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九月 24, 2007

「世紀之戰」前哨戰: 陳太 VS 勞永樂.. 誰勝誰敗?

辯論主持:
梁文道

精彩重溫:
Part 1 (starts at 27:15):
陳太 vs 勞永樂「世紀之戰」前哨戰率先上演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2-9-24-2007.asf

Part 2:
陳太:2012普選可妥協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3-9-24-2007.asf

Part 3:
學者提問環節平反六四 陳太立場未明確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4-9-24-2007.asf

Part 4:
市民提問環節— 90分鐘辯論 有掌聲有噓聲

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5-9-24-2007.asf


Responses

  1. 辯論勞永樂勝,前哨戰陳太勝。

  2. 我岩岩聽完毓民頻道先知道佢地今日辯論,好係話勞醫生有百幾票如果我冇聽錯或者理解錯。上完堂返到屋企一本政經都完左lu。一個肯為從前錯誤嘅決定係論壇度負責嘅功能組別議員,另一個之前搞左咁多風雨嘅前高官都出左黎接受質詢,我覺得兩個都贏。講真兩個都係為泛民,邊個出去選都好啦。如果數票,社民連實唔夠其他泛民團體多,如果講票數多先係贏就好片面。

  3. 陳太,其人格誠信十分可疑。陳太在退休前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所以我絕對不會在退休後從旁指指點點。」但她退休後不僅對特區政府「從旁指指點點」,而且罔顧事實抹黑和攻擊中央。這種出爾反爾的做法,首先就說明她的話不可信,她的誠信成疑。

    陳太不僅誠信成疑,而且欠港人許多交代。例如,陳太任港英經濟司時,批准中電加大投資興建龍鼓灘新電廠,引致市民多付34億電費,又污染香港。新機場啟用時出現大混亂,她時任新機場發展策略委員會主席責不可卸。陳太在主持粵港高層聯席會議時,採取的不是合作而是抗拒的態度,令粵港合作浪費了數年時間。這些重大失誤,陳太皆欠港人許多交代。
    陳太雖然是見步行步,但她的這一步棋卻早已在人們的預料之中。有人解畫,她之宣布以獨立人士身份參加是次補選,是想與反對派保持距離,其實不然。自從她「忽然民主」,參加反對派反對政改方案的遊行時,已經走上了與反對派同船的不歸路,再無任何距離可言。

    不過,同船未必同夢。出身高貴的陳太自恃身份,只盼望上船後如眾星拱月般成為「共主」。可是,眾多反對派中人卻不認同這個夢。陳太首次騎劫反政改方案遊行時,時事評論員梁文道諷刺道,陳太出任高官數十年,從未表達過任何追求民主普選的公開言論,更不用說有什麼實際動作,只是出來遊行「半截」,便成為「民主之母」,十分划算。

    隨後,陳太擺出一副領袖的架勢參加反對派的「七.一」遊行。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表示:「我覺得唔係話咩精神領袖,我們只是爭取民主的同路人。」民主黨張文光則說:「民主是平等參與,毋須領袖。」職工盟李卓人同樣表示:「泛民唔使人統領。」得不到擁戴,也就成不了「共主」。所以,自出山以來,陳太只能是觀念和行為埋堆於反對派,人卻無法埋堆。在許多反對派人眼中,她僅僅是同路人而已。

    這次倒是有機會一圓共主夢。極力鼓動陳太參選的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在港台節目中宣稱,如果陳太處理反對派政黨關係表現良好,「有機會」成為反對派「共主」。當然,做「共主」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人也要埋堆。反對派的協調機制,本來就是為反對派而設的。既然要參加反對派的協調機制,那麼獨立人士就不能再獨立了,必須從觀念到人都要加入到反對派中去。於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一直以來「欲嫁還休」的陳太,終於放下身段,委屈「下嫁」去了。

    「共主」卻並不好做。香港民主發展網絡學者組召集人陳健民在一個論壇上指出,「佢想獨立、想高貴都無用,因為佢捲入政治後,最終只會一步步走回泛民之中。」假如陳太只是一個人走進反對派陣營,且未能成功駕馭反對派,最終只會當上反對派陣營之中的「重砲手」。

    陳太若想成功駕馭七國咁亂的反對派,恐怕是有心無力──難難難。所以,當炮灰的最終命運是避免不了的。

  4. 個個人都有歷史,我地應該向歷史學習(即 learn from mistake因為通常都係睇反面然後防止同樣錯誤再次發生)。一個人幾年前吸毒,而家戒左,都唔好成日話佢道友啦。人地做完官可能唔係忽然民主而係呼喚良知呢。佢之前發圍,而家出黎選,我覺得佢起碼唔係得個嗡字先。我地睇野係睇未來,而家佢講乜我會信,不過唔係十成十,到佢贏左咪會見佢底囉。

