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六月 29, 2007

今晚嘉賓: 李家豪 專訪「末代港督」彭定康

精彩重溫:

http://www.cbc.ca/thecurrent/2007/200706/20070615.html

July 1st marks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Britain’s handover of Hong Kong to China. The Current’s guest host Simon Li has an in-depth conversation with the last British governor of Hong Kong, Chris Patten, who believes that Britain’s enduring legacy in its former colony will turn out to be democracy.


Responses

  1. Chris Patten, who believes that Britain’s enduring legacy in its former colony will turn out to be democracy.
    …..
    做左末代港督咁耐,又唔見香港比英國佬解放左!

    呀呀呀,英國政府將香港六百萬人的居英權全部廢除!
    呢單嘢, 歷史會指控英國政府是一個如何虛偽的國家!今天淪為美國的二奶國!受美國指指點點,活該活該!!!
    六百萬香港人舊式英籍護照列明香港人係英國公民!
    背信棄義,虛偽的國家!!

  2. As the author of “Not quite the diplomat", could we expect Mr. Patten to be candid about his legacy and current development on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in H.K?

    In comparison to his dealings with the Chinese officials counterparts, he has proved to be not quite the diplomat.

  3. 各位再見啦!我離場抗議陳國治及多倫多第一台!

    唉!唔玩啦,心都淡!我港燦做嘢好有原則,好講道理,唔係好似你地咁講我架!

    多倫多第一台的主持們,唉!讀過書架?又博士,又研究生,又文藝作家,咁有學問!問心嗰句,無喇喇個個禮拜抽的時間出嚟比呢個陳國治係到開腔,我都唔知你地點解咁做,咩嘢居心?

    以前就話咩嘢將省裡面的嘢帶比大家聽,大家知;呃鬼食豆腐我都唔同你地駁啦;咁依家都休會啦,省裡面鬼影都無隻,仲比呢個陳國治上嚟仲咩鬼?

    你地唔使答我,我都知,人在江湖呢的嘢!

    算啦,連節目自主的權力都被人安排成咁,邊到對你地有期望呀!

    我打上嚟唔係鬧你地一台,唔好攪錯呀,而係我覺得我係主持要個個禮拜要安排時間比呢種人係到講嘢,呢份工,你撈埋佢,我寧願無鷄食!

    大家繼續揾食啦,我港燦唔玩啦!我做嘢仲有原則仲要求高過呢到發言既任何人呀!!

  4. Excellent interview!!! Long awaited and almost like a dream come true for me listening to it.

    Thanks so much, 家豪. I’ll post some of my thoughts on this later tonight.

  5. Hi Simon,

    Please post the radio clip of Christ Pattern’s interview to this website , so that eveybody could listen it over the archive .

    Thank you .

  6. CBC’s website said, “…. Britain’s 145-year relationship with Hong Kong ended…" was incorrect.

    It should be 155 years, dating back form 1842 to 1997.

  7. Another great job done!

    Sadly I have to agree with 港燦 that 英國佬 was really 背信棄義.

  8. QM:

    I think it is more correct to say that “Britain had 156 years of relationship with Hong Kong” because:

    1. On January 20, 1841, China ceded Hong Kong to Britain and Hong Kong was proclaimed annexed by Captain Charles Elliot.

    2. On January 26, 1841 British took possession of the Hong Kong Island

    3. On Aug 29, 1842 China formally ceded Hong Kong Island to Britain by the Treaty of Nanking

    4. On June 26, 1843 Britain crowned Hong Kong as a colony

    Therefore, Britain’s “relationship" with Hong Kong actually dates back to 1841, not 1842, because 1841 was almost like the first time Hong Kong was “raped" (if you will) and 1842 was the year when a perishable marriage certificate was officially granted to the rapist.

    Guess I should follow through on this “rape" analogy to avoid misunderstanding of my motive…

    This rapist just turned out to be someone who was more sensible than even the victim’s parent(s). The parent then continues to exercise totalitarian and authoritarian governance with no regard to the his/her children’s (e.g. Tibet’s) free will and welfare but the rapist continued to have a laissez faire relationship with the victim to heal the wound. After the parent and the rapist had a long talk (mind you that the rape victim had absolutely no right to even say a word on this), this relationship ended in 1997 and the rape victim was returned back to her abusive parent who evidently tries to learn from the success of his long-lost child but, at the same time, still can’t shed his image as a dictator.

    Not that I am here to encourage men to go out and embark on a rape rampage and then treat their victims nicer than the victims’ parents. Neither am I here to triumphantly declare that one year is such a huge deal. I’d just like to straighten out some historical facts because we’d have nowhere to hide when we are asked about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and our answer is, “Er…ah…144, maybe 155, or…."

    In either case, CBC should correct this typo.

  9. (咦.. QM..唔通係 “瑪莉皇后"?!)

    求丙你都夠勁喇﹐咁絕嘅比喻都比你up得出﹐哈哈﹗
    照你個比喻講﹐咁我呢個多年前長期受到集團式性侵犯嘅「受害者」﹐起電台聽到個最後果名受僱強姦者講野把聲﹐竟然不自覺微微有D親切感起個胃度標上黎﹐想噤番落去都噤唔住﹐咁呢D係咪叫做「犯賤」呢﹗

  10. thank you 求丙兄.

