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十二月 7, 2007

陳太接殺人王刀片信

anson.jpg

宣誓正式就任立法會議員才3天的陳方安生,今日收到一封由自稱為「殺人王」寄出的刀片信件。信內大罵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 為「漢奸」,指陳太不要再與他為伍,否則應「自殺」,最後更用粗言穢語辱罵陳太。

陳太透過辦公室發言人表示,她對事件非常關注。據悉,警方高度重視今次事件。

「殺人王」在信中要求陳太「不要與漢奸賣國賊為伍,回頭是岸吧」,又指陳太如果沒有「李漢奸」出馬,又怎樣能進入立法會。

「殺人王」又稱,「李漢奸叫傻仔雄及泛民的小嘍囉踏場打擊葉劉信心」,認為此等人只有天收拾他們,值得槍決斬首。

「殺人王」更恐嚇陳太﹕「如不改過,你要自殺,漢奸賣國賊李柱銘亦要自殺!傻仔雄亦要自殺!何俊仁亦要自殺!」

「殺人王」更以粗言穢語辱罵陳太,稱這是全港600萬市民忠告。

Source: Ming Pao (HK)


Responses

  1. Our beloved HongKong city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intoxicated with the violent politics like Taiwan is now.

    This is truly sad.

  2. 有人為官數十寒暑從未為民主開聲滴汗,參與遊行又從沒一次走畢全程,反而眾目睽睽可以去恤髮,甚至為獲得十成按揭諸多狡辯,到投票當日還有數以萬計的告急號外出版。由謊言中衍生出來的「民主」與「良心」看在堅持平等公義原則的市民眼裡,是心碎欲裂的。

    二○○七年十二月二日是香港民主路上黑暗的一天,一名「忽然民主」的政客,通過充滿謊言的選舉伎倆,奪取了已故馬力先生在立法會的議席。

    反對派在這場選戰中,重點宣傳口號是標榜陳老太代表「真民主」。但事實上,整個過程卻是一點也不民主,而且活生生地顯露了強權欺壓的專橫霸道。

    在馬力先生逝世初期,才不過幾天的時間,曾加入過前線的何秀蘭急不及待的跳出來向外宣布對馬力遺留下來的議席有興趣,是最先表態有意參加補選的第一人。由於馬力屍骨未寒,何氏搶位心切,此舉惹來惡評如潮,亦同時挑起了反對派內新一輪內訌。民主黨甘乃威強烈反彈,社民連又照例擾攘造作……,一時之間,反對派陣營內拳來腳往,各不相讓,終於搞了個什麼甄選機制出來,欲以此平息內部爭出線的紛爭。

    號稱「獨立」便是謊言

    本來如果正正常常地真的以比賽形式甄選出一名代表來參選,公平競爭,那是無可厚非的。但在這個時候,有周刊拍得黎智英、李柱銘與陳老太等前後腳密會的照片,之後反對派有關參加補選的舉動有傳在暗室勸退勸進,甚至在大石壓死蟹的情況下出現了峰迴路轉的局面:曾表現得無限興致勃勃的何秀蘭率先聲明退選。苦等八年希望再走近一點立法會邊緣的甘乃威也無奈退出。雖然在記者招待會上,甘乃威口口聲聲說自覺陳方安生比他適合出線,所以讓路。但這種說法是矛盾重重的,因為假如要個個排隊讓路,那為什麼要定下甄選機制?這是向強權低頭,還是哪種貨色的「真民主」?

    陳老太出選,號稱「獨立人士」,但倘若這不是說笑,便是一個謊言。最明顯的一點,如果是全無背景的「獨立人士」,為何後來要和社民連的勞永樂去為名存實亡的所謂「甄選機制」演出一幕比併辯論?這個甄選形式,確實是為反對派陣營有意出線一眾而設,所以真正的獨立人士如蔣志偉、蕭思江、李永健、凌尉雲、何來和柳玉成,他們交了五萬元報名費遞表便可參選,而不需由反對派政客安排來「甄選」一番,真真假假,一目了然。

    「真心良心」也甚醜惡

    反對派及其友好在傳媒界勢力龐大,擅長以多個不同地盤打擊異見人士,更拿手的是顛倒是非黑白。這邊廂一面將陳老太所有過失錯漏塗脂抹粉,但又喜歡將一些非我族類的參政人士大肆抨擊為「隱形左派」,以鞏固本身派系的勢力,借故貶低別人誠信,還培訓了一批網絡打手,製造網民輿論假象。於是反對派繼續繪影繪聲地力捧為「真心良心」。同稱「獨立人士」,所受待遇有天淵之別,政治之醜惡,有時叫人慘不忍睹。

    在平等公義的社會中,上述提過的公平競爭是維護公眾利益的重要原則。是次補選結果之令人失望痛心,是見到強權玩弄政治生態為所欲為,部分選民竟然又甘於向謊言妥協,誤信以為民主只是一撮人的專利。本來民主存在的其中一種意義是不向強權屈服,但遺憾地有些自以為信奉民主的人,卻不自覺地向強權,甚至是霸權投降了。

    陳老太勝出是基於她自己個人單打獨鬥嗎?當然不是。她背後的集團首腦,或是財雄勢大,或是國際聞名。她自己當日擁過千萬長俸退休,位列超級富婆,有錢有面,居高臨下,前呼後擁,這樣的參選,本來便再沒思量公平不公平。一些政客議員甘願做布景板,幕後報章刊物一日又一日從不間斷吹噓讚美,好又好在收盡宣傳之效卻又毋須就此計算競選經費。有人為官數十寒暑從未為民主政制有新發展開聲滴汗,參與遊行又從沒一次走畢全程,反而眾目睽睽可以去恤髮,甚至為獲得十成按揭諸多狡辯,一切一切都可被美化成自然發生的小插曲,到投票當日還有數以萬計的告急號外出版,專人派發。這些歷史、手段和情景,看在堅持平等公義原則的市民眼裡,是心碎欲裂的。由謊言中衍生出來的「民主」與「良心」,與反對派的叫囂歡呼聲中,混合得那末天衣無縫,好不熱鬧,因為有梁國雄加陳老太的立法會,應該像個派對吧,單看髮型就夠好看了。

    港式政客退而不休

    筆者對是次港島區立法會補選,是感到極度失望的。有志從政的風骨,應可以明知不可為而為,概念上也知該有所進退。但往往在政治世界中,理想和現實很不一樣。只見有港式政客退而不休,政壇自投封建羅網卻還被稱作「真民主」,感觸良多,又痛心疾首。葉劉淑儀被問到落敗原因時表示,本來是鋪排明年出選的,提早了應戰,準備時間稍嫌不足,言之有理。記得最初有關此補選消息傳出之時,筆者亦因為時間性、協調性等等因素,認為民建聯能派人出選最順理成章,民建聯主席留下來的議席,能夠由黨內手足繼承,這就很美滿,況且政黨必須藉著一次又一次藉選舉來試將練兵,才能鍛鍊出更多捱風擋浪的戰將。累積到實戰的經驗,同時又測試到黨在不同層次中的吸票能力。千萬不要用區議會選舉得票總和來推斷以為這便會是同一政黨候選人參加立法會選舉的票數,兩會功能風馬牛不相及,選民投票取向也不盡相同。民建聯錯失了一次試票機會,其實有點可惜,而葉太先作觀摩明年才真正落場,準備也可更充分。

    普選步伐由循序漸進變成見步行步,香港人慣了自作自受,真是「民主」到不得了呢。陳方安生在港島補選中乞求於打「告急牌」當選,但她卻毫無反省意識,盡顯刻薄與忘形之相。葉劉淑儀表示打破反對派得票「六四定律」已算勝出,陳老太刻薄地指這是「跌落地執番堆沙」。

    葉劉表示打破「六四定律」已算勝出,是實事求是之言。港島區在2000年也有一次立法會補選,代表反對派的余若薇和民建聯的鍾樹根,得票率大約為六比四。2004年立法會選舉,反對派與建制派的得票率,也大約是六比四。今次補選葉劉雖落選,但能夠取得13萬多票已十分難得。她得票率達43%,較建制派2004年得票率39.63%提高了三個百分點。而陳方安生54%的得票率,比起反對派2004年在港島區59.57%的得票率減少了約五個百分點。葉劉不僅打破「六四定律」,而且得票率與陳老太呈此長彼消之勢,實質上葉劉已經勝出。

    「民主派」得票率退縮

    如果陳老太不是健忘的話,應該想起,她在選前是如何恐懼重蹈反對派區議會大敗的覆轍,一直大打「告急牌」,在12月2日選舉日更要靠「告急牌」贏得許多同情票,才僥倖反敗為勝,但她的得票率仍然下降。民主黨副主席單仲偕亦承認,雖然陳方安生勝出,但票數及得票率不代表「民主派」大勝,「民主派」的得票率及實際票數都有所退縮。單仲偕有自知之明,陳老太卻得意忘形。

    陳老太的刻薄,暴露出她性格中很陰暗的一面。陳老太曾自爆在退休後致電高官,要求撤換葉劉,這不僅是無理的「退休干政」,而且是缺德的背後害人行為,十分陰險惡毒。陳老太最難逃避的是「十成按揭」的問題,有人計算過,她與女兒兩個物業當年只用四十多萬取得業權,今天得益是四千萬以上。陳老太如此陰暗貪鄙,銅臭薰天,卻高呼自己是被抹黑的受害者,這才真正是「跌落地執番堆沙」。

    與肥佬黎一唱一和

    陳老太聲稱,傳媒在選舉當日出號外,與她無關。這是此地無銀的伎倆。肥佬黎的報紙在補選當天傍晚,在港島區五十個地點派發「號外」,大字標題「左派鐵票排山倒海陳太勢危」。此舉被質疑有違傳媒中立性。肥佬黎卻狡辯說不知情,陳老太也狡辯說與她無關。肥佬黎與陳老太一唱一和,但只能欺騙三歲小孩。陳老太補選當天聲嘶力竭大叫「告急」,肥佬黎隨即推出「告急號外」,是彰彰在目的事實。

    陳老太又說她獲勝,可以看到市民希望維護「核心價值」云云。但陳老太希望維護的「核心價值」,卻是她的刻薄忘形、陰險惡毒、以權謀私。補選塵埃落定,陳老太當選,結果倒也不出人意料之外。本來嘛,有堂堂前政務司長的名牌就比別人著數好多,還有一幫吹鼓手將其打扮成「香港良心」,更有許多年輕的反對派成員犧牲了自己的政府前途為67歲高齡的陳老太讓位,真是「一將成名萬骨枯」,可憐,陳老太慘勝!

