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十一月 19, 2007

今日嘉賓: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泛民劉慧卿

2007 香港區選:

民建聯大翻身‧泛民區選大敗– 點解「風水輪流轉」?


精彩重溫:
Part 1 (starts at 02:15):  泛民今次點解輸得咁難睇?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3-11-19-2007.asf

Part 2:  譚耀宗舌戰劉慧卿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4-11-19-2007.asf

Part 3:  聽眾加入與劉慧卿對話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5-11-19-2007.asf




Responses

  1. 等左咁耐,終於知道阿牛贏左,不過最好嘅係知道麥二十分鐘選到樂活,真係恭喜,今個禮拜勞永樂頻道應該有番麥議員把聲。

  2. 最開心係陶君行打敗態度高傲的梁安琪。
    另外是陳淑莊贏咗自由黨候選人,田少最失落,唔知會唔會真係對付地鐵負責人周生?
    好啦,下星期在my radio又可以聽到陶君行及麥國風把声啦!在此再恭喜兩位當選區議員!!

  3. 嘩哈哈﹐足球迷兄﹐在下嘅意念與你相同﹐自從日前睇在陶君行對梁大姑嘅辯論 (或稱街市罵戰?)﹐就個心一直忑忐不安﹐擔心會唔會真係有班盲毛就去選咗梁大姑出黎﹐嚇得我吖﹗好在好在﹗
    球迷兄你以「高傲」黎形容﹐都真係好比面佢﹐果個阿姑副嘴臉 (「我係讀籮嘅﹗」)﹐真係睇到我想打爆個LCD mon﹐最衰個mon唔係我嘅﹐唔打得。陶傑講得最精景﹐嘻嘻﹐話佢個款猶如尖東夜總會D「媽咪」﹐笑到我差D跌咗落地。如果佢係香港專業女性嘅代表﹐咁香港真係淪陷都得咯。太可怕﹐點解咁嘅質素都可以參選﹐唉。

  4. 九里兄,同你一樣睇完之後,覺得陶君行真是好修飬,同D咁樣的人辯論都唔發火,其實我想到很多好衰的形容詞去形容呢個阿姑,一想她講咗好多次,”我係講law嘅,又話要告人”,容乜易呢位阿姑又話告我,我邊有咁多錢同佢打官司,好啦!好啦!佢衰咗咪一天都光哂,証明唔係免費請果D亞公亞婆食嘢就得嘅。

  5. 哈哈哈﹐冇錯呀﹗原先我對陶君行冇乜特別感覺﹐冇咩評價﹐但有個咁嘅大姑出黎搞一搞﹐反而突顯到陶君行嘅君子風度﹐令到我對佢生出好感添﹐所以其實梁大姑出黎可能仲助咗陶生一臂之力添﹐哈哈哈﹗
    不過好搞笑係﹐雖然陶君行冇發火﹐但起背後經常聽到有毓民把聲起度激動大喝﹐哈哈哈﹐我諗毓民果晚一定罄到「辣」雞﹐爆粗不斷﹗等我之前仲期待佢會唔會起節目度好似鬧李慧玲咁鬧添﹐嘻嘻。

  6. 民建聯對社區不離不棄,真正做到贏議席亦要贏人心,輸議席亦不會輸社區

  7. 只可說應該你應該你應有此報

  8. 輪流轉
    演唱: 古巨基
    附註:
    作曲: 馮穎琪
    編曲: BC
    填詞: 林夕

    無謂生氣 在一起 純嬉戲
    不是戲 真是你
    某君曾被你拋棄 負義的你
    舊時亦給拋棄 彷彿遊戲

    人是一個食一個 無天理
    她就你 傾慕你
    而劇情沒有轉機 公道的你
    被人立心玩你 乘機出氣

    *初戀當然歡樂 失戀當然失落
     逐日逐月逐年地兜圈 輪著感覺
     當初戀戀收穫 中間開始溝薄
     到了愛意散落 然後有新主角

     或是冷靜易角 或是眼淚交錯
     但是每人有幾位主角
     在你心裡輪流轉 有些比較閒角
     有些是你命中主角*

    離別相愛和失戀 和恩怨
    不斷轉 不斷轉
    如未曾遇上精選 怎樣打算
    未能讓它終斷 由它打轉

    REPEAT*

    初戀當然歡樂 失戀當然失落
    逐日逐月逐年地兜圈 微妙感覺
    當初戀戀收穫 中間開始溝薄
    到了愛意散落 然後有新主角

    或是冷靜易角 或是眼淚交錯
    就是各自有千種風光
    合到分彷如罪惡 新歡補誰罪惡
    你當然也絕不知覺

    奇妙旨意在天國 不擔心無主角
    他可能在下一轉角輪流轉
    演唱: 鄭少秋
    附註:
    作曲: 顧嘉煇, 編曲: 顧嘉輝
    監製: , 填詞: 黃霑

    輪流轉 幾多重轉 循環中 幾段情緣
    千秋百樣事 幾多次輪迴 點解世事萬千轉
    凡塵裡 種種留戀 命運中 各自隨緣
    今天少年人 他朝老年人 不知有沒有改變

    剩下了 多少牽掛 還留得多少溫暖
    抑或到頭來一切消失 失去了就難再現
    人群裡 幾多奇傳 情緣中 幾多愛戀
    當一切循環 當一切輪流 此中有沒有改變

  9. 1. 勝敗乃兵家常事, 應抱勝不驕, 敗不餒的心態.

    2. 這次香港區議會選舉, 泛民主派遭受大挫敗, 對他們來說, 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使在這陣營中, 自私自大, 不思進取, 在蠶食前輩留下來老本的所謂[大佬], [少壯派], [第二梯隊], [専業精英]等自立門派的人士, 有一個徹底反省的機會. 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可以令他們明白, 如果他們不放棄山頭主義, 抛開追逐私利的念頭, 不要說要發展, 連生存的機會也沒有. 馮檢基說出了一句看似沮喪, 卻是一語中的的話: [不見棺材不流淚, 現在棺材放在面前, 要瞓(躺)入去嗎?]

    3. 可惜的是, 在得到這個失敗的結果之後, 香港泛民主派人士所表現出來的態度, 到目前為止, 反映他們仍是不懂反省. 在這營陣中, 兩位有頭面人士(都是黨魁), 何俊仁和余若薇, 對這個慘敗作回應時, 都在強調, 主要對手民建聯是如何資源豐富, 實力強橫等等, 言下之意, 是在說: [不是我們不濟, 是對手太強罷了]. 這兩位都可算是泛民陣中, 傑出的人物, 仍抱有這種推諉的心態. 他們能總結出問題的癥結, 找出解決辦法的可能性, 實在是不容樂觀了.

  10. 在香港的博客論壇,在任何的博客論壇,在此一本政經博客論壇,你可以說也可以作出假設什麼是對香港人好的,什麼是香港人要求的–例如香港人支持民主自由, 並支持李柱銘請美國改善中國人權.

    現在在區選, 香港市民用他們的選票表明他們真正相信誰可以幫助他們, 表明他們想要的民主自由及中國人權.

    請注意李柱銘請美國改善中國人權,但他並不需要美國對因為入侵伊拉克,引起的伊拉克人權問題負責– 420萬流離失所的伊拉克人! 我們作為人類的一分子,應把我們對人權的注意放在何處? 在中國是否有任何420萬人, 因人權問題流離失所?
    Invaders and allies ignore Iraq’s humanitarian crisis http://www.thestar.com/article/277233
    Iraq crisis’ untold tales of refugees http://www.thestar.com/article/276690

  11. 陶君行好早就知贏左,我係明報網站就12點睇到4點,阿牛好尾先出。公民力量,民建聯,如果冇佢地做 amplifier,李柱銘件事點會咁恆?土共去英國文化協會學下英文啦,打後仲有段時間,英文仲係國際語言。咁膽做唔夠膽認,贏都唔得光彩。同阿爺走返路線就唔理解愛國,我諗可能係北韓,越南,澳門先會有好多人理解同埋真真正正"愛國"。因為中國有律師同香港泛民同阿爺政見唔同。

  12. 最近很高與看到有些支持中共政權的網友, 不是以純謾駡的態度來討論問題. 他們為她辯護時, 往往拿出在一些外國出現較中國更不堪的例子. 但希望這些網友想想, 別國有更嚴重的不對事物, 那等於可以為在中國有較不嚴重的事物作合理的解釋嗎? 還有, 那些批評中共政權有錯誤時, 一定要同時批評別國的類似事件嗎? 正視問題的核心所在, 不要逃避 !

  13. 今早聽黃毓民節目,他說蕭若元批評三個泛民政黨如下:
    社民連:有心冇(財)力
    公民黨:冇心有(財)力
    民主黨:冇心冇(財)力

    在今次區選中,令我最驚訝是民協,他們在深水埗地區基層工作十多年,應該有很穩固基礎才是,但今次可以說是慘敗,連主席馮檢基也險勝對手少於100票。如果馮檢基也意興闌珊地下台,民協下次區選並不樂觀。

  14. 問題的核心是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美國入侵伊拉克, 很多香港人不喜歡李柱銘請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的美國… 請注意正視問題的核心所在, 不要逃避 !🙂

  15. 李柱銘最錯就係走去一個無人權、假民主、血腥暴力的地方 ~ 美國。香港人唔係傻,你去一個咁嘅地方報告香港民主的進度,你咪等於把香港推去一個更亂的政治戰場,香港人如果再比這班假民主道義的人帶著走,香港市民真係連粥水都無得飲!

  16. 還有劉慧卿,乜你唔識玩政治咩!輸就輸,仲要將失敗的原因推卸,話民建聯抹黑民主派!政治就係咁,唔該咪咁幼稚,檢討吓自己啦!

  17. 從沒有人認為所有香港人都喜歡李柱銘, 很多香港人不喜歡李柱銘是事實. 但也有不少人喜歡他, 亦是事實.

    亦可以想見大多數香港人不喜歡美國人對伊拉克動武. 但有多少香港人關心這樣的國際事件呢? 同時, 香港人對這事件的看法, 與批評中共政權某些不恰當的政策/做法有甚麼關係呢?

  18. 不錯. 從某個角度來看, 鼓吹/推動民主的人士是幼稚/吃虧的. 正如廿三條君所說, 香港左派/建制派可以用滔天蓋地之勢攻擊李柱銘, 提出抗議/反對是幼稚, 因為那就是所謂政治. 那些左派/建制派可以將漢奸/走狗等名稱任意加在他人身上. 但他們絶不能忍受別人的批評. 看譚耀宗今天如何回應劉慧卿指責他們對李柱銘的攻擊, 他竟以[保皇黨]這一詞來作例子, 說這是泛民主派對他們的攻擊. 漢奸與保皇黨, 孰輕孰重? 不需多作解釋了吧? 況且如果那皇是好的, 保他有何不可? 歷史上不是有很多可歌可泣的勤王故事嗎?

  19. 請不要離題– “2007 香港區選:民建聯大翻身‧泛民區選大敗– 點解「風水輪流轉」"
    這"與批評中共政權某些不恰當的政策/做法有甚麼關係呢?". 我們所談論的是香港選舉,而不是中共政權!
    請不要侮辱香港人,有很多香港人關心國際事件, 200000至700000伊拉克人死亡, 420萬伊拉克人流離失所, 為什麼任何一個好的心靈會懷疑香港人不關心這可怕的事? 願上帝原諒你.Leviticus 19:16 ‘Do not go about spreading slander among your people. Do not do anything that endangers your neighbor’s life. I am the LORD.’
    請你打開你的眼睛,看看香港人關心國際事:
    http://forum.mingpao.com/cfm/Forum2.cfm?OwnerID=1&CategoryID=4

  20. 重實務年輕化 區選兩大特點及啟示
    區議會選舉結果昨日全部揭曉。今屆區議會選舉有兩個顯著的特點:一是區選由上屆的泛政治化重新回歸民生議題,選民注重候選人的地區政績及服務居民的誠意和能力,選出真正做實事的議員;二是當選者趨於年輕化及專業化,不少年輕、高學歷的候選人成功當選,顯示選民樂見更多高質素的年輕人進入政壇,加速政治人才的新舊交替。任何政黨、團體及參選人士在檢討今次區議會選舉時,都應從「重實務、年輕化」的兩大特點中了解選民的期待,並從中得到啟示,以作為今後努力的方向。

    一直以來,區議會的職責主要是改善區內居民生活質素,並作為市民與政府的橋樑。但去屆區選由於受到連串政治事件影響,令選舉變得異常政治化,不少空降的候選人憑著幾句空洞的「民主」口號、幾位政治明星的「站台」,就輕而易舉地進入議會。然而,今屆區選則大為不同,經濟持續復甦,人心思定,市民都希望議員能夠做實事,為居民解決實際問題。經濟民生重新成為這次區選的主議題,選民基本上都以此作為挑選議員的主要準則。因此,一些做實事有政績的候選人普遍取得理想成績。相反,一些地區工作乏善足陳的議員,不管有多資深,也不管有多高的知名度,都難逃落選結局。

    事實上,隨著社區問題漸趨複雜,市民對區議員的要求亦越來越高。議員既要有心更要有力,親力親為,全天候當值,隨時為居民解決問題。不少去屆的空降議員,當選後無影無蹤,置民生工作不顧,更令居民認識到,須選擇真正扎根地區工作,真心服務市民的候選人。一些在上屆因為政治氣候不利而落選的候選人,仍然堅持留守區內工作,終於憑著不離不棄的服務熱誠,重新得到居民的支持而高票當選。這給那些當選或落選的人都提供了重要的啟示。

