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五月 24, 2007

今日直播室嘉賓: 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吳靄儀

精彩重溫:

Part 1 (starts at 08:15):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2-5-24-2007.asf

Part 2: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3-5-24-2007.asf

Part 3: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4-5-24-2007.asf

開放熱線﹕905-737-1540


何俊仁 (香港民主黨主席)     /    吳靄儀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


Responses

  1. 香港、澳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是它的地方政府,不是一個主權國家
    Is it possible香港民主是有可能要循序漸進,有/不可能一蹴可幾,也有/不可能一次到位嗎?
    ???????

  2. Dear 何主席:-

    Do u know who injured u last year @ Mcdonald’s in HK SAR?正邪對決

    Who’s intention is it?maybe s-1 ‘s last name sounds familiar?
    咪睇何XX佢笑騎騎,毒過響尾蛇呀

    Hope u get well soon & get through your phobia going to McDonald soon!我們衷心彼此代何主席禱告…

    Finally;what’s yr position on 8964?因為耳聽三分假,眼看未為真

  3. 我想親耳聴到何俊仁解釋, 為什麼香港民主黨不願意公開它的黨員名單? 我不客氣地說, 民主黨現給人的印象是沉疴未癒和風雨飄搖. 他作為現任主席, 應盡量向外界, 說明黨的立塲, 以免被政敵借故攻擊.

  4. What do u think of 社會民主連線 & its主席毓民?

    &陳永棋/馬力/政協委員張家敏 其言論

    & finally, what is your opinion on Lau Chin Shek?

    pls ;both have a safe & sound trip in TO;please enjoy our weather & partly Socialism

  5. 我希望何主席解釋一下,民主黨的路向是否已經改變?從以前的靜坐/和平示威改變到日前的强進輕鐵路軌長毛式的示威,是否感到受歡迎程度大跌而改變策略?

  6. 最後烽煙果位李生把聲乜咁似果晚俾毓民狂炳果位表燦??

  7. 從今天致電節目中的聽眾, 所提問題的水平和難度來看, 我預期吳何兩人, 在星期六的公開論壇, 將會接受較大的挑戰和考驗.

  8. 恨鐵不成鋼,希望民主黨爭氣,做番場好戲,不要令我失望。
    歌云:
    受過傷 先知道要堅強
    受委屈 先會學到原諒
    明白到 爭取民主心腸 沒期望讚賞
    幾多壯志幾多情長
    幾多的考驗練我修養

    失望過 失敗過 懲罰過使得我 不好過
    幾十次 幾萬次 或會始終一次 得到過
    若生命是個小山坡
    感情如盛放花朵
    但見花開太美
    只可惜很少會結果

    激動過 激勵過 誰或者都必須有折磨
    只要我 知道我 無做錯都不會更改我
    幸福從來我很清楚
    不留神便擦身過
    至少當中有我 最後仍然付上最多

  9. 廢苦兄,如沒有聽錯,正是這位"表燦"!

  10. NBA兄, Thank you for confirming.

    Now back to the basic question: 這些共慘黨的愚忠, 隔著個太平洋話共慘黨點好點好, 活在北美洲這塊土地卻鬧美加政府點衰點衰.

    唉! 點解佢地唔返去貢獻祖國呢???

  11. 多口講句, 乜張相影得阿何俊仁咁黑o既?? (定還是阿家豪兄太白, 哈哈)

    咦, NBA君, 咁我又好奇, 果位阿表燦, 唔知又是否同呢個留言版上經常留言謾罵果位維園阿伯, 係同一人呢??

    廢苦之提問真係萬年不解之謎!!!! 咁多不滿, 做咩又屈起度唔走?? 共產黨咁好, 就同我即刻彈番番去啦唔該!!!!!

  12. 廢苦兄,我曾用你這番說話與一些來自祖國的朋友交談,結果是被罵至狗血淋頭.他們的言論是互相矛盾,說祖國那麼好,那為什麼不回去貢獻祖國,真是想不通!!

  13. 唯一原因: LEM 盡這邊一切好處也! “饅" 下手有時仲想 LEM 凸 添!

  14. 聖經內容含有暴力、亂倫、淫淫淫淫!
    唔信嘅,可到以下網址:
    http://www.truthbible.net/

  15. Seriously, I think all 共慘黨 empathizers here need psychological counselling! Try it, it might even be free because most drug plans have this service covered!!

