大的權利是「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各種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他發動文革是為保證[「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 [否定文革的30年,這些權利正一一受到蠶食。]這些權利是否由於否定文革後才一一受到蠶食? 還是由始至終, 勞動者在中共的統治下, 根本得不到應有的保障?

    3. [「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這些後來被寫入中國憲法的權利,在歐美日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也引起連鎖反應;而當時的結社自由,只有最寬容的北歐國家在21世紀才出現;至於草根直接參政的「革命委員會」制,對保護人民利益,更是空前絕響。] – 這四大寫進了中國憲法後, 人民的言論結社自由得到了什麼程度的攺善? 可惜的是, 最近還出現了以言入罪的顛覆國家罪的個案. 中國(共)以外的其他國家(當然包括北歐), 真的是只有在21世紀才出現結社自由? 再者, 文革鼓吹/支持有結社自由? [草根直接參政的「革命委員會」制,對保護人民利益,更是空前絕響], 甚麼革命委員會制中, 加入了草根, 對保護人民甚麽利益, 發揮了甚麼作用?

    希望署名Feng的文章, 只是Cut and Paste的中共宣傳以混淆視聽的文章, 而不是那位網友的個人觀點.

  37. Cyclone tears into Suu Kyi compound
    (The Standard, May 09, 2008)

    The roof of opposition leader Aung San Suu Kyi’s house was blown off in the cyclone, and she is living in virtual darkness, a neighbor said.
    It was not clear if Suu Kyi is injured or has enough food and water.

    The neighbor said the electricity connection to her dilapidated lakeside bungalow in Rangoon was snapped on Saturday. He said he sees candles being lit at night in the house.

    “She has no generator in her house. I felt pity for her. It seems no one cares for her," said the neighbor.

    Suu Kyi has lived under house arrest for about 12 of the last 18 years for leading an internationally hailed movement for democracy in Burma.

    The neighbor said a tree in the compound of her house was uprooted and part of the roof ripped off.

    Soldiers posted nearby have not yet cleared trees that were toppled in the area during the cyclone.

    “This area is of less priority, so they seemed to have ignored us for the time being," he said.

    Associated Press

    http://www.thestandard.com.hk/news_detail.asp?pp_cat=17&art_id=65664&sid=18846581&con_type=1

  38. 18 年前,在我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之前,我不能想象我將對那里,對那里的人,抱有越來越深的、無以排解的歉意;我也不知道,我的生命將因與她相遇而蒙獲終身享用不盡的恩澤;我也不知道在蒙獲她的撫慰與悲憫的同時,一種與我個人毫無關系,而是與藏人、漢人兩個民族有關的痛苦,將在我這個個體的生命中彌散綿延。

    在我去到那里之前,我甚至帶著若隱若現的居高臨下的眼光,懷藏優越與自得。與許多漢人一樣,對這種優越感我們決不陌生,其滋長于何種“優秀”文化與政治土壤,對此,今天我十分清楚。

    18年前,當我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後,感謝上蒼,讓我有緣去到那里;還感謝上蒼,在我的心中播下了一粒知恥的種子,讓我看見了我們,對,我們漢人,是怎樣狂妄與愚昧,骯髒與野蠻--雖然我們說他們,藏人,是蒙昧落後野蠻的。

    那一次,一個多月時間。從拉薩,到藏北,到珠峰,我奔波不停,穿過草原,荒野,或者鄉村,寺院,我只是一個旅行的人,但是我看見了--看見了另一個西藏,不是我們教科書上的,也不是我們報紙上的西藏。我看見了被摧毀前的她和被摧毀後的她;我看見了我們,是的,我們漢人的貪婪、吞噬和消化。對此,我感到恥辱。

    並非我參與了任何具體的吞噬。而是,我也是那君臨其上佔有他們、輕侮他們、污染他們的群體--漢人的一員,對此,我感到恥辱。

    我對精神上的被調遣與受控制,是敏感和抗逆的。我沒有受任何具體的人的影響,無論是“心懷叵測的西方人”還是“企圖分裂中國的宗教人士”。我至今也不是任何宗教信徒,但這並不妨礙我對有宗教體驗的人們的理解,以及對他們所抱持的信念的敬重。再說一遍,那一次以及後來,都沒有任何人來改變我。是事實,是那所有宏大與細微、自然與人文所組成的能量,揭開了蒙住我眼楮的謊言;而我們楔入其中的不和諧,我們死命楔入其中的那種霸氣,讓我恥辱。

