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五月 5, 2008

陶傑: 永恆的醬缸造就了柏楊的不朽

514日柏楊葬禮低調舉行

台灣作家柏楊先生逝世。柏楊的影響力巨大,柏楊是一位多產的作家,卻以一冊《醜陋的中國人》風行二十年,還有英譯本行銷國際。

研究中國人口質素的問題,魯迅、林語堂、胡適等早有論述,但又以柏楊引起的迴響最大,因為柏楊比魯迅和林語堂更為深刻。柏楊的白話文功夫比魯迅高超,《醜陋的中國人》對中華民族的許多共性,膾炙人口,因為讀柏楊這本名著,永遠都不過時:

「中國人是天下最容易膨脹的民族,因為『器小易盈』,見識太少,心胸太窄,稍微有一點氣候,就認為天地雖大,已裝他不下。」

中國人打一架,可是三百年的仇恨。沒有包容的性格,如此般狹窄的心胸,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卑,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傲,獨獨沒有自尊。自卑的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團狗屎,和權勢走得越近,臉上的笑容越多,變成了一種人格分裂的奇異動物。」

記者訪問柏楊:「你認為那個民族對全人類的貢獻最大?」柏楊說:「我認為是安格羅撒克遜。第一,他們創立了議會政治制度,使司法走上清明。凡英國的屬地獨立之後,都用英國的法治,你說,這個民族是不是有貢獻?我們中華民族在五百年來,貢獻甚麼?」

柏楊之心直口快,不知含蓄,自然刺痛了很多中國人的脆弱心靈,指柏楊「詆譭」同類。不錯,柏楊所說的「醜陋的中國人」,如果指十三億之中的每一個,未必完全精確,因為在六十年代的中國大陸,也有一些優秀的中國人如林昭和遇羅克敢講真話,堅持了人性的尊嚴。 

上一代的中國人也有很優秀的品種:畫家傅抱石豐子愷知識分子陳寅恪,還有在柏楊蒙冤下獄時挺身營救的物理學家孫觀漢,也數之不盡,即使今日的海外,也有一位中國女留學生王千源,在憤青的瘋狂攻擊之下維持獨立思考。王千源小姐就不是醜陋的中國人,一大堆面目猙獰、向王小姐發出追殺令的中國憤青才是。柏楊和胡適等擁有國際視野的知識分子,也一樣是很優秀的中國人。柏楊指的是一種民族的共相,歸納為「髒、亂、吵」三大令人厭惡的生活特徵,源自二千年秦始皇以來形成帝皇奴臣的「文化醬缸」,令中國人的思維停滯而酸腐。令中國政府也論斷「中國人民的教育素質差,不適宜像西方一樣搞議會民主」,很奇異地也與柏楊相同。罵柏楊詆譭中國人的人,敢不敢罵統治著他們的主人。柏楊說:「最大的醜陋,是不知道自己的醜陋」,可以為柏楊的中國人研究的終極結論。
 

柏楊的論點,永遠都那麼 In,那麼潮,令人深有啟發。柏楊說:「美國有甚麼,中國立刻也有甚麼。你有憲法,我也有憲法,但中國的憲法像戲院門口的海報,誰上一次台,就變一次憲法,那又如何使人相信憲法?淮河之南的橘子,拿到淮河之北,就成了枳子。中國的文化就是淮河之北的文化,逾淮而枳,好像是一個美國蘋果,只要搬到中國,就立刻變成了乾屎橛,醬缸的侵蝕力很強。」 

這是一種基因。何止是蘋果和橘子,互聯網也一樣。美國人發明的互聯網,本來應該用於文化和知識的交流,用於建立一個中國人自己也懂得用嘴巴說的「和諧世界」。但中國留學生王千源只因為在海外有一點點不同於民族主義情緒的個人意見,針對一個弱質女孩,她的同胞用互聯網來散播追殺令,把她的照片、地址、個人資料在網絡散發,暴徒在王千源在青島的家居潑糞。高科技傳來中國形成心靈的閉塞,令中國人自我加強仇恨,柏楊先生的真知灼見,真是精確無匹。

柏楊是一個醫生,他看出了其中的病態基因:「這就是中國文化的問題── 醬缸可以消滅智商。至於醬缸如何形成?可能是受儒家思想影響所致。儒家思想自從定於一尊之後,經過一百多年,到了東漢,成了一個模式,學生只可以圍繞著老師所說的話團團轉。到了明王朝、清王朝,如果官方規定用朱熹的話解釋,就絕不可用王陽明的話解釋,根本不允許知識分子思考,他們已經完全替你思考好了,時間一久,知識分子的思考能力衰退。沒有思考能力,也沒有想像能力,沒有想像能力,也沒有鑑賞能力。」

柏楊一直生活在台灣,此一心得,有值得補充之處:馬克思、列寧、毛澤東說過的話,也不准任何人來質疑,後來才有鄧小平號稱的所謂「解放思想」。相對於毛澤東的中國,鄧小平是敢於挑戰質疑的唯一人。「不管黑貓白貓,能捉老鼠的就是好貓」、「貧窮不是社會主義」,這種話在西方,是三歲小孩都知道的普通常識,不值一論,但在一九七八年的中國大陸,效應卻有如山崩地陷。舉國都口瞪目呆傻了眼,然後又展開了「到底該姓資還是姓社」的大爭論。 

以秦始皇為尊,以朱姓的明朝家族為大,後來又以滿清異族為首,然後又以列寧和史達林蘇俄為師。用柏楊的話來評析:這個醬缸阻礙了一個民族的思考力鑑賞力,還有基本的判斷力,在此一漫長過程中,中國的「知識分子」在一團醬裡一起醃泡,成為今日的奇怪局面。 

