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六月 8, 2007

香港六七暴動40周年: 你的集體回憶..

六七暴動期間,香港商台節目主持人林彬多次在節目內對暴動加以諷刺及貶斥,後來在車上被縱火活活燒死..

精彩重溫:

Part 1 (starts at 2o:15):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2-6-8-2007.asf

Part 2: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3-6-8-2007.asf

Part 3: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4-6-8-2007.asf

Part 4: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5-6-8-2007.asf


Responses

  1. 又開片!!招搖者賤,打死無怨呀!!都係鼠係枱底好過!!

  2. 中 國 歷 史 上 有 一 個 令 人 難 以 解 開 的 謎 , 那 就 是 只 有 兩 萬 多 人 的 八 國 聯 軍 , 如 何 可 以 打 敗 有 百 萬 大 軍 的 清 朝 軍 隊 。

    雖 然 說 , 八 國 聯 軍 船 堅 炮 利 , 他 們 能 突 破 清 廷 的 海 岸 防 線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 但 天 津 大 沽 口 離 北 京 尚 有 一 段 相 當 遙 遠 的 路 程 , 在 當 時 交 通 運 輸 工 具 極 為 缺 乏 的 情 況 下 , 只 有 靠 兩 條 腿 走 路 , 清 軍 如 要 阻 截 他 們 亦 非 難 事 。 雖 然 說 , 他 們 手 上 有 洋 槍 , 但 那 只 不 過 是 逐 次 發 射 的 火 槍 , 若 所 有 清 軍 對 他 們 展 開 圍 堵 , 就 是 每 人 扔 一 塊 石 頭 也 足 以 扔 死 他 們 , 他 們 沒 有 理 由 可 以 衝 得 破 數 以 十 萬 計 的 清 兵 重 圍 , 可 以 說 , 清 軍 是 由 於 怯 於 洋 槍 的 威 力 被 嚇 敗 的 , 並 非 被 打 敗 的 。

    今 日 香 港 的 反 對 黨 只 有 數 百 人 , 據 一 項 調 查 指 出 , 支 持 他 們 的 香 港 人 也 不 過 只 有 兩 成 , 其 餘 五 成 多 人 並 無 政 治 立 場 , 另 有 兩 成 多 人 屬 愛 國 陣 營 , 為 甚 麼 特 區 的 政 治 形 勢 會 被 反 對 派 牽 鼻 子 走 呢 ? 同 樣 道 理 , 那 是 由 於 特 區 政 府 怯 於 反 對 派 的 虛 張 聲 勢 , 中 央 政 府 對 他 們 的 過 分 寬 厚 , 令 他 們 有 機 可 乘 , 以 撒 豆 成 兵 的 手 法 挾 持 民 意 , 才 可 以 造 成 以 少 勝 多 的 假 象 。

    當 年 很 多 清 軍 和 八 國 聯 軍 並 沒 有 實 質 的 接 觸 便 已 被 打 敗 , 今 日 特 區 政 府 和 反 對 派 沒 有 正 式 交 鋒 也 不 戰 自 敗 , 可 說 是 敗 於 怯 懦 , 敗 於 對 西 方 潮 流 的 屈 服 。 如 果 他 們 敢 脫 掉 和 諧 的 外 衣 , 清 清 楚 楚 的 表 明 立 場 , 實 實 在 在 的 和 反 對 派 幹 一 場 , 相 信 不 少 人 了 解 到 中 央 政 府 的 立 場 , 便 會 倒 戈 相 向 , 到 時 便 會 知 道 真 正 的 主 流 民 意 在 哪 一 方 。

  3. 針 對 吳 邦 國 委 員 長 強 調 香 港 「 行 政 主 導 」 的 論 點 , 反 對 派 喉 舌 《 蘋 果 日 報 》 於 六 月 七 日 頭 版 以 斗 大 的 標 題 誣 指 「 吳 邦 國 閹 了 香 港 」 。 反 對 派 政 客 聲 稱 「 行 政 主 導 的 講 法 有 如 閹 割 香 港 司 法 獨 立 」 云 云 。 這 真 是 豈 有 此 理 !

    回 歸 之 前 的 一 百 五 十 多 年 , 香 港 一 直 都 是 「 行 政 主 導 」 , 港 督 「 大 晒 」 , 同 時 司 法 也 是 獨 立 的 , 香 港 一 直 都 是 舉 世 公 認 的 法 治 社 會 。 回 歸 之 後 , 作 為 香 港 「 小 憲 法 」 的 《 基 本 法 》 對 司 法 獨 立 作 了 明 確 規 定 , 至 今 香 港 的 司 法 獨 立 也 從 未 受 過 行 政 方 面 的 干 預 和 打 壓 , 政 府 在 訴 訟 中 敗 訴 的 事 例 不 勝 枚 舉 。 請 問 反 對 派 政 客 , 為 甚 麼 九 七 之 前 百 年 「 行 政 主 導 」 你 們 從 來 沒 有 質 疑 會 「 閹 割 香 港 司 法 獨 立 」 , 九 七 之 後 特 區 政 府 傳 承 這 套 行 之 有 效 的 「 行 政 主 導 」 忽 然 就 變 成 「 閹 割 香 港 司 法 獨 立 」 呢 ? 顯 而 易 見 , 「 行 政 主 導 有 如 閹 割 司 法 獨 立 」 的 講 法 , 在 實 踐 上 既 不 符 合 歷 史 , 也 違 背 現 實 , 不 僅 違 反 《 基 本 法 》 , 而 且 在 邏 輯 上 也 是 荒 謬 的 !