    今屆區選的另一特點,是有不少年輕及高學歷的人士出選,有些還具有博士學歷,其中一些人更順利取得議席,當中最年輕的當選人只有24歲。區議會吸引到如此多高質素的年輕人參選,是一個可喜的現象。區議會是培養地區政治人才的基地,不少現在活躍於政壇的政治人物,當年都以區議會作為從政起步點。更多高質素人士參與區議會工作,既可為區議會引入更多新思維及專業知識,更可為本港儲才育才,為政壇輸入源源活水,可謂一舉兩得,值得鼓勵。年輕人獲得選民支持,亦反映出選民不想見到本港政壇來來去去都是幾副舊面孔,希望更多有質素人士能夠當選,讓政壇能夠新舊交替。這也是各大政黨應該認真反思的重要問題特區第三屆區議會選舉在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氣氛下結束。全部議席順利產生,作為香港政壇第一大黨、旗幟鮮明之愛國愛港的民建聯派出一百七十七名成員參選,贏得了一百一十五個議席,有百分之六十五的比例成功當選,成績相當不俗,更是全港政黨之冠。

     從整個區選選情形勢分析,民建聯之勝究竟勝在那裡?有些學者分析,今屆區選民建聯之可以大勝,反對派之所以失利,主要是因為反對派失去類似零三年七一遊行效應。加上目前社會氣氛沒有零三年那種怨氣。這種分析,其實只說對了一半,還有一半就是地區工作的表現是最主要和關鍵的。

     在區選之前,民建聯打出的口號相當煞食,「實事求是,為您做事」。這不但是區選前的口號和政綱,也是民建聯在全港十八個地區上多年來的工作表現的寫照。這些民建聯的參選人士,無論當選與否,都實實在該區繼續為街坊工作服務。贏得街坊的信任、歡迎和支持。所謂日子有功,日久見人心。以熱誠真誠打動街坊選民,這是民建聯在今次區議會選舉中取得勝利的關鍵所在。

     也是在區選之前,選民和市民對區議會選舉的反應,就是看過去一屆的工作表現成績作為投票的取向。看參選人及當選者關不關心區內的民生、衛生環境、交通及設施等問題。民建聯在其政綱及所有參選人中都亮出了這道「主題」,深得選民歡心。

     反觀反對派致命失敗之處,主要是失卻在地區的工作表現,因而大令選民失望和離棄。一些靠嘩眾取寵及政治口號霸到位當上了議員,終歸在選民的逐漸認識和理性下被唾棄。

     灣仔選區在零三年區選中可謂一夜「變天」,許多選民被他們的一些政治口號所迷惑,投了他們一票。可是經過四年之後,這些議員在區內的表現可謂乏善足陳,毫無作為,各自為自己的利益打算。在今屆區選,灣仔區選民已經有所覺醒,將手中一票轉投民建聯參選人身上,令民建聯在零三年盡失的議席有一半贏返來,可喜可賀也。

     泛民派失利的另一個致命之傷就是當選之後玩失蹤。這是令選民感到莫大反感的事。選前信誓旦旦,然當選後卻神龍見首不見尾。

     記得九九年一屆,有個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參選鴨洲區議員選舉,他當選區議員之後,這個鄭某富竟在南區區議會的一年會期中沒出過一次例會,更莫說如何為區內選民做些什麼工作了。連會都缺席,還能希望他去做些什麼呢?這種議員的表現和失德,除了影響選民的投票意慾之外,當然也影響選民和市民對泛民派的信心和支持。

     與此成了強烈對比的是民建聯的葉國謙在中西區觀龍選區的表現就是一個凸顯的例子。零三年雖然以些微票輸給了空降的反對派棋子何秀蘭,可是失了議席卻不失去服務街坊的熱誠和真誠,經過四年之後,葉國謙又得到了八成以上的選民和市民的歡迎和支持,贏回了議席。有街坊和選民指出,就算何秀蘭還有面子回來參選,她也是輸定的。因為她自當選觀龍選區的四年區議員以來,有如無尾飛陀,甩繩紙鳶,連人影都唔見。選民大嘆四年之前真的選錯人投錯票。不過也好,讓廣大選民上了一堂教育課,認識到這些口若懸河、嘩眾取寵博出位去霸位的反對派政客的參選目的和用意及其真面目,在日後的任何議會選舉都要認真識別,帶眼識人和投票。(
    眾所周知,區議會是直接為本區市民服務的重要地區諮詢組織,服務的主題是社會民生,居民要求議員不尚空談,而要有為本區居民做實事的決心,並熟識本區,有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總體而言,這次區選結果,證明的最重要一點,就是空談政治少人受,為民實幹得人心。

     新一屆區議會選舉順利結束,選前,對於反對派的失敗,愛國愛港陣線的勝利,不少專家學者已有預測,但反對派如此大敗而愛國愛港陣線如此大勝,則會估計不足。

     例如,對民建聯,不少人估計可達90席,但結果取得115席,較上屆增加53席,當選率達65%,成為大贏家。民主黨只得59席,遠遠落後去屆的95席,當選率亦由上屆的79%,減至55%。

     首次派人參選的公民黨獲得8席,但當選率只有19%。民協在今屆區議會選舉未能保持上屆的25席,只有17席,當選率由68%,減至46%。為此,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及民協主席馮檢基都向該黨提出請辭。

    區議員須根社區多做實事

     總體而言,這次區選結果,證明的最重要一點,就是空談政治少人受,為民實幹得人心。

     眾所周知,區議會是直接為本區市民服務的重要地區諮詢組織,服務的主題是社會民生,居民要求議員不尚空談,而要有為本區居民做實事的決心,並熟識本區,有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

     因此一些只懂空講為市民爭2012雙普選,及以為可以以政治代替實際工作而空降,未能真正為市民做實事的反對派候選人,被市民捨棄,理所當然。相反,愛國愛港陣線尤其是民建聯,秉持真誠為香港,為市民做實事的宗旨,長期根基層社區,為市民服務,就深受市民支持,成為市民最佳選擇。

     上次民建聯03年區選失敗,原因不少,但主要是受當年七一遊行等特殊政治效應影響。現時經濟形勢好轉,政治平穩,社會相對和諧,反對派難以再用此等議題興風作浪。例如,上屆服務港島觀龍樓選區十餘載的民建聯副主席葉國謙,就因特殊的政治原因,而僅以數十票輸給反對派的空降者何秀蘭,不少市民為之不值,但過去四年來他堅持為本區市民服務,不離不棄,深得市民歡迎,顯示了民建聯真誠為市民的理念,故是次,連其過往對手也不敢在此參選,最後葉國謙以大比數壓倒對手勝出,就說明了市民喜歡甚麼樣的區議員。

    人心思穩反對派鋒芒不再

     從專家學者及傳媒關注報道的特點,我們可以得出不少有益的啟示。

     在沙田火炭選區,獨立的龐愛蘭擊敗泛民「七一」發起人的蔡耀昌。

     筆者認為,這說明「七一」政治效應再難發揮大作用。城市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梁美芬首次參選區議會,擊敗黃埔東競選連任的民主黨陳家偉。筆者認為,這說明民主黨的政治影響難壓愛國愛港陣線新星。

     元朗宏景選區民建聯小將姚國威擊敗民主黨秘書長張賢登,更有代表意義。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香文失去黃大仙的議席,成為唯一一個連任區議會失敗的立法會議員,也說明反對派明星效應失去光彩。過去鮮有反對派涉足的大埔「大埔墟」選區,今次因公民黨「大內總管」曾國豐跑去挑戰民建聯「地膽」李國英,變得選情激烈,但最終無功而返。說明靠政黨效應不做地區工作也不行。

     備受關注的港島山頂區,公民黨的陳淑莊以116票之差,擊敗競逐連任的自由黨林文傑,自由黨應有很多經驗要汲取,而公民黨黨魁余若薇表示,對陳淑莊贏得山頂區議席感到鼓舞,但她忘記了整體而言公民黨成績並不及格,其地區工作全無基礎

  21. 區議會選舉已經圓滿結束,選舉結果顯示,民建聯廣獲選民支持,贏得漂亮。相反,反對派沒有「七一效應」的庇蔭,在多個選區受挫,輸得慘重。這次選舉,對即將進行的立法會港島區補選與明年的立法會選舉都會產生重要的影響。市民的人心背向值得重視。

    服務基層 廣獲支持

    民建聯這次派出177人參選,結果有115人當選,得票率逾6成半以上,在區議會的議席明顯增加。特別是中西區觀龍選區的葉國謙更以2700票高票當選,表現突出。與此同時,民建聯派出多位「新丁」參選,也都在各個選區勝出,可謂成績亮麗。

    對於民建聯在這次選舉中成為大贏家,不少市民認為,這是由於民建聯的參選人長期扎根基層,熱心為市民服務的結果。市民對他們的工作表現給予認同與支持。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表示,民建聯重視社會基層和諧發展,注意各階層和諧共處,共同建設社區。他說,這次勝出後,民建聯的當選人要更加珍惜選民對自己的支持,繼續搞好社區工作,不驕傲自滿,不辜負選民的期望。另外,民建聯將繼續培養新人,讓勞工梯隊的人馬在服務市民過程中得到更好的鍛煉。看來,民建聯扎根基層,為選民幹實事、好事,這是他們勝出的原因所在。

    有鑑於此,本港某電台節目主持人在選後第二天早晨的節目中指出,這次區議會選舉,民建聯大勝、「民主派」慘敗,這對「民主派」是當頭棒喝!「民主派」長期內部不團結,矛盾重重,才導致這樣的下場。該台另一主持人也認為,這次民建聯、自由黨取得勝利,使他們在基層的力量進一步壯大,影響力將越來越大,對香港未來的發展將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相反,民主黨這次派出108人參選,僅59人當選,得票率僅5成半,成績大不如前。另外,公民黨、民協、社民連等反對派的參選人在各選區也紛紛敗落。特別是公民黨參選連任的譚香文在所在選區輸給對手,更惹來抨擊。對此,該黨黨魁余若薇不得不承認,譚香文的「民主派」形象對選情有影響,使她失掉選民的支持。

    李某言論 票房毒藥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在選後「承認失敗,接受失敗」,並為此提出辭職(暫獲挽留)。他並再次承認這次選戰很難打,主要是對手民建聯的力量強,資歷厚,致使民主黨的一些連任議員和新丁都落選。他還說什麼民主黨這次選舉失利,要「認真檢討,作出反省」,採取補救措施。不過,民主黨將如何挽救這次敗局,人們將冷眼觀之!

    筆者認為,反對派這次慘敗,主要「咎由自取」。那是由於他們近年來熱衷於搞街頭抗爭、政治爭拗導致的結果。正像聽眾陳先生在本港某電台在選後第二天早晨的節目中指出,反對派一直只講政治訴求,空喊「民主普選」,動輒上街遊行,不講民生,搞社會對立分化,尤其是李柱銘最近的言行,廣受社會大眾譴責,這都對反對派造成很大負面影響。由此可見,李柱銘已成為反對派的「票房毒藥」。不僅如此,聽眾劉先生和潘先生也抨擊,反對派是「一盤散沙」,內部勾心鬥角,山頭林立,部分「雙料議員」只是掛名,不幹實事,基層工作比民建聯差得多。長此下去,反對派將被「邊緣化」!

    時遷勢異,民心思定,共謀香港和諧發展,這是廣大市民的心聲。可以斷言,反對派想藉前幾年「七一效應」那樣拉攏選民,撈取選票已經難矣!這次選舉結果就是一明證!區議會選戰已偃旗息鼓,民建聯得勝率高達六成五,反對派則失落了四成議席。

    其中,較受人矚目的是「民主黨」秘書長張賢登,以三百六十多票近三成的得票差距在元朗天水圍宏景選區敗於民建聯姚國威手上。張賢登是「民主黨」「第二梯隊」的重點培養對象,又是該選區的現任區議員,而姚國威則只是首次參選的年僅二十四歲「新丁」。

    區內選民批評張賢登經常一個月不見人,稱讚姚國威在地區工作三年,是最勤力的參選人。如此事實俱在,又怪得了誰?

    選舉結束後,「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選委會」主席李永達以及「民協」的馮檢基,均表示要「引咎辭職」,而結果循例又是「挽留」或「再議」……。

    有趣的是,何俊仁在總結失利原因時說,「民主黨」是得到選民支持的,問題在於未能夠「將支持化成投票率」。

    這就怪了,果如何俊仁所說,選民是支持「民主黨」的,那為何選票又會跑到對手那裡去了呢?