由於柏楊所說的「醬缸效應」,中國無法產生民主,昨天正是「五四運動」的紀念日,「五四」提出的口號正是民主。相當詭異的卻是:觀之今日大陸憤青追殺王千源、圍攻家樂福,一發不可收拾的狂躁情緒,中國人自己證明了不可以、也沒有資格可以享受西方的民主,反過來,還要一個「獨裁」的中共,來勸喻要「理性愛國」,今天的中國,以「愛國」建立新的言論獨裁,而且這一次不由毛澤東來發動紅衞兵,而基本上是自發。仇恨和偏狹,取代了寬容和理性,如此國家一旦「民主」了,王千源的家馬上會被燒掉,她的父母會被暴民打死,王千源一旦回國,有很大的機會被凌遲碎割,其肉賣至十文錢一小片,像明末名將袁崇煥的結局。
 

這樣下去,如何收拾?這是中國執政者的事,不在本文探討範圍。柏楊的論述,也不是沒有缺陷:譬如他由此而否定中國語文,不但主張簡體,中文還要拉丁化,用ABCD 來拼寫,這一點沒有甚麼道理。中國的唐詩、宋詞、崑曲,都是知識分子優美的藝術品,與醜陋的帝王與奴民無緣,而且越南、古巴也使用拉丁字母,卻不見得自由和文明。

柏楊言詞直率,他的缺點是身為中國人,竟然說了幾十年的真話,因此他的文字有時未免像高舉起的十字架,引起吸血殭屍的咆哮哀嚎。因為他活在一個苦難的時代,因言論而獲罪重囚,是一個從地獄走過來的勇者,柏楊對於許多他看不慣的事,有時未免太上心,這一點似乎沒有必要。「好的孩子學不壞,壞的孩子教不好」,柏楊先生的情感太澎湃了,似乎欠缺一點洞明的冷靜,何況從佛家的角度,一個民族的思想和行為,是他自願選擇的一種共業。

例如,香港人最近也在擁抱著種共業:在互聯網「香港討論區」,香港的中國憤青,也發起了向香港大學的異見女學生陳巧文的姦殺令,香港特區政府的警方,聽任不管。中國人醜不醜陋?香港人在五十萬人大遊行的時候,秩序井然,人人互敬互助,沒有暴力,那時候一點也不醜陋。醬缸效應長久發酵,以後很難說。

中國式的醬缸行為,在一所裝修過的戲院,不必換電影海報,是同一片上映。

柏楊先生是一位跨世紀的中國作家,他的離開,連時機都如此完美,他是一位對世界文明有卓越的警世貢獻的人,中國的醬缸,奇異地保存了柏楊作品主題永不過時的新鮮感。時間將會證明他的偉大和不朽。


Responses

  1. 柏楊問咗一個好好嘅問題︰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那麽歷史悠久,沒有一個國家有我們這樣一脈相傳的文化,而且這個文化曾經達到高度的文明。現代的希臘人跟從前的希臘人無關,現代的埃及人跟從前的埃及人無關,而現代的中國人卻是古中國人的後裔,爲什麽這樣一個龐大的國家,這樣一個龐大的民族,落到今天這種醜陋的地步?」

    點樣醜發?

    「髒、亂、吵」

    「沒有安全感,所以中國人嗓門特高」;

    「窩裏鬥」

    「不習慣認錯,反而有一萬個理由,掩蓋自己的錯誤」

    「為了掩飾一個錯,中國人就不能不用很大的力氣,再製造更多的錯,來證明第一個錯並不是 錯。所以說,中國人喜歡講大話,喜歡講空話,喜歡講假話,喜歡講謊話,更喜歡講毒話──惡毒的話。不斷誇張我們中華民族大漢天聲,不斷誇張中國傳統文化可以弘揚世界。因為不能兌現的緣故,全都是大話、空話」

    「……中國人這種心口不一的這一套…..,使中國人生下來就有很沈重的負擔,每天都要去揣摩別人的意思 。」

    「沒有包容性的性格,如此這般狹窄的心胸,造成中國人兩個極端,不夠平衡。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卑,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傲。自卑的時候,成了奴才;自傲的時候,成了主人!」

    「中國人“器小易盈”,見識太少,心胸太窄,稍微有一點氣候,就認爲天地雖大,已裝他不下。」

    (擇自《醜陋的中國人》)

  2. 《醜陋的中國人》的作家頂唔順醜陋的現代中國人.最後感到灰心失望而憂鬱死

  3. 民主有專利 良心人人無

  4. 【原創】

    厚積薄發

    這是我在台灣選舉結果出來時的感觸。當時我正在翻譯另外一篇關於西藏騷亂的文章。翻譯已經快要完成了﹐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如釋重負地停下了筆﹐有些東西還是讓政府去說吧。

    草紋MM問﹐“我們做的一切有意義麼﹐雖然最後都是那個無聲的結局”。我也問過自己﹐“騷亂裡的無辜百姓們死得有意義嗎﹖” 我們的政府本來應該在騷亂發生的第一時間就做出反應的。

    這次騷亂在三月十日開始。《圍城中的拉薩》發表于三月十七日﹐之前《經濟學人》還有其他相關報導﹐不過我沒太注意。但是三月十八日無意中點開《圍城中的拉薩》時﹐我被文章的春秋筆法給激怒了。然後去看其他媒體的報導﹐才發現西方媒體已經開始鋪天蓋地的報導此事了。輿論當然是一邊倒的﹕譴責萬惡的中國政府殘暴鎮壓正義的起義﹔中國政府使用了暴力﹐藏人死傷多少﹔強烈要求國際社會介入﹔抵制奧運。

    看的報導越來越多﹐我的憤怒卻漸漸轉變成了一種心驚﹕西方媒體倒也罷了﹐馬…

    http://www.cchere.net/thread/1488699#C1488699

  5. 中國視奧運為自己獨創的專有文化與版權. 與希臘沒有關係, 同傳統奧運精神差天共地. 任何抗議, 負面評論或抵制奧運, 被視為侵犯中國版權. 控制和打擊侵犯版權者是應當的. 在整個奧運的問題上希臘保持安靜. 但中國卻表達了很多的噪音. 醜陋的糞青保護聖火像保護國家面子一樣.

