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五月 20, 2007

今日嘉賓: 香港民主黨主席 何俊仁

馬力六四肉餅論風波雪球越滾越大今日香港立法會議員 / 支聯會秘書何俊仁會接聽《一本政經》聽眾電話與聽眾一起討論。

今日開放熱線﹕
905-737-1540

 

政協張家敏接馬力棒 指學生逼政府開槍

港台節目《城市論壇》以六四事件為題,講者之一的全國政協委員張家敏
(左二) 發表較馬力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言論,除了否定六四是屠城,更揚言追究中央政府之餘,要追究當時「搞事學生」的責任,指他們將中國民主發展推遲了10年,點名指柴玲等學運領 袖一直聲言「期待流血」,應該自我反省。 支聯會秘書何俊仁 (右二) 反駁說﹕「如果你要追究學生,就應該追究多政府一千倍、一萬倍!」: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張家敏在節目《城市論壇》上批評,支聯會譴責中央政府開槍鎮壓學生之餘,亦應譴責當時的學運領 袖柴玲,「柴玲當時說期待流血,要血流成河,中國人才會喚醒」。張批評當時部分學生「根本是逼政府開槍」,「柴玲六四前將一些主張退卻,如吾爾開希、王丹 等比較理性的領袖排斥在外,(否則)六四根本不會產生」。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批評,張家敏的言論,和港區全國人代馬力早前的言論同出一轍。香港電台表示,曾邀請民建聯出席論壇,最後該黨不派人赴會。

司徒華﹕她是毛澤東嗎?

司 徒華昨出席《城市論壇》後說﹕「這不是馬力一人的輕率和輕佻,我相信他們(左派)平日在內部已經(就六四事件)定調,所以一個人大(代表),一個政協(先 後發表類似言論)。」他說﹕「當時是鄧小平下令(開槍),柴玲手上沒有槍!她說血流成河,就會血流成河嗎?你估她是毛澤東嗎?

司徒華批評,馬力至今未有回港為其言論答辯是「縮頭烏龜」的表現,「他長期這樣也是跑不掉的,他能匿得多久?最多過了六四才返來!」

支聯會秘書何俊仁說,外界不應被一些六四細節的資料影響大是大非的判斷,「難道柴玲說一句話,政府就會殺那麼多人嗎?所以你不應該將兩件事的比重,作出不成比例的判斷。」

論壇上,有中學生狠批馬力早前指「六四沒有屠城」的言論,是扭曲歷史事實,「無資格做一個中國人」;亦有高呼「馬力講得無錯」的市民,因情緒激動並用粗言辱罵何俊仁,最後被請離場。

Source: Ming Pao (HK)

陳永棋撐馬力:「公正愛國中國人」

馬力質疑「六四沒有屠城」,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話,馬力是「十分公正、十分愛國的中國人」,「你看(現在)是哪些人叫他道歉?全都是他的政敵!」

 


Responses

  1. 陳永棋先生病傻了,陳永棋先生發瘋了,陳永棋先生胡言亂語了。就算今年六四晚會多了十萬人,我們都不用多謝陳永棋先生,因為這樣的反面教材太低級了。陳永棋狐狸終於露出尾巴來,請大家認清陳永棋/民建聯的真面目!用畜生黎形容佢太侮辱動物了多謝馬力、陳永棋等人,令我們明白甚麼叫涼薄、冷血;也令我們明白甚麼是公義、真理、是非黑白。馬力、陳永棋,正如你們所說,歷史終會為六四定論,但我肯定這一定不是你們今天口中的定論,人在做,天在看,你們等看吧!

    陳永棋:六四歷史自有定論" 我認同 ! 六四歷史自有公論 !公論是 : 平反六四 !

    陳永棋先生是否要如此擦鞋至失去人性?

    是非有公理 慎言莫冒犯別人

  2. 訪問佢把鬼咩?成隻豬頭咁!
    仲比人捶唔夠呀!
    捶多佢兩鑊,等阿媽都唔認得佢!

  3. 擁有如此質素的政治人物陳永棋和政黨, 難怪香港的政黨政治發展至今仍只是笑話一則。陳永棋比媚共更媚共,陳永棋反智低智。陳永棋做錯事唔認,蠢;陳永棋做錯事但又要唔俾人知自己做錯,仲蠢。陳永棋依附權貴,陳永棋自甘墮落,陳永棋為虎作倀。陳永棋連說話都不負責任的人,竟然能夠成為全國政協常委,真可笑,陳永棋真侮辱了香港

    陳永棋出黎真係一個災難!!!
    強烈抗議民建聯主席馬力/陳永棋污衊「六四」/陳永棋離譜-你是人嗎?

    希望馬力/陳永棋先生不要為任何利益顛倒事非黑白, 指鹿為馬, 埋沒良心地說出傷害全中國人民感情的說話!

  4. 令我錦繡故鄉色變
    令我嬌美翠湖含恨
    望向中國國土 此際浩氣在騰
    誓要將我苦難 化為悲憤

    #做個勇敢中國人
    熱血決拋抵抗敵人
    我萬眾一心 那懼怕艱辛
    衝開黑暗陳永棋

    +做個勇敢中國人
    熱血灌醒中國魂
    我萬眾一心 那懼怕犧牲
    衝開黑暗(馬力)
    曲︰顧嘉輝
    詞︰黃霑

    *令我錦繡故鄉色變
    令我嬌美翠湖含恨
    望向中國國土 此際浩氣在騰
    誓要將我苦難 化為悲憤

    #做個勇敢中國人
    熱血決拋抵抗敵人
    我萬眾一心 那懼怕艱辛
    衝開黑暗

    +做個勇敢中國人
    熱血灌醒中國魂
    我萬眾一心 那懼怕犧牲
    衝開黑暗

  5. Just found this site with a lot of “64″ photos:

    http://www.calgarychinese.com/china8863/cgi-bin/topic.cgi?forum=67&topic=5024

    To Mr. Horse Power: If people were not crushed by tanks in Beijing that day, please explain this photo:

  6. 呀!係囉!不同意見都要登先至係呀媽!
    勇敢中國人唔係就咁唱首歌就為之中國人!
    唔係話支持六四就係中國人;唱反調就係冷血!
    司徒華都亂嚟!點會話相信馬力所講的言論就係冷血!都唔啦奸!
    自從擒日開左個名堂之後,好多正義衛道之士係到懷疑呢個過個,又話係同一個人,兩個身份,中國間碟咁咁!
    我唔係咩嘢人,只係中坑一個,鍾意發表另類觀點,阿波paul話我係白痴,一的話我左左右右等等!
    使咩好似死老豆老母咁呀!好似莊子話齌,係到喊流淚唔肯嫁去鄰國一個女仔,嫁左之後,都唔知幾快樂,仲後悔當初點解要喊!!
    事情係要多方面睇!
    于丹教授係百家論壇講莊子都有一句話啦:
    一切都會完的!
    點解?有咩嘢意味!唔話比你知,因為我係中坑,會有中坑的特性!哈哈哈!

  7. 我鍾意夜晚個負責網主呀,佢真係即刻登我的嘢!
    晏晝個個唔得呀,將我的嘢全部抹左去!唔比我發表,大佬呀!我打字打得好辛苦先至打完,你登都唔登,咁點上網打牙交呀!
    我鍾意晚上呢個網頁負責人多的!哈哈哈!你如果唔登,我有壓力架!打完之後,好担心無料出呀媽!

  8. In order to prove his loyalty and win the heart of his masters in Beijing, 陳永棋, as a calculating businessman, do not hesitate to play the role of ”政治阿Q” and jump into the big hole dug up by 馬力.

  9. 我的看法是陳永祺是香港傳統左派推出來, 作爛頭卒來挺馬力的. 陳是政協常委, 他不會參加香港任何的直選, 不需要理會什麼民望. 在現階段, 北京老爺對馬力的發言可能還未有指示, 凡有機會參加選舉, 特是立法會直選議席, 的左派人士, 均會避談馬力和對六四的看法.