  5. 在昨日舉行的反對派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初選論壇上,儘管陳方安生大談民主,卻仍然被人質疑為「忽然民主」。為官時「最憎民主」,甚至帶同一班公務員要求港督不要給立法局更多權力的陳方安生,竟然搖身一變成為香港的「民主鬥士」,反差實在太大。說其「忽然民主」,可謂「恰如其分」。一位年近古稀、退休多年的祖母級老太太,為何不甘寂寞,「忽然民主」,其到底有甚麼政治圖謀,究竟代表甚麼人的利益,值得港人留意。

     「九七」前,香港有甚麼民主?英國委任的港督,沒有一個經由港人投票。港督按英國的「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對港人實施殖民管治,有甚麼民主可言?當時身為港英高官的陳方安生何曾為港人爭取過民主?1992年跟隨彭定康由英國來港,陪伴他在港督府經歷殖民管治最後五年歲月的彭定康親信丁布比,倒是揭露陳老太當年是一位反民主的幹將。丁布比在97年出版的《末代港督》一書中指出,95年9月,當時貴為港英布政司的陳方安生,曾帶同一批公務員到港督府,要求港督彭定康「修憲」,規定若未得港督同意,立法局議員不能提交私人條例草案,以加強行政主導。陳方安生的這一舉動,與其現在要盡快普選立法會、擴大立法會權力的所謂「民主訴求」,簡直是南轅北轍,怎能不叫人對其「忽然民主」的動機提出質疑?

     在昨日的論壇上,競爭對手及市民指陳方安生須對為官期間就電力市場錯誤決策導致香港空氣污染加劇、不注重保育等問題負責。然而,陳老太卻避談自己在位時的政策失當,只要求時下的特區政府正視,企圖轉移視線。陳老太作為前朝重臣,又作過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直接參與甚至主持制訂過許多重大政策,對過往一些政策問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例如,陳方安生於92年擔任經濟司時,曾因高估中電用電量,令該公司投資過度,導致市民多繳34億元電費,直接損害了全港市民特別是基層市民的利益。直到現在為止,陳方安生依然拒不承認自己疏忽職守。作為一名退休高官,對自己曾經參與的政策採取卸責的態度,顯然是缺乏誠信和承擔的表現。

     陳老太的年齡已六十有七,退休已達六年之久。在多位比陳老太還年輕的議員正醞釀退休以讓年輕人上位的時候,陳老太現在參選立法會,委實是太老了。然而,陳老太以年近古稀的老軀,不惜面對「忽然民主」的質疑,執意參選實際上只有約七個月任期的立法會議員,恰恰表明這裡有一個更大的政治圖謀。事實上,陳老太在民主問題上沒有任何本錢,她的理念和價值觀根本就不是甚麼「民主」,她在回歸前從來就是以殖民管治者的傲慢對待廣大香港市民,更因維護港英殖民專制管治而獲得欣賞提拔,是十足的殖民主義價值和利益的衛道士。陳老太今天既然參選立法會,就應該尊重市民的知情權,公開交待當年為何極力反對立法局增加權力,今天為何又「忽然民主」。陳老太在自欺欺人退休多年的老太太——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突然擺出一副「捨我其誰」的姿態,高調宣佈以獨立候選人身份競逐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補選以來,每天忙著與「泛民」的一幫頭面人物開會,又是組助選團、又是要初選,哪一件事不是李柱銘、楊森以及幾名「大狀」在那裡串連指揮,全盤倚賴「泛民」的動員和支持,在自己身上押下了「泛民」的全部賭注。人們不禁要問,陳方安生是「獨立候選人」嗎?

     陳方安生說自己是獨立候選人,這是自欺欺人。人們看得很清楚,陳方安生出來參選,正是反對派頭面人物密室操作、逼人棄選、反覆游說的結果,也是陳方安生與反對派沆瀣一氣、檯底交易、私相授受的結果。因此,陳方安生再次「忽然民主」,「唔嫁又嫁」,搖身一變就「空降」成為新一代「民主共主」,企圖藉補選當作支持2012年變普選的「人民公決」,並炒熱政改議題影響區選,炒熱2012普選議題為她出選特首鋪路。