    陳老太當選後,心情靚極了,人之常情。可她卻小雞肚腸,沒忘了報一箭之仇,揶揄使其心驚肉跳的競爭對手、老下屬葉太是「跌一跤還抓把沙」。使人想起2004年台灣大選,當陳水扁憑藉「神奇子彈」險勝國民黨後,「副總統」呂秀蓮當眾嘲諷競爭對手國民黨:「我看到了他們在哭!」即刻使人感覺:此政客實在沒涵養!如果沒有「神奇子彈」的幫忙,陳水扁之流能在台上嗎?靠著不光彩的手段達到目標,不但沒有內疚,反而厚著臉皮嘲諷對方。如今陳老太也如出一轍,實在沒風度!沒氣度!更沒有政治家應具備的大度!陳老太慘勝!

    心情靚不忘揶揄別人

    美國前總統林肯有句名言:一個人可以永遠欺騙某部分人,可以在一段時間裡欺騙所有的人,但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的人!2003年挾「7.1遊行效應」,反對派取得了大多數選票,就連毫無政績、空降到觀龍區的反對派何秀蘭都打敗了在此區經營多年的葉國謙。四年過後,形勢大反轉,何秀蘭根本不敢再出來參選,市民對其的反應是:空降選舉時才露面,之後不見人影。民建聯大勝,勝得實在,勝得名副其實!真真應驗了林肯先生的名言!前車之鑑,陳老太沽名釣譽能做得一時,做不了一世,反對派耗盡老本,捧出個67歲高齡的老太太來,能為反對派撈到多少稻草?犧牲的其他年輕成員又有幾個人心服口服?陳老太慘勝!

    此次當選議員時間僅僅幾個月之餘,很快下一屆選舉又將到來,陳老太是否繼續參選?她說:未定。這又給反對派出難題了。如陳老太不再參選,花了那麼大的本錢,只得了幾個月時間,還得罪了自家「犧牲」的兄弟們;如陳老太再參選,近70歲的老太太身體能像葉太那麼精神煥發嗎?會不會再冒出幾次「恤髮」事件呢?反對派能否上下一心,拱月般把所有賭注放在只能發揮餘熱的老者身上呢?反觀葉太,天生條件不如陳老太,卻能殺出一條血路,在不利環境中雖然落選,卻取得高票;更可貴的是她在此場補選中積累了經驗,爭得了民望,為下屆競選做好了實戰準備,雖敗猶榮!相比之下,陳老太還是慘勝!

    幾個月內能有普選嗎

    就以這短暫的幾個月時間,民眾拭目以待陳老太如何表演,也是一個很好的考驗:陳老太口口聲聲要在2012年搞普選,這是她的最大賣點,可能嗎?憑其膚淺的政治水準及高高在上的生活條件,根本不可能與市民水乳交融,無法代表市民的真正利益,很難想像陳老太到公屋的貧窮人家中去爭取普選會有何場面出現。分分鐘被趕出來:我們需要的是生活!空喊民主不能當飯吃!陳老太要記住這一點,幾個月內能達到普選嗎?陳老太自己給自己出了難題,創業難,守業更難,如何是好?陳老太仍是慘勝!

    耐不得寂寞是要付出代價的,陳老太可以取得暫時的勝利,卻面臨接下去如何為民服務的實際問題,市民拭目以待,看看陳老太慘勝之後的表演!

  3. 今朝早聽隔離台孽雞肛講爭一成窒陳太單野,依依哦哦,窒口窒舌,好辛苦先至聽得明白佢講乜野,大概話爭一成係垃圾會鬧人係民主嘅表現,同台灣議會比較爭一成算好斯文架啦,陳太金枝玉葉,唔係咁易適應咁話。哈哈!孽雞肛果然高見,乳出驚人!聽落佢做騷唔使稿,好似順口噏,好野!好野!佩服!佩服!

  4. 真係無法無天呀!

    廁所長: 快 d 講, 封嘢係咪你寫嘅?

  5. 本來那些copy and paste的留言, 不值得回應. 但這些文章, 有些時候也很有趣味. 在狠狠攻擊對手/敵人的所謂理據, 往往可以用於作者支持的政權或人物. 以最新這一篇copy and paste留言為例, 痛駡/指責的人本是陳方安生, 但所舉的例証, 每每對葉劉淑儀, 甚至是曾蔭權也適合.

    1. [有人為官數十寒暑從未為民主開聲滴汗] – 葉太, 曾特首怎樣?

    2. [號稱獨立便是謊言] – 葉太也號稱獨立, 但看民建聯以至中聯辦是如何傾全力給與協助.

    3. [陳太是單打獨鬥嗎? 當然不是. 她(陳太)背後的集團首腦, 財雄勢大] – 葉太也不是單打獨鬥, 背後的中聯辦及民建聯的財勢在香港目前環境, 相信能與之匹敵的集團, 少之又少.

    4. [陳太大打告急牌] – 葉太在選舉當日, 也打告急牌

  6. 謝謝你copy and paste的鼓勵.copy and paste 4’ever

  7. Too many non-vertebrae organisms around…..

  8. 打維伯兄, 隔離台阿乜蛇口窒窒講的才是爆肚, 講得順嘅係照讀預設立場嘅講稿就真, 人家只不過代偉大祖國撐場撐到多倫嗟, 將來或可在阿公庇蔭下的駐港曾家小朝庭中搏得一官半職亦未可料, 君不見打前曾向山東曾子攀親後便得人大曾慶紅提攜由港英孽而青雲直上變成特首後便冒出大大小小的曾師長, 曾局長和真真假假的曾氏傳人嗎? 連佢地都話變就變, 點解阿乜蛇唔得, 政治現實, 趨炎赴勢, 亦無謂見怪. 要怪就怪KAHOO唔再用人, 致老羞成怒, 實行反轉豬肚, 做其民主大抨擊的忽然愛國者好了.

  9. 第二三行尾句應為: 君不見打從曾蔭權向山東曾子攀親後….

  10. IO.IO.網友:
    字裡行間,好似聞到少少厠所長陣除,莫非東籬老人返黎?希望我冇估錯。

  11. 講開又講,連塵廳長都冇現身好耐喎!

  12. 唔知大家今個禮拜有冇睇global and mail, 唔記得邊日dion 話學習left platform 同harper 嘅platform 對撞,比canadians 兩個有分別嘅選擇。其實有樣野我諗唔明,選民投票,中間嘅政黨應該最受歡迎(我個econ prof 係咁講,記得佢仲話,因為dion 係liberals 心目中都係頭一,二選擇,所以佢贏到黨魁)。當有條線,1-10,向左去(descending order就係 socialism),右去就 capitalism ,咁而家NDP嘅代表數字會係乜?liberals 唔再係5, 向左走,左過NDP就應該冇乜人投,如果大家左嘅程度一致,咁邊個會著數d?有d野可能冇直接答案,但如果NDP向右走少少,議席會唔會上升?我覺得以leader 黎睇,layton 好似好過 dion.

  13. 寄恐嚇性刀片信,唔洗問阿貴都知道是那些盲目/瘋狂愛國/港者所為,他們不分是非曲直,只知道用盡方法去攻擊政治對手,當然包括用不合法手段,看看鄧竟成局長如何將這暴徒繩之以法!

    喂!塵廳長,匯通天下已經做完,唔通又掛住睇肥田,得閒上黎應酬吓班老友喇!小弟咁大波引都睇少半場上黎見見班弟兄姊妹喇!

  14. 講開又講,呢個寫封信比陳太我就真係睇佢唔起,記得唔知幾耐之前,香港有個人寫左封差唔多嘅野比安倍,雖然都係犯法,但我敬佩佢。睇完報紙,再問阿媽(佢對黨d platform 都冇留意),但佢都覺得派幾架飛機都唔夠係北極上起海軍基地加訓練場咁實在。dion 嘅提議真令我失望,派幾架飛機,有人去北極搞事都未必知啦。增強加軍,加強加拿大係國際嘅role, 對我黎講harper 係個好d嘅選擇。

  15. 唉, 就係睇完匯通天下個心情鬱鬱悶悶, 都冇乜心機上黎呢度玩, 不過今日聽到有人話我聽留言版有人提起我塵廳長喎, 咪走上黎望兩眼囉! 嘻, 嘻, 都算球迷兄有良心, 仲記得我呢個掃塵嘅老人家! 唉! 咪就係匯通天下, 睇到臨尾果個星期真係越睇越情緒低落, 結局之後果晚更加係思潮起伏, 茶飯不思! 實在太令人失望! 陳豪同唔到郭羡妮, 馬俊偉又同唔到楊怡, 全部錯配哂! 散嘅散, 死嘅死, 走嘅走, 成件事錯哂, 錯哂!! 真係火都起埋呀, D編劇真係冇良心, 明知我呢D老人家就係最鐘意睇皆大歡喜樂也融融, “齊歡唱"咁結局! 枉我追咗佢咁耐, 去到最尾竟然咁樣對我! 而家套劇雖然做完, 但我嘅情緒都未曾康復, 唯有睇下肥田可唔可以假以時日將我嘅心理傷口磨平!
    而家睇緊Omni 2有傾有講, 馮玉蘭關卓中佢地又講緊陳太, 不過有D out out地, 仲起度講緊陳太點解會當選.. 莫講殺人王, 就連曾德成都冇提, 又係講華叔比人檢控, 講雙普選, 講香港言論自由, 咪話我衰啦, 嘻嘻, 但佢兩個, 真係講黎講去都係果三幅皮!
    不過講番殺人王果件蛋散, 封信整咩鬼D字咁Q核突嘅! 用腳趾寫架!? 真係無聊到震! 咩鬼刀片黎架果塊, made in china, 剃鬚刀片呀? 真係食飽飯冇咩咩! 食多D菜啦!
    仲有呀, 醃雞肛講嘢你都好聽嘅? 好心啦,聽埋D咁嘅嘢, 晨早流流, 聽到佢幾件嘢把聲真係熄都熄唔切部機呀!