  10. Mr. Seto appeared in RTHK show last night:

  11. 剛剛聽完維園阿伯一段錄音, 又見到 Ox fart, 唔好意思, 係 Oxford (又怪在下少讀書, 英文欠佳) 留言, 有以下感想:

    1. 呢個世界真係乜人都有, 有毓民, 何俊仁, 一聽眾, Cytodex, 等, 不計回報地費時用心用邏輯理性耐心去分析人與事物, 亦嘗試用不同觀點去看世界; 但在人類食物鍊的另一邊, 亦有馬力等人, 想鞏固個人地位, 可以蒙上眼睛只顧利益地看事物, 說話或做事

    2. 好一段時間之前未知乜嘢叫做維園阿伯, 以為就係好似英國凱德公園企上去自由發表自己言論嘅人就係。 但聽完上面輯錄音, 真係再清楚亦沒有了。維園阿伯, 一定係:
    a. 親共
    b. 教育水平偏低
    c. 草根階層
    d. 不懂英文或英文水平低
    e. 每日閱報可能只看文滙報, 大公報等, 智識見地被邊緣化
    f. 衝動

    其實在下亦一向好怕悶, 所以雖然認為此維園阿伯及Oxford等人不知所謂, 但亦覺得如果世界冇此等人持另類觀點, 世界就真可能會太乏味喇。 就算這類人言中無物, 只用人身攻擊 , 就只可另其他人對其人容易標簽化, 即係講: 『啊, 呢個人有以上特徵嘅, 就一定係已經變咗喪屍喇!』一樣。

    所以希望馬力腸癌早日康復, 如果唔係, 將被淡忘的6/4 屠殺, 又怎可以一而再, 再而三地向各人打一增强記憶針呢?

  12. 喺YouTube可以睇到嘅六四video:

    http://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5%85%AD%E5%9B%9B&search=Search

  13. 《狂人日記》有云:「凡事總須研究,才會明白。古來時常吃人,我也還記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看出字來,滿本都寫兩個字是『吃人』。」其實這段文字就是真理。「六四」事件,香港極左的民建聯主席馬力要在史書上寫「仁義道德」四字,極右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要寫「吃人」二字。孰是孰非?其實各對一半,也各錯一半,正確答案是「仁義道德加吃人」。不嗜殺的人不能當皇帝,不會講仁義道德的人也不能當皇帝,兩者相結合即「對立統一」的辯證法就是當皇帝的訣竅。

    國民黨大罵毛澤東是「殺人狂魔」、「殺紅了眼的共匪」……有沒有罵錯?而共產黨卻恭奉毛澤東為「全國人民的大救星」、「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有沒有吹捧錯?其實都沒有錯。毛澤東要當中華民族元首,「欲與天公試比高」,就必須「吃人加仁義道德」。不過他聰明,他要吃你,不說你是人,光說你是「帝國主義走狗」、「紙老虎」等等,是狗是虎,當然人人得而誅之。鄧小平這方面遠不如毛澤東,他要吃人,只說對方是「動亂精英」,這就留下許多爭議。

    不要以為民運分子上了台就只有仁義道德而不吃人,美國總統布殊就是他們公認的普選出來的大英雄,他吃了多少伊拉克人?幾十萬呀!不過,他也懂得吃人的同時要講仁義道德,說是「為伊拉克人民建立民主道路」。香港泛民政客和反共傳媒大罵馬力「冷血」、「混帳」,如果他們奪得政權,我看他們打算槍斃的第一個人就是馬力。不過在我看來,馬力不是血太冷,恰恰相反,他是血太熱,到今天還是個「熱血青年」,頭腦始終不冷靜。

  14. 歷史充滿鮮血,也充滿笑話。那年六月上旬,香港自稱「公信第一」的某報,報道「六四」事件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日頭版特大標題:「李鵬屁股中槍」,每個字都有墨硯那麼大;該報造謠真有一手,李鵬一向穿褲子,屁股是否中槍無從考證,誰也看不到,不必「有圖為證」。後來李鵬公開亮相,有讀者質問某報編輯:「怎麼李鵬沒死?」編輯說:「屁股中槍當然打不死,除非腦袋或胸膛中槍;但他的屁股確實中過槍的,只是傷口愈合得快!」讀者信服,因相信「公信第一」。就算李鵬屁股真的中槍,是誰開的槍呢?該報造謠說是北京某個部隊譁變,有個軍人瞄準李鵬屁股云云。其實,該報當年應該找個身形和李鵬一樣的男人,請他脫褲塗些紅藥水照張相,就可「圖文並茂」造謠惑眾。

    鄧小平有一性格我很欣賞,就是敢作敢為,心直口快。他一生中只向我毛澤東認錯,表示「永不翻案」;對任何人他都不會認錯,不會道歉。這就是大人物——大聖大賢或大奸大惡必須具備的性格。香港民建聯主席馬力說「六四不是屠城」,說了就說了,怎可以二十四小時不到就將調子改變,承認所舉例子「輕佻」?這就叫「沒有領袖風範」。若是鄧小平,他就堅持「六四」事件是「平暴」、「鎮壓動亂」,根本不跟任何人多囉嗦;這種性格,也就造就他的歷史地位和我旗鼓相當。我「消滅國民黨八百萬大軍」,殺人無算,誰敢有異議?照殺不誤!

  15. 台灣漢光軍事演習原來相當有娛樂性,炮彈飛來炸去固然十分好看,媲美放煙花;失誤更好看,炮彈墮進公墓墳場,嚇得牛群拔足狂奔,家屬憂心祖先粉身碎骨,死了未必會在陰間落油鑊,卻要在陽間被「炸屍」。
    接下來場面愈來愈滑稽,由於軍演烏龍百出,民眾既想湊熱鬧,卻怕槍炮無眼殺錯良民,紛紛頭戴鋼盔,身穿避彈衣,以防萬一也。

    至於總統陳水扁,索性不冒生命危險去做觀眾了,臨時取消原定親自校閱反空機降作戰,改而安安全全地拜祭早前在訓練時罹難的兩名官兵。軍演把堂堂總統也嚇怕,一證阿扁膽子小,二證台灣軍校水準不濟,槍法差過澳門向天連開五槍的抽水哥。人家抽水哥呀,隨隨便便亦能打中三百米外的途人,斷乎不會只是亂射嚇牛群。

    諸君,當兵的可以報讀軍校,想做賊又如何?世上有沒有賊佬學校可供我等厚黑之徒自我增值?噢,答案是有的,廣州日前就破獲一個犯罪集團,專門訓練小童做賊。說得準確一點,這個犯罪集團乃「飛天蟧訓練學校」,四處物色身手靈活的小朋友,招生之後即授爬牆秘技,好讓小賊飛簷走壁,穿堂入室,予取予攜。

    內地道德淪喪﹐ 招生易過借火﹐不要以為賊佬學校只是授爬牆術那麼簡單,課程還包括了有組織、有計劃的偷竊策略。犯罪集團會先以假的個人資料租住目標大廈單位,成為大廈住客之後再讓小孩與保安混熟,藉以了解保安及住戶情況,兼且減低別人的戒心。當小孩掌握保安運作後,一旦發現某戶人家外出,即從外牆入屋爆竊。

    不過嘛,正如軍演也有失誤一樣,飛天蟧訓練學校之高徒亦有失手的時候,有一名十三歲小朋友因怕被保安發現而心慌,忙亂中從高樓墮下,當場摔死。軍人有殉職,賊人也有殉職,只不知「校長」會不會像阿扁那樣跑去拜祭而已。

    依我說嘛,內地成立賊佬學校是大有前途的,一來,窮人太多,文盲者眾,自是賊阿爸招兵買馬的良好土壤;二來,窮人雖多,富人亦多,尤以貪官污吏聚財甚豐,飛天蟧不愁沒有收入來源;三來,最重要的是,內地道德淪喪,厚黑事業非常蓬勃,譬如製造毒奶粉之類,又譬如興建老翻迪士尼樂園,賊佬學校招生應該一點也不困難,不會像香港正規學校那樣縮班殺校。

