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八月 28, 2007

《Mother Teresa: Come Be My Light》正式出版

蘇賡哲專欄: 缺乏信心的聖人


德蘭修女書信選集內容曝光,有些媒體說她的信仰「一度動搖」,也有宗教學者說:動搖是靈修歷程中一個常見階段。

如果真是這樣,就不會構成轟動一時的新聞了。德蘭修女的痛苦,在於「幾乎有五十年無法感受到上帝的存在」。但她又不得不以虔信者面貌去推動慈善事業,因而為假臉具深感內疚。

德蘭修女這種痛苦並不使我震動,使我震動的反而是天主教當局在知道這事以後所表現的寬容。尤其和中世紀教廷比較,它與時俱進的文明態度,簡直脫胎換骨,令人嘆服。事實上不論德蘭修女內心怎樣動搖,她救苦救難的義行就是聖人所為,不用教廷封聖已是聖人

我一直覺得,人對自身所受痛苦,感受程度相去不遠。但對別人所受痛苦,感受可以相差極大。「仁人」和「凡人」的差別就在這裡。

不用說別人 的痛苦,即使對其他生物的痛苦,同樣可以有極大差別。有人看到劏狗,會代入小狗的慘況而產生刺心之痛:另一個人看到,只為即將到口的狗肉吞嚥涎沫。德蘭修 女對世間別人的苦難有仁人之感受,因而懷疑上帝的存在是不難理解的。我不是仁人,但也有過同樣的心靈折磨,直到想通有形宇宙是魔鬼創造,然後得到寧靜。

不少熱愛天 主教的朋友傾向於假設,德蘭修女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己經對上帝有了信心。目前沒有證據可以滿足這種假設,但也有另一位朋友說得好:大家都知道,耶穌基督在十 字架上臨終的極度痛苦中,曾大聲喊叫:「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如果衪信心滿滿,釘十字架若無其事,有甚麼偉大。

Source: 明報


Responses

  1. 小弟己經對此題目, 精盡人亡了; 再講嘅話, 肯定就立刻可與 Saint-To-Be Teresa 會面了。

    真唔好意思!

  2. 起碼她坦誠
    9月4日見報

    在「泛基督教」發展史上,「因信稱義」和「因行為稱義」是重大分歧的老問題。德蘭修女可以說是這種分歧的突出指標。因信稱義,她既然在五十年間一直質疑天主和天堂的存在,恐怕是不合格了;因行為稱義,則比大多數人都綽綽有餘。

    一般來說,天堂常和地獄並舉。新聞報道只提德蘭修女質疑天堂的存在,不及於地獄。她的書信尚未公開出版,我唯有猜測,她大概覺得人世就是地獄。昨日我說過,人對自身的痛苦,感受相差不遠,但對別人的痛苦,感受可以相差很大。不少對別人的痛苦感受深刻的「仁人」,覺得當前的人世己是地獄。感受不那麼深刻的,則相信將來還有個懲罰罪人、彰顯公義的地獄。這又是另一個信仰上的分歧。

    中國人有「知易行難」、「知難行易」的分歧,略似於因信稱義和因行為稱義的分歧。然而「知」與「信」在難度上其實分別極大。知比信容易得多。你同意明天哈珀仍是在當加拿大總理,這是信。到明天你看到哈珀仍在位,這就不是信,而是知。以此作為標準,信耶穌作為救主極不容易。福音書中提到很多人,甚至包括耶穌的門徒,是看到耶穌行神蹟才「信」了的。即使親睹耶穌叫死了四天的拉撒路復活,也只是「多有信他的」,而不是全都「相信」。照上述定義,這部份「信」他的人,其實也不是「信」,而是「知」。

    今日,我們不可能看到耶穌行神蹟,連「知」的條件也沒有。我們「覺得自己信」,但經不經得起考驗?所以,切勿看不起德蘭,她起碼坦誠。

  3. 求丙兄和其他對這話題已生厭的網友: 我亦覺得自己在與這相關的宗教話題說得太多, 不想再繼續’滋擾’你們了. 好像在上一個有關德蘭修女的連線中, 就懶紮衣君的所謂’殉教’的笑話, 我曾寫了一篇回應, 但最後我還是删除不發, 就是因為覺得自己說得太多了. 但今次很對不起, 我還是要就蘇博士的兩篇鴻文, 作出一些回應 (那位固執地認為我是蘇博士的網友, 在看過這篇留言後, 應不會再有這種想法了吧).