  16. 塵兄,我估Omni 2有傾有講係早幾日錄影,所以慢幾天,講來講去都係雙普選,言論自由,平反64………唉!D主持人應該揾D新話題,如此下去,遲早果D民主論壇冇人聽。
    果塊made in China刀片,真係唔知掂用,而家用黎剃鬚都用果D三四層刀片,唔知係唔係用黎剃眼眉呢?
    塵兄,你老友東島長離係黎真架?仲未見浦頭呀!

  17. 陳老太果然「不負眾望」,當選為立法會議員後,首日履新已有「偉大發明」面世。當陳老太就社會企業問題辯論而發言時,赫然推出了「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的「高超定律」。

    這個「發明」之所以「偉大」,乃因為反對派空喊民主口號十多年,雖然也經常拿民生問題作遮醜布,但至今還不敢喊出「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的口號。而陳老太甫上台當「共主」,就敢於標新立異,打出「民主掛帥」的旗號,可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矣。

    見步行步 見步學步

    陳老太不僅善於見步行步,而且善於見步學步。是次角逐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席位,陳老太助選團中的一名得力幹將是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當陳老太以解決「空氣污染」為題舉行競選騷時,「環保專家」黎廣德領隊高呼「冇普選,冇藍天」的口號,為「共主」助威。

    跟著黎廣德振臂高呼完口號後,陳老太頓時有所領悟。於是,「冇民主就冇民生」的「高超定律」出籠了。如果在鬧市,對於什麼「冇普選,冇藍天」、「冇民主就冇民生」之類狗屁不通的口號,人們還可以當做噪音而付之一笑。可是,在莊重的議事廳上,尊貴議員的「高論」再狗屁不通,官員們也要必恭必敬地作答。這就是現代政治遊戲的規則。

    對於那些狗屁不通的東西,最好的應對方法是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因此,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回應道,政府已表明致力推動民主,發展經濟以及促進民生。該名議員在英國殖民管治時,有主持經濟及福利工作,除非她認為,殖民管治就是民主,否則他不知她當時所做的是民生工作,還是「官生」工作?他又慨嘆,原來該議員除了忽然民主之外,亦是忽然民生。

    空洞口號 不堪一擊

    曾德成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的回應,果然擊中要害。陳老太按捺不住地叫喊,對曾局長的言論感到很驚訝,他的說法具挑釁性,這是人身攻擊。可是,當反對派議員紛紛要求曾德成道歉時,陳老太「忽然大方」地表示不會要求他道歉。

    陳老太的「忽然大方」的確少見。補選結束後,其對手葉太認為,自己的得票打破了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四六比例」,「覺得自己已贏了!」此話雖沒有「人身攻擊」,但陳老太一反平時故作莊重的形象,立即反唇相稽道,葉太是「跌落地執番堆沙」。可是,面對曾局長的「人身攻擊」,陳老太卻「忽然大方」起來了,這不能不令人驚訝。究其原因,恐怕是「冇民主就冇民生」的口號,實在是太不堪一擊了。於是,陳老太不僅忽然民主和忽然民生,而且「忽然大方」了。陳老太以17.5萬餘票居首位,葉劉淑儀以13.7萬多票奪得第二,其餘依次是蔣志偉、何來、凌尉雲、蕭思江、李永健和柳玉成。按理說,勝敗本是兵家常事,但是陳老太在得知自己當選後卻得意忘形,忘乎所以,竟說什麼「比當布政司還高興」云云。人們不禁要問,陳老太這個昔日的高官,今天才取得立法會一個議席,難道就這樣陶醉嗎?實在是貽笑世人!

    王婆賣瓜 自賣自誇

    統計數字顯示,陳老太這次得票總數畢竟只比葉劉淑儀多3萬餘票,拿不到上次港島區反對派的21萬多票。因此,雖然勝出,只能算是險勝。有鑑於此,某電台節目主持人指出,陳老太雖贏,但葉劉淑儀也不錯,得票率超過4成。陳老太贏少當輸,葉劉輸少當贏。該台另一主持人也說,陳老太拿到的票已經「見到底」,沒有達到反對派拿21萬票的目標。港島區雖是反對派的票倉,但陳老太的得票率仍很低,說明成績並不理想。陳老太雖當選,但反對派的危機並沒過去,頂多只能高興一夜而已。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陳老太在選舉結束後卻樂極忘形,自我標榜,簡直到了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地步。她大言不慚地說什麼「這次勝利是屬於所有熱愛民主的香港人,是全香港的勝利」、「為爭取2012年雙普選打下強心針」云云。眾所周知,這次補選,純粹是彌補立法會港島區議員馬力先生的遺缺,與爭取民主、普選完全是兩碼事,此其一。這次港島區選民有65萬(而參選選民是32萬),從全港700萬人來看,十分之一都不到,況且全港有18個選區,當中較大的有九龍、新界、離島等。因此,無論從整體人數和選民比例來說,港島區都只佔一小部分,怎麼能說陳老太的當選是全香港的勝利呢?這難道不是故意誇大事實嗎?此其二。再說,這次陳老太當選,在現時的立法會議員人數中僅佔60分之一,立法會的整個架構沒有發生根本性的改變。這又怎麼能說陳老太的當選是為2012年雙普選打下強心針呢?這不是盲目的誇大她自己的作用嗎?況且,香港何時進行雙普選,必須按照《基本法》循序漸進的原則辦事,同時還要獲得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認同。難道陳老太進了立法會,普選、民主就唾手可得嗎?這未免太天真了吧!此其三。

    由此看來,陳老太和反對派高調的要求2012年雙普選的叫囂,與中央政府一再期望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循序漸進推進民主的路向是何等格格不入!

    推翻承諾 毫無誠信

    事實上,反對派力挺陳老太參選的目的早已昭然若揭。他們在11月中旬發表的公開信中就露骨地揚言,希望陳老太「利用其社會基礎,及在公務員中的影響力和國際名譽,通過選舉帶領民主派和社會力量,在民主抗共中爭取到全面普選。」由此不難看出,反對派和陳老太追求的所謂「民主和普選」究竟是何貨色!難道這也是全港市民的心聲嗎?

    請聽聽市民鄭先生說:「我一向都不鍾意民主黨,區議會我都是投給民建聯。民主派常常『搞搞震』,搞示威。香港要治安好。」林先生也說:「我是港島區選民,葉劉淑儀愛國愛港,我當然支持她。陳太跟李柱銘一夥,李到美國唱衰香港,破壞香港。」這就是市民對反對派和陳老太的嚴正抨擊!

    另外,人們記得,陳老太在宣布參選時,曾信誓旦旦地承諾只參加為期八個月的議員選舉,不再競選連任。但在當選後她卻馬上改嘴說,會考慮明年再參選。聯繫到「十成按揭」問題她所耍的花招,再次說明她毫無誠信可言。

    如此「香港良心、真心」,實在是對港人莫大的污辱!
    陳老太首次以議員的身份在立法會發言,昔日的舊高官,搖身一變成了今日的新議員,也許是身份轉換得太「忽然」,陳老太一時還未回過味來,竟將「社會企業」與「民主公義」這兩個「大纜都扯唔埋」的概念捆起,硬銷「民生同民主不可分割」,其目的是渾水摸魚,將民生問題政治化,談民生是假,做「民主」騷是真。

    不忘舊時代風光

    猶記香港回歸十周年之際,陳方安生接受香港媒體專訪時,說1997年7月1日的大變動「只有一項:九七前政府官員和倫敦方面的接觸很頻繁,來往電報如雪片紛飛,上班時要閱讀並回覆一捆捆的電報。九七後,第一天上班,這些電報一下子都沒有了。」許久沒有收到英國電報的陳老太,看來很不適應回歸後港人當家作主,她念念不忘的還是做港英時代布政司的風光。

    按陳方安生的邏輯,「沒民主就沒民生」,這就很難理解,為何她不在自己風華正茂、年富力強的時候去向英國人爭取民主,反而在日落西山、年近古稀才躋身「民主」鬥士?為何她不在自己身居高職、有權有勢時帶頭反抗港英專制,反而在退休六年後、為爭一個時效只有數月的議員位置而臨急打出「民主」牌?

    按陳方安生的邏輯,「沒民主就沒民生」,這就很難理解,她加入公務員隊伍超過三十八年,長期在英國殖民統治之下,主持經濟和福利方面的工作。陳太當年盡忠職守的「經濟和福利」民生政績,恰恰都來自沒有民主的港英殖民統治時期。

    難有可行性建議

    按陳方安生的邏輯,「沒民主就沒民生」,這就很容易理解,她在競逐立法會補選議席的兩次論壇上,一味大談普選,對市民大眾普遍關心的經濟民生非常冷漠,經常支吾以對,被要求回答綜援金額、貨櫃車過境塞車、通識教育,以及堆填區爆滿及虐畜等民生問題時,常常「口窒窒」,十問九不知。

    按陳方安生的邏輯,「沒民主就沒民生」,這就很容易理解,她的競選政綱口口聲聲說「仁愛公義,繁榮齊享」、「公平競爭創財富,國際視野利祖國」,但這些冠冕堂皇的「願景」背後,卻從未有過具體可行的發展建議。一如她在立法會「初試啼聲」,沒有辦法如譚耀宗、劉秀成、鄺志堅等議員一樣,單刀直入討論社會企業所需要的啟動基金或種子資金的問題,唯有將「關心貧窮」之民生問題,夾硬「綁」到「民主」的戰車上。這也難怪,長年養尊處優的陳太,何曾真正體會過貧窮的滋味?