    講 到 「 閹 了 香 港 」 , 試 問 中 央 授 權 「 港 人 治 港 , 高 度 自 治 」 是 「 閹 了 香 港 」 嗎 ? 不 用 向 中 央 交 一 分 錢 稅 , 毋 須 負 擔 一 分 錢 駐 軍 費 用 , 是 「 閹 了 香 港 」 嗎 ? C E P A 安 排 、 個 人 遊 、 大 型 國 企 來 港 上 市 … … 這 統 統 都 是 「 閹 了 香 港 」 嗎 ? 保 留 爵 士 銜 頭 的 曾 蔭 權 可 以 當 特 首 , 參 加 過 反 釋 法 遊 行 的 黃 仁 龍 照 樣 出 任 律 政 司 司 長 , 這 又 是 「 閹 了 香 港 」 嗎 ?

    「 偏 見 比 無 知 離 真 理 更 遠 」 。 誣 衊 中 央 領 導 人 「 閹 了 香 港 」 , 簡 直 是 一 派 胡 言 !

  4. 哎吔!!可怒也!!隔離房嗰個印度婆,12:20am去完夜廟返嚟大大力板埋到門,嚇醒左我!!!!
    呢個網頁真係龍蛇混雜,都唔知的人係人定係鬼??
    點解?
    大家睇吓呢嗰Rickl, 前後兩篇嘢相隔2分鐘,嘩!利害,2分鐘就可以打咁多字,都唔知係咩嘢人?抑或係鬼?
    又有嗰可能,佢可能預先打定,然後貼上佢;呢個係最合情理理由!
    印度婆嚇醒左,唯有睇呢位人兄寫咩東東炎西沖?
    唉!又八國聯軍二萬人,清兵又唔知幾多?又點又點,講到似層層!好似現場一樣!
    唉!我都半百啦,個頭近,睇完呢的嘢,得啖笑!!
    諗起呀大雄個袋入面好多寳貝,要咩有咩,我淨係想有部時光倒流機,返去呢條雞腸署名所講八國聯軍的情形,睇吓係味佢咁講既情況!!!
    大佬,愈老愈唔信人講嘢,仲講到好似現場咁,讀歷史唔係咁讀架!雞腸仔!!
    返上床揾Master Chow!!

  5. 請 吳 邦 國 讀 一 讀 《 基 本 法 》

    ——————————————————————————–

    人 大 常 委 會 委 員 長 吳 邦 國 , 在 「 紀 念 基 本 法 實 施 十 周 年 座 談 會 」 上 , 大 談 《 基 本 法 》 。 我 懷 疑 : 他 沒 有 讀 過 《 基 本 法 》 , 只 拿 別 人 代 撰 的 講 稿 , 一 字 不 易 照 讀 而 已 ; 那 執 筆 的 「 槍 手 」 , 也 沒 有 讀 過 《 基 本 法 》 , 只 憑 道 聽 途 說 和 耳 語 , 便 貿 然 去 寫 , 應 該 「 炒 魷 」 。
    吳 引 用 鄧 小 平 的 說 話 , 這 些 話 是 立 了 法 的 法 律 嗎 ? 他 可 記 得 : 鄧 被 打 倒 時 曾 說 「 永 不 翻 案 」 ; 復 出 後 曾 說 , 「 天 塌 下 來 , 有 胡 耀 邦 和 趙 紫 陽 這 兩 隻 手 臂 撐 住 」 ; 起 草 《 基 本 法 》 時 曾 說 , 「 假 如 『 五 十 年 不 變 』 不 夠 , 可 以 再 加 多 五 十 年 」 。 這 些 話 , 會 引 用 嗎 ?

