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十二月 25, 2007

「2007風雲組合」結果: 4位來加作證的亞洲慰安婦


Responses

  1. 中 共 一 再 違 諾 否 決 香 港 普 選 , 令 人 想 起 一 九 九 七 年 香 港 移 交 典 禮 上 港 督 彭 定 康 的 講 詞 。 謹 奉 上 原 文 , 盼 先 生 談 談 。
    那 位 讀 者 真 是 有 心 人 。 彭 定 康 那 篇 講 詞 有 一 段 話 最 能 曲 盡 香 港 人 心 聲 : Of course, Hong Kong’s story is not solely that of the century and a half of British responsibility, though it is the conclusion of that chapter that we mark tonight. This chapter began with events that, from today’s vantage point, at the end of the following century, none of us here would wish or seek to condone. But we might note that most of those who live in Kong Kong now do so because of events in our own century which would today have few defenders ( 香 港 的 故 事 , 當 然 不 限 於 英 國 管 治 的 一 百 五 十 年 , 只 是 今 晚 我 們 要 結 束 那 一 百 五 十 年 歷 史 了 。 那 段 歷 史 的 源 起 , 這 沒 有 一 個 人 會 認 為 值 得 原 諒 , 也 不 會 試 圖 原 諒 : 在 本 世 紀 末 葉 看 上 個 世 紀 的 那 些 事 , 一 切 會 看 得 比 較 清 楚 。 但 值 得 一 提 的 , 是 那 些 事 已 獲 大 多 數 香 港 市 民 寬 恕 , 因 為 本 世 紀 也 發 生 了 一 些 事 , 而 那 些 事 今 天 幾 乎 沒 有 人 會 讚 許 ) 。 彭 定 康 其 實 是 說 , 香 港 人 普 遍 認 為 在 鴉 片 戰 爭 中 因 禍 得 福 , 因 為 那 一 戰 令 香 港 人 避 過 了 中 共 一 九 四 九 年 到 一 九 九 七 年 的 苛 政 。
    彭 定 康 講 稿 最 後 幾 句 也 值 得 玩 味 : Now, Hong Kong people are to run Hong Kong. That is the promise. And that is the unshakeable destiny ( 現 在 , 香 港 將 由 港 人 管 治 。 那 是 他 們 獲 得 的 承 諾 , 那 是 不 可 更 改 的 使 命 ) 。 這 幾 句 話 寫 得 很 平 實 , 諷 刺 意 味 卻 分 明 一 年 比 一 年 強 烈 。