  11. 正版的港英餘孽

  12. 究竟香港什麼時候可以普選﹖
    聰明者已看出答案…………………….

    只要香港無人再喊 (結束一黨專政) ﹐就是普選到來的時候。

    近期馬力與吳邦國的發言﹐按他們的功力﹐唔會係靠近 六四 / 七一 這些敏感日子亂UP﹐這只不過係投石問路﹐看看香港哪些搞屎政棍有什麼反應﹖這些人反應越劇烈﹐我們離普選的日子就越來越遠。分分鐘要等到2042年﹐信不信由你﹖

    不過﹐我相信香港很多人都安於現狀﹐滿意現在環境﹐不急於普選。
    君可見現在急於普選的全是搞屎政棍﹐但又無人能保證雙普選選出來的特首會比中央欽點的好。

    如果香港哪些搞屎政棍夠吉士﹐其政綱可以說﹐不需要中央政府任何支持﹐退回QDII﹐CPEC﹐自由行等等政策﹐會像以前殖民地政府一樣﹐繳交稅款及軍費給中央。所有由國內輸港的糧油副食品﹐香港人會按正式市場價格支付﹐不需任何優惠﹐港人可自食其力﹐並取消/撤消/禁止國企在港上市。

    現時日日叫爭取普選的搞屎政棍﹐你估真係為香港前途﹐為香港人好﹖他們只為爭取每一個反中亂港的機會﹐而希望贏取政治本錢。他們在國外唱衰香港﹐一唱幾和。四萬陳﹐顛狗黃﹐神棍陳﹐同埋三個立法局議員前後脚到加拿大﹐證據確鑿。
    他們危言聳聽說若無雙普選﹐就會影嚮外國投資者信心及香港經濟發展。

    十年前鬼佬雜誌說香港已死﹐現在認錯兼道歉。因為現時全世界經濟發展最迅速的地方﹐是無民主﹐無言論自由的一個極權國家。

    十五年前我離開多倫多﹐今年放大假返來探親﹐眼看一切發展依舊﹐只多了條407 和四個地鐵站而已。條唯一通往市中心的Don Valley依然咁塞車。無民主﹐無言論自由的一個極權國家 ﹕京﹐津﹐滬﹐渝﹐蓉﹐鷺﹐鵬﹐珠﹐港﹐澳等城市十年發展﹐大家有目共睹。有時我真係佩服自己有眼光﹐人地97移民﹐我就92回流﹐與港人共渡時艱﹐經歷911﹐金融風暴﹐SARS等等逆境﹐終於有回報。講多無謂﹐眼看最實際。鄧伯伯黑白貓論講得對。

    在艱難大有病想睇專科醫生﹐死左都未輪到你。我願意付錢看醫生﹐免輪後等死都話唔得﹐真荒謬。教育可以公校﹐私校﹐天主教校又得﹖我想快點到目的地可以選行407﹐比錢之嘛。你地話艱難大是否像一個言論自由的共產國家。當年小第離開的原因﹐就是安省NDP坐正﹐呢個黨﹐正式憎人富貴嫌人貧﹐我知衰梗﹐於是契弟走得麼。連當年一哥Bob都知道NDP理念唔掂﹐兩年前跳糟過檔豉油黨。

    總言之﹐全世界的政客都係大奸九﹐表面上滿口仁義道德﹐為民請命﹐其實又係為自己個荷包爭取最大福利。

  13. Oxford 恭喜你作出明智選擇,唔該你快啲仆番香港,咏係度九噏,影響我哋加燦食飯時胃口。

  14. Oxford 先生:

    1. 你的留言立論清楚(是否正確則有待討論), 不需要像某些沒有論據的網友, 以人身攻擊和謾駡的方式為文. 就算有些人的處事的方式不合你心意, 你亦應尊重他們, 提及他們的時候, 給他們一個尊重的稱呼, 對他人作人身攻擊, 不會加強你的觀點的說服力. 你稱毓民為顛狗還可以, 因他曾辦顛狗日報. 但你稱陳日君樞機為神棍, 則太過份了,你不獨是在駡陳樞機, 而是在侮辱所有天主教徒. 我想連中國現政權極左路線的人物也不會這樣做. 請不要再給樞機冠以這稱呼了.
    2. 你以經纃發展來評一個政府的好壞, 完全不看其他政治議題是不正確的. 人不是動物(寵物), 只給温飽是不足夠的. 這個論題, 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 有機會再與你討論.
    3. 大陸供港的物品不是救濟品, 香港人付了合理的價錢去購買, 而大陸亦從中獲利. 現今中國經纃能有這麼好的成績, 香港的貢獻不少.