    事實是,在把選票放入票箱那一刻,是支持有利繁榮穩定的候選人還是相反一方,選民心中是十分清楚和理性的,票決不會亂投、白投。什麼「有支持、冇選票」,只能說是何俊仁自我解嘲的說詞而已。

    更好笑的是,反對派一些「細佬黨」在失利之後,公開口出怨言,說以後再也不參加什麼「協調」了,「協調來、協調去,小政黨都被大政黨吃掉了!」 這些「小政黨」的怨氣可以理解,上屆曾經在觀龍樓選區以「空降」身份擊敗老將葉國謙的何秀蘭,這回不就是給反對派「大黨」以強凌弱、以大壓小,硬生生把她從港島立法會議席補選中「協調」出局了麼?為了要給陳方安生讓路,何秀蘭一百個不願意,也只能乖乖的接受「協調」。

    這種「忽然民主」式的協調,在反對派內部已經引起極大反彈、怨聲四起。此回區選落敗,「協調」惡果呈現,未來「泛民」內部肯定怨氣更重、離心更甚。區議會選舉昨天舉行,結果今天(19日)凌晨揭曉。民建聯成為最大贏家,共有115人當選,且當選率達65%。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對此表示,今次選舉民建聯在議席上取得「較大的進步」,是由於目前社會的大環境轉變。

    譚耀宗所稱的社會大環境轉變,包括市民重視穩定和諧,以及著重經濟發展。他說,本來區議會,就是重視民生以及地區問題,民建聯的工作符合市民期望,因此贏得支持。他又表示,日後會繼續加強與政府溝通,不希望只與政府吵鬧而沒有工作成果。

    譚耀宗說,民建聯將總結今次選舉經驗,並由此決定如何部署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他亦認為,區選是重視地區工作,對立法會有好大的促進作用。民建聯會要求所有當選區議會珍惜選民的每一票,努力做到市民的期望和要求。

    民建聯副主席劉江華也表示,會勸誡各個成員,即使成功當選,仍要繼續努力,特別是與對手票數較為接近的選區,更是個警鐘,黨員應加倍努力,為大眾服務。

  22. 譚耀宗 ho yeahhhhhhhhhhh

    Dab Hk forever

  23. 政局陰晴不定 香港難有繁榮

    香 港 第 三 屆 區 議 會 選 舉 共 有 一 百 一 十 四 萬 選 民 投 票 , 投 票 率 約 三 成 八 , 比 上 屆 選 舉 減 少 六 個 百 分 點 。 今 次 區 選 結 果 , 以 泛 民 主 派 全 線 崩 潰 結 束 , 尤 其 是 近 年 來 醜 聞 迭 爆 、 日 薄 西 山 的 民 主 黨 更 是 輸 得 一 敗 塗 地 , 一 百 零 八 人 參 選 只 得 五 十 九 人 勝 出 , 一 夜 間 丟 掉 了 三 十 六 個 區 議 會 席 位 ; 相 反 , 表 現 並 不 見 突 出 的 民 建 聯 贏 來 不 費 吹 灰 之 力 , 一 共 取 得 一 百 一 十 五 席 , 增 加 五 十 三 席 , 當 選 率 高 達 百 分 之 六 十 五 。

    如 果 以 香 港 七 百 萬 人 計 算 , 投 票 人 數 只 佔 總 人 口 的 百 分 之 十 五 , 即 使 以 二 百 九 十 六 萬 已 登 記 合 格 選 民 計 , 投 票 人 數 也 僅 過 三 分 一 , 如 此 低 的 投 票 率 , 根 本 難 代 表 真 正 的 民 意 。 不 過 儘 管 如 此 , 從 這 次 區 選 的 表 現 中 , 我 們 仍 然 可 以 得 出 三 個 結 論 。

    漢 奸 賣 國 不 得 人 心
    一 、 賣 國 不 得 人 心 。 民 主 黨 大 敗 , 可 見 香 港 人 始 終 仍 保 有 一 點 民 族 自 尊 心 , 過 分 靠 攏 西 方 國 家 , 鼓 吹 西 方 民 主 , 甚 至 引 入 西 方 勢 力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的 做 法 , 香 港 人 是 不 會 認 同 的 , 所 以 泛 民 主 派 被 選 民 拋 棄 , 也 是 意 料 中 事 。

    二 、 小 恩 小 惠 勝 過 只 說 不 做 。 民 建 聯 雖 不 見 得 有 甚 麼 特 別 建 樹 , 但 在 地 方 工 作 中 仍 然 算 是 下 了 點 工 夫 , 一 點 婆 婆 媽 媽 的 小 恩 小 惠 , 也 勝 過 只 說 不 做 、 毫 無 中 國 人 風 骨 、 只 識 用 民 主 空 頭 支 票 欺 騙 市 民 的 人 。

    三 、 獨 立 人 士 勝 過 政 黨 。 這 次 區 選 有 兩 個 首 次 參 選 、 標 榜 代 表 中 產 階 級 及 專 業 人 士 的 無 黨 派 人 士 勝 出 , 敗 在 他 們 手 下 的 對 手 都 是 相 當 有 分 量 的 泛 民 主 派 現 任 區 議 員 , 由 此 可 見 , 沒 有 政 黨 背 景 的 獨 立 人 士 , 在 選 民 心 目 中 的 公 信 力 更 勝 一 籌 , 如 果 這 類 中 間 派 人 士 將 沒 有 政 治 立 場 的 中 間 選 民 吸 引 過 去 , 泛 民 主 派 的 形 勢 將 更 為 不 妙 。

    不 過 , 民 建 聯 雖 然 大 獲 全 勝 , 但 並 不 代 表 他 們 深 得 人 心 。 一 來 , 只 有 三 分 一 投 票 率 的 選 舉 , 並 不 能 真 正 代 表 主 流 民 意 ; 二 來 , 民 建 聯 的 資 源 確 實 比 其 他 參 選 者 更 為 充 足 , 組 織 比 其 他 政 黨 更 為 嚴 密 , 這 是 無 可 否 認 的 , 但 這 只 能 代 表 他 們 的 競 選 能 力 高 , 並 不 等 於 他 們 被 大 部 分 市 民 所 認 同 。 所 以 , 這 次 區 選 的 結 果 , 只 能 當 作 是 政 黨 之 間 的 競 選 技 巧 角 力 而 已 。

    選 舉 結 束 後 , 民 建 聯 主 席 譚 耀 宗 認 為 這 次 選 舉 勝 利 是 由 於 社 會 的 大 環 境 轉 變 , 市 民 重 視 穩 定 和 諧 及 經 濟 發 展 。 但 我 們 認 為 , 泛 民 主 派 這 次 敗 在 民 建 聯 手 上 , 並 非 是 民 建 聯 打 贏 了 他 們 , 而 是 泛 民 主 派 受 到 最 近 李 柱 銘 在 美 國 《 華 爾 街 日 報 》 發 表 要 求 美 國 利 用 奧 運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的 漢 奸 言 論 所 累 , 令 選 民 對 泛 民 候 選 人 感 到 反 感 。 不 過 耐 人 尋 味 的 是 , 一 向 嫉 惡 如 仇 、 和 漢 奸 洋 奴 誓 不 兩 立 的 東 方 報 業 集 團 偏 偏 就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遭 人 惡 意 投 訴 , 而 香 港 警 方 也 借 用 這 莫 名 其 妙 的 投 訴 , 在 此 關 鍵 時 刻 對 東 方 報 業 進 行 騷 擾 性 的 調 查 , 意 圖 製 造 寒 蟬 效 應 , 令 批 評 李 柱 銘 的 人 噤 聲 , 到 底 特 區 政 府 對 誰 親 對 誰 疏 , 至 今 仍 撲 朔 迷 離 。

    可 以 說 , 回 歸 以 來 香 港 的 政 治 環 境 根 本 就 是 一 個 迷 局 , 它 在 中 西 方 交 戰 中 糾 纏 , 就 像 一 條 水 流 不 定 、 垃 圾 充 塞 的 河 流 , 中 間 布 滿 危 險 的 漩 渦 , 任 何 人 置 身 當 中 , 都 有 沒 頂 之 險 。 一 方 面 , 特 區 政 府 表 示 要 加 強 愛 國 育 , 爭 取 香 港 人 對 國 家 的 認 同 ; 但 另 一 方 面 , 愛 國 人 士 和 正 義 傳 媒 受 盡 歧 視 和 打 擊 , 親 西 方 人 士 和 洋 奴 漢 奸 受 到 特 別 保 護 和 優 待 , 這 種 現 象 增 加 了 香 港 政 局 的 複 雜 性 , 令 政 治 形 勢 更 加 曖 昧 。

    不 除 垃 圾 難 消 漩 渦
    今 日 民 建 聯 在 區 選 中 獲 勝 , 和 明 年 台 灣 大 選 如 果 國 民 黨 贏 了 民 進 黨 一 樣 , 並 不 等 於 台 灣 的 形 勢 會 有 利 於 中 國 統 一 。 因 為 , 政 治 選 舉 得 利 並 非 等 於 民 心 轉 向 , 同 樣 , 民 建 聯 選 舉 獲 勝 亦 不 等 於 香 港 人 認 同 國 家 。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香 港 根 本 無 法 穩 定 , 難 有 和 諧 , 只 能 在 錯 綜 複 雜 的 政 治 鬥 爭 中 靠 中 央 政 府 救 濟 以 維 持 一 個 繁 榮 假 象 。 這 種 陰 晴 不 定 、 風 向 無 常 的 形 勢 , 只 利 於 渾 水 摸 魚 的 政 客 , 對 香 港 社 會 的 穩 定 發 展 是 沒 有 幫 助 的 。

    不 客 氣 的 說 一 句 , 今 日 香 港 政 局 上 的 陰 霾 , 正 是 中 央 政 府 將 「 五 十 年 不 變 」 誤 作 「 五 十 年 不 管 」 造 成 的 。 由 於 回 歸 以 後 , 中 央 政 府 撒 手 不 理 , 將 香 港 的 治 權 無 條 件 交 在 一 群 對 國 家 民 族 全 無 責 任 感 和 感 情 的 人 手 上 , 致 使 國 家 觀 念 和 民 族 正 氣 得 不 到 弘 揚 , 愛 國 人 士 的 地 位 完 全 沒 有 提 高 , 擁 護 回 歸 的 人 不 但 嗅 不 到 中 國 氣 息 , 連 追 隨 共 產 黨 多 年 的 民 建 聯 也 曾 多 次 發 出 有 辱 無 榮 的 慨 嘆 。

    令 人 無 法 理 解 的 是 , 中 央 政 府 對 香 港 的 時 局 隔 岸 觀 火 , 任 由 親 西 方 政 客 揮 舞 「 民 主 」 和 「 普 選 」 的 大 旗 , 將 香 港 搞 得 人 心 動 盪 、 雞 犬 不 寧 。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的 達 官 貴 人 仍 高 高 在 上 、 為 所 欲 為 的 情 況 下 , 香 港 人 心 又 如 何 能 真 正 的 回 歸 呢 ?

    這 次 區 議 會 選 舉 的 結 果 並 不 值 得 欣 喜 , 因 為 這 只 是 香 港 無 數 政 治 漩 渦 中 的 其 中 一 個 而 已 , 碰 巧 這 次 被 淹 死 的 是 泛 民 主 派 的 人 , 但 下 次 也 有 可 能 是 民 建 聯 的 人 。 若 中 央 政 府 不 肯 下 決 心 清 理 河 道 的 垃 圾 , 消 除 這 些 危 險 的 漩 渦 , 香 港 這 條 支 流 就 無 法 重 歸 大 海 , 最 後 只 會 變 成 西 方 政 治 垃 圾 的 堆 填 區 !
    漢奸言論害慘泛民

    連 黎 智 英 都 要 哀 號 「 泛 民 區 選 大 敗 」 ; 為 何 大 敗 ? 魯 迅 說 : 「 世 間 有 一 種 無 賴 精 神 … … 天 津 的 青 皮 , 就 是 所 謂 無 賴 者 很 跋 扈 , 譬 如 給 人 搬 一 件 行 李 , 他 說 要 兩 元 , 對 他 說 這 行 李 小 , 他 說 要 兩 元 , 對 他 說 道 路 近 , 他 說 要 兩 元 , 對 他 說 不 要 搬 了 , 他 說 也 仍 然 要 兩 元 。 」 李 柱 銘 之 流 的 民 主 黨 , 對 他 們 說 香 港 經 濟 有 問 題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老 人 生 果 金 沒 得 加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皇 后 碼 頭 要 拆 卸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港 股 直 通 車 通 不 了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總 之 , 他 們 的 狗 皮 膏 藥 只 有 一 味 「 普 選 」 。 為 何 要 普 選 ? 黎 智 英 《 蘋 果 日 報 》 回 答 了 : 「 天 滅 中 共 ! 」 你 有 辦 法 自 己 去 滅 吧 ! 七 百 萬 香 港 市 民 只 想 安 居 樂 業 , 不 想 反 攻 大 陸 的 。 普 選 和 中 共 有 何 關 係 ? 民 主 黨 叫 囂 : 「 要 以 香 港 的 民 主 化 帶 動 全 中 國 的 民 主 化 。 」 他 們 就 是 要 用 這 一 套 攪 亂 全 中 國 , 所 以 何 俊 仁 加 緊 和 台 灣 民 進 黨 勾 結 。

    民 建 聯 贏 了 許 多 議 席 , 說 是 「 地 區 工 作 做 得 好 」 ; 我 看 他 們 應 首 先 感 謝 李 柱 銘 發 表 漢 奸 言 論 。 香 港 是 講 真 話 的 社 會 , 泛 民 政 客 表 示 「 我 願 意 做 漢 奸 」 當 然 不 是 假 話 ; 那 麼 , 最 笨 的 選 民 也 不 會 將 神 聖 一 票 投 到 漢 奸 身 上 。 據 說 民 主 黨 內 還 有 清 醒 的 「 有 識 之 士 」 , 倘 如 是 , 則 要 使 民 主 黨 還 有 生 存 空 間 , 真 應 學 毛 澤 東 將 創 黨 人 士 陳 獨 秀 、 張 國 燾 永 遠 開 除 黨 籍 那 樣 , 將 李 柱 銘 驅 逐 出 黨 ; 不 然 , 下 次 各 種 選 舉 , 泛 民 更 要 慘 敗 , 民 主 黨 更 要 為 了 選 票 「 尋 尋 覓 覓 , 冷 冷 清 清 , 悽 悽 慘 慘 戚 戚 」 。