  6.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7. 咦? 乜柏楊唔係死咗好耐嘅哩咩?

  8. 柏楊:

    有思考能力的奴隸最危臉,主子對這種奴隸不是殺就是趕。這種文化之下孕育出來的人,怎能獨立思考?因為我們沒有獨立思考訓練,也恐懼獨立思考。所以中國人也缺少鑑賞能力,什麼都是和稀泥。沒有是非,沒有標準。中國到今天這個地步,應該在文化裡找出原因。

    (原載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五香港《百姓半月刊》)

  9. 柏楊先生對於中國「醬缸文化」的特色,曾明確指出:「夫醬缸者,腐蝕力和凝固力極強的渾沌社會也。也就是一種被奴才政治、畸形、道德、個體人生觀。和勢利眼主義長期斲喪,使人類特有的靈性僵化和泯滅的渾沌社會。」

  10. 站高點看看吧!
    你我都是柏楊筆下描述的人物!

    蘇賡哲博士可有一樣說得對: 現今宇宙循環底下的人類,是魔鬼創造的! (大意)

  11. 柏楊 – 中國人非常情緒化。主觀理念很強,對事情的認識總是以我們所看見的表像做為判斷標準。我們要養成看事情全面的、整體的概念。很多事情從各個不同的角度發掘,就比從一個角度探討要完全。兩點之間的直線最短,這是物理學上的。在人生歷程上,最短距離往往是曲線的。所以成為一個夠格的鑒賞家,應是我們追求的目標。有鑒賞能力的社會,才能提高。

    有了真正鑒賞的能力,社會上才有好壞標準,才不至於什麼事都可打個馬虎眼兒,大家胡混,醬在那裹,清濁不分,高下不分,阻礙我們的發展和進步

  12. 魯迅 -「阿Q」精神

    柏楊 – 醬缸文化

    陶傑 – 小農DNA

  13. 為何 [醜陋的中國人] 的作家是台灣作家而不是中國本地作家? 如果是中國本地作家,相信會更加精彩。不幸的,這絕不會發生,因為中國心胸狹窄或中國作家根本沒有深入了解檢討自己。

  14. 中國這幾年號稱「大國崛起」,柏楊在1984年有這樣的判詞:「在中國要創造一個奇蹟很容易,一下子就會現出使人驚異的成績。但是要保持這個奇蹟, 中國人卻缺少這種能力。一個人稍稍有一點可憐的成就,於是耳朵就不靈光了,眼睛也花了,路也不會走了,因為他開始發燒。」且看下世紀的歷史學家的結論。

  15. 「夫醬缸者,侵蝕力極強的渾沌而封建的社會也。也就是一種奴才政治,畸形道德,個體人生觀,和勢利眼主義,長期斲喪,使中國人的靈性僵化,和國民品質墮落 的社會。」這是柏楊回應孫觀漢所提問題,第一次對醬缸下如此清楚的定義,他更陳言醬缸文化有七樣產品:「權勢崇拜狂」、「牢不可破的自私」、「文字魔術和 詐欺」、「殭屍迷戀」、「窩裡鬥,和稀泥」、「淡漠冷酷忌猜殘忍」、「虛驕恍惚」,而醬缸蛆炫耀傳統文化,正如老太婆至死不悟地炫耀她殘廢的小腳。要戳破 醬缸,柏楊以為惟有學習外國人,不僅學習他們的科學,也學習他們的人文精神。

    《死不認錯集》

  16. 試過一次在多市市中心地下停車場發生劫案, 一白人女醫生被打至「豬頭」一樣。 當大厦管埋員到場時, 一看之下, 初頭還誤認以為是個 “Chinese woman" 來的!

    但其實[醜陋的中國人], 每個人亦知道, 這 [醜陋]並不是指 (或不止是指) 容貌, 而是指內心世界, 胸襟, 量度, 行為, 等等。

    有[醜陋的中國人], 真實亦有[醜陋的日本人], [醜陋的德國人], [醜陋的非洲人], [醜陋的印度人], 等等, 但中國人口是心非 (hypocritical), 眼光淺窄 (tunnel vision), 極度的民族自卑亦自大 (bipolar disorder?), 則在一班糞青之中盡數表露無違喇。

  17. 「…上一代的中國人也有很優秀的品種:畫家傅抱石、豐子愷,知識分子陳寅恪,還有在柏楊蒙冤下獄時挺身營救的物理學家孫觀漢,也數之不盡,即使今日的海外,也有一位中國女留學生王千源…」
    陶傑可數漏他自己也是優秀的一族呢!他比柏陽鬧得更加到肉,亦比柏陽對『醜陋的中國人』有更多的體會。希望某些憤青或網友看完這篇文章能自我反省,明白陶傑不是逢中必反,而是對中國「愛之深、責之切」。