    If leftists use just a bit more common sense, they will understand that democracy is, though not perfect, a more humanized way of running a nation.

    共慘黨 lovers: Take my word for it, try psychological counselling. I guarantee you won’t regret it!!!!

  16. 廢苦兄, 淨水兄 和NBA兄:

    讓我為破解那個所謂萬年不解之謎, — 為什麼那些逢現中共政權必撐的同胞, 不回祖國為國作出貢獻, 卻留在國外, 對當地政府又諸多指責, 好像客居異地是非常委屈似的 – 提出一些思想方向.

    1. 他們去國, 僑居異地, 可能只是因為跟隨潮流. 三叔四嬸左鄰右里皆己移民, 如果他們不去移民, 害怕給人取笑沒有能力/資格移民, 覺得沒有面子.
    2. 他們在僑居地, 工作不如在祖國理想 (這是必要條件). 由此增加了他們潛在的自卑感.
    3. 他們在外地居住, 有非常嚴重的不安全感覺, 要尋找一個心靈上的水泡. 一個強大的祖國便提供這個方便. 但他們將黨國混為一體, 以至有人批評共產黨, 他們便盲目死撐. 共產黨(他們將之等同國家)就像他們漂浮在大海中的求生木筏, 失掉了等於失掉了生命一般.

    另外, 他們如果回國時, 態度卻會有一定程度的不同, 他們是會對國內的不合理的事物作出批評的. 去解讀這個現象, 我們可以將之對照父母如何面對子女的批評. 子女只可以由自己來批評/責駡, 如遇別人批評/責駡自己的子女, 那必挺身保謢和還擊.

  17. 求丙兄,

    120% agree!

    Have a nice day.

    P.S. I thought we were the ones, in the first place, who need psychological counselling for not able to answer that “thousand year mystery"!! Ha Ha!!!!

  18. 阿修羅君:

    你終於找到一些提及聖經內含有不雅/淫褻的字句的資料, 那很好. 請你細心閱讀, 如可能的話, 找來聖經原文(我當然是指己翻譯成中文的聖經版本, 不是希伯來文等那些原文), 上文下理對照一下, 不要斷章取義. 客觀分析一下, 那些指責是否可以成立.
    不過, 如果閣下只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 在旁鳴鳴鑼, 打打鼓, 那當然大可大必那樣做了.

  19. 修正:

    我9:30am 的留言, 最後一段第二行, [父母如何面對子女的批評], 應為[父母如何面對他人對自己子女的批評] 之誤. 中間漏了數字, 令意思完全不同, 對不起.

  20. 斷章取義個啲人就係嗰嗰禮拜翻教會嘅盲毛!你有冇聽個啲牧師好似個網主咁好人講哂聖經入面啲淫賤嘢比大家知!

  21. 我前一篇關於那萬年不解之謎的留言, 只涉及為何他們會移民和為何逢共產黨必撐, 至於為何他們不回國的原因, 我續說思路如下:
    1. 三叔四嬸還沒有回國, 他們不能回去. 因為如果回去, 他們會給人指指點點, 說他們不能在外國立足, 很沒有面子.
    2. 他們回國不能找到理想的工作, 這時[理想]這詞有新的含意. 他們可能找到比在外國條件更好的工作, 但他們找到的工作, 比不上從前是他們的下屬或徒弟的工作, 他們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那個什麼總經理, 以前是他們手下一個小職員, 現在反過來自己要做一個與這個總經理相距不要有多遠職級的一個職位, 他們抛不開這心理包袱.
    3. 外國的社會福利較祖國理想

    我最後一點想與各位分享的是: 當我們遇上這些身繫萬年不解之迷的同胞時, 不要問他們為什麼不回國去居住, 因為那對討論完全沒有幫助, 而只會激怒他們, 使他們更不理智, 有可能令他們更執迷不悔啊!

  22. where’s y-day ‘s archives

    it’s empty

    itchy 2 listen 2 最後烽煙果位李生把聲乜咁似果晚俾毓民狂炳果位表燦??

    pls help,Simon…….

  23. 阿修羅君:

    每星期到教會/聖堂作祟拜/望彌撒的人不一定是盲毛, 他們只是對相信的神/主表示心意. 就算對聖經有所質疑, 也不一定要挑戰他們的信仰.