    1. 蘇博士說: [德蘭修女這種痛苦並不使我震動,使我震動的反而是天主教當局在知道這事以後所表現的寬容。 尤其和中世紀教廷比較,它與時俱進的文明態度,簡直脫胎換骨,令人嘆服。] 蘇博士一來是基督教教徒, 二來工作繁忙, 不能花太多時間去留意天主教, 實屬正常. 不過, 他竟然好像還以為天主教應與中世紀時的教廷相距不遠, 才不會覺得驚訝, 這似乎不應是我想像中的蘇博士應有的想法. 是不是天主教還是像多個世紀前那麼保守封閉, 才是正常呢? 讓我列舉一些有關天主教的事, 看看能否令蘇博士眼鏡的顏色, 稍為減褪一點.

    甲: 天主教已沒有嚴格要求教徒於每週五守齋.
    乙: 天主教己沒有要求教徒一定要在用膳前祈禱感謝主賜予食物.
    丙: 天主教的組織, 聘請員工, 不問宗教信仰. 沒有宗教信仰或信仰別的宗教的人士, 皆可任職其中. 在天主教組織中, 非天主教徒而任職高位者, 比比皆是.

    2. 到目前為止, 我還沒有看到任何文字, 直接地表達看不起德蘭修女. 可是, 蘇博士卻’熱心’地勸說他人, 不要看不起德蘭 (請注意, 在這裏他連修女的稱謂也省卻, 希望那是手民之誤, 但我的看法傾向是故意的). 這表示什麼: 可能真正有看不起德蘭修女傾向的人是蘇博士(因她對信仰有所懷疑吧!), 他故意用曲筆寫出他的思想, 或受潛意識的影響, 不自覺地表達出這想法來了.

  4. 蘇賡哲又發謬論!
    一審上次審到你口啞啞,在全無數據支持下胡言亂語!蘇氏還記得嗎?
    程度如此低下,還在中文報章說三道四;多倫多的中文報章真是看不得!

  5. 一審君:

    你的留言在態度和內容上均極有問題.

    1. 我們在留言區留言, 應分別看待每個話題. 一位網友在甲話題上, 分析不夠仔細, 看法不夠客觀, 但在乙話題上, 可以有很精到的見解., 就算是他在甲乙兩話題上的看法皆不甚穏妥, 我們也毋須在討論第二個話題上, 重提他在討論第一個話題時的表現吧.
    2. 你當然可以認為蘇博士是在發謬論, 但在你表達這意見時, 是否應該說明你為什麼有這個看法, 不應只說他在大發謬論, 而毫無理據去支持. 況且這種對人不對事的人身攻擊所為, 實非在討論問題上恰當的行為.
    3. 蘇博士乃一専業寫作人, 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觀點, 甚至不看他的文章, 但不應攻擊他的職業, 侮辱他的僱主. 這不是一個有修養的人應有的行為. 說得難聽和粗俗一點, 這是一種斷人財路的行為, 我們在這留言區, 談天說地, 只是作一種生活上的調劑和磨練一下思維, 從而提昇自己的修維. 何必做出一些與這目的相違背的事情呢!

  6. 咩嘢修養呀?咩嘢人身攻擊呀?咩嘢專業呀?
    嘻嘻嘻,寫作都有專業!
    你呀!樓上愛貓愛狗畜牲主人, 同我彈開!
    我將軍!
    金庸的小說都有講啦,偽君子,正小人;同我講仁義講道德講人性講行為!我就黃藥師!
    要打就打,要話就話,不用解釋!有本事就放馬過來!
    金庸小說,許許多多就有你地呢的畜牲主人假仁假義之徒!
    同我放小的屁!愛貓畜牲主人!