  18. 咦? 家豪呢??

    玩失蹤?

  19. no more no more, suck my d__k!

  20. 陳方安生首次以立法會議員身份登上議事堂,就指摘政府沒有照顧弱勢社群,沒有做這沒有做那,並上綱到政治層面抨擊:「民主同民生是不能分割的,無民主無公義弱勢社群就得不到照顧」。

     但是,眾所周知,她九七前先後擔任過社會福利署長、經濟司、布政司,香港回歸後又擔任政務司長四年多。她理應從檢討自己擔任高官多年,手握大權而無所作為入手,提出現時及今後如何照顧弱勢社群、才是有誠意地關心民生。但她忽然以弱勢社群利益代言人作掩護,上綱到香港特區無民主、無公義的政治高度上抨擊特區政府,她「像是反攻倒算,殖民時代的特權階級要向回歸後的港人算賬了,殖民主義沒有從香港完全撤退,今天要向特區政府、中國中央政府算賬了。」

     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對陳方安生的抨擊作出了合乎事實、合乎邏輯的回應,一針見血地指出,陳方安生原來除了忽然民主之外,還會有忽然民生的。

     曾德成的一席話完全符合事實,完全合乎邏輯,是事實的敘述,是嚴密的邏輯。難道講事實,合邏輯,就叫「人身攻擊」?當抨擊香港回歸後無民主、無公義,抹煞特區政府在照顧弱勢社群、為市民的民生福利所做的努力,揭露她的不盡職責,她抨擊的話語違背事實,違背邏輯,這就是「論事」,因為事由人去做、人和事是結合在一塊而不可分拆,所以曾局長絕對不是對人不對事,而是按照歷史本身、客觀真實而講事實,事實中既然確確實實涵蓋該人,怎麼能不允許連事帶人一起公諸於眾呢?

     有報章社評扭曲《基本法》精神,把第六十四條及第七十七條以及其它關於行政與立法關係的條文,不視為行政主導、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互相制衡,又互相配合的關係的條文,而是曲解為政府官員只有挨批挨罵,議員「不論說得怎麼荒唐」,政府官員都只能忍受,不能作出合乎事實與邏輯的講述。這顯然是違背第六十二條關於政府職權(六)「委派官員列席立法會並代表政府發言」的權責規定。議員雖有在立法會發言、受法律追究的權利,但絕不能享有荒唐怪誕、違憲背理而不容許別人(包括政府官員)批評澄清的特權。

     當公民黨黨魁余若薇要追究迪士尼入場人數較基準預測低是政府哪位官員的責任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馬時亨含蓄回答「當年很多官員也有份來過立法會,當年很多議員現在還在這裡,也有很多官員現也是坐在這裡」,不點名地暗示負主要責任的是時任政務司長的陳方安生。有人竟也抨擊:「馬時亨也要追究當年評估迪士尼經濟效益出錯的『所有官員的責任』」。豈不荒唐?

     顯然,反對派反對的不是曾局長、馬局長,而是反對整個特區政府,欲令香港政局不穩而有所圖。(看看英國議事堂,首相和官員不是經常都與議員鬧到面紅耳赤嗎?只要言之有物,批評你又如何,這些都是善意的批評,而不是無故的誹謗,與官威扯不上關係,其目的都是想議事堂更具質素。由是觀之,曾德成局長並沒有錯,錯的反而是陳方安生,她沒有做好功課就上議事堂,不用腦地將「民生」與「民主」胡亂扯上關係,要道歉的,應該是陳方安生。

     對於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的不點名批評,陳方安生對號入座說是人身攻擊,要求曾德成道歉,罵曾德成發官威。對於這些反應,筆者並不贊同。

     民主是手段,民生是目的,一般小市民的最終目的都是改善民生,而民主只不過是改善民生的其中一個手段,一個選擇,手段是否必然正確,卻是眾說紛紜。

    陳方安生邏輯思維混亂

     稍為有些國際視野的人都知道,東南亞有些國家和地區如印尼、菲律賓、印度、台灣等都有普選,但其民生絕不能說是好。而有些國家如俄羅斯、新加坡等,卻更加是國泰民安。再說遠一點,中東國家文萊更加是君主立憲制的,說不上半點民主,但市民個個有屋住,有車,民生好,國家民不民主,市民並不太在乎。

     很遺憾,以上陳方安生統統不明白,以為右手拿「民主」、左手拿「民生」,再來一個crossover便可以天下無敵,打遍天下無敵手。她似乎並不清楚,「民主」與「民生」「可能」有一點關連,但並非如方程式的「必然」,面對這位邏輯思維有點混亂、但卻又大有來頭的新議員,豈不令人搖頭嘆息,我們難以理解這位在政壇上打滾了這麼久的前高官,竟然天真如斯。

    何不有話直說

     議會之上,針鋒相對是必然的事。作為一個主要官員,看見一位新議員那般「思想不正確」,難道不能指正一下她的邏輯思維?若果大家開會,某位參與人士是水準以下的,當然要刻不容緩地指正一下她的思維,否則以後的路更加難行。就正如你有一個豪宅,室內裝修美輪美奐,但廚房的水喉爆了,我們是否應該趕快將它修理,才請客到訪吃飯呢?逢周三的立法會,用上不菲的公帑,又豈容轉彎抹角、顧左右而言他,何不有話直說,將問題澄清?在這個議題上,我對那些見風駛舵的學者看不上眼。

    「點名批評」與「人身攻擊」

     曾德成的言論是「點名批評」還是「人身攻擊」陳方安生?在回答這條題目前,有必要區別兩者的關係,我覺得「點名批評」是言之有物,多數附有理據的,「人身攻擊」的指控卻嚴重得多,當中包含很多非理性、欠理據的謾罵。

     曾德成的論點言之有物,但結尾部分有提及「安生」的名字,我視之為「點名批評」。在這個議題上,陳太似乎有心混淆視聽,以一種不恰當的指控去掩飾自己「沒有民主便沒有民生」的膚淺理論,試圖轉移視線。

     與此同時,若果將曾德成的言論視之為「與17萬選民」為敵,未免太過想當然了,這假設當中的選民都同意「沒有民主便沒有民生」的幼稚理論;同樣道理,若我們將曾生的「有感而發」扯上與殖民政府的深仇大恨,「左毒上腦」亦同屬不恰當的假設,我們何不返回基本步,除去所有標籤呢?返回當中的論點呢?

     標籤無意義,很多人都知,但又有幾多人可以除去這個標籤呢?附上標籤的辯論是浪費時間、迴避核心、對人不對事、本末倒置、欠缺客觀的,大家可會知道?我們要實事求是,而不是被政客帶著走,是嗎?(陳方安生首次以議員身份出席立法會會議,對於會上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的一番評論,她表示感到「震驚」。對於曾局長的言論我同樣感到驚奇。然而,當我拜讀了陳太的立法會首份發言稿後,我才理解到曾局長的評論確實是有理有據。陳太在發言稿中說:「政府應該為市民提供更多援助,讓他們能夠助人自助。」話雖不錯,但是陳太昔日在政府任職高官,居廟堂之高時,到底又為市民做了些什麼?

     陳太還表示,在競選期間,她「發現」很多市民原來都是生活艱難。我的腦海立即產生疑問:究竟妳出掌社會福利署署長時為市民做過些什麼呢?官拜布政司及政務司司長時又有何作為呢?顯而易見,一直以來陳太對於民生事務都是一竅不通,直到她「忽然民主」後才「忽然民生」起來。

     記得在多年前,當陳太還是政務司司長的時候,我曾經致函給她,指出有許多中學的學位教師被迫接受非學位教師的薪酬,原因是那時,每間中學校規定必須聘用三分之一的非學位教師。因此,儘管大部分教師都擁有大學學位,然而,亦只可以接受非學位教師的薪酬。但陳太的答覆僅僅是說,如果給予所有教師都享受學位教師的薪酬,政府財政將難以負擔。但其後我就著同一問題,與當時的教統局局長李國章教授及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女士接觸過,他們均同意這種現象有不公平,很快就採取行動著手消除這種差別,相較而言,兩者的回應不啻是天壤之別。

     對於是次補選,還有一件事令我相當不安。在選舉日當晚7點,當我如常收看一個我十分喜愛的節目,由簡褚寧主持的《時事縱橫》時。我發現他竟然在選舉時間還餘下三個小時的時候,邀請了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作嘉賓。何俊仁當然趁這個黃金時機為他們的候選人——陳方安生催票。而主持人簡褚寧先生雖然相當風趣地提醒觀眾,這次補選,除了陳方安生和葉劉淑儀之外,還有其餘六位候選人。雖然他沒有違反選舉規例,然而,我奇怪的是何以簡褚寧要在這個敏感的時候邀請有利益衝突的政黨主席出席節目發表意見呢?顯然,這樣對其他候選人並不公平,政府應該制訂一條選舉條例來規避這種有違公平的現象。

     如果我們想擁有真正的民主,我們的報章就應該為公眾揭示真相,對持不同政見者給予一視同仁的報道,主編們如果要發表意見大可以在評論版發表。(

  21. 球迷哥, 果頭講完,尋晚又起電視新聞咩中國人權組織示威運動又見到關卓中, 哈, 哈, 好似乜鬼都有佢份咁! 哦,原來’有傾有講’係晨咁早就錄影咗,唔怪得喇,咁就係omni2自己唔啱喇,點可以錄完之後壓貨壓咁耐架, 明知新聞呢D日日新鮮架啦,你壓一兩日都話啦,由星期三壓到星期日,真係咪話新聞呀,就算雪櫃兜肉都變臭啦!
    廁所長咯喎,唉你明知佢老人家D脾氣架啦,佢鐘意嘅時候就自然會自己爆番出黎係咁留言,到時就停都停佢唔住架喇,但佢唔黎嘅時候你就揾鏟鏟佢都唔會出黎! 話唔定佢長期移民咗去東島,又或者終於回咗流番香港,唔洗再起度做二等公民,曰日去大統華買飯盒呢,係咁都係好事!