  18. 尋找父親 蘇賡哲
    一個孤兒長大了,離開孤兒院,飽嚐人世的甜酸苦辣,在茫茫人海中,總不免想知道誰是自己的生身父親。沒有綫索,單憑想像,多會希望父親英明神武、公義仁慈,是個萬眾欽仰的好人,只不過生逢戰亂,才和兒子失散。很少孤兒會希望自己的父親無惡不作、麻木不仁,心如蛇蠍。同理,人類生活在智慧有限的「溝渠」中,但總有人仰望星空,找尋人類的父親。我們總希望人類以至眾生有位好父親。
    照我所知:靈魂如電,軀體如電器,人類的靈魂是上帝的一部份,是「大靈魂」在人體中的分支。我們尋找的,是誰創造了軀體,也就是「電器」的製造者。他造出軀體這部「電器」,讓靈魂(類似電流)進入,通過腦細胞去感知有形世界。
    一個廣為人知的說法是,全知全能的上帝造眾生,包括造人的軀體和靈魂。衪讓人有自由意志,結果人犯了罪,開始了悲慘殘酷的世界。
    如果你有全知能力,預知你未出生的兒子將來要犯罪,要作惡多端,引至骨肉相殘,死人無數,最後接受律法嚴懲,你還願意將這樣的兒子生下來嗎?除非喪心病狂,你一定不會。所以上帝也一定不會造人。
    香港漫畫家筆下的「老夫子」自作聰明,自以為創意十足,花了九牛之虎之力,創造出一部偉大的機器,只要把五穀糧食倒進機器的入口,機器就會將食糧消化為糞便,排洩出來。漫畫的讀者看了,盡皆大笑老夫子傻。但是如果你相信上帝造人,等於是你認為上帝比老夫子更傻,老夫子畢竟不必為他的創造上十字架。
    所以,創造人類與眾生軀體的是魔鬼。他創造出有形世界。有形世界是一條龐大無比的立體錄影帶,所有生物的靈魂都在「同步掃描」,「同時推移」地感知著這條錄影帶。魔鬼創造出醜惡,也創造了美善,之所以創造美善,是要吸引人有活下去的興趣。

  19. 柏楊是促使中國人自我反省的人.

  20. 【明報專訊】柏楊先生病逝,回看其產量豐盛的創作與著述,不難發現「四個柏楊」的四種取向。這四個柏楊,既有雷同,卻亦相異,就在雷同與相異之間,數十年來,刺激了全球華人讀者的腦袋、挑動了全球華人讀者的情緒,而這,就是「柏楊旋風」影響力之所在。

    閱讀全文
    http://insearchforjustice.wordpress.com/2008/05/06/%e5%9b%9b%e5%80%8b%e6%9f%8f%e6%a5%8a-%e5%9b%9b%e5%80%8b%e8%ba%ab%e5%bd%b1%ef%bc%8f%e6%96%87%ef%b9%95%e9%a6%ac%e5%ae%b6%e8%bc%9d-2008%e5%b9%b45%e6%9c%886%e6%97%a5/

  21. 傑出華裔創業家選舉 >>> 新楓採創業頒獎
    國際華裔小姐競選 >>> 國際中華小姐競選
    龍宴 >>> 華宴籌款晚會
    [醜陋的中國人] >>> [大國崛起]
    中華文明與世界接軌 >>> 糞青文化
    抗議外國說三道四 >>> 積極"參與"海外社區
    多倫多廣播電台 >>> 加拿大中文電台
    多倫多第一台 >>> A1中文電臺
    三大繁體中文報紙 >>> 免費簡體中文報紙
    言論自由 >>> 地下民間電台
    一國兩制 >>> 自我約束審計
    無線新聞 >>> “集中亞洲新聞"
    FC TV News >>> “華裔角度國家和地方新聞"

  22. “聖火"鬧劇 – By 舒非

    事情壞就壞在"聖火"這兩個字身上。

    本來也就一個"奧林匹克火焰"(Olympic Flame)而已,中國人硬是要把它封神封聖,好了,加上一個"聖"字,就變成了神聖不可侵犯的"民族尊嚴象徵",挨不得碰不得更罵不得熄不得搶更不得,把好端端的火炬世界巡遊變成了一場搶奪聖火與誓死捍衛聖火的鬧劇。

    辦一場奧運當然是好事。但也不是什麼生死攸關的大事,每隔四年,總有一個國家(正確點說是城市)雀屏中選,哪一個被選中,其中當然有著種種的複雜原因,但對全世界的體育愛好者來說(假如你不愛體育,則奧運會根本一文不值,除非是做奧運生意的人或藉奧運撈政治本錢的政客),最關心的是今屆有什麼耀眼的體育明星亮相或有些什麼紀錄被打破,在哪裡辦其實並不重要。

    人們都記得"小甜心"奧嘉.高拔把體操由運動變成娛樂的魅力,都記得歌曼妮絲體操的10分滿分,都記得"神奇小子"劉易斯的四面田徑金牌,都記得歐文斯使希特勒面目無光,記得米高.莊遜的"風火輪"式跑姿,可誰會記得四年前的雅典或八年前的悉尼奧運會主辦者有什麼名垂史冊的輝煌成就?奧運會的真正主角,永遠都是運動員,主辦城市(請注意:不是國家)不過是個場地提供者而已。