  15. OXFORD君
    你留言的最後一段是否包括中國的執政人士及其太子黨。

  16. 反對派為了催谷七一遊行人數,有人倡議「民主跳海行動」,來一個「You jump, I jump」。提出這項建議的據說是白鴿黨的李永達,這就難怪了,白鴿們也許嫌跳輕鐵路軌已不夠刺激,想試試另外一種跳法吧。不過,跳歸跳,可千萬不要跳樓,否則就不是開玩笑了。
    當然,這班政客的命比誰都值錢,他們是不會拿自己的安全開玩笑的,所謂跳海,就和劉慧卿街、長毛抬棺材一樣,只是做做小丑、搞搞噱頭,博人一粲罷了。怪不得香港的政客經常被人譏為幼稚園生,永遠也上不了大場面,他們為民主所作出的最大貢獻,大概就是出賣自己的尊嚴,說白了,就是不要面子,撒潑、耍賴、譁眾取寵,僅此而已。

    唉,世界上哪有免費的午餐,如果靠這些無聊的表演就能夠爭取到民主,那麼這種民主也不可能是甚麼好東西。想當年,台灣尚且有人為爭取民主而自焚犧牲,香港政客有這種膽量嗎?別開玩笑了,真的要他們為民主作出犧牲,他們可能跑得比劉翔還快!

    不過,話又說回來,香港也確實有一班觀眾喜歡看這種無聊的表演,否則,長毛不會抬棺材抬到做議員,所以也難怪政客們無聊當有趣,樂此不疲。其實這才是真正可怕之處,試想想,如果今天馬上實行普選,選出來的都是長毛、街卿、白鴿黨這種貨色,香港會出現甚麼局面呢?到時候跳海的恐怕不是政客,而是普羅蟻民!

  17. 獨孤兄’s analogy almost brought tears to my eyes. Were they happy tears or sad tears?

    As a matter of fact, they were both happy tears and sad tears.

    In response to Oxford’s typical discretion, I write the following.

    For Hong Kong, to borrow from Charles Dickens’ novel “A Tale of Two Cities”, it’s the best of times; it’s the worst of times.

    Of course, Oxford and his colleagues alike would agree with the former whereas I (and probably a few others) tend to think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Is the latest economic bloom exactly what then Tung administration promised to deliver to his people through a series of transitions? Remember Tung’s empty promises to transform H.K into whatever theme-harbors (Chinese Medicine, fresh flower, etc). I think we all know the truth.

    After the Financial crisis in the late nineties, H.K reckoned that she had to diversify into other services industries. Have we established anything outside the main three: tourism, financial services, and real estate? Yet, the poor are getting poorer and the rich is getting richer. The gap between them is getting wider.

    I tend to think that Oxford like others is likely beneficiary of the latest hot stock market and ever-rising real estate prices in H.K and even China. Otherwise, I could not imagine how a middle-class ordinary citizen without investing (or more precisely speculating) in stock investment and realty nowadays could be better off merely by their monthly salaries.

    As I indicated earlier, the highest growth rate in China can be achieved when the government (local or central) unilaterally controls over city planning and industrialization. It would not pay any attention to environmental studies and let alone human rights. Take a look at the three Gorges Dam, if the Ontario government wanted to purchase your property (i.e. to widen the road) for merely one hundredth of the market value and you had no say over the matter nor the compensation, would you still uphold Deng’s 發展是硬道理 and say “take my shirt too”?

    With the bubble getting bigger everyday, some individuals can’t help thinking the world is looking up to China; others are busy to get on the same train by opening more accounts for the stock markets. You better hope the high growth rate could be sustained after the 2008 Olympic Games; or both China and H.K will face a crash landing. Why a crash landing, 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labor and labor cost) that China has enjoyed is losing its appeal, inflation is on the rise and energy efficiency is low.

    Do you remember the origin of SARS, H5N1 avian influenzas, poisonous vegetables is? Not only China has become the global workshop for literally everything, but it is also becoming the emerging pollutant and questionable food and consumer goods exporter.

    The latest cry for universal suffrage is nothing but to put the 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back to the systems where people would have a say on affairs affecting them. You should know that NDP was voted out of the office after you left. Could you vote the Communist Party out of the office?

    To measure a success of economic policies, one has to take into the account of the poorest, are they better off than before? It’s just plain silly to measure by the number of high rises that are built per month or week. Behind all the GDP numbers, there were bloods and tears that are not known to a lot of people.

    P.S. Sorry to bother again a lot of others, I did not spend a lot of time to revise this piece. Hopefully, it would not upset a lot of others than those intended.

  18. In the West, serving food to someone’s mouth with your hand or chopsticks is mostly reserved for your loved one.

    I hope the egg tart shop owner washed his hands very often…

  19. Cytodex 兄:

    其實呢幅相我見到都有慘不忍堵嘅感覺, 在下口部亦由原本合埋變做"O"字, 再作"凹"字嘅反轉(upside down)形狀。 但在沉思咗好耐, 終於對此餅店老闆有以下三個結論:

    1. 此人可能又係一親共人仕:

    對肥彭此「千古罪人」, 一定要嚴懲。 此舉只是執行北京下之密令, 要餅店老闆如廁後切勿洗手, 再用右手「質」肥彭食佢最喜愛嘅蛋撻, 重要一定手指要連撻帶甲「質」入佢口…

    2. 報仇咁報:

    此人熟悉香港歴史, 好像小人一樣用大英帝國「強奸」香港論, 進行報復行動。 既然一百五十幾年前英國強奸香港, 現在亦回敬一招強塞蛋撻入英國最後一任港督個口, 一雪前恥!