    十多年來,我頻繁地出入西藏並經常長期駐留,或旅行或工作。從街頭流浪的少年,民間說唱藝人,草原上的牧人,山村里的巫師,到國家單位里普通的職員,八廓街的商人攤販,寺院的雜役或高僧,藝術家和作家,我偶遇或長期交往的藏人朋友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若要問我給了他們什麼?很羞愧,我其實是一個索取者,不過我自認為還不是很糟的索取者,我听他們講訴他們的神話和傳說,或者拍攝他們的寺院與修行,拍攝他們的生活與風俗,說好听一點是一個用我搜集的東西換錢的傳播者。而他們給予我的,是坦蕩誠摯的友情,是盡其所能的支持,甚至生活中細致入微的關懷。我並不把這種友情與關懷看著他們對我個人的偏愛,我知道,那是他們的民族性格所決定的,樂善好施,而且由于漢藏兩個民族淵遠的交往,他們心底深處對漢人是接納的,友善的。我也相信,大凡去過西藏的人,對那種款待與友情不會陌生。

    當然,我獲得的遠遠不止這些。在那與我們截然不同的看待存在、看待世界的眼光中,有一種智慧也照亮了我的迷途;那普遍的悲憫和憐愛行止,也清洗了我的污穢,溫暖了我的冷漠。與這樣的民族無論為鄰,還是成為手足,那是怎樣的福份!

    然而,這些溫和的人群,這些終日手搖轉經筒、口中呢喃六字真言的人群;這些以身體丈量路途磕頭千里朝聖的人群;這些願意把自己的尸體作為禮物布施給別的生命的人群;這些曾制止我拍死蒼蠅蚊子的不願殺生的人群;這些把錢捐給寺院和供養僧人的人群;這些把僧侶看著人生旅途的向導與老師的人群;這些自願放棄世俗生活,皈依佛門以獲取他們所珍愛的知識,尋求精神的自由與解脫之道的人群;這些誦經禮佛祈禱時,觀想的並非其個人,而是廣大的眾生的人群;這些修建了堪稱世界建築藝術精品的廟宇和宮殿的人群,這些描繪了輝煌壁畫的人群,這些創造了美麗繁富的神話與詩歌的人群……這些給予我們友情與接納與合作的人群,他們的尊嚴與文化得到了足夠的尊重嗎?除了單一的甚至是傀儡的聲音,我們听到過他們全部的真的聲音嗎?

    在我偶遇或長期交往的藏人們中,他們有的坦言,就在幾十年前,西藏曾是一個有自己的政府和宗教領袖、有自己的貨幣與軍隊的弱小封閉的國家;有的緘口不言,不想談,流露出逝水難追的無奈與認命,也回避與我這個漢人談,似乎擔心引起尷尬;有的認為無論說法怎樣,兩個民族淵源久長的交往是一個歷史事實,雙方都應該小心地維護那緣份與情誼……他們有的對那條鐵路、對那些命名為“北京路”、“江甦路”、“川藏路”的路感到焦慮與憤懣,有的則懷著欣喜與接受;他們有的說那每年幾個億的投入也換得了你們想要的東西,甚至更多;有的說你們投入,你們也破壞,而且破壞的是我們所珍重的……我想說的是,盡管他們形形色色,有一點卻是共同的︰他們有自己的歷史觀,更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宗教感。

    任何到過西藏的人,對藏人的這種普遍的宗教情懷應該有所感知,實際上大多的人為之震撼。這種宗教情懷貫穿他們的歷史,滲入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外化于各種可見可聞的形式,形成了--自然是與無神論者、物質主義者大相徑庭的價值觀,也可以說是與沒有信仰的、特別是當下瘋狂拜金的漢人截然不同的價值觀。這是他們最看重的。而這種宗教情懷的人格化投射,就是被他們看著觀世音化身的達賴喇嘛。

    我不能說我了解這位叫丹增嘉措的達賴喇嘛個人。但我敢說我了解我所接觸到的那些藏人心目中的達賴喇嘛。達賴喇嘛或者說觀世音所象征的大海般廣闊的悲憫,撫慰他們遭受無論天災還是人禍所產生的創痛,平息他們的恐懼或忿怨;他們誦讀觀音心咒,從心中生出被保佑、被憐惜、被理解的安全感。是的,安全感,我們人類的基本需求。