  2. 人 大 常 委 關 於 香 港 政 制 發 展 的 決 定 草 案 , 在 今 天 早 上 九 時 付 諸 表 決 。 沒 有 人 會 懷 疑 這 個 決 定 不 會 通 過 , 人 們 關 注 的 焦 點 , 在 於 這 個 決 定 有 沒 有 清 楚 列 明 2017 年 普 選 特 首 的 時 間 表 。 至 於 超 過 半 數 香 港 人 支 持 、 期 待 的 2012 年 雙 普 選 , 幾 乎 已 肯 定 不 會 被 人 大 常 委 接 受 了 。
    中 共 的 祖 師 爺 列 寧 說 過 , 手 段 卑 鄙 , 證 明 目 的 卑 鄙 。 因 此 , 程 序 正 義 , 其 實 較 內 容 正 義 更 重 要 。
    人 大 常 委 關 於 香 港 政 制 發 展 的 決 定 , 與 香 港 七 百 萬 人 的 政 治 權 利 、 民 生 , 香 港 人 的 尊 嚴 息 息 相 關 。 這 樣 的 決 定 , 竟 然 事 前 完 全 沒 有 讓 利 益 相 關 者 知 悉 , 沒 有 經 香 港 人 的 討 論 , 就 進 行 黑 箱 作 業 並 作 出 決 定 。 參 與 蓋 橡 皮 圖 章 的 港 區 人 大 常 委 及 特 邀 代 表 , 則 以 保 密 為 理 由 , 拒 絕 向 香 港 記 者 透 露 有 關 決 定 的 內 容 。 這 顯 示 無 論 是 中 央 領 導 人 , 人 大 委 員 長 會 議 , 人 大 常 委 及 港 區 人 大 , 都 不 認 為 民 主 是 人 民 天 賦 人 權 的 一 部 分 , 而 視 之 為 聖 上 恩 賜 的 權 利 , 故 有 關 決 定 乃 如 聖 旨 般 下 達 。
    人 大 常 委 有 關 香 港 政 制 發 展 的 決 定 , 就 制 訂 程 序 而 言 , 與 制 訂 《 基 本 法 》 相 比 是 一 大 倒 退 。 《 基 本 法 》 的 制 訂 , 至 少 也 經 過 所 謂 「 三 上 三 下 」 的 討 論 , 而 對 《 基 本 法 》 附 件 中 關 於 選 舉 辦 法 的 決 定 , 反 而 將 香 港 人 全 蒙 在 鼓 。
    就 有 關 決 定 的 制 訂 程 序 來 說 , 先 是 由 人 大 委 員 長 會 議 提 出 草 案 。 人 大 委 員 長 會 議 中 全 無 香 港 人 參 與 ─ ─ 且 不 說 是 有 香 港 民 意 基 礎 的 代 表 參 與 了 。 至 於 人 大 常 委 的 香 港 人 , 及 特 邀 參 與 人 大 常 委 會 的 港 區 人 大 代 表 , 則 在 香 港 市 民 眼 中 全 屬 牆 頭 草 , 他 們 不 但 沒 有 香 港 的 民 意 基 礎 , 甚 至 自 參 政 以 來 就 隨 中 央 的 指 揮 棒 東 搖 西 擺 , 是 一 批 沒 有 個 人 意 志 甚 至 不 敢 有 個 人 想 法 的 跟 屁 蟲 。 在 參 與 人 大 常 委 會 作 決 定 之 前 , 他 們 一 時 說 或 有 2017 年 普 選 時 間 表 , 一 時 又 說 不 應 該 會 有 , 到 北 京 開 會 後 就 忽 然 都 不 吭 聲 , 以 「 保 密 」 的 神 秘 性 來 彰 顯 他 們 高 人 一 等 的 政 治 地 位 。 無 論 委 員 長 會 議 提 出 的 決 定 草 案 是 說 2012 年 普 選 、 2017 年 普 選 , 或 說 完 全 沒 有 普 選 , 他 們 都 肯 定 會 在 「 決 定 」 公 佈 後 齊 聲 擁 護 。 正 如 05 年 關 於 曾 蔭 權 繼 續 董 建 華 的 任 期 , 在 中 央 未 有 表 明 意 見 前 , 鄔 維 庸 、 譚 惠 珠 、 胡 漢 清 都 說 應 是 五 年 , 而 中 央 一 個 號 令 說 「 兩 年 」 , 他 們 也 就 全 部 歸 隊 。 他 們 名 義 上 是 人 大 代 表 , 實 際 上 他 們 是 「 代 表 人 大 」 , 即 他 們 只 代 表 中 共 主 導 的 人 大 的 意 旨 , 而 絕 不 代 表 人 民 的 意 旨 , 甚 至 也 沒 有 個 人 的 意 旨 。

    據 消 息 人 士 透 露 , 人 大 常 委 所 作 決 定 , 認 為 可 以 在 2017 年 先 普 選 特 首 , 但 由 於 《 基 本 法 》 規 定 , 提 出 修 改 特 首 選 舉 方 式 的 權 力 在 特 區 政 府 , 故 最 終 提 出 2017 年 普 選 的 主 動 權 , 仍 然 要 由 特 區 政 府 按 當 時 的 實 際 情 況 作 決 定 。
    若 人 大 常 委 所 作 決 定 果 真 如 此 , 就 充 份 表 現 了 中 共 政 治 的 虛 偽 與 權 宜 。 明 明 吳 邦 國 委 員 長 已 說 過 , 決 定 香 港 政 制 的 權 力 在 中 央 , 明 明 04 年 釋 法 已 否 決 了 《 基 本 法 》 中 兩 個 修 改 選 舉 辦 法 的 動 權 , 怎 麼 忽 然 之 間 又 回 歸 《 基 本 法 》 中 關 於 普 選 的 主 動 權 是 特 區 了 呢 ? 顯 然 , 中 共 的 辯 證 法 有 如 變 戲 法 : 要 否 定 香 港 人 的 普 選 權 利 時 , 就 是 中 央 的 權 力 ; 要 卸 責 及 拖 延 香 港 人 的 普 選 權 利 時 , 就 要 按 《 基 本 法 》 規 定 , 變 回 權 力 在 特 區 政 府 。
    今 天 , 在 04 年 人 大 釋 法 和 吳 邦 國 強 調 香 港 政 制 是 中 央 權 力 之 後 , 中 央 宜 清 楚 地 行 使 權 力 , 告 訴 我 們 : 在 那 一 年 可 以 實 行 普 選 ?
    從 決 定 程 序 的 不 正 義 , 以 及 關 於 動 普 選 時 間 表 的 反 覆 , 香 港 人 及 國 際 社 會 , 可 以 更 清 楚 地 認 識 , 在 中 央 專 權 政 治 的 「 一 國 」 之 下 , 所 謂 「 港 人 治 港 」 的 虛 偽 本 質 。