    3. 硬銷:

    本來肥彭見到d蛋撻白濛濛, 己經心知不妙; 知道大有可能度數未拎夠375度或重未焗夠20分鐘佢就己經架到, 所以一拍完手(見上圖)就想拔足而逃了; 豈料老闆左手一伸捉住肥彭衫領(見"慘不忍堵"圖), 右手就卽手執蛋撻硬銷。此時肥彭進退兩難, 只好慨嘆親民形像確實不容易建立 (留意肥彭在"慘不忍堵"圖中苦笑表情)…

  20. ○ 三 年 「 七 一 」 遊 行 對 香 港 、 尤 其 是 政 治 方 面 的 影 響 , 恐 怕 要 從 歷 史 來 判 斷 。 但 到 目 前 為 止 , 已 有 的 共 識 是 中 央 對 事 件 大 為 震 驚 , 並 相 應 調 整 了 對 香 港 的 政 策 。

    造 成 這 種 震 驚 , 多 少 是 對 遊 行 有 點 誤 判 , 又 或 者 過 分 解 讀 。 發 動 遊 行 的 策 略 , 就 是 一 鍋 煮 , 有 任 何 不 滿 , 總 之 「 七 一 」 上 街 , 例 如 高 官 失 言 、 經 濟 不 景 氣 , 再 加 上 沙 士 把 自 由 慣 的 香 港 人 囚 禁 了 幾 個 月 , 悶 氣 加 上 怒 火 , 就 集 中 在 ○ 三 年 年 中 爆 發 , 那 時 段 最 方 便 、 最 順 手 拈 來 的 就 是 七 月 一 日 回 歸 紀 念 日 。 那 五 十 萬 人 只 想 發 洩 不 滿 , 也 沒 有 想 清 想 楚 「 七 一 」 的 意 義 , 反 正 示 威 遊 行 是 香 港 人 的 家 常 便 飯 , 那 就 「 七 一 」 大 遊 行 吧 !

    那 幾 十 萬 人 只 是 隨 便 揀 個 日 子 , 但 中 央 眼 中 的 「 七 一 」 是 中 華 民 族 邁 向 一 統 的 最 重 要 一 站 , 人 群 中 打 千 奇 百 怪 的 標 語 , 各 式 各 樣 的 訴 求 , 中 央 的 領 導 人 不 會 搞 得 很 清 楚 , 他 們 最 直 接 的 聯 想 , 就 是 在 七 月 一 日 發 動 大 遊 行 必 是 針 對 回 歸 , 事 情 就 此 搞 得 複 雜 了 !

    所 以 對 「 七 一 」 遊 行 , 中 央 和 香 港 市 民 都 要 調 整 一 下 心 態 。 香 港 市 民 要 理 解 「 七 一 」 的 深 遠 意 義 , 如 果 是 爭 取 這 樣 、 反 對 那 樣 的 示 威 , 那 就 最 好 另 選 日 子 , 不 要 被 人 利 用 。 就 算 不 扯 上 政 治 , 只 是 講 禮 貌 、 識 大 體 , 也 不 應 該 選 擇 「 七 一 」 來 示 威 。 而 中 央 政 府 在 看 遊 行 人 數 時 , 也 要 分 清 楚 不 同 訴 求 、 不 同 目 的 , 那 些 爭 取 同 工 同 酬 、 香 港 居 留 權 的 , 就 不 必 計 算 在 內 。

  21. 緊急吹雞﹐緊急吹雞。

    呼輿所有有手有腳的人仕﹐一起參加明天七一大遊行﹐讓我們再創2003年的50萬人紀錄。希望能達到100萬人或以上做目標﹐並且口號越擊烈越好﹐”結束一黨專政”﹐“平反六四”﹐“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等等……………再抬多三五七副席係15副棺材遊行就更妙。
    我們抗議中共違背承諾﹐河水浸犯井水﹐把北“水”南調﹐搞到港股升到22000點。有錢的人更有錢﹐而我就撈唔到油水。
    我們不願看見香港繁榮穩定﹐不願看見香港社會和諧﹐不願看見香港市民心繫祖國﹐更不願看見香港經濟高速發展。否則﹐我們與香港的反對派怎樣能煽風點火﹐趁火打劫﹐爭取政治本錢。唔通所有反對派都入老美手機公司做Kaza,V3生產線﹐“Motorola"仲要摺埋".