  24. 今 次 區 議 會 選 舉 投 票 人 數 創 新 高 , 按 往 常 的 解 釋 和 說 法 : 投 票 人 數 多 , 有 利 泛 民 候 選 人 。 然 而 , 前 天 的 結 果 否 定 上 述 規 律 了 ! 投 票 人 數 多 , 只 因 動 員 能 力 強 , 因 此 民 建 聯 大 勝 , 泛 民 就 失 去 重 要 議 席 。

    在 灣 仔 的 大 佛 口 選 區 , 選 民 人 數 只 有 五 千 九 百 人 。 四 年 前 , 有 約 一 千 七 百 人 投 票 , 前 天 , 卻 有 二 千 六 百 人 投 票 , 投 票 率 達 四 成 多 。 灣 仔 一 向 是 投 票 率 最 低 的 社 區 , 大 佛 口 的 現 象 是 因 為 鋪 天 蓋 地 的 動 員 。

    在 現 場 所 見 , 老 人 家 一 大 清 早 已 三 五 成 群 散 步 到 票 站 去 , 絡 繹 不 絕 。 到 晚 飯 前 後 的 時 間 , 還 有 不 少 老 人 家 繼 續 投 票 。 按 以 前 的 規 律 , 那 是 支 持 泛 民 的 選 民 投 票 的 「 黃 金 時 間 」 , 可 是 , 這 規 律 也 被 打 破 。

    「 規 律 」 已 不 再 是 規 律 , 「 舉 泛 民 旗 幟 就 有 贏 面 」 的 日 子 已 不 復 返 , 泛 民 以 往 較 懂 包 裝 , 候 選 人 中 較 多 年 輕 專 業 人 士 。 今 天 , 這 都 不 再 是 優 勢 了 。 傳 統 的 「 地 區 工 作 」 , 是 建 制 陣 營 的 優 勢 , 他 們 有 人 力 和 資 源 , 掌 握 社 區 網 絡 和 居 民 資 料 。 在 投 票 日 , 透 過 嚴 謹 的 策 略 和 布 局 , 在 選 民 聚 居 的 大 廈 和 必 經 路 口 駐 守 重 兵 , 人 盯 人 的 把 票 都 「 撈 」 出 來 , 我 在 大 佛 口 就 感 受 到 這 股 龐 大 的 動 員 力 量 。

    當 選 民 的 投 票 意 向 有 所 改 變 , 就 要 痛 定 思 痛 , 對 「 地 區 工 作 」 要 有 所 創 新 。 對 泛 民 陣 營 來 說 , 重 點 是 如 何 在 資 源 匱 乏 下 衝 破 舊 框 框 。 所 謂 地 區 工 作 , 除 了 是 加 斑 馬 線 和 在 小 巴 站 建 上 蓋 , 還 可 以 更 知 識 化 , 讓 民 智 開 啟 , 居 民 可 參 與 政 策 的 討 論 和 對 社 區 的 規 劃 , 從 而 對 自 身 社 區 負 上 責 任 。 區 議 會 選 舉 結 果 清 晰 顯 示 , 民 建 聯 取 得 輝 煌 成 績 , 由 上 屆 只 獲 得 六 十 二 席 , 躍 升 至 一 百 一 十 五 席 , 可 以 說 是 翻 了 一 番 。 相 反 , 民 主 黨 這 個 泛 民 主 派 的 龍 頭 大 黨 , 卻 由 上 屆 的 九 十 五 席 , 急 跌 至 今 次 的 五 十 九 席 。 此 消 彼 長 , 可 謂 榮 辱 互 見 。

    如 此 戰 果 可 作 何 解 讀 ? 首 先 , 政 治 大 氣 候 已 經 改 變 。 氣 氛 平 靜 的 背 後 , 反 映 市 民 更 關 心 民 生 與 經 濟 問 題 , 希 望 尋 找 出 路 。 市 民 厭 倦 欠 缺 深 度 的 政 治 爭 拗 , 尤 其 討 厭 不 邊 際 的 政 治 口 號 。

    地 區 工 作 的 表 現 , 是 否 令 坊 眾 滿 意 , 一 句 話 : 是 否 實 事 實 幹 , 是 爭 取 街 坊 認 同 及 支 持 的 關 鍵 。 當 然 , 政 黨 這 面 旗 幟 是 否 受 歡 迎 , 還 看 公 眾 形 象 。 民 主 黨 在 過 去 幾 年 醜 聞 不 絕 , 黨 的 聲 譽 每 況 愈 下 , 今 次 慘 敗 充 分 反 映 這 份 政 治 負 資 產 的 殺 傷 力 。

    某 種 意 義 上 講 , ○ 三 年 的 兵 敗 如 山 倒 , 刺 激 了 民 建 聯 痛 定 思 痛 , 調 整 了 與 特 區 政 府 的 關 係 , 採 取 「 是 其 是 , 非 其 非 」 的 原 則 , 不 想 再 「 有 辱 無 榮 」 , 而 且 進 一 步 強 化 地 區 工 作 , 以 深 耕 細 植 的 方 式 開 拓 街 坊 網 絡 , 加 上 資 源 豐 厚 , 終 於 收 復 失 地 , 更 躍 升 為 真 正 的 第 一 大 黨 。

    常 言 道 , 「 人 懶 無 得 救 」 , 泛 民 主 派 不 少 區 議 員 工 作 欠 佳 , 被 街 坊 放 棄 , 是 遲 早 的 事 。 當 然 , 對 手 有 精 密 部 署 , 以 具 知 名 度 的 專 業 精 英 , 有 針 對 性 地 打 擊 所 謂 泛 民 第 二 梯 隊 的 領 袖 , 策 略 非 常 成 功 , 頗 得 中 產 專 業 選 民 的 歡 迎 。

    民 協 幾 位 重 量 級 議 員 失 去 席 位 , 可 能 與 深 水 區 新 移 民 家 庭 , 在 處 理 跨 境 問 題 上 , 更 多 地 倚 靠 民 建 聯 及 工 聯 會 有 關 。 泛 民 與 中 央 的 溝 通 不 順 暢 , 正 逐 步 影 響 到 選 舉 領 域 的 現 實 。

  25. 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

    1. 似乎是閣下首先將伊拉克問題加入討論. 不知伊拉克問題又怎與香港區議會選舉有關呢?

    2. 在今天的討論中, 我首先提到中共政權是與網友合在一起而成為一個’支持中共政權的網友’的名詞, 作用是明確指出特定一群人士, 我根本無意在此討論中共政權或她的又何政策/做法. 其後再提中共政權這詞只是因為閣下將香港區議會選舉與中國人權現況連在一起, 我因而想提出, 不要將話題撥開, 如像當批評中共政權時, 每每舉出一些他國更嚴重的事件來作推搪. 香港市民在這次的選舉中, 即使選了左派/建制派支持的候選人, 就代表他們支持中國現在的人權狀況嗎?

    3. 我沒有侮辱香港人, 我來自香港, 我侮辱港人對我有何好處? 我只是說出我認為的事實. 請忠誠地問自己, 你認為有多少香港人像閣下那樣關心伊拉克事件. 香港是大都會, 當然有些人關心某些國際事件, 在這方面, 亦較以前(上世紀吧)有進步, 但是不是如你期望的那種關心狀況, 大家各自真誠地給自己一個答案吧!

    4. 我只是真誠地面對我所認識的香港現況, 在我的上主和其他人面前都是一樣, 不會為維護某些事件而作主觀的解釋和希冀.

  26. 問題的核心是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美國入侵伊拉克, 很多香港人不喜歡李柱銘請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的美國… 請注意正視問題的核心所在, 不要逃避 !🙂

    現在在區選, 香港市民用他們的選票表明他們真正相信誰可以幫助他們, 表明他們想要的民主自由及中國人權.

    200000至700000伊拉克人死亡, 420萬伊拉克人流離失所, 為什麼任何一個好的心靈會懷疑香港人不關心這可怕的事?
    請你打開你的眼睛,看看香港人關心國際事:
    http://forum.mingpao.com/cfm/Forum2.cfm?OwnerID=1&CategoryID=4

  27. 東方日報
    http://orientaldaily.on.cc/new/index.html?pubdate=20071120&ads=/new/new_dads.html&content=/new/new_d1cnt.html
    漢 奸 賣 國 不 得 人 心
    一 、 賣 國 不 得 人 心 。 民 主 黨 大 敗 , 可 見 香 港 人 始終 仍 保 有 一 點 民 族 自 尊 心 , 過 分 靠 攏 西 方 國 家 , 鼓 吹 西 方 民 主 , 甚 至 引 入 西 方 勢 力干 預 中 國 內 政 的 做 法 , 香 港 人 是 不 會 認 同 的 , 所 以 泛 民 主 派 被 選 民 拋 棄 , 也 是 意 料中 事 。

    二 、 小 恩 小 惠 勝 過 只 說 不 做 。 民 建 聯 雖 不 見 得 有 甚 麼 特 別 建 樹 , 但 在 地 方 工 作 中 仍然 算 是 下 了 點 工 夫 , 一 點 婆 婆 媽 媽 的 小 恩 小 惠 , 也 勝 過 只 說 不 做 、 毫 無 中 國 人 風 骨、 只 識 用 民 主 空 頭 支 票 欺 騙 市 民 的 人 。

    三 、 獨 立 人 士 勝 過 政 黨…

  28. 馮 檢 基 是一個真漢子真心為香港, 請繼續為香港市民服務!

    何 俊 仁辭而不退, 另一項證明民 主 黨玩政治把戲, 這不是幫香港人, 這是不能贏得香港人心的.

  29. 黑白不分網友:
    “小恩小惠勝過只說不做,民建聯………………….,只識用民主空頭支票欺騙市民"
    這樣說法對民協絕不公平,他們在深水埗地區做基層服務工作十多年,而馮檢基在大坑東做社區工作可追溯到80年代初,他們實幹了那麼多年,並沒有用民主空頭支票,也輸掉多個席位於只施小恩小惠的政黨,唉!沒有心情再寫下去!

  30. Zzzzzzz……Zzzzzzz……DAB…Zzzzzzzzz…….s…..u……….c……h……a…..s…….h..a……..zzz.z………m..e……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31. 足球迷君:

    你為民協和馮檢基抱不平, 說得好!

    馮檢基在得知選舉失利後, 概嘆選民變了. 他這句話, 我有兩種解讀:

    1. 選民還是那些選民, 但是他們的看法, 立塲或對民協服務的回應變了

    2. 選民這個群體變了, 今次區選中那些選民, 有很大程度和以往的選舉不同. 我的意思是可能有為數不少的選民, 是在最近數年內才在深水埗住下來, 他們對民協在這區的工作, 感受不深, 加上如果他們是從大陸來的新移民, 情況對民協便更不利. 從大陸到香港的新移民, 他們雖然離開大陸到香港居住, 他們還是慣性’愛國’的. 如果他們對民協在區選中的競爭對手如民建聯理解為’愛國人士’, 他們的票自然不會投下給民協, 而只會投給那一位他們認為是’愛國’的候選人, 那怕那人是如馮檢基所說, 只在深水埗區活動了數月而已.

    如果馮檢基能知道那是第二種情況的影響, 他定會有較佳的感受, 沒有那麼痛心了.

    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

    閣下轉載東方日報網頁那段文字, 那位署名夾雜有中英文字的網友早己轉載了, 而且較閣下的更詳盡.

  32. 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

    就閣下那一句[很多香港人不喜歡李柱銘請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的美國…] 我想再回應一下.

    從這一句話, 我猜想閣下不是來自香港. 我在香港長大, 就我對香港人的認識, 如果你問一個香港人, 對美國整體的評價, 好評的應較劣評的多.

  33. 足球迷,
    我絕對支持你, 所以我說 “馮 檢 基 是一個真漢子真心為香港," 上一次03年是「七一效應」, 不過這回是「李柱銘效應」. 民協絕對是無辜受害者, 馮 檢 基, 民協, 請繼續努力, 香港市民需要你們的服務, 香港市民的眼睛是雪亮!

  34. 請你打開你的眼睛,看看香港人關心國際事:
    http://forum.mingpao.com/cfm/Forum2.cfm?OwnerID=1&CategoryID=4erID=1&CategoryID=4

    問題的核心是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美國入侵伊拉克, 很多香港人不喜歡李柱銘請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的美國… 請注意正視問題的核心所在, 不要逃避 !🙂

    美國入侵伊拉克, 200000至700000伊拉克人死亡, 420萬伊拉克人流離失所, 悲劇仍在繼續!

    美國入侵越南, 超過140萬越南軍事人員死亡,200至 510萬越南美平民死亡.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 美國投下兩個原子彈, 一個摧毀日本廣島, 三天後, 投下一個摧毀長崎.當時美國有需要投下第二個原子彈, 以殺死更多的人來測試美國原子彈嗎? 長崎80,000平民死亡. 人數不詳的廣島原子彈轟炸倖存者從廣島逃跑到達長崎, 他們再次遇到原子彈被炸死.😦

    現在, 如果你問一個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的社會的香港人, 對美國整體的評價, 劣評的應較好評的多.

    現在, 如果你問一個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的社會的香港人, 對中 國整體的評價, 好評的應較劣評的多.