  22. 所 謂 「 沒 有 民 主 就 沒 有 民 生 」 的 謬 論 在 立 法 會 遭 到 官 員 的 批 評 後 , 反 對 派 一 片 鼓 譟 , 說 甚 麼 被 批 評 者 由 十 七 萬 選 民 選 出 , 批 評 是 「 對 十 七 萬 選 民 的 侮 辱 」 、 「 與 十 七 萬 選 民 為 敵 」 云 云 。 可 謂 「 大 聲 夾 無 準 」 !

    魯 迅 先 生 早 就 斥 責 過 「 拉 大 旗 作 虎 皮 , 包 自 己 去 嚇 唬 別 人 」 的 卑 劣 伎 倆 。 反 對 派 老 譜 襲 用 , 不 過 暴 露 他 們 哲 學 的 貧 困 罷 了 ! 眾 所 周 知 , 一 場 選 舉 不 論 當 選 者 是 由 多 少 選 民 選 出 , 當 選 者 都 是 人 而 不 是 神 。 當 選 者 的 言 行 要 受 真 理 檢 驗 , 受 法 律 制 約 。 由 多 少 萬 選 民 選 出 , 並 不 表 明 當 選 者 「 句 句 是 真 理 」 或 可 以 凌 駕 法 律 之 上 。 批 評 當 選 者 的 錯 誤 言 論 , 並 不 等 於 「 侮 辱 」 投 他 ( 她 ) 一 票 的 選 民 ; 追 究 當 選 者 違 反 法 律 的 刑 責 , 亦 不 等 於 與 選 他 ( 她 ) 出 來 的 選 民 「 為 敵 」 。

    台 灣 的 陳 水 扁 「 總 統 」 是 由 幾 百 萬 選 民 選 出 來 的 ; 請 問 , 批 判 陳 水 扁 提 出 的 「 一 邊 一 國 」 論 及 譴 責 他 推 動 「 以 台 灣 名 義 加 入 聯 合 國 」 的 「 公 民 投 票 」 , 是 否 就 是 「 對 幾 百 萬 選 民 的 侮 辱 」 、 「 與 幾 百 萬 選 民 為 敵 」 呢 ?

    美 國 前 總 統 尼 克 遜 是 受 數 千 萬 選 民 的 支 持 而 當 選 的 ; 請 問 , 當 《 華 盛 頓 郵 報 》 兩 名 記 者 鍥 而 不 捨 發 掘 「 水 門 事 件 」 真 相 , 矛 頭 指 向 尼 克 遜 總 統 時 , 是 否 構 成 「 對 數 千 萬 選 民 的 侮 辱 」 、 「 與 數 千 萬 選 民 為 敵 」 呢 ?

    「 沒 有 民 主 就 沒 有 民 生 」 的 泛 政 治 化 論 調 既 違 背 歷 史 也 不 符 合 邏 輯 , 對 香 港 有 損 無 益 。 不 論 由 何 人 說 出 , 也 不 能 令 歪 理 變 成 真 理 , 更 沒 有 「 老 虎 屁 股 摸 不 得 」 這 回 事 !

  23. 陳老太首次出席立法會動議辯論時,揚言「民主及民生不能分割」。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質疑,此言猶如否定她自己當年在港英政府所做的民生工作,不但是「忽然民主」,更是「忽然民生」。

    由於曾局長一針見血揭穿反對派「共主」陳老太的謬論和虛偽,反對派陣營為捍衛「共主」,發起了一場對曾局長的瘋狂圍剿,污衊曾局長「左毒橫蠻」,罵他發官威。肥佬黎的報紙連續幾天發表社評,蠻橫地要曾局長道歉、辭職,要把他逐出議事堂。所謂「香江第一健筆」甚至不滿陳老太「故作大方,不願追究」。陳老太隨即發表聲明,表示要「追究」云云。

    民主與民生無必然關係

    反對派的圍剿,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不畏這囂張氣燄,仗義執言,激濁揚清,不點名批評陳老太,指出參照香港在港英統治以來的發展及世界各地歷史,民主與民生之間不見得有任何關係,任何人將民主拉到民生的層次,是將民主層次看得太低。

    陳老太不僅層次太低,而且自相矛盾。梁振英不點名指出,九七前有布政司亦曾「厲起對眼」批評過某位立法局議員與政府作對。這個布政司,其實就是陳老太。陳老太身居港英布政司高位時,對議員聲色俱厲甚至蠻不講理地進行批評,是家常便飯,由此得到所謂「鐵娘子」美稱,而陳老太也對此洋洋自得。但她卻將曾德成不點名和句句在理的批評,污衊為挑釁及人身攻擊,這是自相矛盾。

    議會中辯論是民主表現

    陳老太的自相矛盾,進一步暴露她毫無誠信。2001年5月4日晚,卸下官職不久的陳老太,與夫婿陳棣榮出席立法會為她而設的惜別晚宴。陳老太當時大吐為官的難處,希望議員日後減少「博出位」,減少爭拗,與新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和新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攜手合作。陳老太當時笑說:「今時今日,做官的確愈來愈難,好多時兩個口都唔夠!」又表示:「我在立法會過去與議員唇槍舌劍,但在議事廳外都可以做朋友。」

    為何陳老太做官時可以「厲起對眼」,「與議員唇槍舌劍」,但她現在做議員,就不允許官員批評她的謬論?「只許陳老太放火,不許曾局長點燈」,這是陳老太一貫獨裁作風的表現。

    陳老太和反對派不許別人對他們的謬論提出不同意見,企圖在議會內推行一言堂。梁振英對此指出,議會內出現辯論是社會多元化和民主化的表現。此話剝開了陳老太和反對派假民主真獨裁的畫皮。陳老太意氣風發,新議員上任三把火,第一次上課就「忽然民生」,大聲「為民鼓而呼」,好個為民出力的老太太!卻不料跑出個「不識好歹的」曾德成,沒有對陳老太的愛民之心鼓勵一番,反倒大剎風景,揶揄陳老太「忽然民生」,真真氣殺陳老太也!本想好好表演:本老太也有以民為本之心,並不只是一味空喊民主口號,哪曾想到曾Sir的一番話讓陳老太啞口無言,興致大落,故老羞成怒,直斥曾Sir「人身攻擊」。

    哈哈哈!陳老太你也有今日!

    當年你貴為政務司長,當著全香港市民的面,聲色俱厲地訓斥普通市民徐四民老先生時,算不算人身攻擊?徐四民先生有言論自由,居然被口口聲聲講「民主」的政務司長打壓,嚴重性遠超過「人身攻擊」?現在陳老太不是普通市民,是「尊貴」的議員,曾Sir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政務司長,只是小小一局長,小局長一番話你就受不了,實在是太沒肚量了。

    再者,曾Sir所說的事實確鑿,陳老太在殖民地管治下,曾主持經濟和福利方面的工作,她又是如何為民爭福利的呢?現在陳老太批評政府沒有顧及弱勢社群,說「民主及民生是不能分割,沒有民主就沒有公義,弱勢社群得不到重視」。正如曾Sir說:「除非她認為殖民地統治就是民主,否則我不知道她當時所做的,到底是否民生的工作。」陳老太的理論自我矛盾,無法自圓其說,自家在任時,有權有勢,卻毫無為民謀福利之心,現在退休了,耐不住寂寞又跳出來騙人,厚著臉皮指責別人,企圖將自己置身事外,騙不了人,被人撕破畫皮,就「發爛渣」,說別人是「人身攻擊」,真是典型的厚顏無恥的政客!

    陳老太當議員,實在是不明智之舉,以當今的議員身份反對過去自己當高官時的所做所為,隨時隨處的矛盾無法自圓,而且處處依舊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架勢(因而即刻有反對派議員跳出來好生安撫陳老太:「陳(老太)議員不要太受一些不理性指責的影響。」真是「委屈」你了,陳老太。也真難為了反對派,抬出這麼一個不堪一擊的議員,時刻要掛住保護,累不累呀?請神容易送神難!陳老太好自為之;反對派多了一個任務:為陳老太保航護駕,也請好自為之!陳老太以議員身份在立法會首度發言,聲稱「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引起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質疑,不點名指有議員除了「忽然民主」,還有「忽然民生」。曾德成不過是說出了事實,陳老太先耍賴指是「挑釁」及「人身攻擊」,後又表示無所謂,再又要求政府「澄清」,說明陳老太背後有反對派智囊出謀劃策。

    陳老太「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的言論,立論荒謬,邏輯混亂。首先,民生問題早在古代沒有民主之前就已存在。中國自古以來就將「民生」與「國計」相提並論, 儒家治國理政思想的核心是「民惟邦本,本固邦寧」,古代先賢對民生問題的論述汗牛充棟,陳老太的謬論暴露了她的無知。

    陳老太信口雌黃

    其次,有了民主不一定有民生,東南亞、拉美一些實現普選的國家,乃至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的印度,有了民主卻沒有民生。據印度政府最近公布的一項報告顯示,大約有77%的印度人至今每天生活費不足半美元。陳老太斷言「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簡直是信口雌黃,與她競選期間「沒有民生,獨沽普選」,實乃一脈相成。

    解決民生是任何一個政府的職能和責任,古今中外概莫能外。陳老太的謬論,亦抹殺了16萬公務員對民生的貢獻。倒是陳老太在回歸前先後擔任港英政府社會福利署署長、經濟司和布政司,但卻缺乏民生往績。「郭亞女事件」,她留下踐踏人權的不光彩紀錄。她任港英經濟司時,錯誤批准中電多建發電廠,引致市民多付34億電費,又污染香港空氣。她任新機場發展策略委員會主席時,新機場啟用時出現大混亂。房署短樁醜聞事件,亦是在她領導之下發生。