  22. 點解李漢奸﹐陳四萬﹐淫賤黎﹐訓街卿﹐顛狗黃等等唔係80年代為香港人爭取普選﹖唔要求直選港督﹖

    如果長毛等人在60/70年代用現時的抗議遊行方式兼抬棺材到立法局﹐港督府﹐並叫口號“英國佬混蛋”﹐“結束殖民統治”後果會怎樣﹖

  23. 七一人數越多﹐離雙普選就越遠。
    如果要見雙普選﹐先通過23條立法。

    以上兩大點﹐稍有政治智慧的人都知道。
    共產黨難道怕你有100萬人上街﹖你最好每月1號都有過佰萬人上街﹐那麼香港真的50年不變了﹐2047年7月1日就可以名正言順京人治港﹐甚至改變為附屬廣東省的一城市﹐再不是特別行政區了。

    我100%贊成OXFORD 於上面6月17日所發表的意見。

  24. 一向惹火的天主教香港區主教陳日君,成日牙尖嘴利鬧中央政府、特區政府還不夠,近日又牙擦擦批評起羅馬教廷,指教廷有時「太心軟,太快承認(中國官方)自選自聖的主教,上年又話要罰絕,之後又冇下文」。矛頭所向,直奔教宗本篤十六世而來。陳日君如此欺君罔上,膽大包天,所為何來?
    箇中緣故,是陳日君自認是教廷首席中國顧問,他堅決主張嚴厲制裁中國官方天主愛國會,但教宗聽就聽了,卻始終沒有採納。

    今年一月,教廷又召開高層會議討論中梵建交問題,陳日君再進讒言,要求教廷處分三名自選自聖的中國主教,最好將其逐出會,好似中世紀廷驅逐不聽話的歐洲皇帝一樣。

    陳日君又失望了,過去半年來,教廷並未有聽從陳日君的讒言,而是自行決定對中國的政策。

    本篤十六世可不是昏庸的教皇,他明察秋毫,辨忠識奸。那些被陳日君全力打擊的中國官方天主教徒,同樣是上帝的孩子,而中梵關係錯綜複雜,首要步驟是建立互信。但陳日君偏偏政不分,與一班反中亂港的政治人物稱兄道弟,逢中必反,豈非加劇北京對天主教的疑心?

    現在,教宗要向中國天主教徒發公開信,對北京伸出橄欖枝,可說是中梵建交的關鍵時刻。陳日君對教宗的親中政策說三道四,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旦中梵建交後兩邊政府熱線直通,陳日君這個「重要橋樑」,也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價值。

  25. 香港政府, 唔好以為我地10個去蒲10個都係吸毒啦唔該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欺壓良民,人神共憤!!!

  26. 亞程君

    1. 八十年代沒有人(包括你提及的那五位人士)為香港人要求普選, 不表示現在不能/不應要求普選. 問題是普選對港人是不是好的.
    2. 在殖民地時代不能做的事, 在自家人當家作主的時候, 是不是可以寬容一點? 作為現政府負責人/領導人, 甚可與前殖民地政府相比?
    3. 不要人身攻擊, 因那無助你的論據,卻使它顯得脆弱.

  27. rickl = oxford!!

    扮哂野.

  28. 无语。我们成长在一个没有民主传统的国家,但是也不要忘记普世价值的追求。
    别时时刻刻暴露自己的低劣!

  29. 陳日君主教這次巴閉了,昨日他手執令旗,指揮成千上萬港人上街爭民主、爭普選,由宗教領袖搖身一變為政治領袖,就連資深漢奸的前白鴿黨主席李柱銘、忽然民主的過氣政務司司長陳四萬、宣淫販賤的爛果報老闆黎智英等一眾「民主精英」,都唯唯諾諾,聽他號令。陳日君認真巴閉,替羅馬教廷爭了氣,長了臉面。
    陳日君要求雙普選,尤其是普選特首,自有他的一套大道理。煲呔曾蔭權這個特首是怎麼產生的?是香港八百人小圈子選舉出來,再由北大人任命的,這八百人比面,可有陳日君的份?梗係冇。陳日君又是誰?他是教皇派駐香港教區的代表,地位相當於當年英女王派駐香港的總督,煲呔曾作為一名普通的、小小的天主教徒,那是陳日君收的靚仔,接受陳日君的差遣驅使才是。如果煲呔曾想當特首,應該請陳日君出面向教廷推薦,再由教皇任命,那才符合天主教的禮儀呀!

    又或者香港乾脆不要選甚麼特首,由陳日君兼任特首好了,來一個政教合一,就像中世紀的歐洲或幾年前的塔利班政權一樣,那有多省心省事!

    之不過,煲呔也可以質問,陳日君這個主教位子,又是如何產生的?是由包括煲呔在內的香港天主教徒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嗎?咁又唔係,陳日君是由遠在萬里之遙的梵蒂岡獨裁指定的,哪有民主可言?既然陳日君要求普選特首,煲呔也能反要求普選主教。如果煲呔上街振臂一呼,話不定應者雲集,聲勢更壯呢!

  30. 香港民主黨頭目何俊仁,前往台灣拜會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向游請教所謂民主普選訣竅。游錫堃也是「不吝賜教」,他說:「香港民主黨在北京威權統治下為香港爭取民主的精神令我敬佩。」他更表示,有任何民進黨可以幫助香港民主化的地方,絕對全力以赴。何俊仁則表示要向民進黨學習如何「在高壓統治之下成長」。這說明了甚麼?說明台獨分裂勢力將魔爪伸向香港,也說明香港民主黨支持台獨,甚至本身也變成分裂主義政黨。

  31. OXFORD=rickl =亞程

    copycat

  32. 亞程君:

    1.你可以不同意陳樞機的政見, 但不能質疑他在天主教內的地位.
    2. 天主教是宗教組織, 不同一個國家, 没有普選問題. 教宗是耶穌在世上的代表, 有權任命樞機. 套用中國政府發言人常用的語句, 請不要對陳樞機的任命[說三道四].