    傳遞"奧火"(不是聖火)不過是提醒人們奧運快要舉行的儀式,理應開開心心有如一場嘉年華,最好是讓群眾一起跑,大家高興一場。但中國人不知為何,把這朵本來不屬於中國的小小火焰(說是奧火,當然是屬於希臘的了),當成了中國民族尊嚴和榮耀的象徵,所到之處如臨大敵,出動一批據說是搏擊高手的大漢把火炬手包圍得鐵桶似的,旁觀者可能連火炬的一點影也看不到。世人在電視上看傳奧火時,感受到的不是全民參與國際盛事的歡樂,而是看看會不會出現什麼爭火炬鬧得人仰馬翻的"好戲"。

    其實就是有人鬧事,把火炬搶了滅了,又有啥大不了?要是中國人一笑置之,將搶火炬者當小丑,你滅了我就再點,你搶了嗎,我乾脆點上一支新的,那支就送給你也可以?風度泱泱,更顯得搞事者的無理取鬧如幾只蒼蠅。但如今頭筋暴漲,咬牙切齒,把這點小事說成是國際反華大陰謀,大有火在人在火滅人亡之慨,或聲色俱厲或偷偷摸摸,反教天下人笑掉大牙。

    自打嘴巴

    遇上別人提到西藏提到人權,就說奧運不應與政治掛鉤,但這趟火炬來到香港,一看那份在火炬到達前一天才公布的火炬手名單,一百二十人之中,運動員佔不及三分之一,一大半的人不是富商巨賈,便是政治圈裡的"自己人",都跟體育八輩子拉不上一點關係,把火炬手的位子分給他們,完全只是政治酬庸,活生生地顯示了什麼奧運不應牽涉政治,完全是自打嘴巴。

    香港火炬手的一百二十人名單,其實早在公布前已傳得沸沸揚揚,人們都估計得八九不離十。這張要由中國奧委會批准的名單(可說是國家機密)內容外洩,明顯是有人放風,結果輿情大嘩,嘲罵之聲四起,指責香港政府和香港奧委會把火炬手位子用來作政治交易,特別是"疑似特首候選人"梁振英和連路也走不動的過氣人大曾憲梓高調搶位,有人乾脆就說是"聖火之恥"。

    其實原來的眾矢之的是香港特首曾蔭權,因為他是最早的表態者,說自己要跑第一棒,當時引來不少人指責,說跑第一棒的理應是香港唯一的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曾蔭權果然政治智慧甚高,馬上宣佈退出,還說希望由李麗珊跑第一棒,把風波消解於無形。而緊接曾宣佈自己有份的梁振英則陷入進退維穀,因為坊間傳聞他用盡所有關係,要求接曾蔭權跑第二棒,以顯示其"接班人"地位,如今曾蔭權一退,把梁狠狠的玩了一把–跟著退出,顯示自己只是個跟風者,硬著頭皮不退,變成死纏白賴,十分難看。機關算盡,到頭來反而成了大輸家。

    還有就是把香港的門關起來,"疑似"搞事者,一概拒諸門外,更顯得"奧運政治化"與小家子氣。連兇悍的韓國農民都對付過了,還會怕如丹麥雕刻家高志活這種區區藝術家?杯弓蛇影,把自己弄成笑柄,真不知是誰的主意。要是香港政府自己要這樣做,無容納異己的胸襟膽色,就根本不配自稱為國際都市。如果是北京的命令,那當然無話可說,只是這麼一來,"一國兩制"還存在嗎?

    舒非是BBC中文網中國事務特約撰稿人。

  23. 小農 DNA – 不守規則,不禮貌,自私自利,也不適合有民主.

  24. BBC =

    British
    Bullshit
    Channel

  25. 柏楊20年後再論中國人
    (2007-09-10)

    柏楊對國民性既打臉又揭短的作法,使人們突然間對醬缸之說無法接受,在更多的中國人心中,中國傳統文化只能與 “優秀” 一詞搭配成偏正詞組。

    說本國人醜陋,並不自柏楊始。美國公民寫過一本《醜陋的美國人》,結果被美國國務院拿去當了鏡子;日本駐阿根廷大使也寫過《醜陋的日本人》,作者馬上革職面壁。

    http://news.sina.com/c/2007-09-10/171013858769.shtml

  26. 黃毓仁兄:

    1. 陶傑先生評論國人/中國事務時, 雖然用詞每多辛辣, 但他寫那些文章是否出於對中國[愛之心、責之切]則屬見仁見智.

    2. 陶傑先生在他的文章及公開的言行, 所表現出來對英國/英國文化的崇拜, 令不少人對他作出調侃的批評, 指他自覺/希望為英國人多於中國人.

    3. 陶傑先生是否[比柏陽鬧得更加到肉,亦比柏陽對『醜陋的中國人』有更多的體會]? 還是嘩眾取寵, 近似怪論多一點的販文的寫作人而已? 各人自有評價.

  27. 鏡花水月 // May 6, 2008 at 5:35 pm

    其實應說:人性是醜惡的!

    朋友, {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醒}吧

  28. 柏楊鼓勵年輕人:“人,活的要有尊嚴,要有尊重,而且要誠實的有尊嚴,誠實的有尊重。”

  29. 陶傑文學修養相對於柏楊, 像一個久歷風塵的花街小妞相比風華正茂的大家歸秀,如何比?