    謬論將越辯越謬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公開表示,曾德成只是說出事實:陳太在出任政務司司長期間,並不贊同「最低工資」、「公平競爭法」,但在其競選時卻支持公民黨的公平競爭法,職工盟的最低工資。她現時忽然「特別關注民生」,因此曾德成「忽然民生」的言論「並不算錯」。

    陳老太除了「忽然民主」,還有「忽然民生」,顯示她最大特色就是政治投機。曾德成直截了當,一針見血,說出事實,不過是演繹了一個香港版《皇帝新衣》的故事。陳老太和反對派企圖借事件發起一場對曾德成的圍剿,其如意算盤肯定打不響,因為曾德成與陳老太之爭,有是非標準,真理只會越辯越明,陳老太的謬論只會越辯越謬。
     政治規則是各種政治力量博弈的結果,而為以後各種政治力量博弈確立規則。目前香港政治生態不僅對於當下香港政治形勢具決定性意義,同時對目前和將來政治規則制訂具決定性意義。剛過去的區議會及立法會補選結果,前者愛國愛港陣營大勝而後者「民主派」取勝,顯示香港政治生態處於兩大政治派別相持階段,意味著香港政治的規則很難有重大突破。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政治沒有成功先例可資借鑒,需要不斷地探索和創新,包括政治規則的不斷探索和創新。

     政治規則大體有3個層次:一是關於政治體制,體制本身就是規則,特區與中央的關係是香港政治體制的核心,也是香港政治體制存在和運作必須遵循的最基本的規則;二是關於政治體制各部分產生、組成和運作的規則及其相互關係的規則,在香港即是關於行政長官、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區域組織、公務員等各自產生、組織和運作的規則及其相互關係的規則;三是關於政治團體或政黨的組織、活動的規則。其中,政治體制最重要。成熟的政治體制,不僅其自身規則基本明確並自洽,而且影響所及,後兩層規則也基本明確並自洽。

    選舉政治有進展體制仍未成熟

     最近幾年,隨著香港社會政治化、政治政黨化不斷深入,香港政治規則在上述第二個層面—具體而言,是在選舉層次—有所發展。一是兩大政治派別分別以協商或初選方式來推舉共同候選人參加有關競選;二是候選人出席論壇向公眾陳述政綱並展開一定的辯論。其結果,不僅發展關於香港政治體制有關部分的產生的規則,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促進關於政治團體或政黨的組織、活動的規則。

     然而,至今香港政治體制尚不夠成熟,既表現在民主政治體制處於向全面普選目標演變的過程,也表現在特區與中央的關係處於完善的過程;相應地,關於行政長官、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區域組織、公務員等各自產生、組織和運作的規則及其相互關係的規則不健全或欠完善;同時,香港的政治團體尚處於政黨化較低水平。

    目前本港政治規則的困境

     完善香港政治規則最大的困難是,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政治的張力被某種政治力量人為地加強和擴張。主要表現為:(1)人為地把香港由歷史形成的核心價值所包含的西方政治觀念同國家主體政治觀念相對抗,排斥任何求同存異、相互包含的可能性和努力;(2)人為地把香港政治體制發展的兩方面使命相割裂,只要其中一方面而排斥另一方面,即:只要盡快全面普選而不要特區與中央的良好關係;(3)人為地把香港政治體制各部分相割裂,譬如,只要求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盡快由普選產生,卻不要求司法機關和公務員與時俱進;(4)人為地把歷史形成的對國家執政黨的成見和偏見注入香港政治團體之間的關係,對愛國愛港政治團體竭盡辱罵攻擊之能事,甚至必欲除之而後快。

     這一最大困難,阻礙香港區域組織改革和政治團體水平提高。

     《基本法》第九十七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衛生等服務。」耐人尋味的是,第九十七條是屬於《基本法》第四章《政治體制》的第五節。亦即是說,儘管區議會是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卻是香港政治體制不可或缺的一環。從香港經濟和社會發展實際出發,與時俱進地擴大和提高區議會的職能,符合《基本法》。然而,區議會改革步伐之所以邁不大,因為香港存在著對立的政治派別和難以調和的政治矛盾。

    本港政治生態仍處於相持階段

     是否需要制訂政黨法規管政治團體發展?這是關於香港政制發展的一個具爭議的問題。政黨法是世界上一些國家或地區為政治團體或政黨確立規則的一種辦法,不是唯一辦法。對於這一個問題,本文限於篇幅不作討論。需要指出的是,在香港傳統主流社會乃至上流社會佔優勢的政治力量,如果不克服過時的輕視甚至敵視傳統上處於香港社會邊緣的愛國愛港政治團體的態度,那麼,不僅關於香港政治團體的成文規則難以制訂,而且關於香港政治團體的約定俗成的規則也難以確立。

     一般而言,政治規則是當下各種政治力量博弈的結果,而為以後各種政治力量博弈確立規則。所以,目前香港政治生態不僅對於當下香港政治形勢具決定性意義,而且,對於目前和將來香港政治規則制訂具決定性意義。因而,2007年11月18日第三屆區議會選舉結果和12月2日立法會香港島選區一個議席補選結果值得重視。前者愛國愛港陣營大勝而後者「民主派」取勝,顯示香港政治生態處於兩大政治派別相持階段,意味著香港政治的規則很難有重大突破
    在「十成按揭」一事上,為了贏得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補選,陳方安生的「真心」、「良心」蕩然無存,民主黨、公民黨連是非黑白都不願去搞清楚,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在他們心中,究竟是爭取投票選舉的形式重要,還是捍衛民主的實質重要?難道為了達到普選目的,那些被我們一貫珍視的廉潔、法治、公義、平等都可以統統不要?如此即使實現了普選,看似是民主的進步,實則是民主的大倒退。

     反對派一路走來,理應邁入到睿智理性的成熟期,不能再似「莽撞少年」般任性而為。無奈反對派最近在陳方安生「十成按揭」事件上的偏袒表現,不僅沒有擺脫政治上幼稚偏激的老毛病,甚至連他們一貫自詡標榜的「透明、平等、公義、反對官商勾結」等基本的價值理念也都赤裸裸地拋在一邊,棄之不顧。難道為了所謂的「贏」,就可以漠視公理、放棄原則?反對派如此表裡不一、沒有道德自律,僅憑煽動性口號,雖能招搖一時,但終究會被覺醒的廣大民眾所疏離,難逃「失道寡助」的結局。

    「法無例外」精神被玷污

     根據現有證據資料,已能清楚判定,陳方安生在任港英布政司時「十成按揭」購房、其女「九成按揭」購房,確實違反了香港金融管理局有關按揭最多不超過七成的規定,涉嫌收受利益、以權謀私。

     對於公眾和媒體的質疑,陳方安生本人滿口搪塞,不願交代其詳;民主黨和公民黨則採取了回避、不予理會的態度,甚至稱之為「抹黑」。這種做法嚴重玷污了「法無例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普世法治精神,完全背離了基本的公義,是對民主價值的公然踐踏。

     反對派值得慶幸的是,還有民協馮檢基、前線劉慧卿、職工盟李卓人表態,認為既然公眾有疑慮,陳方安生就有必要講明事實。這多少還給政黨保留了一點顏面。

     筆者不禁疑問,身為天主教徒的陳方安生,其「真心」、「良心」是否能通過上帝的甄別?作為反對派龍頭的民主黨、公民黨,他們是否真正虔信法治與民主的精神?「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在司法程序啟動前,上帝給陳方安生留了一個在懺悔中昇華品格、淨化操守的機會,公眾則在等待民主黨與公民黨能否迷途知返。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為了投票形式竟捨棄民主實質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97回歸前過渡期,為使英國在港利益得以最大化延續,曾利用政改問題大做文章。2006年他返港訪問時,擺脫了身份、利害因素的羈絆,其在記者會上對香港民主進程的看法令人刮目相看、耳目一新。彭定康稱,香港實際上已經具備民主社會的一切實質內容,包括法治、市場經濟、新聞和宗教自由、高效廉潔的公務員隊伍、受過良好教育的民眾等,所欠缺的只是投票選舉的形式。他說,非洲很多國家有普選的形式,但卻不具備民主的實質,政治腐敗、貪污盛行、民不聊生。他發覺,構成香港民主基石的那些東西仍然存在,但已有些鬆動,因此,在他看來,香港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是維護好構成民主基石的那些實質要件,而非執著於普選的形式。

     此番說話引人深思,可惜當時並未引起社會的注意。現在結合「十成按揭」事件重又品味,實在感觸良深。捨本求末的民主黨大佬和公民黨大狀們,到底是世俗功利慾望摧毀了他們最初的理念,抑或本來就對民主的理解似是而非、一知半解呢?

     普選是所有香港人共同的目標,需要各階層務實、理性的努力。只有遵循民主的真諦,才能最終實現投票形式與民主實質的完美結合,此乃香港民主的正道。被偏執的心態驅使,為求目的不擇手段,走入「打著民主旗號破壞民主」的歧路,這是香港的大不幸。

     眼下,公眾對「十成按揭」,要求作出清楚交代的要求日益強烈。陳方安生和反對派的取態有無變化,將直接反映他們對民主理解的水平有無提高,以及所謂「真心」、「良心」到底有幾成成色。是繼續不理不睬,肆意玷污「法無例外」的法治精神、為了投票形式而踐踏民主實質?還是能捨棄個人和黨派利益,痛感昨非,轉而切身維護香港法治、捍衛構成香港民主基石的價值和體系?從香港長久繁榮穩定的角度考慮,希望陳方安生和反對派交出答案

  24. 陳日君 黎智英 劉慧卿 梁家傑 余若薇 何秀蘭 李柱銘 何俊仁 李卓人 陳方安生 梁國雄 譚香文 何偉途 李華明 涂謹申只是 一條狗,四處吠四處咬人

  25. 盧博迪, 李家豪及這留言區的管理員們:

    本人對容許那署名含有中英文字的留言客December 12, 2007 at 10:46am的留言能出現在留言區表示遺憾和抗議. 此留言沒有理據或例子, 胡亂指一群知名人士為畜生, 明顯是人身攻擊. 而當中一人, 更是宗教領袖. 幸好這宗教的信徒包容性強, 否則可能釀成風波. 但那不表示他們的精神領袖可以任意欺侮.