    一教徒主內的兄弟姊妹:

    1.你關於陳樞機的評語, 是基於從那方來的資料? 不要無的放矢, 憑空杜撰. 不要妄語啊!
    2. 請注恴, 陳樞機在七一甚至其他爭取普選的舉動, 得到教宗同意的可能性極高.作為教徒, 是否應該反省一下.你的想法和言論,為何和我們的神師不同..

  33. 亞程君:-
    社会在进步, 香港还是过去的殖民地吗?以前没争取, 现在为何就不能争取?莫名其妙.白痴

  34. 一好友 :-
    “得到教宗同意的可能性極高"呢D係主觀假設性答案,可不用參考。
    但問題係佢出來玩政治,撥人上街,玩串party就係一定要預左被人講說話。 純潔的人就唔會接觸醜惡的政治啦!

  35. 民主鐘聲響起君:

    1. 我說“得到教宗同意的可能性極高 " 是冷靜分析的推論, 不是一廂情願, 主觀假設的想象. 試想如果教宗不同意陳樞機的舉動, 他現還會是香港教區的主教嗎? 他早就被調走了!
    2. 公眾人物, 當然如你所說: [預左被人講說話], 陳樞機也不能例外. 我給一教友君的留言, 是以主內的兄弟姊妹的身份, 向他/她進一言, 不要妄言, 在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 對神長加以侮辱.

    另外, 天主教是入世的宗教, 對社會上不平的事情, 不會就手旁觀. 請留意陳樞機對自己為何要投身社會運動的說明, 他主要是看到在香港不公義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他地位尊祟, 大可以只談靈修, 不說俗務. 自不會開罪權貴. 他為什麼要如現在那樣, 七十多歲高齡, 還要跑到街頭來. 這對他有什麼好處? 他是’出家人’, 虛名應不重要, 況且他位己至樞機, 有必要嘩眾取寵, 令自己的知名度更高嗎? 答案只有一個, 以他的修為和智慧, 他看到香港存在不公義的事, 是真心的關心和愛護香港市民, 為他們爭取一個更美好的生活環境.

  36. 1:43pm 給民主鐘聲響起君的留言, 我有一些補充.

    在回應此君關於我對亞程君以不大尊重的態度, 來評述教宗任命陳樞機的事, 以中國政府發言人常用的語句, [不要說三道四]來指出其做法的不妥, 說陳樞機什麼[佢出來玩政治,撥人上街,玩串party就係一定要預左被人講說話]. 我說:陳樞機作為公眾人物, 被人評說, 亦在所不免. 我所指的是他有關政治民生的意見, 別人可以評說, 但有關他的樞機任命, 在世上沒有人可以提出異議. 因為這任命, 是教宗以其耶穌代表的身份所作出, 在天主教的信仰內, 教宗這等決定和做法, 是不能/不會錯.

  37. a.誰說神職人員不可以參與政治, 只要是懷著良心, 就沒問題

    b.如果陳主教是無恥之徒的話, 梵諦岡是不會承認他的

    c.你唔好成日都用天主教的維心論來講野啦,仲有好多人唔係基督徒,唔係你老闆梵諦岡話係就係,話唔係就唔係。
    仲有啊,我係香港都識唔少天主教徒,佢地一講到陳日君都擺頭啊。唔好以為天主教徒就一定支持佢啊。

    d.總言之, 如果陳主教是不對的話, 教廷是不會支持的

    e.香港人係唔會認同陳日君的可恥行為—陳日君係天主教之恥—香港人的公敵

    f.電視, 報紙也沒有寫過教徒沒有擺頭!
    乜要電視, 報紙寫過的事才是真的嗎?
    電視, 報紙應該沒有寫過你食乜野大, 咁夠境你食乜野大呢?

    g.結果在爛蘋果十多天的促銷7.1嘉年華偉大遊行活動系列 : 肥頭宣言、四雞表白、神棍發功等等的廢虎之言 ; 加上枝葉相襯的煽風點火文章,歌頌遊行活動是為子孫後代而遊行「感人故事」……結果,經警方點算遊行人數只有兩萬多人或 按港大學生研究隊統計的遊行數字約在二萬九千人至三萬五千人出席了此偉大遊行活動,怎不令《狡手》們咬牙切齒呢,痛不欲生呢。 用盡了宣傳機器,食盡社會矛盾的議題,結果,失敗告終!!!