    不過, 你的碓說出了一個現象或事實. 有些傳道人在給信徒講述人生哲理和教義時, 在取材時是有選擇性的. 我曾聽聞有一個牧師(我完全沒有對基督教不敬意圖, 只是說出事實)說, 他不敢說一些他的教會信徒不愛聽的道理, 因為那會對信徒出席教會的活動有壞影響, 意思就是說信徒的奉獻會減少了. 人始終有在人世的負担, 牧師也要養妻活兒吧.

  24. 廢苦兄:

    The saddest (or funniest) part is that this self-proclaimed 表叔 caller also addressed himself as “阿燦”without knowing what it actually means. I have started to wonder if this is the common theme of those leftists and their sympathizers whenever they speak out.

    Thanks for coining a new term “表燦”.

    NBA兄:

    Sorry about that. I think your experience again reminds us that reasoning with any of those 表燦 is futile.

    獨孤兄:

    Honestly, I am quite pessimistic that even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could not cure some 表燦. It seems that there are at least two kinds of 表燦. First, some with hereditary diseases (genetically-based) are in tune with 小農社會DNA. Second, there are others whose brain cells are mutated genetically through unlimited exposures to all the political campaigns and their legacy.

    To some degree, some of the first kind could be awakened from their baggage of cultural vanity and ethnics through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and exposure to the “right” cultural environment where human rights are respected. Yet, there are definitely some diehards who would otherwise be so proud of their Chinese identity, history, and culture that there is not much to learn from the Western counterparts.

    The second kind of 表燦 is an example of nurture over nature. Communists have been doing a fine job to dehumanize her people to the point that they could become just part of the propagandistic machines for mere survival or safeguarding and perpetuating their interests. Their typical abusive tones and words are no doubt characteristic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during which many of the 表燦 were born and raised. Yet, their words contradicting to the values and ideology of this great country can not make them more hypocritical than their presence here already says.

    As a matter of fact, I could see that the 1000 Chinese spies would fall into the both categories easily. But for just any ordinary 維園阿伯 with no ties to the tyrannical country in the Orient, they becomes too pathetic and hopeless to help…

    Recently, I have wondered that democracy could not come to a place where they are a substantial number of 表燦. Months after the June 4 massacre, the Berlin Wall fell. If there had been a lot of German 表燦 who stood by a tyrant rather than the righteous, there would have been still two Germany now.

    In light of attacks from all levels, that makes Yuk-Man and the democratic alliance even more respectable as they insist on doing the inevitable: sewing the seed of democracy.

  25. 首先多謝各位之寶貴意見,尤其是一聽眾君:
    以後與這些頫似"表燦"(表叔+阿燦)的人交談也知如何避忌,免得罪人及免被人大罵,Thanks again!

  26. thank you Simon for asking my questions!!!!!

  27. 我想請問兩位大狀,吳靄儀及何俊仁覺得教改風波這場官司,那一方勝數較大?

    拜托家豪代我問他們,Thank you !

  28. 一聽眾君:

    其實我亦相當明白民主黨不能公開黨員名單的苦充。 比諭來說, 如果黨員其中有李家誠, 政府高官等, 肯定哄動不已。共黨一定將他/她納入黑名單內, 所以何俊仁對此絶口不提亦不出奇。

    對表燦的心理分析在下相當認同。 但其實三點要領, 亦命中很多香港及其他國籍(例如依拉克)第一代移民的辛酸死穴。

    滋燃兄/NBA 君:

    多謝嗰 120%, 20% 就當貼士, 唔駛找喇啩?!

    我很有興趣知道那些來自祖國的朋友用甚麽理據來罵人罵至狗血淋頭。 共黨至會用槍指住人民, 不准離開國家。 但在美加, 除非在此犯法, 否則人民可自由出入, 所以如果不屑在民主自由社會下做「奴才」(即 Chinese + Canadian = Canadese?), 有何阻磽或難言之忍(一聽衆以上三點?), 另他/她不可明日便買機票飛返家鄉再次享受其共慘國家的好處呢?