    是不是真的道德淪喪呢?大家不妨想想,內地司機撞倒了途人,不會下車救援,反而入後波把傷者輾死,免除養他一世的麻煩,這是道德淪喪才會有的行為。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開車輾人很難輾成肉餅,否認六四屠城的民建聯主席馬力未必講錯。

  16. 香 港 回 歸 已 經 十 年 , 其 中 主 權 回 歸 完 全 沒 有 問 題 , 香 港 已 是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的 特 別 行 政 區 , 和 英 倫 徹 底 切 斷 了 憲 政 聯 繫 。 治 權 回 歸 表 面 上 也 無 問 題 , 但 暗 流 洶 湧 , 許 多 方 面 並 未 掌 握 在 鄧 小 平 說 的 愛 國 者 手 , 還 有 人 想 顛 覆 中 國 已 經 收 回 的 治 權 , 他 們 以 普 選 為 名 向 中 央 政 府 奪 權 , 企 圖 把 香 港 的 「 高 度 自 治 」 變 成 「 完 全 自 治 」 , 方 便 英 美 勢 力 操 控 香 港 。

    而 人 心 回 歸 問 題 也 極 為 複 雜 , 不 認 同 自 己 是 中 國 人 , 留 戀 英 國 殖 民 統 治 的 並 非 極 少 數 。

    反 對 派 政 客 則 利 用 「 爭 民 主 、 爭 普 選 」 和 各 種 議 題 的 抗 爭 , 強 化 這 種 與 自 己 的 國 家 民 族 不 認 同 的 心 理 , 實 施 比 台 灣 陳 水 扁 更 「 潛 移 默 化 」 的 「 去 中 國 化 」 。 與 此 同 時 也 強 化 了 留 戀 英 國 殖 民 統 治 的 「 人 文 意 識 」 。

    治 權 回 歸 和 人 心 回 歸 出 現 的 這 些 問 題 是 緊 密 相 關 的 , 特 區 政 府 是 有 責 任 的 。 特 區 政 府 若 在 所 謂 「 普 選 」 、 「 民 主 」 問 題 上 姑 息 縱 容 反 對 派 , 若 在 一 些 社 會 問 題 上 看 不 到 背 後 隱 藏 留 戀 , 甚 至 張 揚 英 殖 民 統 治 的 人 文 含 義 而 喪 失 立 場 , 一 味 退 讓 , 那 麼 治 權 回 歸 和 人 心 回 歸 就 會 逐 漸 發 生 逆 變 。

    香 港 被 英 國 統 治 凡 一 百 五 十 年 , 殖 民 育 根 深 柢 固 , 「 深 入 人 心 」 , 數 典 忘 祖 , 崇 英 惡 中 , 甚 至 把 英 國 對 我 中 華 民 族 的 罪 惡 當 作 功 德 , 這 在 回 歸 前 的 香 港 是 正 常 而 非 反 常 的 事 情 。 香 港 回 歸 後 , 明 目 張 膽 的 殖 民 育 是 不 能 繼 續 了 , 但 其 深 厚 的 影 響 力 還 在 , 對 世 道 人 心 的 影 響 還 在 , 而 且 能 結 合 形 勢 的 發 展 , 變 出 各 種 花 樣 , 就 如 沙 士 變 種 , 像 在 拆 卸 皇 后 碼 頭 問 題 上 冒 出 的 甚 麼 「 集 體 回 憶 」 之 說 , 就 是 這 類 沙 士 變 種 。 說 得 那 麼 「 溫 情 脈 脈 」 , 那 麼 「 歲 月 滄 桑 」 , 所 流 露 的 還 不 是 留 戀 英 殖 的 情 懷 ?

    柳扶風

  17. 柳扶風=維園伯=另類觀點=Ah may=李子誦=Oxford=另類觀點=馬力

    ── 強烈抗議柳扶風污衊「六四」的歪論 ;言論可恥,侮辱六四死難者!

    講完野就匿埋Change name, 你係咪男人來架? 你唔係理直氣壯架咩???重唔伸返你個龜頭出來?你不如做馬啦, 唔好做人了, 你不配!另類觀點惻隱之心往哪裏去?多謝陳永棋/馬力主席製造歪論,喚醒中國人民毋忘六四,出席六四燭光晚會!

    Finally,今日吾驅歸故土 他朝君體也相同!!

  18. 屠城」甚麼意思?

    日前,民建聯主席馬力就「六四事件沒有屠城」的言論道歉,並承認用詞輕佻,有損民建聯聲譽,願受黨紀處分。副主席劉江華還說,如引起不必要爭拗,民建聯願道歉。
    如說「六四事件沒有死人」,顯然不符事實,不論說錯話還是撒了謊,作為負責任的政黨領袖,馬力都應道歉。這並非避免借「六四」崛起的政治力量挑起事端,而是平息死難者家屬的不滿。但馬力針對「屠城」說「沒有屠城」,如搬出「紅學專家」的頭銜咬文嚼字起來,講的都是真話。

    日軍南京殺30萬人,中文的「屠城」指不但殺了人,而且攻了城。屠城指攻破敵城後屠殺全城軍民。在中國歷史上,屠城之事史不絕書,春秋戰國時期尤其慘烈,有良知的思想家、軍事家決不輕言屠城。《孫子兵法》講究「不戰而屈人之兵」,「攻城為下」。《荀子.議兵》要求「不屠城」,楊倞注:「屠城謂毀其城,殺其民,若屠者然也。」《後漢書.馮異傳》說:「今之征伐,非必略地屠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近代史上,抗戰時期日軍攻陷南京殺死中國軍民三十餘萬人,堪稱「屠城」,但「六四事件」死了人,未必要稱之「屠城」。

    對「六四」死難者,世人多寄以同情,但對「六四事件」的評價,卻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學潮」,有人說是「動亂」,有人說是「暴亂」;有人說在「四.二六」社論前是「學潮」,之後是「動亂」;在外國勢力介入前是「學潮」,介入後是「動亂」;在決定戒嚴前是「學潮」,戒嚴後是「動亂」,可謂難解難分。

    是非曲直自有評說, 在「五.二○」戒嚴問題上,也有不同意見。有人說,在北京市警力不足情況下,戒嚴是必要的;有人說戒嚴並不必要;有人說即使必要,程序也是錯誤的。根據憲法的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才能「決定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戒嚴」,國務院才能「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但戒嚴的決定卻由中共政治局常委作出,國務院總理並沒有召開全體會議或常務會議討論。

    「六四事件」後,大陸政治爭拗的確少了,大家都在搞經濟建設,大家都在謀自身利益,不再講「義」,熱血青年的確少了。是非曲直功過,自有後人評說。

  19. 建聯的馬力亂評「六四」,引起輿論狂轟,馬力嚇得六神無主,跑到廣州躲起來了。有人批評馬力太冷血,太無良,其實他並不冷血,也非無良,說來也可憐,他之所以會信口雌黃,完全不顧利害,其實是被朕嚇瘋了。
    由於民建聯成立以來,由幾個白衣秀才領導,完全失去了過去傳統親中陣營的驃悍之氣,既沒文才,也欠勇武,成了個銀樣鑞槍頭,以一個萬人之黨,風頭竟然被那個只有幾十人的公民黨蓋過了,連一個像樣的政制報告也交不出來。由於他們太不爭氣,故朕開金口批評他們保皇無力,造反沒膽,誰知馬力看到了朕的旨意,當場被嚇得六神無主,神志不清,他奶奶的竟於有記者在場的場合信口胡言,想藉此向朕表忠,結果就闖出禍了。

    本來,馬力要開口評「六四」也不是不可以,但說話得要看身份,比如說,「六四沒有屠城」,這句話由朕說出來就有千鈞之力,由馬力嘴巴說出來就被人罵得狗血淋頭。事實上,「六四」哪算得上屠城,只是用幾架破車嚇唬一下那些學生娃兒罷了,坦克一開,他們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千萬別在香港鬧事
    當然,這種大規模的清場又哪會不死人,不過死了多少,到現在也沒有算清楚,相信一千幾百是免不了的,不過那又算得了甚麼,文化大革命一場武鬥動不動也死三幾百啦。「要革命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免不了的。」怕死的就不要造反,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光是動動嘴皮就想把政權拿過來!朕警告汝等,千萬別在香港鬧事,惹火了朕,那死人就不止一千幾百了!