  30. 聖 火 經 歷 了 在 國 外 一 個 月 的 苦 難 旅 程 , 回 到 中 華 大 地 開 始 在 嚴 密 控 制 下 安 全 傳 送 。
    回 顧 這 一 個 月 的 境 外 歷 程 , 聖 火 宣 揚 了 怎 麼 樣 的 國 威 ? 大 部 份 由 中 國 學 生 學 者 聯 誼 會 ( CSSA ) 所 操 控 的 留 學 生 與 華 人 的 吶 喊 , 把 國 際 奧 委 會 的 聖 火 視 為 中 國 禁 臠 的 反 示 威 行 動 , 給 了 聖 火 途 經 的 各 城 市 人 民 甚 麼 印 象 ? 並 通 過 國 際 媒 體 給 了 全 世 界 甚 麼 印 象 ? 實 在 令 人 感 嘆 與 欷 歔 。
    據 報 道 , 王 千 源 就 讀 的 杜 克 大 學 學 生 自 治 會 已 決 定 , 推 動 調 查 杜 克 大 學 的 中 國 學 生 學 者 聯 誼 會 , 即 DCSSA , 因 為 這 組 織 在 網 站 上 發 佈 王 千 源 的 個 人 資 料 , 使 王 受 到 威 脅 , 她 的 母 校 青 島 二 中 校 方 開 除 她 的 學 籍 , 父 母 家 遭 潑 糞 , 父 母 被 迫 離 開 住 所 和 工 作 單 位 。 杜 克 大 學 學 生 自 治 會 及 幾 個 學 生 組 織 開 會 , DCSSA 主 席 承 認 接 受 北 京 使 館 資 金 , 會 議 組 成 委 員 會 , 並 會 在 今 秋 第 一 次 會 議 決 定 是 否 取 締 DCSSA 。
    聖 火 在 首 爾 傳 送 時 , 中 國 留 學 生 使 用 暴 力 , 後 警 方 逮 捕 的 一 個 暴 徒 , 承 認 他 留 學 韓 國 前 在 大 陸 是 公 安 人 員 。 韓 國 正 考 慮 是 否 要 收 緊 中 國 學 生 的 簽 證 。
    聖 火 在 胡 志 明 市 傳 送 前 , 據 報 道 中 越 私 下 協 議 , 從 廣 西 派 出 大 批 警 察 入 越 , 裝 扮 成 華 僑 , 以 維 護 聖 火 安 全 傳 送 。
    在 香 港 , 向 陳 巧 文 及 支 聯 會 的 和 平 表 達 意 見 者 , 作 推 撞 挑 釁 的 , 大 都 是 講 普 通 話 的 人 , 他 們 多 是 內 地 在 香 港 各 大 學 的 學 生 , 或 是 以 自 由 行 身 份 來 港 人 士 。 與 境 外 各 地 反 示 威 的 華 人 一 樣 , 他 們 只 容 許 單 一 聲 音 , 而 容 不 得 任 何 異 議 。 他 們 在 香 港 的 行 為 , 加 上 警 方 的 配 合 , 斷 送 了 言 論 自 由 這 項 香 港 賴 以 成 功 的 核 心 價 值 , 使 人 增 加 對 香 港 未 來 的 疑 慮 。
    所 有 這 些 後 果 , 各 地 參 與 反 示 威 的 華 人 都 懵 然 不 知 , 北 京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更 針 對 中 國 學 生 使 用 暴 力 表 示 , 「 中 國 學 生 挺 身 維 護 聖 火 尊 嚴 , 我 認 為 是 很 自 然 的 。 」 但 奧 運 聖 火 是 屬 於 國 際 奧 委 會 , 屬 於 全 球 的 , 聖 火 所 到 之 處 , 當 地 治 安 人 員 自 有 保 護 之 責 , 何 須 中 國 人 將 之 視 為 中 國 尊 嚴 的 象 徵 , 不 惜 以 暴 力 「 維 護 」 呢 ?
    聖 火 傳 送 之 後 , 筆 者 不 知 道 會 不 會 有 其 他 國 家 對 各 地 CSSA 組 織 進 行 調 查 , 或 會 繼 韓 國 之 後 收 緊 對 中 國 留 學 生 、 移 民 、 旅 遊 的 簽 證 , 但 華 人 這 一 番 愛 國 革 命 暴 力 , 對 海 外 華 人 的 形 象 肯 定 已 造 成 損 害 。 聖 火 傳 送 , 由 一 批 憤 青 維 護 中 國 的 表 面 尊 嚴 , 卻 造 成 了 外 國 人 的 內 心 厭 惡 。
    筆 者 想 起 21 年 前 給 柏 楊 作 訪 問 時 他 說 的 一 段 話 : 「 幾 乎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用 害 這 個 國 家 的 辦 法 來 愛 這 個 國 家 , 用 害 這 個 民 族 的 辦 法 來 愛 這 個 民 族 。 你 說 天 安 門 這 些 大 人 物 , 他 們 難 道 不 愛 這 個 國 家 ? 但 他 們 卻 用 這 種 方 法 來 愛 。 一 些 人 常 說 : 『 我 非 常 愛 我 的 國 家 。 』 我 說 : 『 你 不 要 再 愛 了 , 這 個 國 家 不 能 再 愛 了 , 再 愛 就 愛 死 了 。 』 你 得 用 適 當 的 方 法 來 愛 它 才 行 。 你 隨 地 吐 痰 , 到 處 表 現 髒 、 亂 、 吵 、 窩 鬥 , 然 後 去 喊 萬 歲 , 你 這 不 是 愛 國 , 而 是 害 了 國 家 。 只 要 你 不 替 國 家 丟 人 , 不 傷 害 國 家 就 夠 了 。 中 國 人 可 以 說 是 世 界 上 所 有 人 中 最 愛 國 的 , 可 是 世 界 上 最 願 意 當 外 國 人 的 , 卻 又 都 是 中 國 人 。 」