    於是乎,一招死雞撐飯蓋和一式死狗入窮巷,胡吹六萬八﹝能否告訴大家,民陣採用了那門子民主科學統計學計算出來六萬八﹞,爛蘋果 等媒頭如地獄判官跟手大筆一揮,將此數值納入屎冊,以便日後用來移山填海……討價還價之用。

    h.pick yr own fav.opinion

  38. i.雜誌的偷拍事件是公義嗎?
    為什麼要為這雜誌辯護? 為雜誌的偷拍事件作出辯護, 還可以說:"對社會上不平的事情, 不會就手旁觀." 嗎?

    j.~~~向一個爭取民權、人權与和平的老人家鬥士致敬…理所當然。
    ~~~向一個神棍老暈頭假民主搞分化沽名釣譽,贏取名利升職也不打緊,關鍵其背後政治目的…

    k.魔行道揚善過關???
    ~~~見某辦報人的言和行~~~一邊談公義,半邊賣淫文 !! ??
    神無尚無形無邊~~代言人可胡言亂語 !! ??
    朋友口中寬宏大量,豁達、淡薄世情世道又那需管別人看法,淡然處之,有謂既來之則安之。

    k.口中唸仁,嘴角宣愛,譜我慈航,頌我主思 ; 手持聖杖,背負明燈,免我迷路,領我求真。真假難辯,黑白難分,鬼神聚兮,妖魅催生。今夕蒼涼,地暗天昏,星落月缺,世道之爭。 天陰陰,暗昏昏,冬不寒,暖不溫,心而慄,大事生。

    披羊頭扮聖君,假仁義騙我心,不宣而戰,戰而不宣!!!

  39. 民主鐘聲響起君:

    1. 沒有人說(包括我在內) 所有天主教徒同意陳樞機的意見和參與社會運動的行為. 教內有不同的意見是正常的現象.但那毋損他行動的正確性.
    2. 天主教徒(包括我在內)以教宗為首, 在教務和教義上, 他以耶穌代表所作的指令, 在天主教內, 正如你所說: 他話係就係, 話唔係就唔係. 那當然不適用於非天主教徒.
    3. 你說陳樞機沽名釣譽, 贏取名利升職, 更有政治目的. 第一: 你竟指他蒙騙了我們的領袖, 耶穌在世的代表, 教宗, 你真認為自己獨具慧眼, 較我們的教宗更精明和更高道行? 第二: 陳樞機的政治目的是什麼? 借天主教力量, 推翻中共政權?
    4. 你既認識不少天主教徒, 請尊重我們的教會, 不要稱我們的樞機為神棍. 更不要說他是天主教之恥. 你憑什麼可以作出這些指責.
    5. 謾駡不能加強你的理據, 只有理據不足之人, 才以這種態度和別人討論問題.

  40. 1.香港人真係明理及好嘢–可以見到有人出嚟–去鬧反對派–真係大快人心囉 香港人都知民主反對派的行為—-係香港人唔認同的–所以有反民主派啲言論出嚟–係好正常囉–但民主反對派心胸小–接受唔到反對聲音囉

    2.書本也有教, 教宗是耶穌在世上的代表, 他作出的決定是不會錯的-陳樞機日君不是教宗

  41. 民主鐘聲響起君:

    1. 香港人祟尚言論自由, 有人鬧民主派, 也有人鬧所謂保皇黨/建制派. 鬧民主派時, 有人高興, 但閙那些保皇黨/建制派, 亦有人慶幸不是所有人都是趨炎附勢, 巾紅頂白吧!
    2. 誰人心胸窄, 明眼人心中有數. 誰有氣度可以接受批評? 誰只愛聽奉承的話? 誰對持不同意見的人, 扣上帽子, 什麽’紅杏’, ‘淫賤’, ‘神棍’ ‘漢奸’等一大堆亂抛, 以潑婦和無賴的態度來謾駡別人. 那一派的人士, 在討論問題時, 有這等表現呢?
    3. 陳樞機當然不是教宗, 他當然會可能犯錯. 閣下極可能不是天主教徒, 那讓我來補充一句. 就是教宗也有可能犯錯, 那是當他不是以教宗的身份來行事. 那時他是人, 和你我一樣, 同樣可以犯錯.

  42. M.香港人會去鬧啲反中亂港人土–神棍陳日君同民主派囉–係香港人都會佢地–害港害民—
    N.你痛嗎?你惱嗎?不需回答,從簡單文字表達,清楚明白 !!!
    從本人簡單文字表達對神棍日君、日軍、暈頭,那種虛偽、假仁假義假道學其言和行~~~對 ! 我痛我惱 !!! 閣下不需回答,清楚明白 !!!
    我們分岐在於你對它牠或他的崇拜敬仰如神聖不可侵犯,如神般高高在上,滿口民主公義仁愛…. ; 對我而言,它牠或他…化身,討厭加化身的…Hypocrite, Scum, Crook only!!!
    O.陳教主聖恩浩蕩,威震華洋。假以仁愛慈悲之本,偽善甜美之言,萬民信服,共享永生。更加上忍辱負重,披星戴月奔赴凡總壇接受以身 為籌碼,欲以香江平和交換其在中分壇得以地上正常化。
    P.神壇起奏──魔笛追魂
    陳主教自以為如夜空上明月,黑暗中明燈,可指引路途 ; 如長空朗日,可使人明瞭日光普照,生命之源。對本人而言,人不在其位,不謀其職 ; 事事以公義、民主、自由、公平掛於其扭曲的嘴,蒙騙信眾,加深社會矛盾,分化不同階層的衝突。
    Q.撐開你既有而實盲的雙眼,打開既跳而廢的心房,驅動既存而不用的腦袋──用雙眼看世界、用心感觸自在,以腦袋思考分柝….. .。
    R.香港人可以知民主派啲人只會害港–所以香港人唔支持民主派再害港囉—民主派啲支持度直下跌–就係咁的原因
    S.支持民主派啲人—都係學何生咁-鐘意去玩女人囉–又一個人出事囉
    T.口中唸仁,嘴角宣愛,譜我慈航,頌我主思 ; 手持聖杖,背負明燈,免我迷路,領我求真。真假難辯,黑白難分,鬼神聚兮,妖魅催生。今夕蒼涼,地暗天昏,星落月缺,世道之爭。 天陰陰,暗昏昏,冬不寒,暖不溫,心而慄,大事生。