     陳方安生最終選擇了本港反對派為其政治拍檔,同流合污,令其在政治上走上了不歸路,也折射了香港政治鬥爭深入。陳方安生這幾年感到自己已「走投無路」,或者用她的說法,是「沒有選擇」。她既不甘心政治上「收檔」,唯有「屈服」與反對派結盟,謀借「泛民」延續自己在政壇上浮浮沉沉的影響力。陳方安生的影響力如果還在,她的江湖地位自然存在,否則她的價值會隨之消失,這是陳方安生最為擔心的。「泛民」則欲拉陳方安生打破困境、重聚力量,兩者互為利用,各得其所。自從曾蔭權出任特首使原先的弱勢政府變成擁有高提名、高票數、高民望的「三高」政治格局後,反對派覺得他們的聲勢一沉不起,無論是想煽動市民爭取2012年普選,還是想驅動選民在區選投票支持他們,市民支持反對派的熱烈度已大幅降溫,反對派的民望已大幅下跌,在此無法擺脫的困境之中,認為陳方安生是最能整合和代表反對派參選的人物,拉其落水。

     陳方安生現時忽然扮演「民主女神」,聲稱要為港人爭取民主,也是自欺欺人,令港人懷疑其有政治野心。陳方安生在民主問題上沒有任何本錢,她的理念和價值觀也從來不是甚麼「民主」,而是深印在骨子裡的「向北京說不」,這一點就其歷史和現實的表現可謂一以貫之。香港回歸前,陳方安生身居高位,以殖民管治者的傲慢對待香港廣大市民,在港英時期任布政司司長多年,以維護港英傳統管治而獲末代港督的欣賞,從未見她對維護社會平等、公義、民主有任何表現,是十足的殖民主義價值和利益的衛道士。進入過渡期,她緊密配合英國撤退前的部署,以港英政府代言人的身份明裡暗裡同中國政府角力。香港回歸後,陳方安生言不由衷,「身在曹營心在漢」,一直與提攜她上位及接替自己出任首位華人布政司的上司霍德保持緊密聯繫,成為陳方安生與英國政府的傳話人兼幕後軍師,她只要「兩制」不要「一國」的言行和抗拒中央政府的感情暴露無遺。陳方安生退休後不甘寂寞,每逢香港政壇有大事發生,她都有動作,把「爭民主」、「爭普選」的矛頭直指中央政府,目的是要以壓力逼使中央放棄對香港民主普選的決定權和主導權。所以,陳方安生忽然以救世主的姿態要為港人「爭民主」、「爭普選」,其政治企圖是十分明顯的。

     陳方安生大言不慚地表示,她希望與中央建立有效溝通渠道、與特區政府建立夥伴關係,「中央不須擔心我做立法會議員會搞事、對著幹」,並自言在過去年多並沒有跟北京有較頻密的互動,流露不滿。事實是,陳方安生在06年「七.一」前後終於公開投入美英為後台的拒中抗共陣營,儼然以所謂「民主派」的領袖姿態高調亮相,舉起反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旗幟,以香港電台和西方媒體為平台,密集地發表「西化」中國、否定「一國兩制」、矛頭直指中央的言論。港人對中央的信心和信任度越來越高,陳方安生公開挑戰中央,只能令她誠信受損。有識之士都看到,即使陳方安生成功取得議席,她和特區以及中央政府的關係只會進一步疏離,不會得到改善,她要「擔當橋樑角色」更不用想了。

     港人不會忘記,陳方安生在2001年提早退休離開政府之後,曾公開表示「五不」,其中包括「不重返政壇」,「絕對不會在退休後從旁指指點點」。她又常謙稱是「普通市民」,有六次紀錄稱「沒有政治野心」。作為中國香港公民當然有選擇高調參政議政的權利,這也是過去港英時期所不可能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權利。但陳方安生出爾反爾,由跟反對派同床異夢,到最終成為反對派一分子,背後支持她出來的反對派頭面人物中有的甚至是些本性難改的反中亂港分子;陳方安生同他們混在一起再沒有甚麼界線,這位「民主共主」又如何能同中央改善關係呢?與中央保持良好的溝通、互信關係是特區發展所必需,一個不能與中央溝通、不為中央所信任的立法會議員,又豈會為市民所歡迎,更不會是市民之福。現在,陳方安生明知中央對香港發展政制的意見,卻硬要爭上立法會這個「平台」去與中央抗爭,無疑與大多數市民的想法背道而馳,這跟陳方安生自言中央不須擔心她會搞事、對著幹的表白,是何等的諷刺、何等的矛盾!

  6. 咁長!!

    唉!

  7. 反對派為了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瘋狂圍剿攻擊葉劉淑儀,向她狂打棍子,狂扣帽子。葉劉不為所懼,不為所動,與反對派短兵相接,以一敵十,其展示的是忠誠無畏、敢負責、有承擔的人格!這比當年袖手旁觀看熱鬧、使絆子的陳方安生之流不知高尚多少!要比「人格之戰」,葉劉與陳方安生早已高下立見矣!