    嚴 重 政 治 不 正 確
    吳 說 : 「 中 國 是 單 一 制 國 家 」 。 把 香 港 、 澳 門 和 台 灣 , 排 除 在 中 國 之 外 , 違 反 「 一 個 中 國 」 的 大 原 則 , 這 是 政 治 上 極 嚴 重 的 不 正 確 。 《 基 本 法 第 四 條 》 ( 以 下 只 注 條 目 ) 說 :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不 實 行 社 會 主 義 制 度 和 政 策 , 保 持 原 有 的 資 本 主 義 制 度 和 生 活 方 式 , 五 十 年 不 變 。 」 他 把 「 一 國 兩 制 」 的 承 諾 , 置 諸 何 地 ? 鼓 吹 以 「 一 國 兩 制 」 去 統 一 海 峽 兩 岸 的 政 策 , 是 否 口 是 心 非 ?
    他 說 : 「 中 央 授 予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多 少 權 , 特 別 行 政 區 就 有 多 少 權 。 」 《 第 二 條 》 說 : 「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授 權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依 照 本 法 的 規 定 實 行 高 度 自 治 , 享 有 行 政 管 理 權 、 立 法 權 、 獨 立 的 司 法 權 和 終 審 權 。 」 已 經 授 予 的 , 能 夠 不 通 過 修 改 《 基 本 法 》 , 便 可 隨 時 任 意 收 回 嗎 ? 即 使 簽 了 一 張 簡 單 的 租 約 , 也 不 能 隨 時 收 回 物 業 或 任 意 加 租 的 , 何 況 是 已 在 聯 合 國 登 記 並 得 到 國 際 承 認 的 《 基 本 法 》 ?
    吳 邦 國 還 提 到 「 行 政 主 導 」 、 「 三 權 分 立 」 和 「 剩 餘 權 力 」 。 這 三 個 名 詞 十 二 個 字 , 《 基 本 法 》 都 沒 有 提 及 和 寫 上 的 。 在 《 基 本 法 》 中 , 關 於 行 政 長 官 、 行 政 機 關 、 立 法 機 關 、 司 法 機 關 的 權 責 , 各 有 明 確 的 規 定 。 反 而 寫 上 了 ,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政 府 必 須 遵 守 法 律 , 對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立 法 會 負 責 : 執 行 立 法 會 通 過 並 已 生 效 的 法 律 ; 定 期 向 立 法 會 作 施 政 報 告 ; 答 覆 立 法 會 議 員 的 質 詢 ; 徵 稅 和 公 共 開 支 須 經 立 法 會 批 准 。 」 ( 《 第 六 十 四 條 》 ) 以 及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享 有 獨 立 的 司 法 權 和 終 審 權 。 」 ( 《 第 十 九 條 》 ) 且 不 管 什 麼 「 行 政 主 導 」 、 「 三 權 分 立 」 和 「 剩 餘 權 力 」 , 總 之 , 一 切 都 要 按 《 基 本 法 》 這 個 本 子 去 辦 。 目 前 , 有 哪 些 是 違 背 這 本 子 的 呢 ?
    請 吳 邦 國 讀 一 讀 《 基 本 法 》 ! 讀 一 次 , 是 未 能 領 會 和 記 得 的 , 要 手 頭 上 有 一 本 , 不 時 去 讀 去 思 考 。
    司 徒 華  

  6. 中 央 的 權 力 是 誰 賦 予 的 ?

    ——————————————————————————–

    人 大 委 員 長 吳 邦 國 說 , 香 港 特 區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乃 中 央 授 予 , 並 非 香 港 固 有 。 話 聲 一 落 , 我 隨 即 有 一 個 疑 問 : 中 央 政 府 的 權 力 又 由 誰 人 賦 予 ?
    對 於 這 個 問 題 , 我 國 的 先 賢 聖 哲 闡 釋 得 最 清 楚 。 據 《 荀 子 》 記 載 , 魯 哀 公 曾 說 自 己 長 於 婦 人 之 手 , 不 知 道 甚 麼 叫 「 危 機 」 , 生 怕 治 理 不 好 國 家 , 故 此 叫 孔 子 告 訴 他 如 何 才 會 有 危 機 感 。 孔 子 說 : 「 君 主 就 像 一 隻 小 舟 , 而 人 民 就 是 水 。 水 能 載 舟 , 亦 能 覆 舟 , 若 果 你 能 以 這 種 態 度 思 考 , 怎 麼 會 沒 有 危 機 感 呢 ? 」 人 民 隨 時 可 以 「 沒 收 」 政 府 的 權 力 , 我 認 為 這 個 故 事 值 得 吳 邦 國 好 好 參 考 , 培 養 自 己 的 危 機 感 , 反 省 自 己 的 權 力 到 底 由 誰 賦 予 。
    中 國 政 府 聲 稱 要 堅 持 共 產 主 義 , 卻 沒 有 堅 持 「 從 群 眾 中 來 , 到 群 眾 中 去 」 的 基 本 原 則 。 現 今 香 港 最 大 的 呼 聲 是 普 選 特 首 , 讓 人 民 有 機 會 以 一 人 一 票 的 形 式 推 舉 理 想 的 領 導 人 才 ; 參 加 普 選 的 特 首 , 必 須 在 政 綱 下 工 夫 , 用 心 了 解 市 民 的 需 求 , 接 獲 得 市 民 以 選 票 回 應 。 只 有 通 過 這 個 過 程 , 才 能 使 特 首 獲 得 市 民 賦 予 的 權 力 。
    當 年 齊 宣 王 問 孟 子 , 說 : 「 我 聽 說 周 武 王 征 伐 商 紂 , 是 不 是 確 有 其 事 ? 」 孟 子 支 吾 說 : 「 我 有 聽 聞 過 。 」 齊 宣 王 得 意 起 來 , 追 問 : 「 臣 子 可 以 弒 君 嗎 ? 」 孟 子 義 正 辭 嚴 地 說 : 「 損 害 仁 義 的 人 不 過 是 一 名 莽 夫 ! 我 只 聽 說 周 武 王 殺 死 了 一 名 莽 夫 , 沒 有 聽 說 甚 麼 弒 君 ! 」 由 此 可 見 , 儒 家 思 想 所 強 調 的 正 名 , 不 單 單 套 在 臣 子 頭 上 , 也 適 用 於 一 眾 執 政 者 。 可 是 執 政 者 應 該 由 誰 人 去 正 名 呢 ? 答 案 還 是 人 民 。 只 有 人 民 才 可 以 感 受 到 領 導 者 是 否 稱 職 , 領 導 者 向 來 是 不 能 自 己 查 找 不 足 的 。
    所 以 , 普 選 出 來 的 特 首 才 是 直 接 由 人 民 正 名 的 特 首 , 其 權 力 依 據 絕 對 大 於 中 央 政 府 。 古 時 候 君 權 神 授 的 概 念 尚 且 破 產 , 今 天 吳 邦 國 說 香 港 特 區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乃 中 央 授 予 , 豈 非 不 攻 自 破 ?
    王 肇 之