  35. 我好欣賞Blackburn 嫁喎(Agincourt省選論壇),女唔女人跟本唔關事,我覺得。個梁安琪真係好串,係咪我唔係女人,所以聽唔到陶議員有幾aggressive 。

  36. 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

    閣下仍是用主觀的意願去看問題, 這是閣下的選擇. 不過, 你應列出美國政府更多的不當行為來支持你的主觀希望香港人(一般的香港人, 不一定要是甚麼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社會的香港人)對美國作劣評. 因為純以戰爭中的死傷數字不一定能引導被訪者說出你想得到的答案.

    我只想指出, 批評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的,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當然香港人也包括在內).

  37. Cat Lover君:
    我都是在香港長大,我身邊的香港朋友,甚至於朋友的朋友,每當談起美國,都只有感對美國戰爭不滿;每當談起中國的內政,不好的駡,好的讚。我覺得香港人對國際和中國的時事都是很關心。還有,甚麼"批評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的,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你這是把未能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分等級了嗎?我真是不敢相信,在加拿大的多元文化裡生活裡的人,還會把人在教育裡分高低!!!

  38. 你仍是用你的主觀意願去看問題, 這是你的選擇. 你打不開你的眼睛去看世界, 也是你的選擇. 願上帝原諒你.Leviticus 19:16 ‘Do not go about spreading slander among your people. Do not do anything that endangers your neighbor’s life. I am the LORD.’
    你批評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 我批評美國法治和人權狀況, 美國自認為是世界模範, 不過是一個壞榜樣.
    問題的核心是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美國入侵伊拉克, 很多香港人不喜歡李柱銘請很多香港人不喜歡的美國去…
    請注意正視問題的核心所在, 不要逃避 !🙂

  39. Oh shoot, my neighbor is beating up their son again….let me close the door and pretend hear nothing………

  40. Cat Lover 君:
    我對你所書: “香港人(一般的香港人, 不一定要是甚麼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社會的香港人)對美國作劣評"來形容和你持不同意見的香港人—–好生失望! 話返轉頭,說不定閣下正代表一大群旅居加國大香港人的心性. sigh!
    見龍在田

  41. 廿三條君:

    恭喜你, 你認識了這麼多關心國際事件的香港人. 生活在和平的社會下, 對戰爭不滿是可預期的. 你的香港朋友, 除了美國參加了的戰爭以外, 有沒有認為這個國家有可稱讚的地方呢?

    平情而論, 中國內政, 近年是有所攺善. 但還有很多可供批評和需要攺善之處. 希望你和你的朋友一樣, 不好的駡, 好的讚. 不要: 好的讚, 不好的默不作聲或顧左右而言它便好了.
    我那句[批評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的,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是說出我認為的事實. 這是[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首先用上這詞來分類, 我只是作回應而已. 並且請靜心再閱讀我在提這話的前一段. 我是温和地反駁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 指出香港人應是一般香港人, 不一定要是甚麼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社會的香港人. 可見我怎會是把人分高低呢? 做人公道一點, [把人以教育裡分高低]這指責,是否應指向那位認為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會較不是這類人更能明辯是非(美國的不好). 誰將人用教育分高低呢? 你指斥我的那句話實在是我向那位網友作出反駁. 我的辯論模式是:

    前題:

    1. 中國法治和人權現況是好的
    2. 受過良好教育的人較能明辯是非
    但我觀察到的事實是批評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的人,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由此可見:

    1和2前題的見解, 其中一條或甚至是兩者都不對的.

  42. 她所代表的是一群狹隘,主觀意願去看問題,打不開眼睛去看世界的人,不知道香港人的想法.她認為她的建議都是為了一個良好的中國.但是中國,包括香港在內,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是她不能接受的,並繼續談論什麼中國壞事—昨天的中國壞事, 而不是現在的. 現在的壞事在伊拉克影響到整個世界,包括中國及香港, 她看不到, 又主觀認為香港人看不到.

    法國人有錢了, 有中產階層了,法國大革命發生了.當然,我不希望看到一場血腥的革命,但某種形式的中國政治改革, 例如地區選舉,已經取得一點進展.

    願上帝原諒你.Leviticus 19:16 ‘Do not go about spreading slander among your people. Do not do anything that endangers your neighbor’s life. I am the LORD.’

  43. 見龍在田君:

    可能我的文字表達能力差, 不能令讀者(當然包括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那段文字的用意是反駁[又愛又恨:黑白不分君]要找受過良好教育的香港人, 來對美國作出批評. 他/她明顯地認為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香港人, 會較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對美國作出劣評. 而我是不認同作這種分類去作分析. 同時, 他/她先列舉一些美國曾參加的戰事. 如果作為一個調查, 先列出一些對被調查者不利的事件, 再問被訪者對那被調查者的評價, 那就是在引導性地作調查了. 但他只舉戰爭, 一個國家參與戰爭, 死傷難免. 用一國在戰爭中所造成的死傷, 對引導被訪者去作所希望的回應力度可能不足夠, 所以我以反諷的語調, 建議他應多列舉美國在參與戰爭以外的不對事件, 對產生所期望的效果會好一些.

    我完全沒有認為和我持不同意見的香港人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 況且, 曾受良好教育的人, 不一定能分辨是非黑白, 歷史上不是出現過曾受良好教育的出賣國家, 壞事做盡的人物嗎?

    我素來尊重持不同意見者, 更不會給他們加上甚麼標籤或帽子.

    你強調[於香江剛見證區選,準備見證立會港區補選], 有甚麼可與我們分享呢?

  44. 見龍在田君:

    再補充一些思想. 你對我所書的文字感到失望, 我收到這個信息. 不過, 你在覆述我那句的時候, 是不是應該整句寫出, 而不是從中抽出一節呢?

    你覆述的是: [香港人(一般的香港人, 不一定要是甚麼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社會的香港人)對美國作劣評]

    我的原文是: [你應列出美國政府更多的不當行為來支持你的主觀希望香港人(一般的香港人, 不一定要是甚麼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社會的香港人)對美國作劣評.]

    你有沒有斷章取義之嫌呢?

  45. Cat Lover 君:
    對不起!我錯引了!
    但仍不同意 “我只想指出, 批評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的,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當然香港人也包括在內)."
    這幾年間我每年都會加港兩頭飛兩三次,在我身邊的親友客戶,我觀察到他們對港府及大陸政府的信任有正面的轉變,他們中由市井之徒到醫學教授,由土生土長到幾年內的新移民.他們經歷過64,71大遊,對港府及中央由失望到猜疑到開始信任.
    就我而言,今次不過襯公幹順道一盡仍是香港居民的責任而已,署名並無 “強調"之意.
    區選乏善足陳,選票已道出一切,選的是在區內做出成績的,並不是背插民主大旗就被選出,64, 71效應已失.

  46. Cat Lover君:
    在這幾天聽了幾個網上電台節目,主持人及嘉賓很多說出與你November 20 at 1:33 pm留言第二點類似,而民協方面也承認居民組織比前鬆散,所以被人乘虛而入,相信他們受過這次教訓,將來除了保持踏實社區工作外,加强居民組織也是當前急務呢!

  47. 我說: “現在, 如果你問一個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的社會的香港人, 對中 國整體的評價, 好評的應較劣評的多."

    你斷章取義.

    你說: “我只想指出, 批評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的,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當然香港人也包括在內). "

    你再說: “但我觀察到的事實是批評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的人, 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我關心社會, 我沒有受過很多教育, 但我知道 “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的社會的香港人" 這意味著任何人, 很多人, 沒有分等級.

    你說的"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是把未能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分等級了.

    見龍在田君 勇敢地說: 對不起!我錯引了!
    梁安琪 勇敢地說: Please accept my apology.
    但你….
    仍是用你的主觀意願去看問題, 這是你的選擇. 你打不開你的眼睛去看世界, 也是你的選擇. 願上帝原諒你.Leviticus 19:16 ‘Do not go about spreading slander among your people. Do not do anything that endangers your neighbor’s life. I am the LORD.’

  48. 又愛又恨:黑白不分:

    1. 那我只想問閣下一句, 為什麼要問一個[受過良好教育]而不純粹只問一個關心社會的香港人呢? 你的潛意識出賣了你. 從你這一句, 可得出你有以下的想法.

    美國總體是差勁的, 應該得到劣評. (正確的結論/真理)
    受過良好教育或關心社會的香港人一定會得出這個結論
    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及同時不關心社會的香港人不會/不一定會得出這個結論.

    因為你認為能指出美國是不好的, 才是能分辨是非, 分清黑白. 那麼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香港人便不能/不一定能分清黑白了. 誰用[良好教育]來作分清黑白能力的條件呢? 誰在將人以得到教育的好壞來將人分等級呢?

    2. 我己將我寫下那句文字的原因, 在向廿三條君的回應中提及了, 在此不作重覆.

    3. 不要以他人的信仰來挑剔人, 那是不尊重的表現. 我的上主會不會原諒我, 實不用閣下操心, 我自會向祂交待. 雖然你可能認為你那一段引用Leviticus的話寫得很精警, 也不需要不停重覆. 每個網友對我的批評, 我都會用心思考和聆聽.

  49. 見龍在田君:

    首先, 我必須聲明, 閣下是在下所尊重的網友, 從你的留言, 看出你能以冷靜和客觀地看事物, 是值得學習的對象. 以下的留言, 對閣下絶無不敬之意, 請勿誤會, 我只是從你給我的回應, 得到一些感受, 特意拿出來和你分享而已.

    一般人對與自己想法不同的見解, 存在抗拒感. 雖然閣下明顯地是一位較能傾聽不同意見的人, 但還是要特意否認你表達對我不滿的留言所用的署名加上於香江剛見證區選,準備見證立會港區補選, 不是要強調這一特別的狀況. 但明顯地你是很樂意和主動地告訴我們你現在身處香港, 對能有機會適逢這兩個選舉感到高興, 故而將之加在自己的署名之後.第一, 你根本沒有需要告訴我們你的現況. 第二, 你可以在留言內提及. 但你卻選擇將之加在署名之後, 難道這不是要突顯它的重要性, 要網友們注意嗎?

    我以上所說, 主要是想指出, 一個就算如你這般冷靜開明的人, 當看到與自己見解有不同的事件, 那怕是無關宏旨的小事, 也要有所回應/反擊. 毋怪乎一些思想較偏激的人士, 當面對較嚴肅的問題, 看到與自己不同的意見時, 反彈通常都非常激烈了.

  50. Cat Lover 君:
    多謝你的批評!
    若你堅持 “強調"兩字,我無話可說,只可接受!
    一隻手掌拍不響,兩個不同見解的堅持才會引起爭拗!要說服不同立場者何其難哉! 並不只是 “一些思想較偏激的人士, 當面對較嚴肅的問題, 看到與自己不同的意見時, 反彈通常都非常激烈了."冷靜如閣下亦會如是,對嗎?
    多謝分享賜教!

  51. 見龍在田君:

    我給你上一篇留言, 並不是要對你批評, 請不要誤會. 我將我看完你相關的留言後的感受提出來與你分享, 那是一種反思. 我所説的一般人, 包括了我自己. 如果說看見與自己見解不同的意見, 是完全沒有不自然的感覺是非常人. 而我只是常人而已.
    不過, 我深信你會同意, 我不是一個思想偏激的人.

    ‘強調’一詞可能用得不精確. 如果說你是以有機會在這段選舉期間身處香港, 所謂有幸適逢其會, 心情愉快, 希望與網友分享個中樂趣, 此種說法, 應是雖是不中亦不遠矣!

  52. 足球迷君:

    很多謝你告訴我對馮檢基對選民變了這說法的意見在網上電台也有類似的提及.

  53. 溫 家 寶 總 理 在 接 見 上 京 述 職 的 曾 蔭 權 時 說 , 他 一 直 關 注 香 港 的 發 展 , 知 道 香 港 面 對 很 強 的 競 爭 ; 又 說 , 早 前 他 在 新 加 坡 訪 問 時 , 一 直 對 比 香 港 同 當 地 的 發 展 , 認 為 在 四 方 面 可 以 參 考 , 包 括 創 新 、 提 升 市 民 質 素 、 培 養 人 才 及 在 生 態 與 法 治 環 境 等 作 出 改 善 。

    言 語 中 所 見 , 溫 總 理 希 望 香 港 向 新 加 坡 學 習 , 加 強 自 己 的 競 爭 能 力 。 不 過 , 在 下 記 得 曾 蔭 權 在 去 年 訪 問 新 加 坡 時 曾 說 過 : 「 香 港 人 不 認 同 新 加 坡 的 文 化 , 所 以 我 們 不 會 學 新 加 坡 。 」 可 見 雖 然 溫 總 對 新 加 坡 推 崇 備 至 , 曾 蔭 權 卻 不 以 為 然 , 在 他 心 中 , 新 加 坡 的 競 爭 力 固 然 有 值 得 學 習 之 處 , 但 卻 不 認 同 新 加 坡 的 政 治 文 化 。

    以 在 下 所 見 , 新 加 坡 的 競 爭 能 力 雖 然 有 不 少 優 點 , 但 他 們 最 值 得 學 習 的 , 反 而 正 是 曾 蔭 權 所 不 認 同 的 政 治 文 化 和 管 治 方 式 。

    很 多 人 以 為 新 加 坡 政 府 打 壓 民 主 , 是 個 獨 裁 政 府 , 可 說 是 大 錯 特 錯 。 因 為 , 新 加 坡 早 就 實 現 了 一 人 一 票 普 選 制 度 , 在 一 百 多 萬 合 格 選 民 中 , 投 票 率 高 達 百 分 之 九 十 四 , 比 香 港 的 民 主 程 度 高 得 多 。 不 過 好 笑 的 是 , 這 個 被 人 視 為 作 風 強 硬 的 獨 裁 政 府 , 在 民 主 選 舉 中 戰 無 不 勝 , 在 去 年 的 國 會 選 舉 中 , 八 十 四 個 席 位 囊 括 了 八 十 二 席 , 以 西 方 民 主 為 號 召 的 反 對 黨 僅 能 取 得 兩 席 , 這 是 迷 信 西 方 民 主 的 人 無 法 解 釋 的 憾 事 。

    其 實 , 西 方 民 主 可 能 是 西 方 國 家 的 良 藥 , 卻 是 東 方 社 會 的 毒 藥 , 若 曾 蔭 權 割 不 斷 他 的 西 方 民 主 情 意 結 , 香 港 就 永 遠 不 可 能 超 越 新 加 坡 !