     日前香港民建聯高層接觸葉劉淑儀商討參加港島區立法會補選事宜。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表示,倘若葉劉參選,民建聯會全力為其助選。葉劉也表示,目前正積極考慮參選意向,會研究最新的民意調查結果。

     那邊廂,反對派也在緊鑼密鼓。經過前一陣子裝模作樣的「協商」之後,反對派還是要搞一下自欺欺人的所謂「民主初選」,也即由陳方安生和勞永樂在反對派自設的「論壇」上各自表演一番,以平息反對派內部對「大佬文化」、「暗箱作業」的不滿。只是誰都可以看出,勞永樂只是陪「論」而已,只是為陳方安生當「佈景板」、造聲勢而已。

     除了「民主初選」和「公開論壇」這些自說自話,自編自導自演的「造勢」之外,反對派還大打「富豪牌」,他們到處散布吹噓城中有多位富豪支持陳方安生參選,甚至有鼻子有眼的說某某要出多少錢為其助選。他們把這些富豪描述成和陳方安生「理念相同」,好像陳太是他們的政治紅顏知己似的。這種無聊的吹噓無非是為陳太搖旗吶喊,把她包裝成有香港商界的「強大支持」。然而,這種近乎造謠的吹噓很快就被揭穿,富豪們紛紛表態根本沒有出錢支持陳太參選這樣的事。

     除了反對派吹喇叭、抬椅子大造聲勢之外,陳太本人也「積極行動起來」,向尚未宣布參選的葉劉淑儀叫板。她在接受訪問時胡謅這場選舉是什麼「人格之戰」。她自以為站在「人格高地上」,而葉劉的「人格」似有「問題」。她質疑當年葉劉為推二十三條立法和「人格」問題相關,要葉劉向市民「作出交待」云云。

     在反對派和陳方安生看來,當年身為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代表特區政府依據基本法力推二十三條立法是「極不光彩之事」,是她參選的「死穴」,是可以在她的「人格」問題上大做文章。然而,反對派這樣做是完全打錯了算盤,是再次暴露了他們「反中亂港」的真面目。香港基本法的二十三條是清清楚楚、毫不含糊地寫明特區政府要為國家安全自行立法。此法涉及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之行為。這樣的國家安全法律是任何國家和地區都要制定和確立的。特區政府當年為此立法是依法辦事,葉劉力推的草案更是職責所在,光明正大,「人格」無絲毫虧損。相反,當年葉劉的表現非常盡忠職守,表現了一個政府高官應有的承擔。

     那時香港反對派為了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瘋狂圍剿攻擊葉劉淑儀,向她狂打棍子,猛扣帽子。葉劉不為所懼,不為所動,與反對派短兵相接,以一敵十。那一役因為十分複雜的原因,立法暫時未成,葉劉請辭。其展示的是忠誠無畏、敢負責、有承擔的「人格」!這比當年袖手旁觀看熱鬧使絆子的陳方安生之流不知高尚多少!要比「人格之戰」,葉劉與陳太早已高下立見矣!

     不過,陳太是毫無自知之明,而且臉皮奇厚。她自以為西方媒體把她封為「香港良心」、反對派把她吹成「昂山素姬」,她就很有「人格」,甚至「人格高尚」了。於是,她便毫不知恥的鼓吹什麼「人格之戰」。其實翻翻她的歷史,看看她多次出爾反爾的「變術」、「忽然民主」的表演,就知道她哪裡有資格講什麼人格

  8. 既然民主那么好 为什么英国统治你们150年没有给你们民主 97年以前 你们连自己的命运都不可以决定 现在的香港有什么不好 一定要和大陆做对 你们有什么好处 大陆要对付你们香港最简单 切断你们的淡水 看你们喝什么去 叫你们的什么长毛陳太勞永樂喝海水去

  9. 如果閣下這麼擁護共產理念,那麼閣下應該回到香港或祖國生活才對,在加拿大這個民主社會會使閣下反感,為甚麼留左這裡生活節磨自己呢?