    本人現以天主教教徒的身份, 鄭重要求你們解釋以上所提及包含侮辱本教樞機的留言能通過你們檢視而予以刋登的原因.

    請馬上檢討你們管理這留言區的原則.

  26. 宗教是鴉片,毒害人類,看Cat Lover 大動肝火便是鐵証!
    精神領袖陳日君,又呆又木,又口吃又噫噫哦哦,宗教干擾政治,送去勞改最好!!

  27. Cat Lover:
    既然天主教徒包容性強, 閣下毋須為此渾人言辭動氣.
    退一萬步說,假如有人稱陳樞機為忠心護教的一頭猛犬,是上帝腳前的一頭牧羊犬;又假如有人稱黎智英 劉慧卿 梁家傑 余若薇 何秀蘭 李柱銘 何俊仁 李卓人 陳方安生 梁國雄 譚香文 何偉途 李華明 涂謹申等人士是捍衛民主自由的洛威拿犬,相信他們不會感覺被侮辱欺侮,會欣然受落.
    我自已就是一頭狗,一頭保衛家園的惡狗.
    共勉之!

  28. I support Cat Lover’s suggestion.

    Imagine what kind of 風波 this would have caused if the named spiritual leader was a Muhammed. Correct me if I am wrong, you are also a Christian. Labelling another leader of the Christian faith as 一條狗 is not only beleaguering to the Catholics, you are actually labelling yourself the same as well.

    和諧與你一起xxx, I really don’t mind even if you post those 1,000-word articles from those Pro-Beijing newspapers, as long as you cite your sources, but calling someone (in this case, a whole list of people) names without any justification is something no one can tolerate!

  29. 盧博迪, 李家豪及這留言區的管理員們:

    Cat Lover,橫行霸道,禁制他人言論,恐嚇貴台上下員工管理等,行為令人髮指!!
    所有網民各有各人的風格及言論立場,是否一派糊言,各人自有分數,何來讓這個 Cat Lover天天做指導,教人如何要服從這個哪個,真是霸道,這就是令人作嘔的光脫脫真理呢!

  30. 見龍在田網友:

    1. 在下並沒有為那位留言者動氣, 那根本不值得, 我向這留言區的相關人等所說的話, 是出於好意, 指出他們在處理這留言的做法是錯誤的, 希望他們將來在面對類似的留言, 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2. 閣下以往的留言表現雖然思想開明, 但今天的所謂退一萬步說的說法實有輕率以至輕挑之嫌. 雖然閣下最後亦自認為一頭狗, 那也不能補救那個說法的失誤. 因為閣下可能不介意被稱作狗, 其他人未必如此.

    3. 天主教是開明, 信徒亦多温和, 但必應愛護自己的教會. 我不是說樞機不能被批評, 但不能被沒有理據, 隨意地加以人身攻擊. 遇到這種情況, 作為以維護真理和尋求公義的信徒, 怎可默不發聲!

  31. 又教訓人!
    真討厭,過街老鼠,人見人憎,終日在網頁批評別人如何錯誤,如何犯規,如何輕挑,真是不知當自己是判官抑或是法官?
    這裡所有留言的人都知是非曲直,各人有各人主見,不用閣下家長或教訓,你早些睡,發夢見見上主或者瑪琍啞,比多的神功你啦!判官!

  32. 輕率輕挑失誤—–未必未必
    開明温和—-或許或許
    維護真理尋求公義—-可能可能

    討厭老鼠人見人憎—-未必未必
    都知是非曲直各人有各人主見—-或許或許
    又教訓人判官或是法官—-可能可能

  33. 見龍在田 // December 12, 2007 at 5:10 pm

    Cat Lover:
    既然天主教徒包容性強, 閣下毋須為此渾人言辭動氣.
    退一萬步說,假如有人稱陳樞機為忠心護教的一頭猛犬,是上帝腳前的一頭牧羊犬;又假如有人稱黎智英 劉慧卿 梁家傑 余若薇 何秀蘭 李柱銘 何俊仁 李卓人 陳方安生 梁國雄 譚香文 何偉途 李華明 涂謹申等人士是捍衛民主自由的洛威拿犬,相信他們不會感覺被侮辱欺侮,會欣然受落.
    我自已就是一頭狗,一頭保衛家園的惡狗.
    共勉之!

    天主教徒包容性強—–未必未必
    他們不會感覺被侮辱欺侮,會欣然受落—-或許或許
    我自已就是一頭狗—-可能可能

  34. 馬克斯先生:

    我本無意與你交流/爭辯, 但閣下似乎有意針對, 不回應似乎於禮不合了.

    1. 既然[所有網民各有各人的風格及言論立場], 為什麼有人可以胡亂扣帽子, 而我以平和的語調, 發表意見也不可呢?

    2. 我極少以肯定的結論來批評網友的言論, 通常都加上[可能]或[之嫌]之類的用詞. 例外的是對這留言區的主持人, 包括今次在內, 三次指出他們處理留言的失誤. 但他們既然設立論壇, 況且是他們工作的一部份, 存在利益的關係, 接受批評是不可避免的現實.

    3. 我完全明白我做人處事的標準, 不能加於別人的身上. 我亦明白有不少人當面對較嚴謹的標準時, 會感到不安和會作出極大的反應, 甚至以完全不講理的態度去作反擊, 以為這樣可以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但我對人心還是有信心, 正所謂公道自在人心.

    4. 我作息有時, 不必閣下操心. 我經常在我的上主的護佑之中, 但記憶中卻沒有在夢中有幸相會.

  35. 天主在天受光榮,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

    主、天主、天上的君王,全能的天主聖父, 我們為了祢無上的光榮, 讚美祢、稱頌祢、朝拜祢、顯揚祢、感謝祢。

    主、耶穌基督、獨生子; 主、天主、天主的羔羊,聖父之子; 除免世罪者,求祢垂憐我們。 除免世罪者,求祢俯聽我們的祈禱。 坐在聖父之右者,求祢垂憐我們;

    因為只有祢是聖的,只有祢是主,只有祢是至高無上的。 耶穌基督,祢和聖神,同享天主聖父的光榮。亞孟。

  36. 大家唔好勞氣,水蛇春個名係衰格D,不過我估佢未必係壞人,起碼咁鬼死勤力搵料俾我地睇,等我地足不出門都睇到另一個角落D野,至於同唔同意個D觀點就因人而異,水蛇春冇功都有勞,係一個非常勤力又肯捱,兼且俾人抦又好少還拖,呢種人死剩冇幾多個,講得幾講,差D有女都要嫁俾佢咁滯。咁啦,水蛇春以後負責每日去搵卄篇料貼上黎俾我地睇,唔夠數唔准收工,一於咁話,唔係咩亞!

  37. We stand and lift up our hands
    For the Joy of the Lord is our strength
    We bow down and worship Him now
    How great how awesome is He

    Together we sing
    Everyone sing

    (Chorus)
    Holy is the Lord God Almighty
    The Earth is filled with His Glory
    Holy is the Lord God Almighty
    The Earth is filled with His Glory

    We stand and lift up our hands
    For the Joy of the Lord is our strength
    We bow down and worship Him now
    How great how awesome is He

    Together we sing
    Everyone sing

    (Chorus)
    Holy is the Lord God Almighty
    The Earth is filled with His Glory
    Holy is the Lord God Almighty
    The Earth is filled with His Glory

    It’s rising up all around
    It’s the anthem of the Lord’s Renown
    It’s rising up all around
    It’s the anthem of the Lord’s Renown

    And together we sing
    Everyone sing

    (Chorus)
    Holy is the Lord God Almighty
    The Earth is filled with His Glory
    Holy is the Lord God Almighty
    The Earth is filled with His Glory

    別扮民主大文豪;你看民主說三道四生活得多開心! 民主痛苦分兩種,一種是民主肉體痛苦,一種是民主精神痛苦.民主肉體痛苦自身無法控制民主,但民主精神痛苦自己可以控制民主,選擇民主.

  38.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
    龍在田大戰馬乞衣,龍馬之爭,精彩!
    水蛇春惡鬥愛猫人,龍爭虎鬥,激烈!
    沖杯咖啡,少糖少奶,擔張凳仔睇打交先。

  39. 世界大戰 ─ 可能可能
    血流成河─ 或許或許
    搞出人命─ 未必未必

  40. ok ok

    that’s right,姣婆蓮

    how 姣 r u ?

  41. 我無諗著同邊個鬥喎!
    我厘D門口狗,最叻係喱響屋企做山寨王,得閒吹下水,睇下有乜唔順超就吠兩聲,可惜腸直肚直,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經常係豬八戒照鏡,裡外不是人.
    有人站在道德正義高地,高舉民主自由大旗,摸不得,彈不得;有人愛黨愛國,手執紅書,讀錯馬列指導,誤解恩格斯思想,罵不得;有人混水摩魚,挑撥離間,唯恐天下不亂,理不得!
    做狗是可憐的!做貓好一點,起碼可以被人愛!
    被稱狗是有侮辱性的!被稱貓就沒有這個問題,是嗎?

  42. 水蛇春你真係夠飛屎,連祖師爺馬乞衣都出山牚你,今鋪任重道遠,達成世界共鏟煮義解放全人類既偉大任務就落哂係你一個身上,大陸班蛋散唔係波,靠唔住,成日掛住貪污,乜差野革命任務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記住世界革命由KAHOO喱度邁出第一步,貼多D料上黎,講多D粗口革命就有希望架啦。
    重有喎,你唔好惹姣X蓮呢D人,問人有幾姣係唔啱嘅,要留番D精力黎搞革命,我當年衰收尾,都同呢味野有關係。

  43. 好狗的故事 (改編來源:任達華主演的 “跟蹤?")