    Cytodex 兄:

    真實我話那些表燦要去心理輔導, 有少少幽他們一默而矣, 諷刺他們心理真有問題。 但多謝子細分析表燦心理歪曲的因由, 另各讀者亦得益不少。

    以佛家「因緣」之見, 「因」為種子, 「緣」為客觀環境因數, 兩者皆有便能開花結果。 民主派各人播的種, 還待有緣的大勢, 才另中國終於有真正的民主。 但你的擔心正和小弟一樣, 其實大陸已充滿弟一二種表燦, 再加上五千年君主制包袍, 根深蔕固, 唉…所以你說得一點沒錯, 真佩服民主派各人鬥志, 不認為為香港或中國爭取民主是「不可為而為之」, 是「極可為而為之」, 真值得我們每個流著中國人血的人敬佩。 就是最終爭取到, 會不會出現台灣式(或更差)的民主社會呢? 買票, 做馬, 賄賂, 暗殺反對黨黨員, 黑金政治…到時亦一定有人出來話: 『哪, 以前一黨專政咪重好, 至少…』, 總之民主中國真是絕不容易行的一條路呀。

    笑騎騎兄講得好, 六四遊行及燭先晚會見吧!

  29. 獨孤兄:
    每當提出小小與祖國相反的意見,那些"表燦"即大罵你不愛國,不配做中國人。如問他們認為這裡不好,中國那麼好,為什麼不返回祖國?就如一聽眾所分析,觸動其神經,換來是漫罵,他們不大說道理,也不喜歡他人講真話。可能在下行衰運,每次都碰到類似"表燦"吧!!

  30. 我嚟啦!
    咁多人蝦的表叔,唔使驚,港燦一枝公嚟打狗民!
    表叔鬧得啱,乞錢中坑黃毓民走左啦,好囉,乞完錢就好走,走返去香港的街邊唱,街邊叫啦!
    我做瑜琤都炒佢啦,聲沙人又口臭,又無料!
    點同阿神經漢比呀,人地講嘢都有頭有路呀,佢,地踎流民,成街都揾到啦,仲係電台話叫人係電台門外等佢,咁係犯法架,告你挑起打鬥,你都唔使返香港乞米咯!
    大陸阿叔,我港燦幫你,香港嗰的港燦唔夠大陸玩,大陸人好多都生活富有嗰香港的港燦,你可以大大聲鬧佢地,黃毓民你個港燦,正一港燦!
    我同你出左氣啦,我條氣都順的啦,嘻嘻嘻嘻哈哈哈!!

  31. 廣 大 市 民 迫 切 希 望 政 府 早 日 完 成 中 環 至 灣 仔 的 填 海 繞 道 工 程 , 以 脫 塞 車 「 苦 海 」 。

    而 利 用 極 少 數 保 育 人 士 盲 動 從 中 「 抽 水 」 的 反 對 派 政 客 公 然 「 阻 住 地 球 轉 」 , 對 政 府 清 拆 及 重 置 皇 后 碼 頭 的 「 福 為 民 開 」 工 程 諸 多 掣 肘 , 揚 言 要 搞 甚 麼 司 法 覆 核 。 所 持 理 由 根 本 就 幼 稚 荒 謬 之 極 。

    說 法 之 一 : 「 皇 后 碼 頭 應 列 入 法 定 古 」 。 皇 后 碼 頭 只 有 五 十 三 年 歷 史 , 既 無 考 古 價 值 又 無 建 築 特 色 。 如 要 將 其 列 入 法 定 古 , 倒 不 如 先 將 香 港 以 百 萬 計 的 五 十 歲 以 上 市 民 ( 包 括 民 主 黨 主 席 何 俊 仁 ) 列 入 「 法 定 古 人 」 再 講 !

    說 法 之 二 : 「 集 體 回 憶 」 。 回 歸 前 , 香 港 經 歷 了 一 百 五 十 多 年 殖 民 統 治 , 如 果 「 集 體 回 憶 」 壓 倒 一 切 , 香 港 是 否 應 重 返 大 英 帝 國 羽 翼 之 下 ? 另 外 , 啟 德 機 場 歷 史 遠 比 皇 后 碼 頭 久 遠 , 客 流 量 ( 包 括 英 國 皇 室 成 員 和 政 要 ) 是 皇 后 碼 頭 的 不 知 多 少 百 萬 倍 , 基 於 所 謂 「 集 體 回 憶 」 , 是 否 需 要 炸 平 赤 角 機 場 搬 回 啟 德 舊 址 ?

    說 法 之 三 : 「 一 定 要 原 址 保 留 」 。 請 問 區 區 皇 后 碼 頭 能 與 三 千 多 年 歷 史 的 埃 及 古 神 殿 和 一 千 多 年 歷 史 的 張 飛 廟 相 比 嗎 ? 當 年 埃 及 修 建 阿 斯 旺 水 壩 和 我 國 修 建 三 峽 水 利 工 程 , 上 述 古 不 是 拆 卸 之 後 將 原 來 物 料 易 地 依 原 貌 重 建 嗎 ? 為 何 皇 后 碼 頭 就 「 老 虎 屁 股 摸 不 得 」 ?