    馬力說得最錯的,是竟然要人拿頭豬去給坦克軋一下,看看會不會變肉餅,那的確是犯了大忌,冒犯了「六四」的死難者,以民建聯主席之尊,說出如此沒有分寸的傻話,實在罪不可恕。不過,傻人是不可以與之計較的,既然馬力已經瘋了,那和他計較也沒用,況且他是久病在床,就饒他一次吧。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無心殺馬力,馬力因我而瘋,故朕心中也有點過不去,此事可由朕一力承擔,想藉此鬧事者,等於向朕而來。《明報》有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近日借故挑釁,想看看朕是否尚有當年的殺氣,來呀,來呀,他奶奶的,朕正想找幾個人當試驗品,看看放到坦克車底是否軋得扁呢!

    馬力失蹤以後,很多人想尋找他的下落,無謂白費力氣了,朕索性告訴你們吧,馬力現在廣州芳村,那有一家叫「喪心病狂研究所」的醫院,馬力就在那養病,不過你們最好不要打擾他,要不他受了刺激,把你們當成性幻想的對象,可別怪朕言之不預也!
    建聯的馬力亂評「六四」,引起輿論狂轟,馬力嚇得六神無主,跑到廣州躲起來了。有人批評馬力太冷血,太無良,其實他並不冷血,也非無良,說來也可憐,他之所以會信口雌黃,完全不顧利害,其實是被朕嚇瘋了。
    由於民建聯成立以來,由幾個白衣秀才領導,完全失去了過去傳統親中陣營的驃悍之氣,既沒文才,也欠勇武,成了個銀樣鑞槍頭,以一個萬人之黨,風頭竟然被那個只有幾十人的公民黨蓋過了,連一個像樣的政制報告也交不出來。由於他們太不爭氣,故朕開金口批評他們保皇無力,造反沒膽,誰知馬力看到了朕的旨意,當場被嚇得六神無主,神志不清,他奶奶的竟於有記者在場的場合信口胡言,想藉此向朕表忠,結果就闖出禍了。

    本來,馬力要開口評「六四」也不是不可以,但說話得要看身份,比如說,「六四沒有屠城」,這句話由朕說出來就有千鈞之力,由馬力嘴巴說出來就被人罵得狗血淋頭。事實上,「六四」哪算得上屠城,只是用幾架破車嚇唬一下那些學生娃兒罷了,坦克一開,他們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千萬別在香港鬧事
    當然,這種大規模的清場又哪會不死人,不過死了多少,到現在也沒有算清楚,相信一千幾百是免不了的,不過那又算得了甚麼,文化大革命一場武鬥動不動也死三幾百啦。「要革命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免不了的。」怕死的就不要造反,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光是動動嘴皮就想把政權拿過來!朕警告汝等,千萬別在香港鬧事,惹火了朕,那死人就不止一千幾百了!

    馬力說得最錯的,是竟然要人拿頭豬去給坦克軋一下,看看會不會變肉餅,那的確是犯了大忌,冒犯了「六四」的死難者,以民建聯主席之尊,說出如此沒有分寸的傻話,實在罪不可恕。不過,傻人是不可以與之計較的,既然馬力已經瘋了,那和他計較也沒用,況且他是久病在床,就饒他一次吧。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無心殺馬力,馬力因我而瘋,故朕心中也有點過不去,此事可由朕一力承擔,想藉此鬧事者,等於向朕而來。《明報》有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近日借故挑釁,想看看朕是否尚有當年的殺氣,來呀,來呀,他奶奶的,朕正想找幾個人當試驗品,看看放到坦克車底是否軋得扁呢!

    馬力失蹤以後,很多人想尋找他的下落,無謂白費力氣了,朕索性告訴你們吧,馬力現在廣州芳村,那有一家叫「喪心病狂研究所」的醫院,馬力就在那養病,不過你們最好不要打擾他,要不他受了刺激,把你們當成性幻想的對象,可別怪朕言之不預也!

  20. 在大多數的我們正享受維多利亞日長週末假期的同時, 好像有一組人正在今天星期六還要加班工作. 在四十分鐘內(1:18pm-1:55pm), 在這留言區一條主要仍是討論馬力最近的言論和六四事件的連線上, 發佈了四篇由六百多字到一千餘字的長文. 這四篇鴻文, 有兩篇根本沒有涉及馬力言論和六四事件, 其餘兩篇, 一篇在最後兩句(我以此君用的句號為準), 勉強地提及馬力, 並稱讚他血太熱, 是熱血青年. 另一篇則一開始便提及六四事件, 但卻不是對六四事件的評論.

    這留言區言論自由, 話題亦可自發提出. 但在一小時內, 有四位寫作高手, 為我們提供新話題的長文, 這區的吸引力, 真的不可小覷了.

  21. 加拿大外交部長麥可說最小有1000名中國間諜在加國﹐他太看小自己國家。其實中國非常看得起我們﹐我們應感到高興﹐最小派了25萬間諜在加國﹐而且仲每年以10%增長添。

  22. 在維多利亞日假期周未,突然來了一批寫作高手,下午在40分鍾內在留言區投下4篇長文,晚上在10分鍾內再來2篇長文。他們風格相似,思維接近,不大理會留言區的主題而借題發揮,言論似是而非,顛倒黑白,令人厭倦.勢估不到此小小留言區也可以吸引到大內高手參與,以後熱鬧可期!!

  23. 謝謝馬力先生, 提醒我六四快到了.
    不想回憶, 未敢忘記
    不論誰去訂性,始終是件慘事,是中國近代史中不光彩的一頁.

  24. 不知是不是我曾說那些中共現政權的死硬支持者/對六四事件中顯示的殘暴亳不在意者, 在此區是屬少數(我五月十七日6:21pm在另一線的留言), 刺激了他們的神經, 或根本是策略改變了, 他們要表現是屬多數, 趁這長週末假期, 一般(我這一般的意思是指那些純粹關心時事政治民生而連上這網站, 看看別人的想法或同時說說自的看法, 與人思想交流者)在休假, 更有可能是外遊的時候, 貼上多篇長文, 以圖增加留言的數量, 給人是大多數的印象 對於這些留言, 我均有用心閱讀, 但不會對留言者作出回應, 因為按以往的經驗, 他們會作回應的機會很低, 就算有回應, 他們會用冷靜說理的態度來對話的機會更低. 不過, 就過去一天突然增加的長篇留言, 我卻想與一般的網友分享我的感受和意見:

    1. 署名劉漢楚的留言的可讀性最高, 文章不長, 段落分明, 清楚說明掌權(特別是軍權吧)者, 具有至高無上地位的觀點, 用說話來表達對他們的不滿就是作反, 當然是不容許的. 另外, 他又示範具這類思想的人常用的自我摧眠法, 說和他們有不同意見或反對他們所支持的政權的人是用心不良/歹毒, 不得民心, 最終必不得好下塲之類的話.
    2. 署名宋小莊的留言最涼薄. 他雖然沒有說當權者在六四事件中的行動正確或死亡人數不多之類的說話, 可惡之處在於他對這慘劇的咬文嚼字的態度. 可能我舉一個例會較易表達我的意思. 假如有一個賊人, 潛入你家中, 殺死你一家十口中的母親和另外三個兄弟. 記者在報導這事時, 用了[強盜闖進民居造案, 家破人亡], 有人走到你的面前, 說那報導不準確. 甲: 不是強盜而是小偷而己; 乙: 不是闖進而是潛入而已; 丙: 沒有家破, 因為一家之主的父親沒有死, 而且只死了四人而已, 一大半的家庭成員還在生. 你會有什麼感覺和反應呢? 在慘劇發生後, 還有心情去咬文嚼字, 詡詡而談的人, 會是這慘劇的受害者的親人嗎? 只有感受不了傷痛的人才能做出這樣的行為. 所以馬力, 這位宋小莊君和對屠城這類詞去咬文嚼字一番的人, 根本己將自己和同胞割裂, 沒有相連的感覺神經, 所以才能這麼涼薄啊!