    我也不能說我完全不了解這位叫丹增嘉措的喇嘛個人。我的朋友中,有的曾冒死翻過雪山去見到過他。他們告訴我,他們無一不是在見到他的時候百感交集,失聲痛哭。他給他們祝福,問他們的生活和工作,並叮囑他們不要恨在西藏的漢人,說他們也是為了生活才來西藏的。兩年前在特拉維夫大學我听過他的演講。那場演講的內容是關于宗教的。與听眾問答時,有人問他對“失去國家”的看法,他說一切都歸于欲望的膨脹與因果,因此應思考怎樣避免輪回式的傷害;我讀過他的書,我相信語言顯現的正是人格的圖象。我要說,只要你有正常的心態,你絕不難以看出,他在他非同尋常的命運和曲折困難的道路上,一直努力接近那個宗教象征所要求的品格;你絕不難以看出,他對他的人民的愛,對他的民族文化的責任感。他是一位政治人物,但更是一位幼年就出家的僧侶。他所受的教育決定了他的政治方略也是在建立在宗教思想的土壤上的,這與漢人以及世界上大多的政治人物完全不同。正是“中觀”的宗教操守使他反對極端,正是慈悲的終極關懷使他對人--無論藏漢都加以愛護,避免無論藏漢哪一方人命的無謂犧牲,使他放棄了獨立訴求,一次一次地呼吁交流、溝通、談判。

    任何到過西藏的人,對一種“西藏的常態”應該也不陌生︰哪個藏人不景仰他?哪個藏人不願在自家的佛堂高懸他的照片?(注意,這些照片是從境外輾轉帶回,偷偷翻拍放大的,不是我們漢人當年必須高掛的、政府印刷的毛像。)哪個藏人願意出言不遜詆毀達賴喇嘛?哪個藏人不願見到他?哪個藏人不願向他獻上哈達?

    除了當權者想听的聲音,我們听到過他們全部真的聲音嗎?到過西藏的漢人們,無論是高官,還是被稱為“冬蟲夏草”的援藏干部,無論是旅游者,還是去做生意的人,那沉默著也回蕩著的聲音,其實我們都听見了吧?

    這正是藏區各寺不許掛達賴喇嘛像的原因嗎?這正是各單位派人到各家各戶檢查,一旦發現掛有達賴喇嘛像就施以懲罰的原因嗎?這正是每逢相關宗教節日或達賴喇嘛的生日,就派員到轉經路上去堵截那些祈禱煨桑的信徒的原因嗎?這正是凡單位職員家中有子女出家或在達蘭薩拉學習,就必須各自召回,否則解除公職並沒收住房的原因嗎?這正是每逢風吹草動,政府統戰宗教部門就在寺院開會,強制僧侶表態“與達賴分裂集團劃清界線”、“擁護黨的領導,愛國愛教”的原因嗎?這正是我們拒絕談判,並不斷用輕侮的言辭詆毀他的原因嗎?然而,這不也正是使那“西藏的常態”變得更強烈、使這位民族象征變得更神聖的原因嗎?

    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最大最主要的教派格魯派的最高上師。別的教派且不說了,在格魯派的寺院里,不許掛達賴喇嘛的像,格魯派的僧侶必須開會表態、寫決心書以詆毀性的不敬的言辭指向他們的根本上師。妄語、不敬都是違反佛家的基本戒律的,然而這里只有統治集團的禁忌,為了禁忌達賴喇嘛,就得逼他的僧侶犯忌,其情何堪!其狀何其荒誕!