  10. 那位署名有中英字的網友一連貼上多篇長文, 對陳太猛烈政擊. 可惜看來他還是有一點兒疏忽. 為什麼前三篇長文是繁體, 第四篇短文是簡體? 難道他的留言是Cut and Paste 的嗎? 我的意思是他極可能只是一位信息傳遞者而已. 我還是那一句, 我較喜歡看到一些具民間智慧的留言. 要看[官方]的立場, 我不會選擇這個留言區了. 要宣傳也不要太懶惰, 消化了其中的思想和理據, 用自己的語言說出來吧

  11. copy and paste 我諗番起中文班ISU,唔知呢度有冇中文班老師呢?班入面個d人多數都係網上copy and paste,我估,嘩成20幾30張紙喎,我諗左好耐先寫到兩張半(可能我資質低),分數黎講我對自己都未滿意。我個阿sir 好好人,又有料,係mississauga 教,個名好似係叫李燦文,唔知有冇人識。來來去去都係保皇黨寫嘅野,冇乜新意,講來講去都係以小事化大,不停貶人,但係又拉高唔到葉太喎。寫出黎係想人笑定因為呢d野而放棄支持陳太?

  12. 長!
    唉!
    短D啦!
    全部我都無睇就打呢幾隻字!

  13. 青天葵的原身(不會用粗言穢語的):

    從你的留言, 得到的印象是你十分認同黃毓民和社民聯的理念. 我對他們在很多香港問題的看法也很相近. 不過, 勞醫生在今次的立法會補選活動中的表現, 實有值得討論的地方.

    1. 我在陳太宣佈參選後, 在這留言區曾說, 我們可以期待香港政壇將出現更多的政治人才. 勞醫生可以說是這之後的第一人. 這可從他在答問會上的表現, 表達清晰的立場和用詞的精準看出來.

    2. 可惜的是勞醫生可能太想趁機表現自己, 以致有一點兒過了火位, 對其他泛民中人, 攻擊太多和用詞太重.

    3 他對立法會席位的渴求和戀棧, 與他所宣稱認為在建制外推動民主會有更大空間存在矛盾. 加上他以往功能組別議員的表現, 現在[覺今是而後昨非]. 誰人可以百份份肯定, 他不會在再次進入建制後, 不會又來一次[覺今是而昨非], 倒向當權派呢?

    4. 勞醫生在今次有關補選議題的表現, 明顯地是故意借機宣傳, 增加曝光率, 為二零零八年立法會選舉舖路, 司馬昭之心, 路人皆見. 卻打著什麼不滿以不民主去爭取民主和反對什麼泛民內部協調候選人的旗幟, 心計和手段用盡. 試問一句, 他會在二零零八年的立法會選舉中, 不作協調, 而與其他社民聯的會員, 一同參選嗎? 又或者, 他會讓路給其他社民聯的會員如陶君行或曾健成嗎?

  14. 有咩好選?

    咁老,留意吓自己身體仲好啦,大小二便,早睡早起,多喝開水,一鍾兩件,遊吓花園,買吓彩劵,有咩好選?有咩好選?

    自作業!無人識改!

  15. 其實,白鴿黨自成立至今,始終是黑幕重重、鬼影幢幢,尤其是前主席「吳三桂」,更與洋大人有千絲萬縷的交集和種種不可告人的情狀。即使阿勞等人今日才看穿,也是「亡羊補牢,未為晚也」。白鴿黨外表雖「白」,內裡卻「黑」得很。阿勞,明白未?白鴿黨對陳「四萬」表現「撐撐撐撐撐」,其中有何玄機?是否洋菩薩托夢指示?各方宜密切注意。

     說到洋菩薩,有消息稱,前港英時代布政司霍德專程來港,下榻金鐘香格里拉酒店。據說,就是他霍大人促使陳老太確定參選,同時又迫使何秀蘭和甘乃威棄選。洋大人在幕後介入香港選舉事務,相信廣大市民是寧可信「真有其事」,否則,「吳三桂」等人為何與洋大人來往頻密?「港英餘孽」的詭計圖謀,難道香港市民還不清楚嗎?選民在投下「神聖的一票」時,在「紅」、「白」之間或華洋之間也要慎重地作出抉擇。香港的立法會,不能又多一個洋菩薩的代言人吧?

     陳方安生的參選,估計還有兩大因素:一是忿恨曾蔭權取代了她的地位,兼且已經「爬頭」;二是不滿中央讓她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務司司長位置上中途下台。陳老太在下台之後,不時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單單打打」,又多次參加反政府的遊行。這些,都是人所共見的事實。據此推論,陳老太參與立法會補選的目的及其今後的行事主軸,也不問可知矣。

     當前的問題是:陳老太能否成為「反對派共主」?陳老太又能否凝聚反對派的力量?陳老太本人多次否認「共主」之說,似乎是欲與反對派保持某種距離,可能是想「取其利、避其弊」,這個算盤打得倒是很精的。另一方面,反對派山頭林立,各自稱王,要全部歸附陳老太的麾下,且勿論陳老太是否有此能耐,客觀上也不是容易的事。現時,陳老太的「親密戰友」看來只是民主黨,其他如公民黨等的表現,不是興趣缺缺,就是並不積極。至於社民連,至今與陳老太是「各吹各號、各唱各調」。例如,陳老太肯承認與「長毛」是一路人嗎?反之,「長毛」會甘願做陳老太的馬前卒嗎?總之,要凝聚反對派力量,談何容易?陳老太參選可恃者,大抵是她的資歷,但若市民認清她是「港英餘孽」的本質,還有多少選民會投她一票呢

  16. 去到邊到,都有呢隻加鏟 delay no more 前,delay no more 後;水蛇春咁Q長,真係央佢個街呀!