    有一頭好狗去搵工,見人力資源部經理.
    經理說:對不起!我地唔請狗過喎!
    好狗說:我不是普通的狗,我會做好多野!
    經理說:咁你識唔識中文輸入呀?
    好狗立刻跳上電腦椅,不出一分鐘就打出曾特首的 “政制發展及《綠皮書》"
    經理說:對不起!你好叻,但我地唔請狗過喎!隨非你識兩種語言.
    好狗二話不說,即刻 “汪汪"兩聲,跟住 “喵喵"兩聲
    經理說:對不起!你好叻,但始終我地唔請狗過喎!隨非你識兩種語言,兼係貓!

  44. 見龍在田網友:

    對不起, 我本以為你是較開明, 會願意聽一聽別人的意見/反應, 可惜我還是看錯了.

    1. 你對別人說了一番話, 那人回應說你那一番話有些不妥, 有些輕率或甚至輕挑(即不夠穏重), 你可以不同意. 但有沒有需要用更輕挑/更不穏重(未必未必, 或許或許, 可能可能), 甚至反唇相稽 (做狗是可憐的!做貓好一點,起碼可以被人愛!被稱狗是有侮辱性的!被稱貓就沒有這個問題,是嗎?)來回應呢?

    2. 你那像似發牢騒的自白[我厘D門口狗………. 唯恐天下不亂,理不得!], 不是在述說你曾對兩方面(民主派/擁護中共掌權者)作批評, 卻得不到你希望的回響, 認為他們是[摸不得,彈不得和理不得]嗎? 可是, 你對網友告訴你那些純是兩人在交談中的一些感受, 也作如斯強烈的反彈, 卻要求別人對你就政治民生的話題對他們的批評, 作出好的反應, 那不是有點那個(自己做不到, 卻要求別人去做)嗎?

  45. 龍在田兄:
    你食過有隻飽叫做狗不理未?聽講係天津特產,好出名喎。現實世界中唔一定每個人都咁正常,間唔中會遇上個異於常人嘅都未定,特別呢個場怪人就多咗D,千奇唔好太認真對待呢度D留言,唔係就好易激死,嘻嘻哈哈咁又過一日就啱啦。

  46. 貓狗互打,阿媽!好好睇呀!真人騷!

  47. 我網上留言一向我行我素,率性而為,我手寫我心,毋須向別人交待.喜歡咩就傾兩句,唔喜歡咩就話不投機半句多.
    甚麼 “輕率或甚至輕挑(即不夠穏重)",甚麼 “更輕挑/更不穏重", 甚麼 “甚至反唇相稽",甚麼 “發牢騒的自白"是甚麼的意見?
    甚麼是 “較開明"? 預設自已立場是開明?預設不同意見者是不開明?

  48. 龍人,我行我素?你以為自己是甚麼?
    國王呀?
    你所作所為,一言一語,同國王的新衣沒有兩樣!
    出醜!自己出醜都不知!
    我行我素?
    人家掩著口暗笑!

  49. 咦厘個化名 “KEG" 個 PK 都有自知之明!自已知 “出醜!" 笑死你阿媽!!🙂

  50. 噢!賣葛!呢排天氣乾燥,好多人心火盛,就黎開大片,快D走為上著。

  51. 真係死咗都俾你哋激到拮番起身呀, 真係吖!

    個個靜D嚟, 聽我講!!!!!

    係鬧人係狗嗰個先至係罪魁禍首, 唔關其他人事呀, 你哋聽到未呀!!!!!!

  52. 馬乞屎=宗教=鴉片. 毒害"和諧與你一起 民主派.." into a jerk.
    毛賊黨成日掛住勞改, 共"鏟"自己人.

  53. 馬乞屎=宗教=鴉片. 毒害 “和諧與你一起" into a jerk.
    毛賊黨成日掛住勞改共"鏟", 革自已人命.

  54. 真係死咗都俾你哋激到拮番起身呀, 真係吖!

    個個靜D嚟, 聽我講!!!!!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55. 四人幫之父幾時輪到你爭黎做,問過我先啦!

  56. 唉!回首已是百年身,好想點首歌俾佢聽:寂寞難耐,用廣東話要唱成:自摸奶奶,自摸奶奶。

  57. 毛賊東,有我李志緩篤你背脊,你想應阿一?問過我先啦!

  58. 代宰的羔羊, 有道理!立即起程回中國見中國領導人獻身報國,美國加拿大日本正在計劃侵略全世界,現在正進行大戰前搜集全球人類手指模身份登記,有進入這三個國家的遊客現正被搜集資料.方便他們日後管治!現在世界各國要小心啦!!

    美國加拿大日本侵佔世界大陰謀,你相信嗎?

    所有人種的銀行記錄交易住址身份証駕駛執照購物消費記錄收入來源外遊記錄…….日後全被美國加拿大日本追踪!他們的電腦資料互通!小心呀中國政府蘇聯普京總統!!

  59. 死咯, 做乜呢道嚟咗個癲佬呀, 四圍亂咁貼D一模一樣, 乳毛倫廁, 所長、非長嘅嘢呀?

    In the spirit of the season, 俾D面, 造福吓人群, 講嘢有D文路嗱, 好嗎!

  60. 你至衰,快D拾擠壯陽大補湯黎,朕 要補一補,唔係就好易冇。

  61. 廳長,我都覺得有D唔妥,點解咁熟口熟面嘅,叫佢聽吓“何必”點個首歌啦,嘻嘻。

  62. 死咯, 做乜呢道嚟咗個臭肛呀, 四圍亂咁講嘢呀,塵土飛揚, 廳長、客長嘅嘢呀?

    聖誔關人咩嘢事,我係東方人, 唔興聖誕, 聖誕我揾鬼妹玩,開private party, 俾D面, 造福吓人群, 講嘢留翻清明同你祖先講, 好嗎!

  63. 咪扮高深,咪懶天真,簡簡單單,長話短說,一句就一句,兩句就一對,直接了當,癈話少講!

  64. 細蚊仔兄:
    我無禮貌遲左覆你,對不起!
    狗不理唔錯架,想當年做狗不理D前輩做左厘件飽點無喇喇俾隻狗食左,隻狗食掛著食連佢主人叫佢都無睬,所以厘隻飽點叫做句狗不理囉!

  65. 陳國治事件再曝光:

    星島日報告
    另一方面,「社群權益參研社」(The Reference Group)在昨日致省長麥堅迪信函中,批評安省公民暨移民廳長較早前拒絕向中文傳媒就一些涉嫌施襲者被拘控個案置評。參研社認為,亞裔釣魚者基於種族因素遇襲的事件,直屬公民暨移民廳長之權責範疇,廳長不作置評的行徑,反映他棄責,亦沒有展示出一點政治領導能力。

    選華人陳國治啦!預左會係咁架啦,現眼報啦!失職呀,無能力做公民廰長,現形啦,華人事件被華人移民廰長無能處理, 睇吓佢個樣, 淨係識跟出跟入, 拿住架錄音機錄住的節目主持講話就知呢個小人小動作啦

    嘩!死咯!今日星島重點新聞, 陳國治又上報啦!!
    今次比人質疑佢無能!
    唔使講咯!有關團體, 呢條老嘢你地攞去, 要祭天祭地任由尊便,佢係華人之光呀,人頭稅唔使賠, 唔使道歉,正一羞家種, 英文唔識, 你地可以係議會質問佢, 睇吓佢點出醜點答呀, 加拿大省會事情由不曉英文呢的無能力議事的無經驗人種做廳長, 你地要埋佢!!
    真係聖誔快樂, 有組織出面鏟呢條華種羞家種咯!天有眼!佢真係無能力無能,口啞啞個種華民哈哈夠笑嚟架!!!

    不用勞氣!
    陳國治”棄責,亦沒有展示出一點政治領導能力。”很容易解決:

    1.有關團體, 可以到英語電台am 1010,發表意見, 質疑他的能力

    2. 有關團體, 可以到radio of canada fm 99.1發表意見, 並即時打電話到陳國治辦公室要求對話

    3.有關團體, 可以聯合其它種族到移民廳長辦公室質詢,並知會報社英語傳媒電視台到場,用英語質詢

    4.有關團體, 可以聯合其它種族開會表達事件,並發信要求陳國治到場了解事件及有關受害人事的事件及詢問, 當然英語報社及電台有人員到場觀看
    ………..
    陳國治有沒有能力做廳長, 到時便會知曉!

    中文電台電視台已經無能無力, 否則政府的廣告沒有放錢入中文傳媒個戶口, 他們哪裏有能力去質疑陳國治的能力!
    唯一出路是將有關移民廳事務向主流英語傳媒報章披露, 西人做事方式絶對高水平過華語傳媒, 到時, 這個跑腿,嚇到腳都軟, 哪裏走去?就算是妖怪,也會即時現形呀!!

    陳國治,”參研社認為,亞裔釣魚者基於種族因素遇襲的事件,直屬公民暨移民廳長之權責範疇,廳長不作置評的行徑,反映他棄責,亦沒有展示出一點政治領導能力。”

  66. 港独民主派打正港独民主自由、港独普選等旗幟,個個看似正人君子,但其實行事鬼祟,有時更採取拉登般的恐怖主義。
    泛港独民主派是最經不起批評的,往往一批就紮紮跳,一跳就四處鬧,更有甚之,部分自稱泛港独民主派的人士,居然出言恐嚇批評港独者,其行徑與 恐怖分子有何區別?維園阿伯與泛港独民主派進行光明正大的面對面辯論,但港独泛民阿伯居然打黑槍放冷箭,比維園阿伯不知要低劣多少

  67. 香港人都知2008香港人係會用選票趕港獨民主港獨派出立法會–係香港人都會做的事–令香港和諧安定

  68. 民主不死,港独!

  69. Is delay no more = black and white?

  70. 我同意陳方安生女士的說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