  7. 吳 邦 國 才 是 真 正 的 「 三 違 反 」

    ——————————————————————————–

    人 大 常 委 會 委 員 長 吳 邦 國 先 生 實 在 既 不 懂 憲 法 , 又 不 懂 《 基 本 法 》 , 更 不 懂 香 港 的 特 殊 地 位 。
    吳 先 生 說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處 於 國 家 的 完 全 主 權 之 下 , 中 央 授 予 香 港 多 少 權 , 香 港 就 有 多 少 權 。 吳 先 生 這 個 說 法 證 明 他 完 全 不 了 解 香 港 的 獨 特 地 位 及 歷 史 。 毫 無 疑 問 , 最 終 落 實 香 港 各 項 制 度 安 排 、 政 策 安 排 、 法 律 安 排 的 是 《 基 本 法 》 , 但 是 , 《 基 本 法 》 不 是 憑 空 而 來 的 , 《 基 本 法 》 的 重 要 原 則 及 基 礎 不 是 隨 便 定 出 來 的 , 而 是 根 據 一 份 國 際 協 議 , 依 據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定 下 的 。
    只 要 翻 看 一 下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的 文 本 , 就 可 以 清 楚 知 道 香 港 享 有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 行 政 管 理 權 、 立 法 權 、 獨 立 的 司 法 權 和 終 審 權 早 已 在 聯 合 聲 明 中 列 明 。 例 如 聯 合 聲 明 第 三 條 第 二 款 已 表 明 , 除 外 交 和 國 防 事 務 屬 中 央 人 民 政 府 管 理 外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享 有 高 度 自 治 權 。 由 此 可 見 , 香 港 在 回 歸 後 享 有 的 各 項 權 利 及 特 殊 地 位 並 非 僅 由 中 央 授 權 , 而 是 由 一 份 有 約 束 力 的 國 際 協 議 所 賦 予 的 , 而 是 源 於 八 四 年 簽 署 的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而 是 基 於 中 國 政 府 對 國 際 社 會 的 承 諾 。 像 這 樣 莊 嚴 的 承 諾 , 像 這 樣 有 約 束 力 的 國 際 協 議 是 不 能 隨 便 修 改 或 任 意 解 釋 的 。 偏 偏 吳 邦 國 先 生 卻 罔 顧 聯 合 聲 明 , 罔 顧 國 際 協 議 , 把 香 港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說 成 是 中 央 政 府 可 以 隨 意 收 放 , 隨 便 增 減 的 東 西 。 這 不 是 充 份 反 映 吳 先 生 對 香 港 的 歷 史 及 特 殊 地 位 一 無 所 知 嗎 ?
    此 外 , 吳 邦 國 先 生 的 發 言 也 反 映 他 對 憲 法 的 作 用 不 清 不 楚 。 「 一 國 兩 制 、 高 度 自 治 」 絕 不 是 隨 隨 便 便 提 出 來 的 方 針 政 策 , 而 是 經 過 慎 重 的 討 論 及 反 覆 推 敲 才 定 下 的 , 並 且 經 由 中 國 憲 法 落 實 。

