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四月 30, 2007

中國新移民路明,在征服北極之旅中,只高舉一面五星旗,你認為是否尊重加拿大呢?

59歲的中國大陸新移民路明,在20天內第二次抵達北極,只穿短袖T恤和單褲站在零下35度的冰天雪地高舉五星紅旗。

路明本來已完成了一程十多天艱辛的北極開車旅程,回來溫哥華,但為了在雪地上展示中國人身分,特別向領事館要了一面五星旗,然後再飛回北極,穿著短袖衣服,高舉旗幟拍照。


Source: Ming Pao

精彩重溫:

Part 1 (starts at 17:30):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2-4-30-2007.asf

Part 2: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3-4-30-2007.asf

Part 3: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4-4-30-2007.asf

Part 4:
http://www.torontofirstradio.com/archive.asp?filename=ampart15-4-30-2007.asf


Responses

  1. 嘩!最尾那位女士勁!好嘢!

  2. Is it just me or my monitor? His face looks a little bit reddish to me.

    Possible explanations:

    (1) It could be the reflection from the flag .

    (2) His blood pressure shot through the chart after he sang the national anthem when he raised the flag?

    (3) He drank a bottle of champaign before posing in a -35 degree temperature (windchill included?).

  3. 加拿大是一個包容性強的國家,大家處身其中,學學如何包容吧!!! 中國來的新移民—–>征服北極之旅——>高舉一面五星旗————並非是尊重或不尊重加拿大呢?背後可能有很多故事呢. ———或是以龍的傳人為榮呢!!!!!———當然很多人是以中國裔為恥——–是嗎???

  4. 咁都係討論題目?

  5. 西方人比較寬容? 狗屁不通, 你去吓美國南部所謂 “Bible Belt" 既地方睇吓有幾寬容, 可唔可以接受同性戀, 或者無神論. 仲有學校規定老師必須教授"設計論", 如果教進化論會被罰. 你又見唔見美國傳媒發表反對以色列既言論? 所有人反對以色列 (包括猶太人) 都會被口誅筆伐

    西方唔會發生好以文化大革命既事 (李家浩語)? 建議主持人硏究以下史實:

    1) inquistion
    2) Holocaust
    3) Soviet Union’s Great Purge

    邊一件唔係西方人做既, 邊一件唔係迫害, 邊一件唔可以同文革相比

  6. 仲有, 事必言國家, 民族, 係維園啊伯既特質. 而家乜嘢年代呀, 咁落後既?

    全球一體化, 今日微軟請我就去美國, 聽日可能調我去上海. 西門子比個好啲既 offer 我, 就去德國. 可能又同sony 合併, 就要去日本. 吓吓都上綱上線到背棄國家民族, 呢啲就叫包袱啦, out 啦

    我大把同學去美國打工, 唔通又係背棄加拿大? 揾食jei

  7. Da Luk Lay, show some respect to your host country. Keep your fanaticism to yourselves and stick that f–king flag back into your ass!

  8. No wonder Chinese are looked upon as being arrogant and ignorant.

  9. 我認為這是一條非常值得討論的題目. 這路明的舉動和我們在討論時的態度所及提出的觀點均值得我們深思.
    1. 路明這舉動, 我認為客觀上表達的訉息之一是他是中國人. 他擁有東方人的面孔, 但恐怕他人誤認他是日本人, 韓國人或其他亞裔人士, 所以他要拿一面中國現政權的旗幟來強調他是中國人. 二是他以這次旅途是個人光榮之外, 並要告訴他人, 他是以中國人的身份去做, 為中國添光彩, 換句說話來說他是認為自己是對中國有功勞(有可能他希望中國現政府記下他這次功蹟). 以他已申請移民到加拿大而已是抵埗居民的身份來考慮, 他只拿中國旗而不同時拿加拿大國旗, 是明顯不尊重加拿大(俗語說是當加拿大無到). 請木然和其他不認為這不是不尊重加拿大的表現的聽眾, 真心的問一問自己, 你們這個結論有沒有受了路明所立的”功勞” 所影響, 以致一功掩蓋所有瑕疵. 但須知有功 (雖然我不認為路明這舉動對中國有任何功勞), 亦可以同時有過失啊!
    2. 我們移了民的中國人, 好像有一個心結(俗語說是死穴), 就是害怕自己是個不再愛祖國和同胞的人了. 一遇上稍微會連上這心結的事情, 神經便會馬上緊張起來, 不是非常激動地否認自已不是不愛國(好像自己是被懷疑賣了國似的), 或做一些自已為表現愛國的行為(好像路明的舉動). 愛國的心不是表現在口頭上的, 更不是那些低層次的, 拿著國旗揮一番就是愛國了. 我們在平日, 只要做好公民的責任, 不畏強權, 待人以誠, 熱愛生命, 讓其他族裔認識到我們華人的高尚品格. 遇上我們的祖國有重大困難時(我不希望有這麼的一天), 我們在海外, 找尋可給予援助的方法, 這才是應有的態度. 放開懷抱, 打開心結, 我們一定會發覺, 我們是真正愛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的民族.