  25. 各位一般網友:

    剛貼上了一篇言詞累贅的留言, 可能令各位不快甚至不安. 不如說說笑話, 希望可減輕罪過.

    在過去一天來突然出現了多篇一面倒支持中共當權者的長文, 我在想文章的字數會不會在扮演一個角色呢? 我的意思是說: 會不會是像工人在工廠工作, 以件工計算工作效率呢? 字數越多, 便會被認為表現越好. 如果是的話, 我這個言詞累贅的人, 如有幸加入了他們的行列的話, 表現一定不差. 好像Emperor King君的留言, 重覆內容一次, 使本來己經很長的留言便更長了.

  26.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Yes, ‘n’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Yes, ‘n’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Blowin’ in the wind – Bob Dylan –

  27. 「六四」事件在香港又引起爭議,「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民建聯的馬力是庸人,支聯會和民主黨、公民黨的政客也是庸人。在毛澤東時代,全國的高中科書有一篇恩格斯的文章《論權威》,那真是「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獲得勝利的政黨如果不願意失去自己努力爭得的成果,就必須憑借它的武器對反動派造成的恐懼,來維持自己的統治。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對付資產階級的武裝人民這個權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嗎?反過來說,難道我們沒有理由責備公社把這個權威用得太少了嗎?」恩格斯還在《致奧.倍倍爾》一文中說:「既然『國家』只是在鬥爭中、在革命中用來對敵人實行暴力鎮壓的一種暫時的機關,那末說『自由的人民國家』就純粹是廢話了。當無產階級還需要國家的時候,它之所以需要,並不是為了自由,而是為了鎮壓自己的敵人……」
    革命要用權威手段
    鄧小平早年在法國巴黎「勤工儉學」,他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研究精通,只要他認定民運組織是敵人,他就要大開殺戒。我猜想他在作出決策時,腦海中浮現了《論權威》中的名言:「革命無疑是天下最權威的東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槍桿、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所以他要出動解放軍戒嚴部隊鎮壓民運組織和示威人群。對於鄧小平來說,「六四」事件只是「殺雞行動」,他一生中打的大仗首推「百萬雄師過大江」解放南京,那才是「屠龍行動」。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晨,他和劉伯承領導的第二野戰軍,加上陳毅、粟裕領導的第三野戰軍強渡長江,徹底摧毀國民黨經營了三個半月的長江防線,二十三日解放了民國首都南京。中國共產黨奪得政權、建立新中國是何等壯麗非凡,豈可隨便拱手送給王丹、魏京生一類依附美帝國主義的小傢伙?

    民主抗共請上戰場
    香港司徒華、何俊仁等政客組織的支聯會,提的口號不少,最露骨的就是「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這就叫「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們想推翻共產黨麼?想「民主抗共」麼?真想的話,先到美國或日本的軍事基地接受訓練,學會開槍開炮扔手榴彈、原子彈,然後和解放軍先較量一番,不要妙想天開,以為可以憑甚麼民主普選的選票就可奪取我們的鐵打江山。你們的甚麼「民主之父」、「民主女神」、「民主阿媽」、「民主老伯」,有膽量和本事上戰場麼?只會上街咆哮成得了甚麼氣候?

  28. 我有一個疑問: Emperor King 君五月二十日11:41pm的留言, 真的是加國公民或居民貼上的嗎? 看他是怎麼說: [……奪取我們的鐵打江山], 己移民僑居異地的人, 還會用[我們的江山]這一詞嗎? 他們是否會用[祖國的河山]或類似的詞語呢?

  29. 特別聲明:
    另類觀點是個體戶!另類人!獨家村獨家人!
    呢個網頁無啦啦走埋咁多張三李四,個個都寫到水蛇春咁長,邊到會睇呀!
    起碼我第一個唔睇!
    好!講完!繼續混戰啦!

  30. 我直至此一刻, 仍維持我最初的看法, 另類觀點君是有一點不同的. 他的聲明加強我這一看法.

  31. 一聽眾兄﹐香港民主黨與公民黨的大狀們﹐都是靠咬文嚼字呃飯食。

  32. 正如Emperor King所說,民主派人士成不了氣候,我真是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還經常性口誅筆伐,他們到低還怕什麼呢!!

  33. 另類觀點前輩(因為你說己屆中年):

    1. 咬文嚼字是律師工作的一部份. 但如果他們在六四事件這類慘劇也去咬文嚼字一番, 他們也是涼薄, 亦應被指責.
    2. 謝謝你不再以癮君子來稱呼我.
    3. 平心靜氣來思想交流, 不是很好嗎? 何必經常表現出戰鬥的態勢.

  34. NBA 君:

    讓我試圖開釋你的疑惑:
    1. 他們根本不相信民主派人士成不了氣候. 所以要經常打壓民主派人士, 不給其發展的機會.
    2. 他們是在作自我催眠. 他們可能相信, 謊言/不能成為事實的事說了千篇萬篇之後, 就會變成事實了.

  35. 投訴:
    網頁主持,有人以本人留言外號留言,內容並非本人之言語,敬請想想辦法!這是對網內留言各人造成極大傷害及不必要之誤會!

    另類觀點 // May 21st 2007 at 1:03 am

    一聽眾兄﹐香港民主黨與公民黨的大狀們﹐都是靠咬文嚼字呃飯食。

    這不是本人的留言,請查其ip adress

  36. ignore 另類觀點 ‘s quest ;he’s in HK Sar

    葉啟光Pat Ip’s name still mention in https://kahoo.wordpress.com/about/
    please delete

    didn’t he hump to the wrong ship & hosting傳媒辣焦/食焦

  37. 鐵金剛大戰維園伯,

    How can you know 另類觀點 is in Hong Kong? We can’t take his messages for granted only for the reason that he is in Hong Kong so long as he plays the game according to rules.

    你怎知另類觀點君是在香港呢? 只要他遵守遊戯規則, 我們不能不理會他的留言吧!

  38. 陳日君?
    我都唔識講你呀?
    總言之,離遠見到你呢種人都運路行呀!哈哈哈!