    咁長!眼寃!完全睇唔入眼,可能同老花有關,等保守黨上場話有返驗眼服務,我配到眼鏡先至有心情睇呀,原來生理真係會影響心理,唔到你唔信!!

  17. 陳老太太…..唔好阻住民主地球轉

    陳老太曾經權傾朝野,但是「鐵的衙門,流水的官」,陳老太退休雖然不愁衣食,但最難耐是寂寞。所以在05年政改風波,陳老太終於選擇了另一條路,上街遊行支持反對派推翻政改方案。可是另一方面,陳老太的精英思維又在抗拒著拋頭露面,走入群眾。這種既想維持政壇上的影響力,又不想放棄自身精英身份的想法,一直在陳老太腦中交戰,所以當反對派三顧茅廬要請陳老太出山參選特首時,她馬上顯得搖擺不定、進退失據,正是源於兩種不同的思想在互相抗拒,不過無論如何,陳老太還是參加了立法會補選,可能對權力的慾望始終是佔了上風。令她甘於與一直看不起的基層反對派合作,一起洗樓、一起喊口號,對於67歲的陳老太來說,也真夠難為她了。

     莎士比亞說過:「世界是一個戲台,所有的男女只是些演員,在進進出出。」陳老太由過去抗拒民主,到現時擁抱民主,由過去的精英心態到現時紓尊降貴,天壤之別的轉變亦不過是為了在香港這個政治舞台上繼續擔當一個角色罷了,不過究竟是主角或是丑角,就要拭目以待了。
    如果陳方安生認為中央對其有所誤解,要解釋的途徑也有許多,而事實上,陳方安生自多年前退休,已經是普通市民的身份,而當年也明言再不會參與政治,一介市民,又豈會存在甚麼中央誤解,除非她的內心仍有懸念,仍然對政治或者權力念念不忘,仍然希望跟中央政府有某種特殊關係,對政治仍然有強烈的企圖心,那才會有所謂誤解之說,否則作為六百七萬香港市民之一,中央又會有何誤解。

     社會真的有所誤解,陳方安生選擇加盟反對派,並且成為其候選代表,這種政治舉動,所作所為,對澄清誤解只會適得其反,會有何裨益呢。

     陳方安生今次的決定,是其政治生涯,甚至人生上都是最重要的決定,她已經走上跟中央政府對立的不歸路。她這個決定,並沒解除中央政府對她的誤解,而是讓她的政治底牌徹底露了出來,再沒有甚麼好遮遮掩掩了!

  18. 講真呀,Cat Lover, 政客唔曝光邊會有人識?我對黃毓民嘅言論有好多相同,但岩先會接受,唔岩聽完咪算囉。你要我聽乜信乜,我咪同羊股冇分別。我覺得佢講野有深度,唔好怪我直,同梁大狀比真是有一段距離。社民連嘅理念我都好贊同,但係冇左毓民社民連就唔知會搞成點,我去社民連討論區度register, 佢話有好多人,又話我register 嘅原因要改,又乜又乜,又偏差咁,我睇完都唔明,所以都冇上lu。勞醫生又好,小弟也好,每人都佢睇法都唔同,毓民話覺得佢唔夠好,但係一個有意念嘅人都想行自己個套嫁啦,最緊要係對得住自己良心。可能佢過火係肉緊過頭掛,而成事實,咪下次立法會時改進囉。你講個d point 我都唔會話幫佢兜,我夠時間返學,晏d先左傾過。

  19. 李家豪這一本政經留言版真值得驕傲, 而我等這留言版的常客也與有榮焉. 竟蒙某派人士垂青, 施以慣常技倆.
    1) 借這留言區貼上攻擊他們要打壓排斥人士的文章. 我們這留言區的讀者, 竟蒙被選上接收這些訉息, 真受寵若驚.
    2) 以滔天覆海之勢, 長篇累贄的文章, 企圖令其他網友對相關問題, 意興闌珊,不貼上留言, 形成他們一言堂的架勢.