    為什麼?是出于害怕還是出于霸道?一個宣布放棄獨立,並能勸服他所有的信徒接受這一點的出家人,一個被內部激進派看成卑躬屈膝的一遍遍呼吁談判的和平主義者,有什麼可怕的?我到認為不是害怕,蠻橫的人從來怕的是更蠻橫的。更主要的原因是沙文主義的肆無忌憚,是暴力哲學的霸道。

    多年守持“戒殺生”、“戒嗔恨”等佛家戒條的僧人能可怕到哪里去?深藍的天空,金色的太陽,絢爛的經幡與潔白的雪峰交相輝映,古寺內是滿腹經綸手無寸鐵的僧侶,古寺外是裝甲重兵的重重包圍。這是西藏的痛楚。

    這些信佛的人群,由于相信因果輪回,更戒嗔恨,形成了一種漢人的民族主義者可能永遠無法理解、因而也不信任的哲學。有幾位西藏僧人朋友,恰恰是“鬧事”寺院的僧人,曾親口跟我說過對于“獨立”的看法︰“其實,我們的前世也許是漢人,我們的下一世也可能轉世為漢人;而有些漢人前世也許是藏人,以後也可能轉世為藏人;外國人中國人,男人女人,愛人敵人,世上眾生輪轉不已,在輪回中,國家也興起又滅亡,何必執著于獨立?” --這樣的宗教、這樣的信徒,當是多麼容易“控制”!但這里有個悖論︰要他們放棄獨立意願,則必須尊重和保護這樣的宗教。

    關于達賴喇嘛放棄獨立,並能勸服他所有的信徒接受這一點,是藏民族的傳統文化心理決定了的。藏民听活佛高僧的話,從家庭矛盾鄰里糾紛,到出門辦事做生意,都愛找活佛問卦拿主意。藏區政府基層干部都了解這一點。我在四川藏區曾親身經歷過一些事︰兩個鄉的牧民為了爭奪草場打得不可開交,刀棍獵槍火藥槍都用上了,公安深感棘手。當地政府請當地一德高望重的活佛出面,很有效地平息了爭端;狩獵是林區藏民生活方式較主要的部分。前幾年政府頒布保護野生動物禁獵法令,屢禁不止。請出活佛高僧一番規勸,很快見效了。而對于放棄獨立,倡導“走中間道路”的達賴喇嘛,為何就不能誠心誠意坐下來談判,“利用”他達到“穩定”“反分裂”的目的呢?

    因為實力太懸殊了,我們太人多勢眾了,太霸道了,除了槍炮加金錢,文化破壞加精神強奸就沒有別的方式換來“和諧”。漢語有個說法叫“以己度人”,心理學上有一個術語叫“投射”,把自己的心理和個體經驗理解為一種普遍的現實。槍炮加金錢,文化破壞加精神強奸換來的不過是我們漢人自己今天的“和諧”罷了,我們自己才是這種人吧?

    前不久,我在某有關西藏的論壇上讀到了一些激進的藏人的帖子。大意是︰我們不信佛,也不信因果輪回。但我們沒有忘記我們是藏人,沒有忘記曾經的祖國。現在我們相信你們漢人的哲學︰槍桿子里面出政權!你們漢人跑到西藏來干什麼?西藏是藏人的西藏,請你們滾出去!

    當然,在這些貼子後面,也跟了人多勢眾的大量漢人“愛國者”的帖子︰無一例外充次著“殺”、“滅”、“血洗”、“達賴騙子”等等我們耳熟能詳的暴力崇拜者的“萬丈豪情”。

    在讀到這些貼子的時候,我是悲哀的。原來這就是因果輪回的圖像。原來這就是“前世藏人、後世漢人;今生漢人,來生藏人”的含義。

    一周來,在放下那無法接通的電話、面對英特網被屏蔽的空洞後,就算我相信新華社所說的--奇怪的是我相信這部分︰在拉薩是藏人放火燒了商店,殺了到那里討生活的可憐的漢人平民…… 仍然是相同的悲哀!因果是何時種下的呢?在59年的槍聲中?在文革的砸毀中?在89年的鎮壓里?在把別人的班禪軟禁起來,把自己的傀儡替換上去的時候?在無數次的開會表態下?在美麗的雪山上射殺17歲的尼姑格桑南措時候,而她只是想要去見達賴喇嘛?