    既 然 「 一 國 兩 制 、 高 度 自 治 」 已 由 中 國 憲 法 規 定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政 府 固 然 有 責 任 遵 守 , 中 央 政 府 同 樣 不 能 視 若 兒 戲 , 同 樣 需 要 貫 徹 執 行 , 因 為 憲 法 是 國 家 的 根 本 大 法 , 即 使 是 當 權 的 政 府 也 要 受 憲 法 的 約 束 及 限 制 。 然 而 吳 邦 國 先 生 卻 把 憲 法 規 定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說 成 是 可 以 隨 意 刪 減 、 隨 意 閹 割 的 東 西 。 這 不 是 在 拿 莊 嚴 的 憲 法 開 玩 笑 嗎 ?
    另 一 方 面 , 國 際 社 會 之 所 以 在 聯 合 聲 明 簽 署 後 仍 對 香 港 前 途 半 信 半 疑 , 香 港 市 民 之 所 以 在 聯 合 聲 明 簽 署 後 一 段 長 時 間 仍 對 前 途 缺 乏 信 心 , 就 是 擔 心 中 國 政 府 說 話 不 算 數 , 就 是 擔 心 中 國 政 府 隨 政 治 需 要 任 意 改 變 既 定 的 承 諾 及 政 策 。 為 了 增 強 國 際 社 會 及 香 港 市 民 的 信 心 、 為 了 表 明 中 國 政 府 真 的 有 誠 意 落 實 「 一 國 兩 制 、 高 度 自 治 」 , 中 國 政 府 花 了 五 年 時 間 , 花 了 大 量 人 力 物 力 草 擬 《 基 本 法 》 , 把 香 港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盡 量 勾 畫 清 楚 , 把 灰 色 地 帶 盡 量 減 少 , 把 任 意 侵 損 香 港 高 度 自 治 權 的 機 會 減 至 最 低 。
    可 是 , 吳 邦 國 先 生 卻 說 中 央 政 府 愛 授 予 香 港 多 少 權 力 就 授 予 多 少 權 力 , 中 央 政 府 認 為 某 些 權 力 歸 於 中 央 就 歸 於 中 央 。 這 不 僅 令 香 港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大 大 萎 縮 , 更 完 全 跟 《 基 本 法 》 的 精 神 、 跟 《 基 本 法 》 減 少 灰 色 地 帶 的 原 則 相 違 背 。 對 於 吳 先 生 這 樣 的 言 論 , 香 港 市 民 以 至 國 際 社 會 怎 會 不 感 到 震 驚 及 失 望 呢 ?
    香 港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不 是 天 掉 下 來 的 , 但 也 不 是 北 京 中 央 政 府 恩 賜 的 。 香 港 的 高 度 自 治 權 是 由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中 國 憲 法 、 《 基 本 法 》 所 確 立 及 保 障 的 ; 不 管 是 中 央 政 府 或 中 央 領 導 人 都 無 權 隨 意 刪 減 , 都 無 權 隨 便 閹 割 !
    盧峯

  8. 基本上同意上面王君及盧君的留言。
    1. RICKL君第二篇留言中的"試問中央授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闐了香港嗎?" —-答案是港人沒有高度自治,也沒有港人治港,因為管治班底全是中央同意,才可以出任,特首及大多數立法局議員都不是直選產生。
    2. 中央及港政府口口聲聲稱要社會和諧,但他們對泛民主派的態度是差劣的,例如什麼親疏有別,反對派前反對派後的稱呼,好像是勢不兩立似的,那麼想和諧也不容易。
    至於鄧小平所說的"一國兩制"是否已經名存實亡!!

  9. 書生論政!又長又沉!個個的嘢又長又多餘!

    實實際際係:

    中國政府係有權係政治經濟司法軍事外交等任何事情上作出安排!

    自由民主有呀!!
    你不喜歡,不滿,可以不做中國公民,香港居民,移民啦,去美國去加拿大去英國去澳洲咯!

  10. 司徒華,係人都憎佢,我的老友係香港教書,的教書佬個個都話佢,佢都十吓十吓!

  11. 司徒華 // Jun 9th 2007 at 1:31 am
    王肇之 // Jun 9th 2007 at 1:46 am
    盧峯 // Jun 9th 2007 at 1:48 am
    —-
    我都奇怪,無啦啦點解會有呢三條友係到呢?仲係不約而同係到寫嘢?諗吓諗吓,唯一一個結論,有人係的唔知咩嘢網站剪貼落嚟,然後貼上去,唔係佢地自己走上嚟玩!!
    的時間差唔多相隔幾分鐘,所以話呢,我呢個港燦唔係 LU LU, 都有番的 腥屎架!!

  12. 想搞臭華叔?搵個鏡照下自己個尊容先啦。一蚊店有平鏡賣,乜嘢身絲蘿蔔皮一照就知斤兩。

  13. 跳棵小丑一港燦,醜態百出搞搞震
    磊落英雄司徒華,民主運動稱重鎮

  14. 毛澤東去世已卅年,但佢嘅帝王思想至今仲大有市場。對平民百姓來講一切都係大人嘅恩賜,故此當年有大救星之說。可敬嘅係領導人換咗一代又一代,骨子里并冇乜改變。所以香港人得到咁多眷顧卻不識抬舉,上方難免不悅。

    而家常聽講中國將會引領世界嘅未來,大家都未免沾沾自喜。不過成日想做他人主子嘅唸法想來連巴勒斯坦嘅小兄弟都未必肯受落。唔知加拿大到時會否就范?