    不過, 本人向來不識時務, 還是要就陳太參加立法會補選說三道四一番, 而且內容當然不會是那派人士所喜歡看見的.

    1. 陳太在答問大會的表現, 仍不離高官的本色, 言談充滿官腔, 立塲不明確, 經常贍前顧後. 純以一個議會議員候選人在政治議題的辯論來看, 她是失色的.
    2.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這正是我們所認識的陳方安生. 她是退休高官, 思想方法和做事態度就是這樣. 她沒有企圖掩飾自己不足之處, 也沒有強詞狡辯. 她沒有刻意攺變自己去迎合更多的人. 從陳太在這次答問大會的’真’表現, 令我相信起碼到目前為止, 她的參選沒有更大的政治圖謀, 她真的是想為香港的民主發展, 盡一點力. 反觀勞醫生, 他的圖謀太明顯, 手段與機心, 盡是政客的技倆. 但話說回來, 勞醫生在這政治遊戯的表現, 又明顯較很多參與這遊戯的所謂泛民人士, 出色多了. 泛民內的什麼第二梯隊, 不知能否找到一位能有如此水平?

  20. 陳太在官場幾十年,可能習慣了官塲的答問方式,單對單及對於一些不太熟悉的議題的辯論,似乎不太掌握得好,但整體而論,她確實比勞永樂强得多,如果對手真是葉劉,看來有一番龍爭虎鬥,並不認同泛民所說可以輕勝,需知道葉劉背後鐵票的利害,倖好港島選民比較偏向中產價值觀,這方面是對陳太有利,如果投票率高,陳太勝算比率亦相對地提高,看泛民如何吹谷選民去投票了。

    至於泛民第二梯隊人選,較為市民熟悉者有麥海華,黃成智,甘乃威,何秀蘭,陶君行等等,他們很多都是現任區議員。正等候機會上位。

    再者:如有轉述他人文章,就算是一小段,請說明出處,以示對他人/原創人的尊重。

  21. 咩嘢世界呀!世界變咯!我地呢的老野唔中用咯!

    個個都水蛇春咁長,都唔似我地以前的人講嘢,一句起兩句止,句句有料,句句到肉!

    我唔玩啦,真係無癮!無對手!!走啦各位同道!

  22. 過客君:

    你列舉數名泛民中稍有知名度的人士, 指為第二梯隊人物, 似在回應我的一句話: [不知能否找到一位能有如此水平] (與勞永樂相比)?

    如果你對第二梯隊的定義是: 不是立法會議員和不是一個政黨黨魁的話, 那麥海華還可以入選. 但我認為他已是元老級的人馬. 他曾與傳統左派領袖級人物在選舉中對壘, 可惜失敗了. 他在社會工作教育方面有一定的地位, 但在從政路上, 屢受挫折. 他看來也明白自己的處境, 所以現在他只居於幕後, 獻謀出策而已, 完全沒有所謂等候機會上位的意圖.

    至於黃成智和甘乃威, 錯在他們加入了香港民主黨. 這個黨的文化對培養政治人才是一重極大障礙.

    何秀蘭初出道時是具耀眼光芒, 可惜在失掉立法會議席後, 看不到有多大作為和進步.

    陶君行有潛質, 但現仍還稚嫩. 希望他在加入社民連後, 對民主的思維和體驗有所啓發和得著.

  23. 過客君:

    你在留言中呼籲: [如有轉述他人文章,就算是一小段,請說明出處,以示對他人/原創人的尊重], 語調鏗鏘, 理當支持.

    不過, 那些看來是從別處Copy and Paste到這留言區的文章, 它們的作者可能不介意那些網友的行為呢. 那就 好像有些傳教的材料, 列明歡迎轉載. 再者, 將訉息傳送的網友可能也有難言之忍, 那些文章的出處, 可能不便公開呢!

  24. 泛民後生個班都冇乜曝光,佢地班龍頭咁活躍,咁班後生點會有知名度?陳太都退左休,出番黎搞都只係為大局。勞醫生有目的都好,大家都係為泛民,為香港爭取普選。我唔係社民連會員,唔會為撐黨而撐黨,只不過大敵當前,槍口對外。對於成日攻擊陳太嘅言論就真係唔知講乜好,如果係有新觀點咪自己講囉,咁大篇野都唔好睇,曾鈺成個d起碼都有d似是而非嘅道理呀,呢d就單打直入,一直攻擊,寫黎只會令人睇到冇心機。

  25. Cat Lover 君:
    何秀蘭出身自蟻聯,基層組織,經常與環保議題扯上關係,後轉投前綫,曾任立法局議員,上次立法會選舉因李柱銘臨時告急而致佩票失敗而落選,目前她是區議員,可借沒黨沒派,勢孤力弱而有點落泊感覺,論政治實力,她是有的。