  39. 殺鴿黨主席
    向 來 無 事 生 非 白 鴿 黨 尋 日 由 何 俊 仁 、 李 永 達 帶 隊 , 率 領 多 名 區 議 員 , 以 要 求 兩 鐵 合 併 後 輕 鐵 減 票 價 為 名 , 大 鬧 輕 鐵 兆 康 站 , 一 度 闖 入 該 站 後 備 月 台 路 軌 , 與 警 方 及 九 鐵 職 員 發 生 肢 體 碰 撞 , 不 要 文 鬥 搞 武 鬥 , 煽 動 暴 力 干 擾 公 共 交 通 歪 風 。
    嘩 , 加 埋 舊 年 十 月 單 擅 闖 路 軌 紀 錄 , 唔 到 一 年 , 白 鴿 黨 就 兩 次 非 法 闖 入 路 軌 搞 搞 震 , 真 係 惡 人 先 告 狀 , 果 真 非 同 凡 響 。
    白 鴿 黨 話 明 白 擅 闖 路 軌 係 違 法 , 咁 即 係 知 法 犯 法 、 無 法 無 天 , 唔 通 上 次 闖 路 軌 處 罰 未 能 令 到 白 鴿 黨 肉 痛 , 所 以 尋 日 呢 班 友 又 發 癲 ? 何 俊 仁 話 會 承 擔 今 次 行 動 後 果 , 但 佢 又 點 承 擔 呀 ?
    白 鴿 黨 搞 搞 震 都 好 會 揀 時 間 , 尋 日 大 風 大 雨 , 落 緊 黃 色 暴 雨 , 九 鐵 職 員 全 神 貫 注 應 付 惡 劣 天 氣 , 忽 然 之 間 , 何 俊 仁 、 李 永 達 等 人 在 冇 預 先 通 知 下 , 齊 齊 衝 落 路 軌 , 係 咪 加 重 九 鐵 員 工 工 作 負 擔 、 分 散 佢 注 意 力 ?
    如 果 陣 一 輛 列 車 駛 過 , 車 上 司 機 因 全 神 貫 注 異 常 天 氣 , 被 白 鴿 黨 野 蠻 行 為 嚇 一 驚 , 手 忙 腳 亂 忘 記 踩 煞 車 掣 , 唔 覺 意 輾 死 幾 隻 野 鴿 , 白 鴿 黨 豈 非 自 己 衰 ? 咁 樣 死 法 , 又 邊 個 承 擔 呢 ? 咁 樣 就 唔 使 天 涯 海 角 緝 兇 咁 麻 煩 , 係 咪 呀 ?
    好 啦 , 白 鴿 黨 若 求 仁 得 仁 , 今 年 「 七 一 」 長 毛 就 唔 使 抬 空 棺 材 寂 寞 獨 行 , 反 對 派 亦 都 可 以 披 麻 戴 孝 , 好 似 當 年 徐 步 高 咁 樣 , 捧 住 呢 幾 位 野 鴿 遺 像 同 佢 送 終 。 香 江 冇 呢 幾 隻 吵 耳 野 鴿 , 就 少 好 多 鴿 屎 , 香 江 政 壇 亦 減 少 幾 分 感 染 政 治 禽 流 感 機 會 , 市 民 可 以 過 番 安 穩 好 日 子 。
    咁 樣 一 來 , 反 而 造 就 呢 位 無 端 端 立 大 功 列 車 司 機 , 今 年 「 七 一 」 回 歸 授 勳 儀 式 , 呢 位 司 機 大 佬 就 可 以 從 特 首 手 中 喜 孜 孜 地 接 過 大 紫 荊 勳 章 , 成 為 香 江 青 少 年 頂 禮 膜 拜 大 英 雄 。 至 於 架 被 野 鴿 血 污 染 列 車 , 亦 可 能 被 特 區 政 府 命 名 為 「 殺 鴿 號 」 , 成 為 市 民 集 體 回 憶 , 擺 香 港 歷 史 博 物 館 內 流 芳 百 世 。
    白 鴿 黨 如 此 胡 作 非 為 , 早 已 成 為 政 治 禽 流 感 代 名 詞 , 佢 唔 單 止 形 象 老 化 , 就 連 推 銷 手 法 亦 都 老 土 。 最 得 意 係 白 鴿 黨 日 前 公 關 公 司 協 助 下 , 整 本 名 為 《 香 港 怎 麼 了 ? 》 圖 冊 , 但我就 想 問 , 白 鴿 黨 出 手 咁 低 莊 , 今 次 知 法 犯 法 , 不 久 前 又 涉 嫌 販 賣 市 民 私 隱 , 白 鴿 黨 又 「 怎 麼 了 」 ?
    其 實 , 白 鴿 黨 屢 屢 以 身 犯 險 , 搞 乜 跳 海 抗 議 、 闖 軌 示 威 玩 意 , 都 係 譁 眾 取 寵 , 無 非 為 挽 救 日 薄 西 山 形 象 。 但 咁 樣 無 法 無 天 , 個 黨 想 唔 cheap 都 好 難 , 搞 得 唔 好 話 , 分 分 鐘 一 鋪 清 袋 , 徹 底 玩 完 。

  40. 我係呢到!係多倫多!呢個茂丙話我係香港,都唔知佢地呢的張三李四攪我仲咩嘢?
    我係個體戶!你地大混戰你地既事,唔好攪我!
    次次都要我走出嚟程清,真係無癮!!
    亦即話呢到的人無水平又無品,屈得就屈!

    鐵金剛大戰維園伯 // May 21st 2007 at 1:43 pm

    ignore 另類觀點 ’s quest ;he’s in HK Sar

  41. 另類觀點前輩:

    這次是你的真身吧!

    對! 唔識講就唔好講.(難得你也有自認不懂的時候) 毓民都是這麼勸告那自稱阿燦的聽眾的.

    在目前, 陳樞機是中梵關係/建交的重要人物. 他也是華人第六位樞機. 在天主教內, 樞機是被認為學識, 道德以及做事的才智皆超群出眾. 對樞機出言不遜, 是對天主教和天主教教徒極大的侮辱. 小心小心.

  42. 恩 格 斯 有 篇 短 文 《 論 權 威 》 對 整 個 中 國 共 產 黨 影 響 至 深 至 遠 , 六 十 年 代 還 收 入 中 學 語 文 科 書 , 是 重 點 課 文 , 其 中 有 云 : 「 革 命 無 疑 是 天 下 最 權 威 的 東 西 。 革 命 就 是 一 部 分 人 用 槍 桿 、 刺 刀 、 大 炮 , 即 用 非 常 權 威 的 手 段 強 迫 另 一 部 分 人 接 受 自 己 的 意 志 。 」 還 有 : 「 當 無 產 階 級 還 需 要 國 家 的 時 候 , 它 之 所 以 需 要 , 並 不 是 為 了 自 由 , 而 是 為 了 鎮 壓 自 己 的 敵 人 。 」 為 何 會 發 生 「 六 四 事 件 」 ? 以 上 文 字 就 是 答 案 。

    香 港 政 客 提 出 「 結 束 共 產 黨 一 黨 專 政 」 等 口 號 , 就 是 將 自 己 作 為 敵 寇 , 有 的 人 還 要 介 入 中 共 權 力 鬥 爭 , 找 趙 紫 陽 談 論 民 主 普 選 ; 這 樣 做 , 對 普 羅 市 民 有 甚 麼 好 處 ? 只 能 為 香 港 添 煩 添 亂 。 既 然 要 「 結 束 共 產 黨 專 政 」 , 怎 麼 又 要 求 共 產 黨 「 平 反 六 四 」 ? 孟 姜 女 一 哭 就 哭 倒 長 城 , 政 客 們 哭 了 十 八 年 也 沒 哭 倒 長 城 , 還 能 成 甚 麼 氣 候 ?

    香 港 人 , 包 括 高 級 知 識 分 子 對 共 產 黨 的 歷 史 多 不 了 解 , 對 鄧 小 平 也 是 只 知 其 一 , 不 知 其 二 。 新 中 國 是 一 九 四 九 年 十 月 一 日 建 立 的 , 但 國 民 黨 舊 政 權 何 時 被 推 翻 則 無 幾 人 知 道 。 那 年 四 月 二 十 一 日 , 解 放 軍 「 百 萬 雄 師 過 大 江 」 , 二 十 三 日 攻 佔 民 國 首 都 南 京 。 指 揮 此 壯 舉 的 , 就 是 鄧 小 平 、 劉 伯 承 、 陳 毅 等 將 領 。 鄧 小 平 最 精 通 韜 光 養 晦 , 他 一 生 只 有 一 次 認 錯 , 就 是 「 文 革 」 時 寫 信 給 毛 澤 東 表 示 「 永 不 翻 案 」 ; 他 做 事 敢 做 敢 當 , 說 話 是 一 不 二 , 這 才 顯 領 袖 風 範 。

    香 港 政 客 如 馬 力 , 說 話 不 負 責 任 , 不 到 二 十 四 小 時 就 認 錯 , 真 可 休 矣 !

  43. 今期參考資料: 恩格斯: 論權威 (已有兩篇留言引用)
    今期自我催眠口訣: 民主派/反動派/政黨不能成什麼氣候

  44. 見到數位親共仁兄, 表述對六四及共黨的支持觀點, 有些真不堪一提; 但當中亦算這位劉濟昆先生 (或筆名) 的一篇對鄧小平的讚誦印象最深刻。 一邊讀在下一邊應同地點頭, 對一個受殖民地教育長大的「講番書」的人又上了對鄧小平及共產黨的一課。仁兄對黨的熱情, 熱愛, 及情懷, 在下亦非常感受得到。

    老毛, 老鄧等人, 其實對內 (即當時腐敗的國民黨) 、對外 (即蘇聯, 美國及日本), 武略及文韜的政策亦可能世間少有, 值等各人佩服。 比起只識惟命侍從的民建聯黨內如馬力等人, 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但話亦要說回來, 一個可指揮百萬雄師, 精通韜光養晦, 永不道歉的人, 就可對認為侮辱黨及自已而手無寸鐵的學生, 只是要求政制改革, 結束一黨專政而進行屠殺? 敢問閣下, 此等想法, 有沒有將個人的功, 來解釋 (justify and validate) 其人之過呢?