  3. 王仲君:

    1. 這線的主題是風雲組合得奬者, 雖然張貼其他話題的文字亦無不可.

    2. 這留言區不時出現一些文抄公(時代進步, 現在簡單快捷得多, Copy and Paste便可以了), 而文章多是一面倒支持中共現政府. 雖然這裏的網友, 多次要求他們提供文章出處, 但他們仍視若毋睹, 不列出處而將文章貼上. 閣下所張貼的文章, 明顯也不是原作, 卻持不同觀點立場, 可否不與他們一般見識, 提供原文出處.

  4. 呀, 家豪:

    不而開過另一個 brainstorming thread, 叫「左派、左住、左口魚」, 咁唔駛無啦啦講緊慰安婦, 講緊陳廳長等又會有幾篇又長又噚嘅《 基 本 法 》 , 「 三 上 三 下 」 , 「 港 人 治 港 的 虛 偽 本 質 」等等吖…

    因為可能我真係蠢小小, 諗極都諗唔到慰安婦又同《 基 本 法 》 有乜關係呢? 唔通日本皇軍以前跟據《 基 本 法 》 嚟征募 慰安婦 ? 或者如果港人冇得 治港, 變咗港人自講, 日本就會向慰安婦道歉?

    或者陳廳長會同「 三 上 三 下 」有小小啦 “lung”?

    真係 “ngow” 到頭皮都落到厚過出面街d 雪都諗唔明!