  7. 本來不想回覆,教育人家—-來了加拿大後,人也西化了,人家沒有給學費,何苦教育別人呢?

    今姑且小言一二,把那個畜貓之徒掌咀!
    1)新聞都有報道:警方呼籲杜咸社區/約克社區/萬錦社區……要留意一位剛剛假釋的色囚;此人犯了甚麼罪,警方相信此人可能對社區有潛在危險,呼籲社區人仕要留意…….
    這樣的報道,司空見慣!這個例子正好一掌打在這個愛貓之人的咀上!為甚麼呢?
    釋囚重返社區身活,從前種種罪過,是從前的事,像愛貓人所說," 就算是他在甲乙兩話題上的看法皆不甚穏妥, 我們也毋須在討論第二個話題上, 重提他在討論第一個話題時的表現吧."

    那麼!何解警方會如此重提舊事呢?在釋囚生活的第二個話題上,重伸他從前犯事的第一個話題去呢

    2)西人絕少免費教育他人!一審學會這一點!一審並不做人身人心攻擊他人,浪費時間!

    3)此人是否專業,有否受僱等等問題,與我無關!若一審三言兩語便打動報章總編相信本人的肺話,一審猜想這是他們心中早已有數的原因!
    人家財路多的是,有鋪有時論有專業寫作有電視嘉賓有……何絕之有?

    一審不再回覆,小小回應,教訓愛貓畜牲主人!顯一點顏色!

  8. 照小弟所認識的「一審大人」, 從來語氣及用詞亦相當審慎。 所以以小人之見, 此人乃非之前出現一時的一審。

    很多謝 Cat Lover 君又能讓小弟再多一層認識天主教, 所以剛剛畧作資料搜集, 相信德蘭修女曾對信心的疑懼亦應是真的。 但亦很多神職人員亦解釋道, 對神存在的懷疑, 德蘭修女亦非第一個, 亦是在任何宗教來說亦是非常正常的一個修維的過程。 號稱 doubting Thomas 的 Thomas the Apostle, 亦是一隹例。

    但惟一疑問, 就似乎德蘭修女生平只有一個 (有爭議性的) 奇蹟出現在她身上, 就是她用祈禱醫治好一修女的腫瘤。 但教庭封聖, 必須要有第二個奇蹟, 所以封聖一事未必能實現。

    其實蘇博士稱德蘭修女為「德蘭」, 在他兩篇文中, 有七個地方是稱呼「德蘭修女」的, 只是最後一個稱她為「德蘭」便是了, 所以應該是「手民之誤」而己。

  9. 一個傻,一個癡,牛頭點可以搭馬咀??

  10. A few points I would like to add:

    A) 唔好意思, 「手足之誤」?

    B) Also, “看不起德蘭修女" may not be seen in words but should be interpreted as a natural initial reaction to some, either consciously or subconsciously. When a revered nun cast a doubt on the foundation of Christianity, i.e the existence of God, there could be a few possible INITIAL reactions:

    1. From at least some Catholics’ point of view – Contempt (看不起):

    “How can someone with so much devotion to God and His work confide such a doubt to other people on the very foundation of the religion?"

    2. From anybody who understands what every religious follower has to go through – Déjà vu

    “This is just a normal stage and probably a painful struggle every believer of any discipline of faith has to go through; but, of course, no pain, no gain!"

    3. From a cynic’s point of view – Proof of his/her skepticism:

    “I don’t share the same religious values and beliefs as the Catholics so, of course, Mother Teresa finally “found out" that there is no God in this world."

    Therefore, I think 蘇博士 is probably only trying to describe the possible natural initial reaction of some people when they first hear about Mother Teresa’s letters to her confidants.