    英文對此等思維, 有一名句, 叫“Suspension of Disbelief”。 應用在此, 即明知六四屠殺是不對, 但因為對鄧己經偶像化了, 所以他做任何事, 我們寧願相信他是對的, 切勿毀壞形象, 而拒絕相信他曾經犯下彌天大罪呢?

  45. 冬菇丙,又寫咩嘢呀?六四六四,成日講,成日係到拗,又死人圖片,以為好有說服力,多餘!
    依拉克日日都係人肉炸彈啦,炸到阿媽都唔認得!又唔見人話佢呢的敢死鬼係愛國份子?唔係又係比人話係異端份子,恐怖份子!
    所以話呢,拗咩拗,個個都咬牙砌恥,尤其是司徒華隻嘢,睇到佢個樣就好笑!唉!你鍾意支持就支持,唔鍾意就反對就反對,唔使怕比人話架,我都認為要鏟走佢地架!大小二便係天安門,臭賓賓,玩左咁耐,係要清場!比你攪亂個國家,勢係假!鄧伯伯,做得對,
    下令清場!細路,反屋企大小二便!哈哈哈!

  46. http://www.64memo.org/

  47. One does not need to look up any dictionary to find better example of illogical reasoning as one illustrated by 劉濟昆 on his statement 既 然 要 「 結 束 共 產 黨 專 政 」 , 怎 麼 又 要 求 共 產 黨 「 平 反 六 四 」?

    Chanting 結 束一黨 專 政 only puts one to be an enemy to tyrannical regimes. For the sake for the people, I believe only true patriots can chant such slogans. Democracy can only be possible in a place where more than one party exists. If the Communist party had been the people’s choice, I am sure the people would have yearned for her longevity. But, they do not have such choice now. In contrast, the Communists, against the wills of many people, continue to enrich themselves and exploit her people in a scale that has never seen before. Lately, Premier Wen even admitted that there was corruption inside the party.

    The ultimate objective of those who wish to have 六 四平 反 is to have China really learn from her historical mistakes (pretty much all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ampaigns) and commit herself to prevent the same from happening again. Perhaps, 劉濟昆 and many others believed that “平 反 六 四” is merely a slogan used by the pro-democratic alliance to attack and overturn the Communists.

    Therefore, there is no conflict whatsoever for those to demand 結 束一黨 專 政 and 平 反 六 四. Rather, they are compatible to each other.

    Sadly, if“平 反 六 四”were materialized and those who had conducted such horrible deeds were denounced in the context of history, it could more likely be the outcome of a power struggle rather than sincere reflection and true regrets.

    Again, history will likely repeat itself to those who ignore/forget/disrespect it.

    P.S. 獨孤兄: Your points are noted.

  48. 等肉皇大帝嚟收拾你呢隻畜牲妖孳先!

    另類觀點今次真係 ”另類露點” 喇, 露哂原來你已經得番半邊腦係人, 另外半邊腦似乎係豬似啲! 你諗嘢真係人唔似人, 鬼唔似鬼! 依拉克係美國人亦已經認為入錯咗去, 己經知錯啦! 鄧小平呢, 到死嗰日有冇話做錯到呀, 唔該你用吓你唔屬於獸類嗰邊腦啦!

    喺大小二便天安門, 臭賓賓? 因為北京政府嘅公廁唔夠, 如果夠嘅, 又駛鬼啲學生要隨地屙吖? 俾著你喺嗰道扎營幾日吖, 係咪一忽就番屋企屙吖? 或駛唔駛敢呀: “鄧小平先生, 可以借個廁所我用吓得嗎?” 吓????

  49. 哈哈哈!
    肉帝?上次又話要等投胎唔理我地,而家等我地玩吓先?
    咁快未滿月就走出嚟!嗰樣都可能畸形!
    廢事理你,語無論次,咁火爆係到話人畜牲前畜牲後,肉帝,食肉食得多,燥呀!

  50. 而家有的時間睇反肉帝的嘢!哦!的嘢小兒科啦!十足細路仔鬧人!憤氣中有的稚氣!

    唉!美國佬已經認為入錯左去?呢的係咩嘢說話呀?

    我夠嚟錯左加拿大咯!我嚟錯左啦!
    我己經認為我嚟錯左加拿大咯!

    肉弟肉弟(帝就無你份做!契住先啦),你解吓我呢句話先啦!

    另外,文明文化的地方,通常都係有適當的衛生設施;好似香港的地鐵,日日百萬百萬人流使用,又唔見香港地鐵的車廂,地鐵範圍全部都係屎屎尿尿,臭賓賓!
    有此可知,天安門廣場當日的文化份子係有需要向香港七百萬人學習!
    唔玩止, 我要食飯先,係夜飯,啱啱係大統華執的平價餸反嚟煮啖飯食,食飽再打!

  51. 肉弟
    你媽乂我的內容,其中有一句話咩嘢:
    露哂原來你已經得番半邊腦係人, 另外半邊腦似乎係豬似啲! 你諗嘢真係人唔似人, 鬼唔似鬼!

    啱啱我想起錢中輸有本嘢叫做:人鬼獸
    唔知係唔係我睇得多,讀得多,所以好似你話齋,人唔似人,鬼唔似鬼!

    唉!又要去見鬼啦!早抖!聽朝起得身仲未死既話,再打過!
    哈哈哈!

  52. NBA 君和開玩笑君:

    對於那位不自重和自愛的前輩(他自認已屆中年), 在有關政經話題的留言區, 胡說八道, 更不諱言說, 留言的目的不是討論, 而 [嚟係玩]. 厚顏若此, 真令人眼界大開. 而且更四出挑釁, 目的不外乎燃燒更多火頭, 企圖為自己製造更多機會, 沉醉在自己的瘋言瘋語的夢幻世界裏. 我們不是醫生, 不懂處方開藥, 我想我們唯一可以幫助他的, 就是暫時不要理會他, 不要對他的文字作任何回應. 希望他在自說自話的情況下, 感到沒趣, 減少在他那夢幻世界中徘徊.

  53. 咩嘢一聽眾姐?睇嘢睇全部,服務要全套!
    你都認真無品,斷章取句,我明明話係嚟玩,然後就用西方人話齋,學習係要係遊戲中進行,大家唔見市中心商業區,好多公司高層同的員工係咖啡店一齊飲咖啡,係輕鬆環境中進行溝通;淨係一本正經,道貎岸然,扮義正嚴辭嚟討論探討時事政治,都係多餘,引人發笑,起碼我就唔會咁做!

    好似你咁呀,一聽眾,我就替你可憐,成段嘢都無謂,淨係叫張三李四,喂!我地一齊唔好睬阿另類咯!唔好同佢玩!十足的幼稚生同小學生的行為!
    哈哈哈,笑死我啦,咁既程度!都係嗰句,讀吓書啦,唔好成日鍾上嚟!!

  54. 對不起, 我1:51am的留言, 應貼在吳藹儀的連線上比較合適. 因我是回應NBA君和開玩笑君在那連線上給那位前輩的留言.

  55. F.Y.I.

    請響應--「六四真相不容扭曲」刊登廣告籌款行動

    就民建聯主席馬力對「六四」事件的冷血、無恥言論,支聯會發起「歷史真相不容扭曲,要求馬力公開道歉」刊登廣告籌款行動,要求馬力承認錯誤,回應香港市民的質詢。

    廣告內容如下:

    ************ ********* ********* ****

    六四真相不容扭曲.要求馬力公開道歉

    就民建聯主席、港區人大代表馬力對「六四」事件的冷血無恥言論,支聯會表示強烈抗議,並再次嚴正要求馬力承認錯誤,公開向「六四」死難者、傷殘者及家屬道歉!