  5. 二 十 多 年 來 中 國 經 濟 的 快 速 增 長 , 予 外 界 以 大 國 崛 起 的 印 象 。 中 國 的 經 濟 發 展 , 營 造 了 不 少 炎 黃 子 孫 的 強 國 夢 , 也 常 帶 來 許 多 華 裔 人 士 的 民 族 主 義 亢 奮 。
    放 眼 全 球 , 一 個 國 家 在 經 濟 競 爭 中 獲 得 優 勢 的 辦 法 有 兩 種 , 一 種 是 加 大 經 濟 活 動 中 的 科 技 、 育 投 入 , 在 增 加 本 國 人 民 福 利 的 情 況 下 , 提 高 經 濟 活 動 的 生 產 率 ; 另 一 種 是 , 以 剝 奪 本 國 勞 動 人 口 的 各 種 勞 動 保 障 , 壓 低 工 資 , 放 任 自 然 環 境 的 損 害 為 代 價 , 從 而 贏 得 在 全 球 化 經 濟 中 的 廉 價 優 勢 。 後 一 種 發 展 , 近 年 有 一 個 說 法 , 叫 做 「 Race to the bottom 」 的 競 爭 , 中 文 有 人 繙 譯 成 「 競 次 」 , 它 的 意 思 是 「 打 到 底 部 的 競 爭 」 。 在 這 種 競 爭 中 , 不 是 比 誰 更 優 秀 , 誰 投 入 更 多 科 技 、 育 , 誰 更 能 產 生 行 銷 全 球 的 品 牌 和 向 世 界 擴 展 的 企 業 , 而 是 比 誰 更 「 次 」 , 更 糟 糕 , 更 能 苛 待 本 國 的 勞 動 階 層 , 更 能 容 忍 對 本 國 環 境 的 破 壞 及 對 民 族 企 業 的 踐 踏 , 一 句 話 , 是 比 誰 更 有 能 力 向 人 類 文 明 的 底 線 退 化 。
    從 上 世 紀 的 五 十 年 代 到 八 十 年 代 , 日 本 經 濟 快 速 增 長 , 日 本 工 資 成 長 速 度 比 美 國 快 70% , 到 八 十 年 代 日 本 工 資 已 與 美 國 看 齊 。 從 一 九 七 八 年 到 ○ 四 年 , 中 國 經 濟 也 快 速 增 長 了 二 十 多 年 , 而 中 國 勞 動 者 的 工 資 只 有 美 國 的 4% , 勞 動 力 價 格 甚 至 比 九 十 年 代 經 濟 才 快 速 增 長 的 印 度 還 要 低 10% 。 最 發 達 的 珠 三 角 的 民 工 , 工 資 竟 十 年 沒 有 上 漲 。 中 國 勞 動 階 層 既 沒 有 集 體 談 判 工 資 的 權 利 , 更 談 不 上 福 利 、 工 傷 保 障 等 等 在 世 界 各 地 已 是 常 規 的 社 會 權 利 。 勞 動 力 在 中 國 被 當 成 純 粹 自 然 資 源 在 使 用 , 勞 工 的 待 遇 甚 至 比 毫 無 感 覺 的 自 然 資 源 都 不 如 , 起 碼 在 中 國 保 護 環 境 的 呼 籲 是 合 法 的 , 而 保 護 勞 動 者 權 利 的 呼 籲 與 維 權 行 動 卻 事 實 上 不 合 法 。
    引 進 外 資 幾 乎 是 中 國 各 地 方 政 府 維 持 經 濟 增 長 的 唯 一 手 段 。 許 多 地 方 除 了 壓 低 勞 動 工 資 , 還 在 土 地 上 讓 利 ( 長 三 角 每 畝 工 業 用 地 低 至 三 至 六 萬 元 ) , 有 的 地 方 甚 至 零 地 價 , 送 廠 房 , 五 免 十 減 半 稅 收 , 對 環 境 破 壞 的 容 忍 , 對 自 然 資 源 的 消 耗 性 開 發 , 對 本 國 市 場 的 讓 渡 , 對 民 族 企 業 的 歧 視 , 等 等 , 都 是 這 種 「 競 次 」 競 爭 力 的 體 現 。
    全 球 化 時 代 , 一 個 國 家 的 競 爭 力 主 要 體 現 在 本 國 企 業 在 世 界 市 場 的 拓 展 。 跨 國 企 業 在 全 球 經 濟 的 作 用 越 來 越 顯 赫 , 說 明 企 業 比 政 府 力 量 更 能 越 境 跨 界 。 但 中 國 二 十 多 年 的 經 濟 發 展 , 國 家 似 乎 有 了 競 爭 力 , 但 本 國 民 間 企 業 不 但 沒 有 興 起 , 反 而 變 得 衰 弱 , 大 多 數 人 民 仍 然 貧 困 。 蘇 州 八 十 年 代 時 有 四 家 在 中 國 市 場 非 常 有 名 的 本 土 家 電 企 業 , 如 今 已 全 部 銷 聲 匿 。 中 國 商 務 部 05 年 的 一 份 報 告 說 : 中 國 以 市 場 換 取 技 術 的 初 衷 沒 有 達 成 , 外 國 跨 國 企 業 在 中 國 已 顯 露 壟 斷 苗 頭 。
    外 資 企 業 儘 管 普 遍 具 有 ( 從 母 國 帶 來 的 ) 健 康 企 業 文 化 和 商 業 倫 理 , 但 受 中 國 腐 敗 政 治 文 化 所 誘 使 , 也 漸 漸 為 了 經 濟 利 益 而 捲 入 中 國 的 腐 敗 政 治 中 。 這 種 外 資 與 腐 敗 的 合 謀 , 只 會 越 來 越 頻 密 。