    陶君行任黃大仙區議員多年,聽說也做得很好,頗受街坊歡迎,假以時日,有進一行發展空間。

    其他幾位不太熟悉,只知道麥海華在某一屆立法會社工組別輸了給許賢發,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至於第二梯隊能否上位,除了本身實力,政黨支持,選舉制度(比例代表制)也許會是另一障礙,政黨大佬肯不肯讓出參選名單的頭位,如果他們永遠排在三四位,想當選真是談何容易。

  26. 更正:5:25p.m.留言第二段中應為"有進一步發展空間"。

  27. 何秀蘭甘乃威, 連和陳太辯論也不敢,點叫人明年選他們?點上位?大好機會上位就走頭,不要酸葡萄了。

    借機宣傳, 增加曝光率,天經地義.. 這就是政治。
    玩不起的去做義工好了。

  28. 據說甘生係同李柱銘講掂數所以讓路,何小姐就不得而知。講真陳太出黎,泛民多數都會去左陳太度,甘生,何小姐出黎初選,得票可能會少過勞醫生。我諗除非係志在參與就冇問題,有得撼葉劉嘅機會就幾低下。不過講體育精神嘅話勞醫生都滿分啦,由頭帶到落尾,仲要知道自己贏面唔係高,我覺得佢值得我尊敬嫁。

  29. 甘乃威自己對記者說要支持陳太參選,相信在民主黨已經講掂數,當然自動退出,那會有機會與陳太辯論。
    至於何秀蘭,她絕可能是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再加上無黨無派,缺乏泛民人士支持,参加所謂初選機制,肯定必敗無疑。李柱銘的出爾反爾也令她感到心灰意冷。
    上述兩人相信並不是怕了陳太,不敢與她辯論,主要是基於形勢,無謂浪費金錢,時間,人力物力在差不多已成定局的初選。

  30. 反對派面目無光可見,即使是在反對派的大佬中,不少支持反對派的學者中,都感覺陳太並不是稱職的「民主派」,但卻硬要把她裝扮為「民主女神」而推出,並毫不留情地勸退多位比陳太「民主性」強得多的反對派參選對手,可見其大佬說了算的獨裁,「小圈子選舉」及黑箱作業。現時,辯論陳太是輸了的,但由於大佬們早已內定了陳太,因此吹鼓手們就說她是講心裡話,是輸了辯論,贏了市民心。這究意有什麼民主可言?這對整天鼓吹民主至高無上的反對派而言,如何臉上有光?且看這場篩選反對派候選人的鬧劇如何繼續下去。

  31. 都係唔講啦,又係葉劉個套言論。唔通個勢話到明支持阿爺,會有民主咩?如果叫泛民大佬投票睇下邊個贊成將香港共產化,睇下邊個會投。「小圈子選舉」及黑箱作業,你想知道係乜,你叫特首解釋你知囉,再唔係就汪人大或者李鵬飛人大開會時帶埋你去開下眼界囉。

  32. 過客君:

    麥海華的確曾在功能組別選舉中敗給許賢發, 亦曾在直選中敗給陳婉嫻. 他本有很好的民主理念, 可惜, 好聽一點的說是沒有選舉緣, 難聽一點的說是政治上的才幹不足.

    多謝你給何秀蘭的背境作了補充, 而你更說到了我給她的評語的關鍵處: [勢孤力弱而有點落泊感覺], 那正是政治才幹不足的表現. 她初出道時, 本有極佳的氣勢, 失了立法會的議席便低沉下來, 她不能另辟奚徑, 反映她的政治才幹有限了.

    陶君行的確是可寄予厚望的, 希望他好自為之.

    青天葵的原身(不會用粗言穢語的):

    你對勞醫生表示尊敬是可以理解. 正如我一開始評論補選這議題時, 己指出勞醫生在這事件上所表現的政治手腕是優異的. 我只是想指出, 他暴露了他的政客技倆, 而且在整個理念架構中, 並不完整 (黃毓民在這方面較他強多了). 他一方面說在建制外有更大的空間去爭取民主, 又說爭取民主要流血, 自己卻儲心積慮去重入立法會, 那就是叫其他的人在街頭抗爭, 去流血, 自己則坐在有空調的議事廳去說民主. 此外, 雖然我們不應對從前不是支持民主, 而如今己投入爭取民主運動行列的人士, 戴上有色眼鏡, 但勞醫生此等的言論表現, 加上他爭逐名位的心是這麼殷切, 他的立塲再次反覆的可能性便大增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