    毛 澤 東 為 了 七 年 超 過 英 國 、 十 五 年 趕 上 美 國 , 而 發 動 大 躍 進 , 出 發 點 無 疑 是 「 愛 國 」 。 在 歷 次 政 治 運 動 中 , 一 些 蒙 而 死 的 人 士 , 在 死 前 也 要 喊 「 祖 國 萬 歲 」 , 等 於 把 一 張 張 空 白 支 票 給 予 當 權 者 予 取 予 攜 , 他 們 也 是 「 愛 國 」 的 。 當 今 北 京 領 導 人 把 國 際 奧 運 聖 火 視 為 宣 揚 國 威 的 意 象 , 也 是 為 了 「 愛 國 」 。 在 聖 火 傳 送 期 間 , 高 喊 「 中 國 萬 歲 」 「 中 國 加 油 」 的 年 輕 人 , 也 同 在 外 國 的 古 蹟 名 勝 塗 上 「 中 國 人 到 此 一 遊 」 的 人 們 一 樣 , 都 是 為 了 「 愛 國 」 。
    中 國 這 個 國 家 , 還 能 這 樣 狂 熱 地 愛 嗎 ? 再 這 樣 愛 國 , 要 不 是 把 自 己 「 愛 死 了 」 , 就 是 把 國 家 「 愛 死 了 」 。 所 以 , 為 了 自 己 好 , 為 了 中 國 好 , 不 要 再 猛 踩 「 加 油 」 的 油 門 了 。 愛 國 減 油 、 愛 國 減 速 , 以 平 常 心 而 不 是 亢 奮 感 與 世 界 各 國 相 處 , 才 是 適 當 的 愛 國 方 式 。

  31. 柏楊

    由於長期的專制封建社會制度的喪,中國人在這個醬缸裹醬得太久,我們的思想和判斷,以及視野,都受醬缸的污染,跳不出醬缸的範圍,年代久遠下來,使我們多數人喪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缺乏道德的勇氣,一切事情只憑情緒和直覺反應,而再不能思考。一切行為價值,都以醬缸裏的道德標準和政治標準為標準。因此,沒有是非曲直,沒有對錯黑白。在這樣的環境裏,對事物的認識,很少會進一步的瞭解分析。

  32. 「我們的文化缺少人權思想,我們的政治缺少民主思想,只講輩份。要救國家民族,須從文化上著手。」 – 柏楊

  33. “And if all others accepted the lie which the Party imposed—if all records told the same tale—then the lie passed into history and became truth. ‘Who controls the past’ ran the Party slogan,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 George Orwell, 1984, Book 1, Chapter 3

  34. I feel so fortunate to be able to observe as a third party the current state of China and her people and be entertained.

    The worse China gets, the more satisfaction I get out of choosing to be a Canadian.

  35. Cat Lover 君:
    每人的表達方式皆有所不同。有人喜歡平舖直敘,有人喜歡嘻笑怒罵,也有人喜歡引經據典。但像陶傑這種帶有三分嘲笑、七分不屑的語氣來批評中共,在十年前倒也引起我的注意。(可能當年97金融風暴他成為負資產,所以特別喜歡找中共「對着幹」吧!)至於是否嘩眾取寵,我只可以答「有什麼樣的讀者,就會有什麼樣的作者。」正如柏陽用「醜陋的中國人」作為書名又算不算嘩眾取寵呢?
    陶傑雖曾留學英國,但他對每個國家的文化也有深入硏究。老實說這十年從他在明報的「黃金冒險號」開始,單看他的文章我也學了不少東西。(可能我少讀書,文化水平沒你那麼好吧?!)亦可能他比較喜歡拿外國那一套出來比較,所以便有人說他崇洋、媚外。其實為何有好的東西我們不好好學習呢?正如日本先侵華,後篡改教科書,更否認南京大屠殺這種種行為,在六四事件上统统學足了。但日本待人有禮,乾淨整齊,勤奮向上等等,只要有十分一中國人做到,我相信已可「超英趕美」了。

  36. (按錯Submit,續上)
    假如現在我提議中國人要向日本人學習他們的積極進取,那我便是崇日/想當日本人嗎?至於陶傑是否想當英國人,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了。

  37. 黃毓仁兄:

    1. 每位讀者對陶傑先生的文章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我對你的留言所作的回應只是表達個人對他的文章的觀感. 陶先生用詞辛辣, 在我們這類對反對意見容忍度較高的讀者來說, 自然較合脾胃. 但可惜的是, 可能陶先生的境界太高, 我感受不到他的文章對國人/中國有[愛之心, 責之切]的深意. 相反地, 不知怎的, 我的感受是他有點[幸災樂禍, 找到別人的錯處]的心態. 在我閱讀魯迅, 柏楊等的文章時, 卻沒有這種感覺.

    2. 我說陶先生有嘩眾取寵之嫌, 是基於我有感他不時有為批評而批評之嫌, 故我說他那些文章更近似怪論多一點.

    3. 不少人欣賞陶先生, 稱他為才子. 他可能對多國文化有深入的研究, 但從他過往的文章和評論, 反映他特別鍾愛英國. 那當然是他個人的喜好, 我只是指出這一作為讀者得出的觀察, 令不少人感覺他更希望能作為一個英國人 陶先生很多時只是提及英國/英國文化的優異, 卻往往沒有要求國人/中國學習. 他可能認為國人/中國人根本學不來. 枉論甚麼應向外國學習, 以求進步了.

  38. 魯迅、柏楊對中國人是失望、到陶傑這個時期,他己是絕望。柏楊認為英國人比中國人優秀,英國人貢獻了議會民主和法治,中國人對世界沒有貢獻。蘇博士駁他說,中國人貢獻了文革。

  39. 馬英八君:

    你說:[柏楊認為英國人比中國人優秀], 應是[陶傑認為英國人比中國人優秀]之筆誤罷?