  15. 加燦, 臭唔臭呢樣嘢,見人見智,你話臭就臭,你話我醜就醜,無咩所謂,容貎既嘢,點醜都有人娶,點醜都有人愛,你鬧成咁,發洩完,舒服的都係一件好事!

  16. 閒人,作詩呀!
    我又玩吓先至得!

    閒人 // Jun 9th 2007 at 8:18 pm

    跳棵小丑一港燦,醜態百出搞搞震
    磊落英雄司徒華,民主運動稱重鎮

    唔係好知你講咩嘢,跳棵小丑點解呀?想表達的咩呀?民主運動稱重鎮—重鎮?應該係一個城市,地方先至係架?點解會變左(民主運動稱),真係九唔搭八?

    港燦嚟啦!我作既:睇完你條氣順的味!!

    無所事事正港燦, 醜言醜行醜醜醜,走走走
    民主英雄司徒華, 嘉德嘉節嘉嘉嘉,好好好

    二版為正

  17. 贈港燦
    港燦港燦一肚草,笑死街坊真活寳
    日日上網來獻世,勸你收皮應趁早

  18. 話你個心醜呀/懵佬

  19. 又多一個老關玩作詩呀,好呀,一齊玩!

    老關老關關心我,作首好詩送燒鵝
    人生知己有幾個,叫我保重笑呵呵

  20. 贈老關

    老關老關關節炎,醫病醫到債台欠
    日日睇病人世厭,有誰送他到王閰

  21. 七一臨近,所有妖魔鬼怪、蛇蟲鼠蟻都憋不住,紛紛跑出洞來。白鴿黨搞了一個回歸十周年研討會,借了「回歸」兩個字,實際上是為七一遊行搖旗吶喊,淫賤黎、李漢奸等人粉墨登場,忙得不亦樂乎,喊得聲嘶力竭。
    今年是回歸十周年,本來就是一個借題發揮的好機會,加上吳邦國日前踩中了反對派的尾巴,火上加油,更是不得了。其他人不說,只看淫賤黎一個人表演潑婦罵街就夠了。爛果報說吳邦國閹了香港,其實真正被閹的是淫賤黎,否則他不會表現得如此歇斯底里,狂罵吳邦國「黐線」。看來,北大人這一閹,確實把淫賤黎閹痛了!

    說起來實在有趣,吳邦國雖然貴為國家第二號人物,但在淫賤黎口中只是一個「大陸佬」。當然,這並不奇怪,淫賤黎靠罵人起家,憑譁眾取寵發達,倘若他轉性不罵人,反而要送到醫院檢查檢查。何況其背後有洋主子撐腰,吻過宗的手,甚麼委員長不委員長的,他根本沒有放在眼。

    真是想不到,當年中資銀行助壹淫媒上市,中資機構養肥淫賤黎,如今北大人反過頭來捱淫賤黎的臭罵,這算不算自食苦果呢?魯迅說:「由我造出來的酸酒,當然應該由我自己來喝乾。」北大人喝下自己造出來的酸酒,誰曰不宜。不是說要更加包容、化敵為友嗎?且看北大人如何包容淫賤黎!

  22. 加燦 // Jun 10th 2007 at 2:21 pm

    話你個心醜呀/懵佬

    講緊咩呀?係邊到抄架?以為你條氣順左啦,點知仲係咁苦惱!一面就話叫我買鏡,都答左你囉,我醜都有人比我愛,而家又話個心醜,個心醜唔醜你都透視見到?其實個心係用泥運血,醜唔醜唔係問題,最緊要係正常做佢要做的功能

    你咁失控,點樣去了解民主自由呢的概念呢?
    你盞影衰民主人仕嗰型象!!