  54. 香 港 第 三 屆 區 議 會 選 舉 共 有 一 百 一 十 四 萬 選 民 投 票 , 投 票 率 約 三 成 八 , 比 上 屆 選 舉 減 少 六 個 百 分 點 。 今 次 區 選 結 果 , 以 泛 民 主 派 全 線 崩 潰 結 束 , 尤 其 是 近 年 來 醜 聞 迭 爆 、 日 薄 西 山 的 民 主 黨 更 是 輸 得 一 敗 塗 地 , 一 百 零 八 人 參 選 只 得 五 十 九 人 勝 出 , 一 夜 間 丟 掉 了 三 十 六 個 區 議 會 席 位 ; 相 反 , 表 現 並 不 見 突 出 的 民 建 聯 贏 來 不 費 吹 灰 之 力 , 一 共 取 得 一 百 一 十 五 席 , 增 加 五 十 三 席 , 當 選 率 高 達 百 分 之 六 十 五 。

    如 果 以 香 港 七 百 萬 人 計 算 , 投 票 人 數 只 佔 總 人 口 的 百 分 之 十 五 , 即 使 以 二 百 九 十 六 萬 已 登 記 合 格 選 民 計 , 投 票 人 數 也 僅 過 三 分 一 , 如 此 低 的 投 票 率 , 根 本 難 代 表 真 正 的 民 意 。 不 過 儘 管 如 此 , 從 這 次 區 選 的 表 現 中 , 我 們 仍 然 可 以 得 出 三 個 結 論 。

    漢 奸 賣 國 不 得 人 心
    一 、 賣 國 不 得 人 心 。 民 主 黨 大 敗 , 可 見 香 港 人 始 終 仍 保 有 一 點 民 族 自 尊 心 , 過 分 靠 攏 西 方 國 家 , 鼓 吹 西 方 民 主 , 甚 至 引 入 西 方 勢 力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的 做 法 , 香 港 人 是 不 會 認 同 的 , 所 以 泛 民 主 派 被 選 民 拋 棄 , 也 是 意 料 中 事 。

    二 、 小 恩 小 惠 勝 過 只 說 不 做 。 民 建 聯 雖 不 見 得 有 甚 麼 特 別 建 樹 , 但 在 地 方 工 作 中 仍 然 算 是 下 了 點 工 夫 , 一 點 婆 婆 媽 媽 的 小 恩 小 惠 , 也 勝 過 只 說 不 做 、 毫 無 中 國 人 風 骨 、 只 識 用 民 主 空 頭 支 票 欺 騙 市 民 的 人 。

    三 、 獨 立 人 士 勝 過 政 黨 。 這 次 區 選 有 兩 個 首 次 參 選 、 標 榜 代 表 中 產 階 級 及 專 業 人 士 的 無 黨 派 人 士 勝 出 , 敗 在 他 們 手 下 的 對 手 都 是 相 當 有 分 量 的 泛 民 主 派 現 任 區 議 員 , 由 此 可 見 , 沒 有 政 黨 背 景 的 獨 立 人 士 , 在 選 民 心 目 中 的 公 信 力 更 勝 一 籌 , 如 果 這 類 中 間 派 人 士 將 沒 有 政 治 立 場 的 中 間 選 民 吸 引 過 去 , 泛 民 主 派 的 形 勢 將 更 為 不 妙 。

    不 過 , 民 建 聯 雖 然 大 獲 全 勝 , 但 並 不 代 表 他 們 深 得 人 心 。 一 來 , 只 有 三 分 一 投 票 率 的 選 舉 , 並 不 能 真 正 代 表 主 流 民 意 ; 二 來 , 民 建 聯 的 資 源 確 實 比 其 他 參 選 者 更 為 充 足 , 組 織 比 其 他 政 黨 更 為 嚴 密 , 這 是 無 可 否 認 的 , 但 這 只 能 代 表 他 們 的 競 選 能 力 高 , 並 不 等 於 他 們 被 大 部 分 市 民 所 認 同 。 所 以 , 這 次 區 選 的 結 果 , 只 能 當 作 是 政 黨 之 間 的 競 選 技 巧 角 力 而 已 。

    選 舉 結 束 後 , 民 建 聯 主 席 譚 耀 宗 認 為 這 次 選 舉 勝 利 是 由 於 社 會 的 大 環 境 轉 變 , 市 民 重 視 穩 定 和 諧 及 經 濟 發 展 。 但 我 們 認 為 , 泛 民 主 派 這 次 敗 在 民 建 聯 手 上 , 並 非 是 民 建 聯 打 贏 了 他 們 , 而 是 泛 民 主 派 受 到 最 近 李 柱 銘 在 美 國 《 華 爾 街 日 報 》 發 表 要 求 美 國 利 用 奧 運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的 漢 奸 言 論 所 累 , 令 選 民 對 泛 民 候 選 人 感 到 反 感 。 不 過 耐 人 尋 味 的 是 , 一 向 嫉 惡 如 仇 、 和 漢 奸 洋 奴 誓 不 兩 立 的 東 方 報 業 集 團 偏 偏 就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遭 人 惡 意 投 訴 , 而 香 港 警 方 也 借 用 這 莫 名 其 妙 的 投 訴 , 在 此 關 鍵 時 刻 對 東 方 報 業 進 行 騷 擾 性 的 調 查 , 意 圖 製 造 寒 蟬 效 應 , 令 批 評 李 柱 銘 的 人 噤 聲 , 到 底 特 區 政 府 對 誰 親 對 誰 疏 , 至 今 仍 撲 朔 迷 離 。

    可 以 說 , 回 歸 以 來 香 港 的 政 治 環 境 根 本 就 是 一 個 迷 局 , 它 在 中 西 方 交 戰 中 糾 纏 , 就 像 一 條 水 流 不 定 、 垃 圾 充 塞 的 河 流 , 中 間 布 滿 危 險 的 漩 渦 , 任 何 人 置 身 當 中 , 都 有 沒 頂 之 險 。 一 方 面 , 特 區 政 府 表 示 要 加 強 愛 國 育 , 爭 取 香 港 人 對 國 家 的 認 同 ; 但 另 一 方 面 , 愛 國 人 士 和 正 義 傳 媒 受 盡 歧 視 和 打 擊 , 親 西 方 人 士 和 洋 奴 漢 奸 受 到 特 別 保 護 和 優 待 , 這 種 現 象 增 加 了 香 港 政 局 的 複 雜 性 , 令 政 治 形 勢 更 加 曖 昧 。

    不 除 垃 圾 難 消 漩 渦
    今 日 民 建 聯 在 區 選 中 獲 勝 , 和 明 年 台 灣 大 選 如 果 國 民 黨 贏 了 民 進 黨 一 樣 , 並 不 等 於 台 灣 的 形 勢 會 有 利 於 中 國 統 一 。 因 為 , 政 治 選 舉 得 利 並 非 等 於 民 心 轉 向 , 同 樣 , 民 建 聯 選 舉 獲 勝 亦 不 等 於 香 港 人 認 同 國 家 。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香 港 根 本 無 法 穩 定 , 難 有 和 諧 , 只 能 在 錯 綜 複 雜 的 政 治 鬥 爭 中 靠 中 央 政 府 救 濟 以 維 持 一 個 繁 榮 假 象 。 這 種 陰 晴 不 定 、 風 向 無 常 的 形 勢 , 只 利 於 渾 水 摸 魚 的 政 客 , 對 香 港 社 會 的 穩 定 發 展 是 沒 有 幫 助 的 。

    不 客 氣 的 說 一 句 , 今 日 香 港 政 局 上 的 陰 霾 , 正 是 中 央 政 府 將 「 五 十 年 不 變 」 誤 作 「 五 十 年 不 管 」 造 成 的 。 由 於 回 歸 以 後 , 中 央 政 府 撒 手 不 理 , 將 香 港 的 治 權 無 條 件 交 在 一 群 對 國 家 民 族 全 無 責 任 感 和 感 情 的 人 手 上 , 致 使 國 家 觀 念 和 民 族 正 氣 得 不 到 弘 揚 , 愛 國 人 士 的 地 位 完 全 沒 有 提 高 , 擁 護 回 歸 的 人 不 但 嗅 不 到 中 國 氣 息 , 連 追 隨 共 產 黨 多 年 的 民 建 聯 也 曾 多 次 發 出 有 辱 無 榮 的 慨 嘆 。

    令 人 無 法 理 解 的 是 , 中 央 政 府 對 香 港 的 時 局 隔 岸 觀 火 , 任 由 親 西 方 政 客 揮 舞 「 民 主 」 和 「 普 選 」 的 大 旗 , 將 香 港 搞 得 人 心 動 盪 、 雞 犬 不 寧 。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的 達 官 貴 人 仍 高 高 在 上 、 為 所 欲 為 的 情 況 下 , 香 港 人 心 又 如 何 能 真 正 的 回 歸 呢 ?

    這 次 區 議 會 選 舉 的 結 果 並 不 值 得 欣 喜 , 因 為 這 只 是 香 港 無 數 政 治 漩 渦 中 的 其 中 一 個 而 已 , 碰 巧 這 次 被 淹 死 的 是 泛 民 主 派 的 人 , 但 下 次 也 有 可 能 是 民 建 聯 的 人 。 若 中 央 政 府 不 肯 下 決 心 清 理 河 道 的 垃 圾 , 消 除 這 些 危 險 的 漩 渦 , 香 港 這 條 支 流 就 無 法 重 歸 大 海 , 最 後 只 會 變 成 西 方 政 治 垃 圾 的 堆 填 區 !

  55. 連 黎 智 英 都 要 哀 號 「 泛 民 區 選 大 敗 」 ; 為 何 大 敗 ? 魯 迅 說 : 「 世 間 有 一 種 無 賴 精 神 … … 天 津 的 青 皮 , 就 是 所 謂 無 賴 者 很 跋 扈 , 譬 如 給 人 搬 一 件 行 李 , 他 說 要 兩 元 , 對 他 說 這 行 李 小 , 他 說 要 兩 元 , 對 他 說 道 路 近 , 他 說 要 兩 元 , 對 他 說 不 要 搬 了 , 他 說 也 仍 然 要 兩 元 。 」 李 柱 銘 之 流 的 民 主 黨 , 對 他 們 說 香 港 經 濟 有 問 題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老 人 生 果 金 沒 得 加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皇 后 碼 頭 要 拆 卸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港 股 直 通 車 通 不 了 , 他 們 說 要 普 選 。 總 之 , 他 們 的 狗 皮 膏 藥 只 有 一 味 「 普 選 」 。 為 何 要 普 選 ? 黎 智 英 《 蘋 果 日 報 》 回 答 了 : 「 天 滅 中 共 ! 」 你 有 辦 法 自 己 去 滅 吧 ! 七 百 萬 香 港 市 民 只 想 安 居 樂 業 , 不 想 反 攻 大 陸 的 。 普 選 和 中 共 有 何 關 係 ? 民 主 黨 叫 囂 : 「 要 以 香 港 的 民 主 化 帶 動 全 中 國 的 民 主 化 。 」 他 們 就 是 要 用 這 一 套 攪 亂 全 中 國 , 所 以 何 俊 仁 加 緊 和 台 灣 民 進 黨 勾 結 。

    民 建 聯 贏 了 許 多 議 席 , 說 是 「 地 區 工 作 做 得 好 」 ; 我 看 他 們 應 首 先 感 謝 李 柱 銘 發 表 漢 奸 言 論 。 香 港 是 講 真 話 的 社 會 , 泛 民 政 客 表 示 「 我 願 意 做 漢 奸 」 當 然 不 是 假 話 ; 那 麼 , 最 笨 的 選 民 也 不 會 將 神 聖 一 票 投 到 漢 奸 身 上 。 據 說 民 主 黨 內 還 有 清 醒 的 「 有 識 之 士 」 , 倘 如 是 , 則 要 使 民 主 黨 還 有 生 存 空 間 , 真 應 學 毛 澤 東 將 創 黨 人 士 陳 獨 秀 、 張 國 燾 永 遠 開 除 黨 籍 那 樣 , 將 李 柱 銘 驅 逐 出 黨 ; 不 然 , 下 次 各 種 選 舉 , 泛 民 更 要 慘 敗 , 民 主 黨 更 要 為 了 選 票 「 尋 尋 覓 覓 , 冷 冷 清 清 , 悽 悽 慘 慘 戚 戚 」 。