    政 府 應 拿 出 「 強 政 勵 治 」 應 有 氣 魄 , 應 做 就 雷 厲 風 行 去 做 。 「 時 間 就 是 金 錢 , 效 率 就 是 生 命 」 , 再 被 「 阻 派 」 糾 纏 下 去 , 香 港 只 會 被 「 邊 緣 化 」 !

  32. 最近前香港苜席公務員, 陳方安生和香港泛民主派三大黨的重要人物, 社民連主席黃毓民,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和公民黨創黨成員吳靄儀, 到訪多倫多, 與多市關心中台港事務的居民見面, 對香港政治時局發表評論和政見. 我想就我對他們訪問的感受, 與各位分享一下:
    1. 一點失望 — 從他們的個人表現出來的風格和政治氣魄的吸引力, 在目前四人皆不是能一統香港民主派的人選. 簡而言之, 陳太老練有餘, 投入不足; 黃毓民勇悍有餘, 圓滑不足; 何俊仁謙恭有餘, 計謀不足; 吳靄儀理性有餘, 野心不足.
    2. 兩個希望 — 一是香港民主黨和公民黨合併, 組成新的政黨; 二是陳太組織以前公務員為主的新政黨, 為推動香港民主進程作出努力.
    3. 三項建議 — 一是黃毓民本人不要參加明年立法會選舉, 而繼續在建制外衝刺; 二是吳靄儀嘗試改變其穏重沉實, 而應放開身段, 採較進取性的形象; 三是陳太參加明年立法會直選

  33. 求丙兄:

    你果然感覺和反應敏銳, 我所說死撐現政權的內地移民同胞不回國的三點原因, 的確是可以在很多情況下, 用來解釋香港移民為何不返回香港, 當然, 那些香港移民並不會逢共產黨必撐.

    我想我是瞭解為什麼香港民主黨不願公開其黨員名單,(當然名單上有你所說的大人物的可能性不高), 我說想親耳聽何俊仁解釋, 是想看他作為主席, 能否有令人驚喜的回應, 以化解政敵借這事件的攻擊. 可惜, 我是失望了.

  34. 民主黨不願意公開其黨員名單可能尚有下列原因:
    1. 需經常返國內做生意或公幹,恐怕身分暴露而有阻撓.
    2. 受政府直接資助機構員工,會受到無形的政治壓力。(在下曾在這些機構工作過,每遇大事都會有上司暗示該如何做,否則後果自負).
    基於這類黨員也不少,黨主席是左右做人難,犧牲任何一方利益也不想,真是考他們的政治智慧了。

  35. I agreed with 獨孤兄’s last comments 121%. It’s not likely we will see any true democracy in China anytime soon (at least not in my lifetime).

    With the exception of H.K, China is not ready for democracy simply because of the people’s qualities. With the emerging middle-class, they are at least not as well-educated, open-minded, and rational as those in the West.

    Truly, China’s economy is like a bullet train running at spectacularly high speed. Unfortunately, the passengers are a bunch of less civilized peasants who have no ideas where they are going…

  36. NBA/cytodex 兄:

    Thanks for your 121% approval. Hope my banker is as generous as you are to offer me 1% daily interest on my savings too🙂

    Sometimes I really wish we could be proud of China’s new-found wealth and military muscles; but with her growing peasantry middle class as experienced by NBA’s boisterous encounter with 表燦, it is very frightening that I could be living next door to one of them and/or have to deal with them in my workplace. I have already had more than my fair share of these experiences and, boy let me tell you, since about 7 or 8 years ago, my conclusion has always been: “These people don’t even fit in a civilized society" – almost exactly what you said in your post.

    一聽眾 :

    I am almost like you who likes soliciting response from people although I know very well the answer to the question before I even raise it. This way, I guess we can learn from others to further refine our interpersonal skills when we deal with “difficult" people challenging our status quo. To tell you the truth, I am actually one of those “difficult" people who won’t take no or “how should I know" for an answer.

    By the way, I was prompted to launch a counter attack on this “pigeon killer" (plus his persona in various aliases) but was really deprived of my spare time due to my personal and business engagements. Will come back possibly today to put him on the defensive again, especially on his insulting comments on Catholic and Christian beliefs and his self-proclaimed Buddhist st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