    我們更要求馬力公開回應以下三個問題:

    1. 民聯建主席馬力有關「六四」的言論,是否代表民建聯的立場?

    2. 馬力說港人國民教育不足而要把普選時間表推遲,這是否意味著要港人認同馬力有關「六四」的言論,香港才會有普選?

    3. 如果馬力真的希望香港人全面了解歷史,那麼作為全國港區人大代表的馬力,會否以其人大身份要求中央公開所有「六四」檔案,以便查清「六四」是否屠城?

    支聯會認為:馬力必須站出來向所有港人以至海內外同胞公開解釋,並且全面回應支聯會以上三個問題。歷史不容扭曲,支聯會再次譴責馬力對「六四」的冷血無恥言論,同時重申馬力不能一再迴避,必須就其言論公開道歉!

    ************ ********* ********* ********* ** *********

    支聯會將於5月24日進行街頭行動,歡迎市民即場捐款資助刊登廣告費用,敬希抽空出席聲援。詳情如下:

    日期:5月24日(星期四)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7時(記者會:中午12時30分)

    地點:銅鑼灣地鐵站黃金廣場F出口

    市民可以存款入支聯會戶口(恒生銀行:262-273-733- 001;匯豐銀行:580-108- 934-001),或寄支票往九龍旺角彌敦道618號好望角大廈8樓支聯會秘書處收。支票抬頭請寫:「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票背面請註明贊助「六四真相不容扭曲」廣告費。

  56. 求丙兄﹐你係咪打算贊助我機票番香港﹐去銅鑼灣地鐵F出口? 最多我帶埋你支旗仔一齊出席喇

  57. 香 港 公 司 法 規 定 , 所 有 「 有 限 公 司 」 組 成 人 員 的 名 冊 皆 需 要 公 開 , 由 於 香 港 的 政 黨 皆 以 有 限 公 司 註 冊 及 營 運 , 同 樣 道 理 , 香 港 的 政 黨 亦 需 要 將 其 組 成 人 員 的 名 冊 曝 光 。 但 自 稱 代 表 了 主 流 民 意 的 民 主 黨 , 卻 不 願 隨 主 流 的 做 法 , 反 指 現 行 公 司 條 例 規 定 , 侵 犯 市 民 結 社 自 由 , 有 違 《 基 本 法 》 及 《 人 權 法 》 , 拒 絕 按 公 司 法 公 開 黨 員 名 冊 , 要 求 司 法 覆 核 , 昨 日 , 高 院 判 民 主 黨 敗 訴 。
    法 官 在 判 決 時 表 示 , 政 黨 以 有 限 公 司 註 冊 及 營 運 , 涉 及 接 受 捐 款 及 商 業 利 益 、 捐 款 人 及 債 權 人 等 , 故 此 在 合 理 情 況 下 有 權 要 求 查 看 名 冊 , 但 按 照 公 司 法 , 權 力 並 非 絕 對 , 法 庭 會 有 最 後 決 定 的 權 力 。
    民 主 黨 主 席 何 俊 仁 表 示 , 會 研 究 是 否 上 訴 , 但 對 判 決 不 完 全 失 望 , 因 為 法 官 的 判 詞 等 於 認 同 民 主 黨 毋 須 主 動 披 露 名 冊 。
    何 俊 仁 的 表 態 , 只 是 想 為 民 主 黨 爭 回 一 點 面 子 而 已 , 因 為 法 院 的 判 決 , 已 肯 定 民 主 黨 需 要 公 開 他 們 的 黨 員 名 冊 , 他 們 即 使 要 設 法 阻 攔 , 能 為 難 的 也 不 過 是 一 般 對 他 們 並 無 影 響 力 的 小 市 民 , 對 有 心 人 來 說 , 要 取 得 民 主 黨 名 冊 的 資 料 已 非 一 件 難 事 , 可 以 說 , 民 主 黨 在 這 場 名 冊 保 密 戰 中 已 經 宣 告 失 敗 。
    民 主 黨 對 公 開 名 冊 表 現 得 如 此 顧 忌 , 主 要 原 因 是 恐 怕 名 冊 一 經 曝 光 , 會 遭 到 政 治 上 的 報 復 , 影 響 政 黨 的 發 展 。 但 是 , 香 港 和 民 主 黨 立 場 相 若 的 政 黨 並 不 止 他 們 一 個 , 比 民 主 黨 立 場 更 激 烈 的 也 大 有 人 在 , 如 公 民 黨 、 自 由 黨 及 民 建 聯 等 政 黨 都 按 規 定 先 後 公 開 黨 員 名 冊 。 為 甚 麼 其 他 政 黨 敢 大 方 地 公 開 其 黨 員 名 冊 , 唯 獨 是 民 主 黨 閃 閃 縮 縮 , 心 事 重 重 呢 ? 究 其 原 因 只 有 幾 個 可 能 。
    一 、 民 主 黨 違 反 了 香 港 的 公 司 法 , 曾 非 法 接 受 外 國 的 資 助 或 存 有 其 他 不 可 告 人 的 秘 密 , 有 可 能 會 牽 連 其 黨 員 。
    二 、 民 主 黨 的 所 為 超 出 了 一 國 兩 制 的 範 疇 , 損 害 了 國 家 利 益 , 故 恐 怕 他 們 的 黨 員 回 內 地 工 作 時 會 被 清 算 。
    三 、 民 主 黨 的 成 員 太 過 複 雜 , 三 九 流 , 其 中 有 見 不 得 光 的 人 物 存 在 , 所 以 民 主 黨 不 敢 公 開 其 黨 員 名 冊 。
    既 然 民 主 黨 是 一 個 公 開 註 冊 的 合 法 政 黨 , 在 一 國 兩 制 之 下 , 爭 取 民 主 是 完 全 合 法 和 正 當 的 事 , 即 使 政 治 立 場 有 所 不 同 , 也 不 會 受 到 排 擠 和 打 壓 。 事 實 上 , 回 歸 十 年 來 , 只 要 遵 守 社 會 法 令 , 從 來 沒 有 人 因 為 爭 取 民 主 而 被 入 罪 , 所 以 , 民 主 黨 的 擔 心 完 全 是 多 餘 的 。
    但 是 , 如 果 民 主 黨 和 上 述 三 個 原 因 扯 上 關 係 , 那 就 值 得 自 己 認 真 檢 討 了 , 他 們 必 須 清 楚 , 香 港 雖 然 行 的 是 一 國 兩 制 , 但 仍 然 屬 於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的 特 區 , 而 非 一 個 獨 立 的 國 家 , 所 以 , 任 何 政 治 活 動 都 不 能 和 外 國 勢 力 扯 上 關 係 , 也 不 應 該 做 出 損 害 國 家 利 益 的 事 。 至 於 組 織 成 員 , 也 應 有 所 選 擇 , 保 持 黨 員 的 純 潔 性 和 一 定 的 道 德 準 則 , 否 則 即 使 沒 有 人 對 他 們 進 行 政 治 迫 害 , 也 會 被 這 些 人 拖 累 , 如 在 東 莞 召 妓 的 何 偉 途 、 涉 嫌 公 帑 炒 樓 的 涂 謹 申 之 流 , 就 算 黨 員 名 冊 不 公 開 , 最 終 也 會 成 為 民 主 黨 無 法 抹 拭 的 污 點 。
    爭 取 民 主 是 光 明 正 大 的 事 , 根 本 毋 須 害 怕 被 公 開 , 再 說 , 任 何 政 治 行 為 都 存 有 一 定 的 風 險 , 所 謂 「 食 得 鹹 魚 抵 得 渴 」 , 哪 有 躲 在 被 窩 鬧 革 命 的 道 理 。 民 主 黨 有 志 爭 民 主 , 卻 無 膽 見 陽 光 , 簡 直 是 香 港 民 主 的 大 笑 話 , 怪 不 得 其 黨 員 愈 來 愈 少 , 聲 勢 愈 來 愈 縮 了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