  56. 今 次 區 議 會 選 舉 塵 埃 落 定 , 四 百 零 五 個 席 位 名 花 有 主 。 泛 民 主 派 全 線 崩 盤 , 尤 其 是 醜 聞 迭 爆 的 民 主 黨 更 是 丟 人 又 丟 席 , 參 選 一 百 零 八 人 , 只 獲 得 五 十 九 席 , 勝 選 率 不 足 五 成 五 , 遠 低 於 上 屆 近 八 成 的 成 功 率 。 這 是 繼 立 法 會 選 舉 後 的 又 一 大 潰 敗 , 估 計 到 明 年 立 法 會 選 舉 時 , 民 主 黨 全 軍 盡 墨 亦 不 是 不 可 能 。

    民 主 黨 今 次 失 利 , 不 是 因 為 對 手 太 強 , 眾 所 周 知 , 民 建 聯 這 幫 人 素 來 爛 泥 扶 不 上 壁 , 文 鬥 文 不 行 , 武 鬥 武 不 行 , 只 會 向 阿 爺 喊 救 命 。 民 主 黨 的 問 題 , 主 要 是 行 事 往 往 出 於 一 黨 之 私 , 而 不 是 為 了 七 百 萬 市 民 的 公 共 利 益 , 高 層 有 高 層 的 醜 聞 , 基 層 有 基 層 的 痛 腳 , 有 召 妓 的 , 也 有 涉 騙 公 帑 的 , 甚 至 整 個 黨 本 身 就 是 與 民 為 敵 。

    比 如 , 壹 淫 媒 長 期 誨 淫 誨 盜 , 毒 化 香 江 , 民 怨 滔 天 , 但 凡 知 羞 明 恥 之 人 都 忍 不 住 站 出 來 痛 斥 , 但 素 以 宣 揚 民 主 、 人 權 為 己 任 的 民 主 黨 , 居 然 對 壹 淫 媒 長 期 侵 犯 人 權 的 醜 惡 行 為 視 若 無 睹 , 更 不 時 為 壹 淫 媒 幫 腔 掩 護 , 公 然 與 淫 賤 為 伍 , 這 自 然 引 起 選 民 的 憤 怒 。 再 比 如 , 李 柱 銘 在 選 前 發 表 要 求 美 國 干 預 北 京 奧 運 的 漢 奸 言 論 , 在 這 種 大 是 大 非 問 題 面 前 , 民 主 黨 不 是 與 李 柱 銘 劃 清 界 線 止 蝕 , 反 而 與 李 柱 銘 綑 綁 , 為 其 辯 護 鳴 冤 。 民 主 黨 這 種 顛 倒 是 非 、 混 淆 黑 白 的 做 法 , 又 焉 能 不 被 選 民 拋 棄 ?

    民 主 黨 主 席 何 俊 仁 假 惺 惺 地 提 出 辭 職 , 以 示 對 選 戰 失 利 負 責 , 但 迅 速 被 挽 留 , 無 能 的 主 席 配 腐 敗 的 政 黨 , 果 然 是 絕 配 。 不 過 , 民 主 黨 不 挽 留 也 不 行 , 這 幾 年 黨 主 席 換 了 一 個 又 一 個 , 仍 是 一 蟹 不 如 一 蟹 , 如 今 實 在 沒 有 人 可 更 換 了 。 當 然 , 如 果 何 俊 仁 真 要 顯 示 負 責 , 大 可 以 帶 領 民 主 黨 徒 們 去 跳 維 多 利 亞 港 , 目 前 時 入 冬 季 , 水 溫 刺 骨 , 正 好 清 醒 。

  57. 中 國 人 幾 千 年 來 都 遵 奉 儒 家 思 想 , 以 「 精 忠 報 國 , 捨 生 取 義 」 為 光 榮 , 故 出 賣 國 家 民 族 利 益 的 漢 奸 , 都 為 人 所 不 齒 , 遺 臭 萬 年 。 不 過 , 在 現 實 中 , 當 漢 奸 的 人 生 前 大 都 享 盡 榮 華 富 貴 , 即 使 死 後 留 下 千 古 罵 名 亦 在 所 不 計 。 如 中 國 著 名 的 漢 奸 秦 檜 , 生 前 可 說 得 上 十 分 風 光 , 他 位 極 人 臣 , 生 榮 死 哀 , 先 是 宋 高 宗 為 褒 揚 其 主 和 之 功 , 為 其 神 道 碑 題 八 個 大 字 : 「 決 策 元 功 , 精 忠 全 德 」 。 追 封 為 「 申 王 」 , 贈 謚 號 「 忠 獻 」 。 但 後 來 歷 史 還 其 本 來 面 目 , 變 回 受 萬 人 唾 罵 , 令 子 孫 蒙 羞 的 罪 人 , 故 後 人 有 詩 曰 : 「 人 從 宋 後 少 名 檜 , 我 到 墳 前 愧 姓 秦 。 」

    敢 當 走 狗 甘 為 漢 奸
    無 獨 有 偶 , 香 港 也 出 了 個 著 名 漢 奸 李 柱 銘 , 不 過 他 的 運 氣 似 乎 沒 有 秦 檜 那 樣 好 , 秦 檜 所 受 的 隔 世 報 , 李 柱 銘 卻 須 受 現 眼 報 。 回 歸 前 , 李 柱 銘 以 爭 取 民 主 的 英 雄 形 象 出 現 , 但 由 於 他 毫 不 掩 飾 他 的 漢 奸 所 為 , 漸 漸 被 香 港 人 看 穿 了 他 的 真 面 目 , 《 東 方 日 報 》 獨 具 慧 眼 , 首 先 將 漢 奸 狗 牌 掛 到 他 的 脖 子 上 , 雖 然 多 年 來 爭 議 甚 多 , 但 事 實 面 前 , 沒 有 人 可 以 摘 掉 他 的 漢 奸 帽 子 。 事 實 勝 於 雄 辯 , 我 們 不 妨 重 溫 他 近 年 來 的 漢 奸 言 行 , 以 為 李 柱 銘 是 否 漢 奸 作 一 蓋 棺 論 定 :

    回 歸 前 夕 , 李 柱 銘 為 向 美 英 國 家 表 示 自 己 的 忠 心 , 多 次 站 在 外 國 的 立 場 上 發 出 不 利 於 自 己 國 家 的 驚 人 言 論 :

    一 九 八 八 : 「 如 果 香 港 繼 續 做 一 百 年 英 國 殖 民 地 , 我 想 很 多 人 認 為 是 最 好 的 。 」

    一 九 八 九 : 「 英 國 將 香 港 主 權 交 還 中 國 , 就 像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把 五 百 萬 名 猶 太 人 交 還 給 納 粹 德 國 。 」

    「 各 國 應 增 加 貿 易 制 裁 中 國 政 府 , 貿 易 制 裁 有 可 能 推 翻 恐 怖 政 府 , 或 者 改 變 現 行 政 策 。 」

    一 九 九 一 : 反 對 中 國 要 求 預 留 儲 備 金 給 特 區 政 府 , 並 前 往 倫 敦 , 要 求 英 國 政 府 堅 持 立 場 , 不 能 預 留 任 何 儲 備 金 給 特 區 政 府 。

    一 九 九 五 : 「 美 國 作 為 世 界 民 主 的 旗 手 , 英 國 作 為 我 們 的 宗 主 國 , 應 站 出 來 抵 抗 北 京 的 欺 凌 。 」 又 自 稱 「 敢 於 當 殖 民 主 義 的 走 狗 」 。

    一 九 九 七 : 七 月 一 日 ( 香 港 回 歸 ) 來 臨 就 如 一 個 縱 火 狂 徒 在 玩 火 , 「 想 像 一 個 人 手 持 一 個 燃 燒 的 火 炬 進 入 你 家 , 想 像 他 將 燒 毀 你 的 家 園 。 」

    回 歸 以 後 , 李 柱 銘 堅 持 他 的 反 共 立 場 , 對 自 己 的 祖 國 和 香 港 現 狀 極 盡 污 衊 和 攻 擊 之 能 事 :

    一 九 九 九 : 以 美 國 為 首 的 北 約 以 導 彈 擊 中 中 國 駐 南 斯 拉 夫 大 使 館 後 , 他 在 立 法 會 上 表 示 事 件 只 是 誤 炸 , 並 指 內 地 同 胞 對 戰 事 背 景 無 知 。

    當 《 東 方 日 報 》 「 功 夫 茶 」 痛 斥 李 柱 銘 是 漢 奸 時 , 李 柱 銘 即 指 使 和 他 友 好 的 刑 事 檢 控 專 員 江 樂 士 , 要 求 警 方 以 「 刑 事 煽 動 罪 」 調 查 《 東 方 日 報 》 。

    二 ○ ○ 二 : 和 美 國 官 員 會 面 , 共 同 商 討 反 對 《 基 本 法 》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

    二 ○ ○ 三 : 「 你 話 我 做 漢 奸 , 我 日 日 做 漢 奸 , 有 需 要 時 做 漢 奸 。 」

    沙 士 疫 情 過 後 , 在 美 國 《 紐 約 時 報 》 發 表 文 章 , 指 「 香 港 遭 到 來 自 中 國 最 嚴 重 的 襲 擊 」 。

    二 ○ ○ 四 : 出 席 美 國 參 議 院 就 香 港 民 主 狀 況 而 舉 行 的 聽 證 會 。

    二 ○ ○ 五 : 率 代 表 團 訪 歐 美 , 要 求 美 國 政 府 支 持 香 港 盡 快 落 實 普 選 。

    二 ○ ○ 七 : 接 受 法 新 社 訪 問 時 稱 , 國 際 社 會 應 向 中 國 施 壓 , 加 快 香 港 民 主 改 革 的 步 伐 。

    在 美 國 《 華 爾 街 日 報 》 發 表 文 章 , 要 求 美 國 總 統 布 殊 藉 北 京 奧 運 向 中 國 施 壓 , 迫 使 中 國 改 善 人 權 。

    善 惡 有 報 如 影 隨 形
    從 李 柱 銘 的 一 系 列 言 行 所 見 , 他 毫 不 掩 飾 的 要 求 外 國 干 預 中 國 和 香 港 的 內 政 , 甚 至 實 行 經 濟 制 裁 及 施 加 政 治 壓 力 , 迫 使 中 國 向 西 方 國 家 的 立 場 靠 攏 , 已 經 損 害 了 國 家 民 族 利 益 , 超 越 了 一 個 中 國 公 民 的 應 有 所 為 , 說 他 是 漢 奸 並 沒 有 冤 枉 了 他 。 但 是 , 由 於 他 身 上 披 民 主 的 外 衣 , 故 開 始 時 有 很 多 人 被 他 所 迷 惑 , 尚 認 為 他 的 所 為 是 為 了 促 進 中 國 民 主 , 直 至 李 柱 銘 將 十 三 億 人 民 視 為 中 國 走 向 世 界 的 百 年 盛 事 ─ ─ 奧 運 也 用 作 攻 擊 自 己 國 家 的 武 器 時 , 終 於 激 起 了 公 憤 , 一 夜 之 間 , 李 柱 銘 頓 成 過 街 老 鼠 , 成 為 眾 矢 之 的 。 李 柱 銘 在 整 個 社 會 指 摘 和 輿 論 衝 擊 之 下 感 到 顫 抖 , 但 他 仍 企 圖 負 隅 頑 抗 , 先 有 他 的 同 夥 兄 弟 搞 事 三 人 組 為 他 辯 護 , 繼 而 有 美 國 《 華 爾 街 日 報 》 為 他 出 頭 , 然 而 , 由 於 眾 怒 難 犯 , 無 論 他 的 同 夥 如 何 努 力 , 亦 難 將 李 柱 銘 救 出 千 夫 所 指 、 萬 箭 穿 心 的 窘 境 。

    縱 觀 李 柱 銘 多 年 來 的 言 行 , 可 說 是 「 自 作 孽 , 不 可 活 」 , 他 每 一 次 背 離 國 家 民 族 立 場 的 言 行 , 都 令 那 些 對 他 仍 存 有 一 點 希 望 的 香 港 人 離 他 再 遠 一 步 。 最 後 , 有 人 重 施 故 技 , 藉 投 訴 一 篇 一 年 多 前 在 東 方 報 業 集 團 旗 下 《 太 陽 報 》 刊 登 的 文 章 , 有 「 鼓 吹 暴 力 」 之 嫌 , 要 求 警 方 對 文 章 作 者 進 行 調 查 , 企 圖 借 警 力 衝 擊 正 義 傳 媒 , 製 造 寒 蟬 效 應 , 保 李 柱 銘 過 關 。

    可 惜 , 此 舉 弄 巧 反 拙 , 更 激 起 了 市 民 的 憤 怒 , 連 不 同 政 治 立 場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也 義 憤 填 膺 , 齊 聲 指 摘 香 港 警 方 借 題 發 揮 , 干 預 言 論 自 由 。 警 方 出 手 , 不 但 不 能 起 到 圍 魏 救 趙 的 作 用 , 反 而 成 了 李 柱 銘 棺 材 上 的 最 後 一 顆 釘 , 達 成 了 李 柱 銘 天 天 當 漢 奸 的 願 望 。 從 此 , 李 柱 銘 再 難 翻 身 , 成 為 泛 民 主 派 的 負 資 產 , 連 同 袍 戰 友 對 他 也 避 之 惟 恐 不 及 。 可 惜 太 遲 了 , 李 柱 銘 過 去 的 光 環 今 日 已 成 了 泛 民 主 派 的 禽 流 感 , 即 使 他 已 躲 進 棺 材 , 仍 然 有 強 大 的 殺 傷 力 , 以 致 泛 民 在 區 議 會 選 戰 中 敗 得 一 塌 糊 塗 。 雖 然 , 他 們 將 失 敗 原 因 歸 咎 於 地 區 工 作 做 得 不 夠 , 然 而 , 他 們 自 己 心 知 肚 明 , 泛 民 主 派 向 來 對 地 區 工 作 不 感 興 ?, 過 去 之 所 以 能 成 功 , 是 由 於 民 主 外 衣 蓋 住 了 漢 奸 的 本 來 面 目 , 今 日 香 港 人 有 所 醒 悟 , 拋 棄 他 們 而 去 也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事 。

    《 太 上 感 應 篇 》 有 云 : 「 禍 福 無 門 , 惟 人 自 召 ; 善 惡 有 報 , 如 影 隨 形 。 」 今 日 正 是 李 柱 銘 惡 貫 滿 盈 、 孽 報 臨 頭 的 時 候 , 相 信 他 的 同 黨 的 報 應 也 為 期 不 遠 , 淫 賤 黎 、 陳 主 、 孤 臣 孽 子 、 廢 舊 電 池 、 香 港 良 心 、 港 英 餘 孽 … … 這 些 西 方 骨 牌 將 會 一 隻 隻 接 連 倒 下 。 不 過 , 如 果 中 央 政 府 不 肯 下 決 心 掃 乾 淨 這 些 政 治 垃 圾 , 他 們 腐 爛 後 所 發 出 的 臭 氣 , 仍 然 足 以 污 染 回 歸 後 的 天 空 , 五 星 紅 旗 永 遠 難 在 藍 天 白 雲 下 高 傲 地 飄 揚 !