  23. 還是老關的詩好,港燦真是一肚草

  24. 2007年6月10日 星期日
    吳 氏 生 非
    吳 邦 國 憑 居 高 臨 下 的 「 國 家 意 志 」 對 《 基 本 法 》 的 闡 述 , 其 實 並 不 陌 生 。 筆 者 就 「 港 台 風 波 」 沉 往 事 時 , 曾 舉 出 新 華 分 社 的 一 個 小 角 色 李 偉 庭 的 奇 論 , 他 說 : 「 一 國 兩 制 是 有 前 提 的 , 那 就 是 『 一 國 』 和 『 社 會 主 義 』 , 不 能 離 開 這 前 提 去 談 兩 制 。 」 當 時 誰 也 沒 料 到 , 偏 是 李 偉 庭 真 正 吃 透 了 中 央 對 《 基 本 法 》 的 認 知 立 場 。 而 已 故 的 鄔 醫 生 則 看 透 了 所 謂 契 約 精 神 , 對 中 央 而 言 完 全 是 可 有 可 無 的 「 碎 料 」 。 本 文 先 按 下 北 京 版 的 「 《 基 本 法 》 座 談 會 」 不 表 , 卻 要 來 說 說 「 十 七 大 症 候 群 」 。 因 為 筆 者 發 現 , 近 期 中 共 政 治 局 一 再 重 申 鄧 小 平 「 不 搞 西 方 三 權 分 立 那 一 套 」 的 計 有 三 人 , 一 是 賈 慶 林 , 二 是 李 長 春 , 第 三 位 就 是 吳 邦 國 。 前 兩 個 篤 定 在 十 七 大 後 出 局 , 而 吳 邦 國 今 作 此 言 , 想 必 他 的 去 留 也 成 了 問 題 。 蓋 因 胡 溫 近 期 花 樣 翻 新 , 諸 如 「 民 主 是 個 好 東 西 」 和 「 民 主 社 會 主 義 」 等 等 , 這 些 「 願 景 政 治 」 儘 管 還 在 地 平 線 以 下 , 看 不 到 摸 不 , 但 總 比 殭 屍 般 的 「 四 項 基 本 原 則 」 好 聽 多 了 。 筆 者 由 此 發 現 了 本 朝 的 官 場 潛 規 則 , 人 將 下 崗 , 其 言 必 左 ; 而 穩 坐 其 位 之 人 , 則 言 必 稱 改 革 , 以 攬 民 心 , 而 行 事 卻 蓮 步 款 款 , 實 係 虛 應 故 事 。 吳 邦 國 或 許 有 點 特 別 , 他 黨 性 超 強 , 即 便 沒 有 下 崗 之 虞 , 他 也 極 為 警 惕 西 方 意 識 形 態 的 蠶 食 。 有 一 個 「 吳 氏 生 非 」 的 典 型 故 事 ─ ─ 美 國 卡 特 基 金 會 十 幾 年 來 一 直 資 助 中 國 的 村 民 選 舉 , 這 筆 錢 由 民 政 部 掌 握 。 有 幾 多 農 民 因 之 有 了 選 舉 權 ? 外 間 全 然 不 知 , 但 民 政 部 雁 過 拔 毛 , 自 屬 難 免 。 殊 不 知 , 吳 邦 國 委 員 長 某 日 偶 爾 在 案 頭 文 牘 發 現 , 中 國 農 村 的 基 層 選 舉 背 後 居 然 有 美 國 卡 特 基 金 會 在 支 持 , 這 還 了 得 ? 他 當 即 批 示 : 「 這 不 是 搞 和 平 演 變 嗎 ? 」 這 一 來 , 村 民 選 舉 倒 無 所 謂 , 反 正 這 麼 多 年 基 層 民 主 就 無 寸 進 , 但 民 政 部 的 這 一 股 肥 水 就 斷 了 流 。 好 在 這 個 部 原 本 就 是 富 得 流 油 的 衙 門 , 它 掌 控 全 國 的 救 災 款 項 ( 當 然 也 包 括 香 港 同 胞 的 賑 濟 善 款 ) , 此 番 小 輸 一 把 , 無 非 自 認 晦 氣 , 想 來 真 是 「 吳 氏 生 非 」 ! 卻 說 鄧 小 平 「 不 搞 西 方 三 權 分 立 」 是 三 十 年 前 的 黨 內 指 示 ; 一 九 八 七 年 鄧 公 重 申 , 香 港 「 照 搬 」 三 權 分 立 和 歐 美 議 會 制 度 「 恐 怕 不 合 適 」 , 這 也 是 二 十 年 前 的 老 話 了 , 日 曆 早 已 翻 到 了 一 個 新 世 紀 。 全 球 二 百 個 國 家 地 區 , 實 行 民 主 選 舉 的 超 過 一 百 二 十 個 。 香 港 的 人 均 產 值 、 法 治 和 公 民 社 會 的 基 礎 遠 勝 於 許 多 民 主 國 家 , 然 而 香 港 非 但 不 配 有 普 選 , 連 已 有 立 法 權 與 司 法 獨 立 都 要 仰 專 制 集 權 政 治 的 鼻 息 。 《 基 本 法 》 授 予 香 港 有 多 少 權 , 香 港 就 有 多 少 權 力 ─ ─ 這 是 憲 政 與 契 約 的 至 尊 意 義 , 卻 又 是 吳 邦 國 及 「 中 央 」 斷 然 不 能 接 受 的 。 既 然 如 此 , 由 他 們 來 紀 念 和 座 談 「 《 基 本 法 》 實 施 十 周 年 」 , 豈 不 滑 天 下 之 大 稽 ?

  25. 余大寧 // Jun 11th 2007 at 12:22 am

    還是老關的詩好,港燦真是一肚草

    又多一個,我唔怕你…大噃!!!

    老關還有捧場客,大寧雙語真嚇嚇!

  26. 老關 // Jun 10th 2007 at 2:33 am

    贈港燦
    港燦港燦一肚草,笑死街坊真活寳
    日日上網來獻世,勸你收皮應趁早

    余大寧 // Jun 11th 2007 at 12:22 am

    還是老關的詩好,港燦真是一肚草


    大寧的詩都很好,的字還是一面倒

  27. 請中國人大釋法

  28. 一看你就是港独分子,你的阴谋早就被我看穿了,别想来谣言惑众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你继续港独叛国 吧!到时候大陆想打香港,一百个美国都救不了你们,信者得救

    港独言论-能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29. 老華僑,老啦,仲玩埋的字張作文嘢,真係枉你做人呀!!!