  40. 柏楊:中國人平常愛國愛得不像話,每一件事都要愛國,結果把國愛成今天這個樣子,我常想,不要再愛國了!或者,用剩下來的精力,先把自己愛好、先把自己的品質提高就夠了。自愛就是愛國

    To those who zealously appeared in the pro-Beijing rallies in Dundas Square and Parliament Hill, Mr. Bo Yang had already proposed a better way to become a true patriotic. That is, be a good citizen in everyday’s life which takes more than chanting, making emotional cries and tears, and singing the nation anthem of your country. So, think hard what you want to become after the “rallies".

  41. 柏楊因為在“救國團”搞桃色事件,與參加文藝營的女學生發生不倫關係,由於女學生的父親向“救國團”抗議,於是“救國團”為整肅風紀,便把柏楊踢出“救國團”。柏楊遺棄了髮妻齊女士,與倪明華同居。《自立晚報》的頭兒李子戈可憐柏楊請他去《自立晚報》工作。《自立晚報》因言論出事,李子戈離開了,柏楊反而升了官,當上了副總編輯。
      柏楊離開了國民黨的“救國團”,反而當上了《自立晚報》副總編輯。李敖說:“很早風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他陪警備總部政工上校汪夢湘到我家。我不在,他留條而去。”
      到了“大力水手”事件之前他還在為君王唱讚歌。
      李敖在《李敖快意恩仇錄》之“東郭紀”說:“而最諷刺對比的,是他在被捕之日,還在‘自立晚報’上發表響應‘蔣夫人的號召’(一九六八年三月二日),不但馬屁咚咚朝父子身上拍,還賈其餘屁,直奔蔣婆呢!所以,我才說:‘凡是跟著國民黨走的作家,都不足論’……柏楊入獄,是‘陰錯陽差’,並不是真的反對國民黨,更別提反對黨中央了。可笑的是,柏楊竟被某些渾人當作反國民黨的政治犯,這不是怪事嗎?”
      原來,柏楊的第四任老婆應中華日報社之聘,主編《中華日報》家庭版。家庭版中刊有“大力水手”漫畫,因為他老婆事忙,編務有時由柏楊代辦,柏楊在一九六七年十月六日到十三日刊出的漫畫,選登譯文,出了事,被司法行政部調查局認定有“侮辱元首”之嫌。
      柏楊唱了九年餘的“綠島小夜曲”,回到台北,李敖說:“……柏楊公然表示原諒並同情迫害他的特務,檢察官等人,另外在‘中國時報’上,以‘悼蔣經國先生’為題,大做肉麻的吹噓,舉凡‘傑出’也,‘英明’也,‘衷心的祝福蔣經國先生在天之靈’也,全部出籠;又在‘中央日報’上,以‘永懷哀思免於恐懼的自由’為題,再做肉麻的吹噓,舉凡後悔沒單獨與蔣經國‘合照’也、‘值得稱讚’也,也全部亮相……”
      柏楊真的是一個“不為君王唱讚歌”的人嗎?

  42. 柏楊因為把“大力水手”漫畫的原文,翻譯涉“侮辱元首”之嫌,其中有蔣介石的口頭禪“全國軍民同胞們”,當然是“刻意”的所謂“頭毛試火”。
      柏楊被調查局約談後,寫了一封長信給孫觀漢,他在信中談到:“去年五月,艾玫主編中華日報的家庭版,增設‘大力水手’漫畫,為美國金氏出版社供應,當時曾向社方報告,請政大女生顏素心翻譯。可是有一天在飯桌上,艾玫忽然曰:‘你也可以譯呀。’可是我的英文程度不夠,她說可以查字典,可以跟她研究,而稿費可以補貼家用,聽了稿費,這才接下這份工作,但數日下來深感負擔不勝,並無時間,艾玫乃仍歸顏素心小姐,而顏小姐已返菲律濱(她有菲律濱國籍)。直到十一月間,她由菲律濱返台後。”
      柏楊在信中說這些翻譯與他無關,他寫道:“我不過照本宣科,一字一字謄之抄之而已,但在詢問過程中,法官老爺則一口咬定非顏小姐手筆,而且我包藏禍心,獨出心裁,存心侮辱國家元首。迄今為止,我沒有拿出顏小姐這批原譯文,因顏小姐為菲國籍,來台四年,事我如父,事艾玫如嬸,寧可使我身陷萬劫不復地之地,不願獻出原譯。”
      柏楊翻譯“大力水手”漫畫出事的日期是在一九六七年十月六日到十三日刊出的漫畫。這個時候,“顏小姐已返菲律濱,直到十一月間,她由菲律濱返台後,接手翻譯”,證明柏楊向孫觀漢教授說謊。
      柏楊在寫給孫觀漢教授的信上也說“可惜手邊無大力水手原稿,不能寄上”。而竟然寄上一九六八年一月三日原譯稿影印單頁附上,要孫觀漢先生保存。這些原譯根本不跟“大力水手”事件有任何關係。
      可是,李敖卻在《李敖千秋評論叢書》第二十九期的第一三頁刊出大力水手漫畫的原譯稿影印本。圖文說明:“柏楊告訴孫觀漢,說‘大力水手’不是他譯的,是顏素心譯的。”(圖中鋼筆字是顏素心的,毛筆字是柏楊的。)
      毛筆字可以看出一些字樣:“老頭,你要寫文章投稿呀,要我寫一篇告全國軍民同胞書。”“全國只有我們兩個人,你知道吧。”“但我還是要演講”……
      李敖的原譯影印本,揭穿了柏楊的謊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