  58. 區 議 會 選 舉 結 果 , 民 建 聯 一 共 獲 得 一 百 一 十 五 席 , 比 上 屆 多 出 五 十 三 席 , 當 選 率 達 百 分 之 六 十 五 , 較 上 屆 的 百 分 之 三 十 , 提 高 逾 一 倍 。 他 的 冤 家 對 頭 民 主 黨 則 只 得 五 十 九 席 , 遠 遠 落 後 去 屆 的 九 十 五 席 , 當 選 率 亦 由 上 屆 的 百 分 之 七 十 九 , 減 至 百 分 之 五 十 五 。

    這 次 區 議 會 選 舉 , 泛 民 主 派 可 說 是 一 敗 塗 地 , 中 文 大 學 政 治 與 行 政 學 系 副 授 馬 嶽 指 出 , 今 屆 投 票 率 較 上 屆 低 , 明 顯 是 因 為 今 年 的 經 濟 好 轉 而 政 治 氣 氛 淡 薄 , 加 上 「 七 一 」 效 應 消 散 , 市 民 少 了 需 要 利 用 選 票 表 達 不 滿 的 怨 氣 。 而 嶺 南 大 學 公 共 管 治 研 究 部 主 任 李 彭 廣 也 稱 , 由 於 社 會 穩 定 , 市 民 毋 須 以 行 動 表 達 訴 求 , 加 上 區 議 會 職 能 較 低 , 都 影 響 今 屆 區 議 會 選 舉 投 票 率 。

    綜 觀 這 兩 位 學 者 的 評 論 予 人 一 個 印 象 , 那 就 是 社 會 愈 亂 , 對 泛 民 主 派 愈 有 利 , 若 社 會 穩 定 , 經 濟 好 轉 , 泛 民 主 派 就 會 失 去 了 他 們 的 支 持 , 由 此 亦 可 以 反 證 , 泛 民 主 派 成 勢 之 時 , 也 就 是 社 會 經 濟 不 好 , 社 會 不 穩 定 的 時 候 。 這 麼 說 來 , 泛 民 主 派 豈 不 就 是 亂 黨 ?

    事 實 上 , 泛 民 主 派 是 靠 煽 動 群 眾 、 擾 亂 社 會 起 家 的 , 每 逢 社 會 有 動 亂 象 , 也 就 是 泛 民 主 派 揚 眉 吐 氣 的 時 候 , 這 樣 的 亂 黨 , 難 道 值 得 我 們 支 持 嗎 ?

    此 外 , 這 次 區 議 會 選 舉 的 投 票 率 不 過 僅 過 三 分 之 一 , 若 以 全 港 七 百 多 萬 人 計 算 , 則 只 有 百 分 之 十 五 的 人 投 票 ,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普 選 根 本 沒 有 任 何 意 義 , 唯 一 的 好 處 是 易 於 操 控 , 渾 水 摸 魚 , 以 在 下 的 所 見 , 普 選 根 本 就 是 騙 局 , 若 不 想 受 騙 , 最 好 遠 離 騙 子 。

  59. 泛 民 主 派 在 區 議 會 選 舉 中 慘 敗 之 後 , 各 方 人 士 都 紛 紛 檢 討 原 因 , 泛 民 主 派 認 為 自 己 的 地 方 工 作 和 組 織 能 力 不 如 民 建 聯 ; 民 建 聯 認 為 取 勝 是 因 為 大 環 境 對 本 身 有 利 ; 專 家 學 者 則 認 為 近 年 來 社 會 安 定 , 經 濟 好 轉 , 失 去 七 一 遊 行 的 效 應 。 不 知 是 否 這 些 人 有 心 保 存 李 柱 銘 的 面 子 , 竟 然 沒 有 人 提 到 最 近 李 柱 銘 要 求 美 國 總 統 藉 ○ 八 奧 運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的 漢 奸 行 為 給 泛 民 主 派 帶 來 的 損 害 , 其 實 , 李 柱 銘 事 件 對 區 選 的 影 響 , 遠 大 於 其 他 原 因 , 這 才 是 泛 民 失 敗 的 原 因 。

    首 先 , 如 果 民 建 聯 取 勝 是 由 於 善 於 做 地 方 工 作 及 組 織 能 力 強 , 那 為 甚 麼 上 一 屆 區 選 中 民 建 聯 會 慘 敗 呢 ? 難 道 他 們 以 前 沒 有 做 好 社 區 工 作 及 組 織 能 力 不 好 嗎 ?

    如 果 說 , 是 由 於 社 會 環 境 轉 變 才 令 民 建 聯 大 勝 , 那 為 甚 麼 同 樣 重 民 生 及 社 會 安 定 的 其 他 候 選 人 並 沒 有 獲 利 呢 ?

    不 過 , 民 主 派 善 於 趁 火 打 劫 是 事 實 , 沒 有 政 治 議 題 對 他 們 確 實 有 所 不 利 , 但 這 次 泛 民 主 派 不 是 小 敗 , 而 是 慘 敗 , 就 不 能 不 更 深 入 的 尋 找 真 正 的 原 因 。

    其 實 原 因 正 是 李 柱 銘 效 應 , 因 為 , 李 柱 銘 這 次 想 利 用 奧 運 作 為 打 擊 中 國 的 武 器 , 激 起 了 大 部 分 人 的 義 憤 , 大 部 分 的 基 層 群 眾 已 認 定 了 李 柱 銘 是 漢 奸 , 泛 民 主 派 是 李 柱 銘 的 一 夥 , 所 以 大 部 分 人 將 選 票 投 給 漢 奸 的 對 頭 人 。

    喜 歡 玩 政 治 的 人 千 萬 不 要 忘 記 , 民 族 感 情 是 不 可 低 估 的 , 就 算 當 年 希 特 拉 發 動 世 界 大 戰 , 今 日 普 京 能 操 控 俄 羅 斯 , 所 憑 的 也 正 是 這 一 點 , 小 小 一 個 區 選 , 又 算 得 了 甚 麼 !

  60. 警 方 對 東 方 報 業 集 團 突 然 襲 擊 , 派 員 上 門 調 查 《 太 陽 報 》 一 年 多 前 的 一 篇 專 欄 文 章 , 抓 住 該 文 中 「 痛 打 、 暴 打 」 等 字 眼 , 要 求 提 供 有 關 作 者 和 集 團 審 稿 程 序 的 資 料 。 這 一 製 造 現 代 文 字 獄 的 做 法 , 當 然 受 到 東 方 報 業 集 團 嚴 斥 和 社 會 輿 論 的 狂 轟 。

    警 方 自 知 理 虧 , 亦 知 眾 怒 難 犯 , 只 好 表 示 : 「 無 足 夠 證 據 將 有 關 投 訴 立 案 作 出 刑 事 調 查 , 因 此 已 決 定 終 止 跟 進 。 」 顯 然 是 想 草 草 收 兵 , 以 掩 蓋 其 充 當 打 壓 媒 體 工 具 的 事 實 。

    但 是 世 界 上 沒 有 這 樣 的 便 宜 事 情 。 不 能 只 許 州 官 放 火 , 不 准 百 姓 點 燈 。 要 想 了 結 此 事 , 不 是 不 可 以 , 但 警 方 一 定 要 就 下 列 幾 點 疑 問 作 出 解 釋 :

    首 先 , 警 方 對 《 太 陽 報 》 採 取 調 查 行 動 , 理 由 是 有 人 透 過 電 郵 和 傳 真 向 警 方 作 出 投 訴 。 但 投 訴 者 究 竟 是 何 人 , 有 何 背 景 ? 警 方 卻 諱 莫 如 深 。 令 人 懷 疑 所 謂 「 投 訴 者 」 是 否 真 有 其 人 。

    其 次 , 就 算 真 的 有 人 投 訴 , 但 據 了 解 , 警 方 今 年 頭 十 個 月 接 到 二 萬 三 千 五 百 多 個 電 郵 投 訴 , 為 何 不 處 理 其 他 投 訴 , 只 挑 這 幾 個 投 訴 出 來 處 理 ? 而 《 太 陽 報 》 的 文 章 是 一 年 多 前 發 表 的 , 但 一 直 沒 人 「 投 訴 」 , 而 警 方 卻 在 一 年 多 後 突 然 要 到 報 館 調 查 。 聯 想 起 本 港 各 界 當 時 正 猛 批 李 柱 銘 挾 洋 自 重 , 尤 其 是 東 方 報 業 集 團 旗 下 兩 報 對 李 柱 銘 漢 奸 行 為 無 情 揭 露 , 不 禁 令 人 懷 疑 , 有 人 在 為 李 柱 銘 滅 火 。

    此 外 , 警 方 調 查 傳 媒 , 分 明 是 干 涉 新 聞 自 由 , 但 為 何 警 務 處 事 先 不 向 律 政 司 尋 求 意 見 ? 調 查 《 太 陽 報 》 的 決 定 究 竟 是 誰 作 出 的 ? 背 後 還 有 甚 麼 人 出 主 意 ? 警 方 有 需 要 公 開 交 代 。

  61. 警 方 在 本 月 初 以 接 到 市 民 投 訴 為 由 , 派 遣 情 報 組 人 員 調 查 《 太 陽 報 》 一 篇 在 一 年 多 前 刊 登 的 文 章 , 由 於 事 件 太 過 荒 謬 離 奇 , 引 起 社 會 的 嚴 重 關 注 。

    政 府 公 開 回 應 說 : 「 對 於 任 何 干 犯 法 律 的 行 為 , 警 方 有 責 任 以 認 真 及 不 偏 不 倚 的 方 式 依 法 考 慮 跟 進 行 動 , 警 務 人 員 是 次 到 訪 傳 媒 機 構 , 是 希 望 取 得 機 構 合 作 , 提 供 背 景 資 料 以 作 初 步 評 估 , 警 方 絕 對 無 意 干 預 新 聞 自 由 , 事 件 牽 涉 的 背 景 資 料 搜 集 程 序 亦 無 損 《 基 本 法 》 所 保 障 的 新 聞 自 由 。 」

    當 局 這 番 辯 解 , 可 說 是 睜 眼 睛 說 瞎 話 , 因 為 照 政 府 公 布 , ○ 七 年 一 至 十 月 間 , 警 方 所 接 獲 的 電 郵 投 訴 多 達 二 萬 三 千 五 百 餘 宗 , 如 果 警 方 每 一 宗 都 採 取 行 動 , 「 搜 集 資 料 作 初 步 評 估 」 的 話 , 相 信 警 方 情 報 組 就 是 增 加 一 百 倍 的 人 手 也 無 法 應 付 。

    事 件 中 牽 涉 的 文 章 , 引 用 立 法 會 議 員 的 看 法 來 說 , 「 沒 有 任 何 威 脅 社 會 安 全 , 內 容 亦 無 造 成 任 何 實 質 影 響 及 提 供 背 景 的 必 要 」 。 令 人 大 惑 不 解 的 是 , 投 訴 人 在 這 篇 文 章 發 表 一 年 多 之 後 , 正 值 社 會 輿 論 對 民 主 黨 前 主 席 李 柱 銘 大 為 不 利 時 才 採 取 投 訴 行 動 , 可 說 完 全 不 合 常 理 。 而 警 方 居 然 會 對 有 關 文 章 內 容 不 作 分 析 , 對 投 訴 人 的 動 機 毫 不 懷 疑 , 便 第 一 時 間 馬 上 配 合 行 動 , 若 說 其 中 沒 有 任 何 特 別 內 幕 , 只 有 白 癡 才 會 相 信 。

    不 過 , 警 方 堅 決 不 肯 透 露 投 訴 人 的 背 景 已 說 明 了 一 切 , 到 底 是 何 方 神 聖 值 得 警 方 賠 上 自 己 的 聲 譽 為 他 背 這 黑 鍋 , 那 正 是 社 會 人 士 最 需 要 知 道 的 答 案 !

  62. 小弟有幾個疑問:
    1. 是否有網友用東方日報名字貼上留言?
    2. 如果是香港東方日報本身向海外留言版貼上留言,不知其用意是什麽?
    3. 一連幾則長篇大論留言,是否代表其政治立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