  10. I agreed with Freddy, we should not look upon one’s heritage and citizenship as such a big deal. People move from one country to another because of many reasons and why do we have to add so much baggage on such personal move. Showing ones flag or not showing ones flag is a personal decision. Why do we have to make it a big deal like selling out the host country. Canada is capable of handling even separatism within its own territory and it is still going on even today. So forget it…

  11. 我想回應樓上嘅Freddy。
    西方的確比中國寬容,己現時為例,你可以辱罵哈帕,辱罵布殊而又唔使坐監或者要寫悔過書;你試吓去北京天安門面前大喊平反六四,或者大鬧歷代中共領導元老,媽差佢地一番,你估吓啲公安會唔會請你去飲咖啡?家山有福嘅,你頂龍坐十年八年監,生吓牛皮扇,家山冇福嘅,你就比公安拉去槍斃,冇仔送終!等你仲敢唔敢話西方冇中國咁寬容!
    仲有,你提到西方三件歷史暴行,相比中國嘅文化大革命都係小兒科,因為文化大革命係向自己嘅文化開刀,由自己嘅政府迫害自己嘅同胞,而且鼓勵啲靚仔靚妹出賣自己嘅老豆老母,出賣老公,出賣老婆,打自己嘅阿sir 同miss,整個革命仲係人民自己執行行刑,通街通行都係死屍,有啲仲係比自己仔女、兄弟所殺!所以西方冇一個民族咁冇人性,
    你一定要做吓comparsion先好亂嗡,唔係笑死人冇命賠!狗屁不通嗰個應該係你自己!

  12. 我係中國間碟,經常飛來飛去,中加兩面飛,我有三十萬華人間碟係加拿大,佢地都係經常咁飛;
    中國飛行間碟,Chinese Flying Object;
    連阿伯都知道加拿大好多中國間碟係加拿大上空飛來飛去,嚇到佢叫出嚟,話中國間碟多過加拿大的戰機!
    不過,中國間碟多,都係製造就業職位比個的加拿大中央程報人,應該係洋鬼金毛白種人啦,佢地一對一咁睇住, 都製造三四十萬份工比佢地,佢地應該由心到笑出嚟,因為靜係坐係到收錢,唔會拉到人架;中國間碟只係會係空中飛吓飛吓,邊到會係地面比佢地捉先至得架!
    中國真係有好多間碟係加拿大;連太古書店都有間碟,不過好似話變左節,係加拿大中程局的特務!
    我都係間碟,日日睇住加拿大的一舉一動,然後上網通知一本正經!

  13. I said this guy doesn’t have respect to Canada. (a place that he want to have a life)
    Hypothetically speaking, if this “Chinese" has accident while having this trip to North Pole or get attack by terrorist! Do you he will call Canadian coastguard/army or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or help??

  14. 請各位主持稍安毋躁。人同動物嘅差別在于人會對做嘅任何嘢都要揾個冠冕堂皇嘅理由而動物唔需要。我知道任何人都好難將自己唸好嘅理由放棄,故此從來冇想畀人認同自己亦唔期望可以講服人。

    由細到大就不斷聽到我哋唐人被外國欺負咗過百年,相信有人對此仍然耿耿于懷。我唔知路明嘅真正動機係咩,不過一有機會就打起五星旗,可能潛意識係覺得可以籍此為國爭光而祖國強大又可做自己嘅后盾。呢種想法大有人在,否則難于解釋米蘭唐人街事件點解咁啱又係五星旗。

    我唸呢種教育應該改變,否則我哋好似喺第一時間就已經矮人一節嘅天生弱者。凡事都想吐氣揚眉爭做第一嘅心態妨礙我哋以平常來心睇嘢。

    人類由野蠻一步步進化到現代文明。睇下我哋今日享受到嘅嘢連大清皇帝都未見過,可知人類嘅思想同百年前已大不一樣。連同性婚姻都大行其道嘅今日難于想像唐人仲會繼續被人欺負落去。
    而且向前行總比向后望有意義。

    如果唐人繼續盲目自我矮化落去,各國五星旗出現仲會陸續有來。有趣嘅係冇人用特區旗或青天白日旗來做呢類show。係港人同臺灣人較為睇得開?