    中 國 的 經 濟 奇 , 來 源 於 一 個 龐 大 得 驚 人 而 毫 無 勞 工 保 障 權 利 的 底 層 人 口 , 和 一 群 毫 無 競 爭 力 的 本 土 企 業 。 外 資 在 中 國 可 以 予 取 予 攜 , 浮 在 中 國 上 層 的 政 治 官 僚 , 和 少 數 有 關 係 利 益 分 沾 者 , 藉 毫 無 民 主 與 缺 乏 法 治 的 體 制 , 對 底 層 人 民 和 本 土 企 業 盡 情 壓 榨 , 巨 額 公 款 消 費 的 壓 力 通 過 育 、 住 房 、 醫 療 三 座 大 山 轉 移 給 底 層 人 民 , 而 在 國 家 層 面 維 持 一 個 強 大 的 形 象 。 中 國 的 國 家 似 乎 興 起 , 但 民 族 沒 有 興 起 , 人 民 貧 困 , 民 族 企 業 受 壓 。 中 國 的 發 展 說 明 了 , 沒 有 民 主 , 不 但 無 法 保 障 民 生 , 甚 至 也 沒 有 民 族 復 興 , 而 只 有 國 家 的 強 權 。
    孫 中 山 三 民 主 義 中 的 民 族 、 民 生 、 民 權 , 基 礎 是 民 權 主 義 。 沒 有 民 權 , 甚 麼 都 談 不 到 。

  6. 有個問題我諗左好耐,如果中共撥100億外匯儲備係香港成立個窮人輔助基金,100萬窮人有飽飯食,過年可以加料,會唔會對中共玩選舉遊戲有幫助?不過阿爺有多多錢都不屑去咁做,庫房水浸,拉闊貪富懸殊先至目標?人工加,但通脹仲勁,中港兩地一樣,生果金加dd當比左好多著數人,特首施政只係比麥老堅好少少。

  7. 看見個張黑白照片令我覺得好悲傷﹐想流淚﹐的萎人曾經當我地中國人豬狗不如的
    恥辱﹐我地的仇恨不能夠抹去。

    .

  8. 毛泽东当面感谢日本首相,说要不是 日本的入侵,共产党的革命就不会成功。有这样的毛主席语录,当年的中日关系充斥著所谓“一衣带水”、“相逢一笑泯恩仇”之类的曼曼情话就不难理解了。除此 之外,当时毛把日本看成是他对抗苏联的盟友,为了这个战略目的,日本的侵华罪行也就成了小菜一碟了。文革时流行过的小道消息说周恩来招待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时,因田中提起他当年参加过侵华战争,曾在中国苏北连云港服役,爱喝当地的白酒,周要人用连云港的酒瓶和商标装上茅台酒送给田中,后者不胜感激。

    在 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南京大屠杀当年没有在中国得到应有的宣传和介绍就是毫不奇怪的了。日本一些右翼分子也正是从这个角度来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说在中共当年 出版的抗战史和中国现代史的叙述中,很少有和南京大屠杀有关的内容和详细介绍。今天回过头来看,不但毛泽东选集中没有提到南京大屠杀,从1937年十月底 到1938年五月中旬这一段是空白,就连共产党其它领导人当时公开和内部言论中,也很难找到从民族大义的角度慎重地提到这次悲惨事件,控诉日本法西斯的罪 行的内容。相反,对国共摩擦造成国民党消灭新四军军部的皖南事件和其它所谓惨案–哪怕只死了几个人,例如平江惨案,确山惨案等等–倒是大张旗鼓地宣 传,又开追悼会又发表社论、公告和对记者的谈话,可以说做足了文章。有关这些史实人们可以查一下毛泽东选集就知道了。就连为毛泽东烧炭的警卫战士张思德死 了, 毛都慎重其事地写了“为人民服务”,还参加了追悼会。对比之下,起码死了30万同胞的南京大屠杀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毛 泽东等人当年对南京大屠杀的忽视其实不是偶然的,其深层原因在于无论是南京保卫战还是南京大屠杀都和中共无关。那是国民党的事,死的是国民党的士兵,被害 的是国民政府统治下的南京居民。不过,要是毛泽东等人有这样的想法还算好,因为这表示他们毕竟还知道南京大屠杀。更可怕的是他们确实不知道南京大屠杀,日 本军队无论在中国干了什么,只要和共产党无关,就进入不了他们的政治视野。

    难怪有很多中国人在80和90年代听说南京大屠杀之后深受震惊,似乎这是一个新的发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