    信心精選,巴巴閉,巴巴閉,大陸打香港,你都夢夢地!打就唔會,收返就一定收,唔使用武力架,要打杖,台灣一早就無啦!!!

  30. 【刘晓竹点评】香港要准备联省而治

    刘晓竹

    周五, 06/08/2007 – 15:25 —
    【刘晓竹点评】我的意思不是一国两制不好,假如能维持下去,当然很好。邓小平当年搞出这个东西来,大智慧也。但是,维持这个东西,起码也要有中等的智慧,遗憾的是,当今圣上胡锦涛实在达不到这个水平啊。以他等而下之的小聪明,不要说“一百年不变”的目标难以实现,恐怕再坚持五年都很困难了。一国两制的问题不在“一国”,而在“两制”,不是资本主义这一“制”出了问题,而是社会主义这一“制”的情况在变化,即一党专制难以为继了。实在说来,中国一旦出了事,香港难以自保,而寻求独立,此路不通。因之,香港各界应该有所准备,一旦中国出事,即可联省而治,稳定东南,然后图第二次历史性北伐。孙中山发起的第一次北伐以军事为主,而新北伐则以政治为主,制度为主。有鉴于此,香港要尽快产生一个有能力应变的政治集团,以整合团结香港各界,未雨绸缪也。在中华民族的历史性关口,香港这几百万人可谓举足轻重,非同小可啊。一句话,你们要“港”出一个新中国。
    吴邦国有关香港讲话讲话引起反响
    – 香港临近迈向回归十周年之际,北京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讲话称香港高度自治权力来自中央,香港没有所谓剩余权力也不适用西方的三权分立,讲话引起极大反响,泛民主派认为,北京当局有意在有关香港政制改革的政制发展绿皮书公布前,收紧权力。 [自由亚洲电台]
    香港特区政府将在今年中发表政制改革绿皮书,北京当局星期三在北京举办了庆祝《基本法》实施10 周年的座谈会,特首曾荫权应邀北上出席会议。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会议上表示:「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没有明确的、根据《基本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中央还可以授予,不存在所谓的剩余问题。」吴邦国还说,香港政治体制的最大特点是行政主导,他并引用前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话说,香港的制度不能完全西化,照搬西方的一套,如果照搬,比如搞三权分立,搞英美的议会制度,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
    香港各报刊星期四对于吴邦国的讲话有不同的评论,亲北京的香港大公报星期四的社评说,只有充分尊重并切实维护中央的权力、准确且恰如其份地行使特区被授予的权力,港人社会才能在基本法的保障下继续稳定繁荣、向前迈进。然而,苹果日报星期四则引述民主党主席何俊仁的讲话说,吴邦国的言论有如阉割香港赖以成功的司法独立,社评则用“北京召开蹂躏基本法座谈会”为标题,社评表示,邓小平的讲话是在基本法定稿以前,而基本法从头到尾都没有「行政主导」这个词语。而且细读基本法原文,行政、立法、司法这三权都是独立行使权力的。行政机关反而被明确规定要向「立法会负责」,而立法、司法都没有指明要向行政机&# 20851;负责,那又何来行政主导呢?
    前基本法起草委员李柱铭则担心,北京将再收紧对香港的管治。李柱铭向本台表示:“实在不明白为何在回归十周年前夕要提出这样的看法?是否他们想告诉港人及国际社会,中央在香港的管治权还是不够,在立法会少数的民主派议员不应改特首太多的麻烦?”李柱铭说,事实上,立法会议员的权利在回归之后已少了许多。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教授戴大为(MichaelDavis)则认为,北京当局想要向外界传递一个清楚的讯息要告诉港人,北京在特区事务的决策上,拥有最高权力,不能冲击行政主导。
    李柱铭担心北京要削弱立法会的权力;不过,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汉清认为,港人看待政改或普选特首问题有偏颇,认为要摆脱北京的干预,但他对此不表认同,因为北京的任命权为实质任命权。

  31. 炎黃子孫真不肖
    移民加國寵生嬌
    見到同類眼超超
    彈三彈四咀刁刁
    唉聲嘆氣問蒼天
    點解自己基因賤
    點解自己黃皮脂
    中文鬧完雞腸趙
    一本正經爭出招

  32. 啱啱聽完特務廣播,即作此詩,加密碼暗語,急告天京總壇,哈哈哈!!

    啱啱聽完間碟課
    陳氏用林教授來
    中國特務化三千
    總有成功七十二
    老孫悟空在加國
    一變變作學生歌
    一變變作從商科
    各行各業有特務
    電台電視辦報紙
    結群結黨結洋伴
    無孔不入成大話
    大話西遊遊加國
    愛得洋報天天訪

    晚飯係廳啦,我去食3.99芝麻雞半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