    C) There is a logical fallacy of the argument by “一審" that:

    “1) 新聞都…重伸他從前犯事的第一個話題去呢"

    Of course, if two matters are closely related, there could be a regressive behaviour. A sexual predator (presumably male) who has just been released from jail certainly has a high likelihood to commit the same crime and go after his prey again.

    However, when 蘇博士 was biased and wrong on one subject matter before (if my memory search is correct, he was wrong on inferring 程翔’s commentary by the bloggers), it does not mean he is wrong on everything else. In fact, except those pointed out by Cat Lover (other than the one I explained above), I agree to most of 蘇博士’s comments . At any rate, when you said “蘇博士…程度如此低下", can you be more specific as to what you were referring to in the context of his commentary on Mother Teresa instead of adopting a scold-and-go manner.

  11. 求丙兄:

    你毋需替蘇博士辯護/解釋(我對他素來十分尊重, 在很多話題, 我和他的看法亦很相近, 從有一網友認為我就是他便可見一斑).

    1. 你以contempt一詞來闡釋他所用的[看不起]一詞不是十分貼切. 我相信他沒有像你那樣將不同反應分類, 所以你所假設他的意圖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請看他是甚麼說: [切勿看不起德蘭], 他在對誰說這句話? 他在說這話之前是在談[信]和[知]的問題. 我認為他是在對那些視口中說[信主]高於一切的所謂信徒而說的. 而我認為他不自覺地表露出他是這群人中的一位而己.

    2. 多謝你花時間去點算蘇博士在兩篇文章中, 有七次直接稱呼德蘭修女. 前六次都有修女的稱謂, 只是最後一次, [勸說]別人不要看不起她的時候, 省卻了這個稱謂.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你仍認為這是手民之誤, 我也無話可說了, 但我卻認為故意的可能性比較高. 他是専業寫作人, 犯手民之誤的情況應比較少.

    一審君:

    1. 何必動氣! 不過, 你因失望而動怒是可以理解的. 有一個人留言批評蘇博士, 你借機加上一口, 可惜那人不識好歹, 反過來說你的不是, 在你來說, 自然覺得豈有此理, 感到不是味兒, 在此為這不識時務的舉動, 令你不快說聲對不起.

    2. 你以警方對待釋囚的做法來對比你如何看待在這裏留言的網友是否恰當呢? 你是否也希望別的網友也以這樣態度來對待你呢? 須知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3. 你雖然可能見解高超, 但也不能只說結論, 不述立論之根據, 像你指蘇博士大發謬論, 卻沒有說出所指是什麼.

    4. 你既然自認看事物這麼有見地, 卻說這次只一時按捺不住, 才教訓本人一番. 請不要這般吝嗇, 多發表高見. 但請多用具體論據說明, 以免如我等這些愚魯之輩看不懂.

  12. 廁紙有咁長就好,唔使等減價入貨!
    寫嘢寫成咁,唔死到無用!

  13. Cat Lover 君:

    其實本人對德蘭修女的尊敬, 無論她是「聖人」, 「修女」, 「女仕」, 或只簡稱「德蘭」 , 對在下亦不重要。

    亦可能在下是一個太不拘小節的人, 才以致有這樣觀點吧。 恕冒昧。

  14. 求丙兄:

    你可能有點誤會. 我不是說不以修女稱呼便不尊敬或不對. 我只是以行文的角度來看. 如果在文章中, 一直只以德蘭稱呼, 那也沒有問題. 但是, 以一個專業寫作人來看, 他本一直以修女稱呼, 卻突然在有一新概念 (勸別人不要看不起她), 不用這稱呼, 他極可能是故意傳遞一種訉息. 蘇博士那兩篇文章不是像我們在這裏留言, 隨意寫寫, 那是他在明報専欄文章, 應較嚴謹得多, 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推想.

  15. I’ve just finished reading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book. It is on top of all those books I’ve read (except Bible and 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 May I know where I can get the Chinese version?

    Milye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