    披羊頭扮聖君,假仁義騙我心,不宣而戰,戰而不宣

  43. 民主鐘聲響起君:

    1. 不要自我摧眠, 就算你重覆千篇萬篇, 謾駡陳樞機, 你的胡言亂語也不會變成事實, 亦不會對陳樞機有任何影響.
    2. 你花那麽多時間, 貼上長篇留言, 可惜內容空洞. 須知字數多不表示強理據.連陳年何偉途事件也要重提. 足見理歪詞窮. 以私人道德操守的失誤去攻擊他人的政治立場已是低招, 還要拿來攻擊那人所屬的政黨, 更是低中之低.
    3. 我現還能看清事物, 明辯是非, 心率正常. 我反而担心閣下, 對中梵關係, 判斷失誤. 君不見曾被指責為千古罪人的彭定康, 後來如何受到中國當權者的禮待. 中梵關係一旦有突破, 你對陳樞機的謾駡, 恐怕不能與中方口徑一致, 還可能會負上破壞中梵關係的罪名啊! 不要太勇, 為自己留一退路吧.

  44. 再見了鐘聲 要再見革新本領,
    和諧繁榮香港 大家高峯再闖
    回憶集體擁有 可愛是情懷,
    輕鬆心態 你我處變不驚
    全香港鬥心取勝!

    係香港人都會係中國人–唔會係外國人–只有啲走狗才唔想做中國人囉–做中國係光榮的–做走狗係失敗的

    你以為是民主寡頭掌舵人 : 陳主教所說的東西就是民主,2012民主普選是按美主子說行便是 ; 祂那自家派對,閒人就少說三道四便是,否則惡果降臨…。 沒有你的假仁假義,我不曉仁義可貴 ; 沒有你的民主寡頭,我不知民主的意義。 老先生硬骨如鐵,卻要化作軟柔柔,皆因系統軍令如山。雖則仇恨火難滅,也得接法令封嘴少說話為宜。凡總壇卻也乘64.71.12 .4此良機著令老陳一改原先策略,命老暈頭先行擾亂香江為上著,羊入虎口便成為貴派點心來佐肚。 每種事情往往是兩面觀兼且帶有互動性,也就是有利和弊影響 : 昔日陳某0既敢言「香港之恥」需滿足一部份受眾錘胸頓足,手舞足蹈載恩載奔,歡天喜地 ; 卻又令另一群人體會到洋宗教的可怕及可恥,一言堂之勢力驚人。 讓人明白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把沉睡中0既人,照頭淋冷水讓其醒覺派奶粉、辦學堂、搞慈善洋宗教背後既真正面目就是涉政爭 權才能保其洋宗教派天福永享…。

    誰是「香港之恥」,至今,一目了然 : 陳教主。 老暈頭宅心仁厚,對所有犯罪違規者憐愛憐憫如若己出,釋出有如千噸愛對《屍君龍》、《韓農暴民》百般厚愛甘願衝擊法治精神在所不 惜,以身為教主地位力挫本地法律令人欽敬

  45. 民主鐘聲響起君:

    1. 你最新一篇留言, 雖然還殘留著那種語言深受荼毒的後遺症, 但在資料方面是較豐富, 雖然還拿一些超過半世紀的資料, 如什麼派奶粉等老掉大牙的抗拒外來宗教的極左言論, 放在現今二十一世紀的討論區. 但可喜是有一些較近期的資料, 背後的資料搜集是有進步.
    2. 全篇留言只有一詞值得一談, 那是說出了陳樞機的人格和待人的態度: [宅心仁厚], 當然其內在意思不是從你所舉的例子得出. 我認為其中一個事件是樞機對黎智英在其雜誌的不良手法所應負的責任的寛大. 我覺得那真如一個慈父, 對兒子溺愛的表現. 他是人, 有如一般老人家在這方面的通病, 也是人之常情. 請看, 一個領袖, 那怕是精神上的領袖, 也可以有如常人的負担的. 我期待我們祖國的領袖, 也能明白自己有限制, 自己所做的事, 也不一定是對的, 而能容忍別人的批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