    還是在無數看似芝麻蒜皮卻讓我羞辱的時刻︰當藏人從自由市場上漢人的魚販子手中買魚放生到拉薩河,漢人又蜂擁而至捕撈上來大快朵頤時,我感到羞恥;看到拉薩街頭日益壯大的漢人乞丐隊伍,我感到羞恥,連乞丐們都知道在西藏比在自己族類的地盤要錢容易多了;當金色的晨光照亮神山,也照亮神山上采礦所留下的丑陋疤痕時,我感到羞恥;當在藏的漢人新貴抱怨每年國家投入多少億、經濟政策如何優厚,GDP如何快速增長,而“這些藏人他們還要怎麼樣”時,我感到羞恥︰是的,你為何不能明白,是價值觀不一樣?當你信仰槍炮金錢和洗腦時,有另一種綿延千年的信仰駐留在他們腦中,難以被洗去;當你們每每以“把西藏人民從黑暗的奴隸社會解放出來”的救世主自居的時候,我感到羞恥,為你的傲慢和你的幻覺;當拉薩城內背槍巡邏的武警與我擦肩而過、當我進出拉薩,總能看見成排的兵營的時候…… 是的,我,一個漢人,我覺得羞恥。

    還有︰那些把“人頭碗”、“腿骨號”、“人皮鼓”當作藏人的“野蠻”證據時,我為你羞恥,因為那不是藏人的恥辱,而是你的無知;那從新華社的故字堆里翻出來的一篇有“濕腸”“人皮”字眼的喇嘛間通信,也不能為你證明什麼,很遺憾,還是只能證明你是無知的可憐蟲;那些拋出臭名昭著的《達賴的陰影》,任意歪曲附會“雙修”“瑜伽女”的人,那不是達賴的陰影,那是你的陰影,你的謊言很容易被戳穿,因為你觸及的幾乎是藏人的常識。藏人千家萬戶,家有一個或幾個出家人的也不在少數。不用學者來駁你,普通的稍有宗教常識的藏人就可以了。你們不過是假充內行,信口赤黃的冒牌貨,我鄙視你們。

    最讓我羞恥的就是網上的這些“愛國的”大多數︰你們這些喊打喊殺的秦始皇的後代,你們就是以強凌弱的沙文主義者,你們就是躲在槍炮後面鼓動朝受害者開槍的狐假虎威者,你們這些斯德哥爾摩癥患者,你們這些在“先進”的凌遲文化、宮刑文化中沾沾自喜的嗜血狂,你們這些揮動“愛國”旗子宣泄變態荷爾蒙的敗類,我鄙視你們。如果你們是漢人,我以與你們同族為恥。

    拉薩著火了,四川、青海的藏區也響起了槍聲。就算我相信--實際上,我信那部分的真實。我從你們這些高叫“殺”、“滅”、“血洗”、“達賴騙子”的“愛國”糞青糞老的帖子中,看見了藏人激進份子的形象,他們是你們的鏡子;我要說你們是瞎起哄的大漢族主義者,你們是葬送漢藏千年情誼、制造民族仇恨的主要參與者;你們其實不是當局的“高度支持”者,你們是事實上的“藏獨”高度支持者。

    西藏正在消失,那使她美麗也使她溫和的精神正在消失,她正在變成我們,正在變成不想成為的我們。面對被迫異化的焦慮,她有什麼選擇?是保持她的傳統與文化,並使那古老的文明獲得新生?是燈蛾撲火,以卵擊石,成全我們漢人民族主義者血腥的可恥的救世榮光?

    是的,我熱愛西藏。我是一個熱愛西藏的漢人。無論她作為一個國家還是一個省,只要她是自願的。從我的個人感情來說,我更希望他們與我同屬一個大家庭。我熱愛自發的平等的,而非被迫的受控的關系,無論是人與人的,還是民族與民族間的;我對體驗別人怕你隱忍你的“強大”感覺沒有興趣,無論是人與人的還是民族與民族間的,因為那種感覺所昭示的心理很骯髒。我離開她已經好幾年了,而對她的懷想則成為了我的日常生活;我盼望回到西藏,但是作為一個受歡迎的漢人,去享用睦鄰或手足之誼的瓊漿

  39. 不發表個人意見而將別人的文章轉載於這留言區的網友, 可否說明文章的出處. 此舉不獨有助讀者對文章內容與背境的瞭解, 更是對原文作者應有的尊重.

  40. Plagiarism is the act of copying or borrowing the ideas or work of another author without acknowledgement. In the case of copyrighted work, plagiarism is illegal.

  41. 馬英八網友:
    May 12, 2008 at 10:27 pm 的留言,
    可否說明文章的出處? 很希望瞭解原文作者的背境.

  42. Google “18 年前,在我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之前"
    大紀元 作者﹕唐丹鴻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3/24/n2056289.ht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