  15. I would say what this guy did was really inappropriate.
    I agree with No Wonder “(Mainland) Chinese are looked upon as being arrogant and ignorant."

  16. 我唔覺得有問題,只係覺得有D老土,有D贛居,有D大鄉里,有D失禮街坊!
    問題只在五星旗是在中國領事館拿回來的。
    我只嫌其未夠激,最好著條鮮紅五星Under,再映多張,包以後逢賭必勝。
    其實每天在國會山前,多少來自各國的旅行團,都係拉起自已國旗和横額
    例如:"香港旺角街坊福利會加東團到此一遊"
    又唔覺得有人話唔尊重加拿大。
    新移民其實都有映贛居相的權利。愛不愛國,是個人取向,舆他人無關。

  17. 人家自費的旅遊, 又不是加拿大政府出的旅費,人家想拿什麼旗, 你有什麼好說的. 這不是一次私人旅遊, 一張私人的照片嗎?

    不尊重?相信當事人想都沒想過這個詞吧.
    你絕對可以說他 心裡沒有加拿大, 對加拿大沒有歸屬感. 那來的什麼尊重不尊重.

    李家豪, 別一值說著既然選擇了移民加拿大, 宣誓效忠加拿大, 就應該怎麼樣怎麼樣, 是的, 你的論點是一點沒錯, 但同時也是非常不現實. 現實是有多少在宣誓時心裡想的跟口中說的一樣? 大家心裡有數, 做評論的人不能莫視現實呀.

    就算要討論, 也不是: 你認為是否尊重加拿大呢? 這樣的帶有責備成份的論題. 還說什麼沒有預設立場, 什麼持平?
    論題可以是: [為什麼路明沒有想到拿加拿大的國旗呢?]
    論題可以是: [為什麼加拿大政府沒有感染力另新移民拿起國旗呢?]

    [只高舉一面五星旗,你認為是否尊重加拿大呢?]
    這沒有建設性. 這只是批判.

    我的看法是
    路先生一次自費的旅行, 一張私人的照片.
    他使用的旅費應該不會是加拿大政府發的社會福利金.
    他移民加拿大, 可能是拿著上半輩子從中國得來的積蓄的投資移民; 也可能是技術移民, 但相信他的技術不是授於加拿大; 還可能是沒有積蓄也沒技術的勞動力移民, 都是帶著來的, 要求的回報就是可以在這裡居住, 公平得很, 其他什麼也不用說, 人家心裡是什麼想, 管得了嗎? 難道來加拿大是白吃加拿大政府的嗎?

    他只是忘記了加拿大國旗, 沒想起加拿大國旗, 心裡根本沒有加拿大國旗, 而不是刻意不拿加拿大國旗. 為什麼會這樣, 這不是一個人的問題, 不是一個人的責任.

  18. 由于上次有事太匆忙,留言仲未講完。

    叫得歷史就已經是往事,但唔少人一直冇跳出歷史陰影或丟咗個歷史包袱。細想一下又未必剩係新移民有呢嘅問題。

    記得沙士期間,有社區人士講唐人又受到歧視。當時有事去過唐人街,人都冇只。連唐人都唔去唐人街,但西人就要去,否則歧視?理由有啲牽強。即使社會有過激言論,亦唔代表社會對唐人歧視。如果五星級酒店見到有蒼蠅,就要取消五星級嘅資格?唔知政客係想利用呢件事出位或者真係覺得當回事。

    最欣賞“人哋可以睇唔起你,你唔可以睇唔起你自己”呢句臺詞。如果覺得人哋會歧視你,你就會被人歧視;如果覺得人哋會睇小你,你就會被人睇小。完全係心理問題。要人認同,除咗出色之外仲要時間,猶如個人信用記錄嘅建立一樣,并無捷徑可走。所以唔覺得搞爭光爭氣嘅綽頭有用。

  19. 你我他君:

    你說出了一些現象和不少移民的想法, 對與錯有很大程度是觀點與角度和個人心態的問題. 大家拿出來討論一下, 正是在這區朋友們喜愛做的事.
    1. 你好像有一點動了氣 (廣東話俗語說燥), 以致所提的第一點便出了問題. 那真是一張私人照片嗎? 我相信你不認識路明吧, 我也不認識, 但為什麼我們會看到這張照片呢? 明顯地, 路明是為某個或某些目的而將它公開. 他既有利用公眾的企圖, 無論其目的達到了沒有, 公眾對他這一舉動評論一下也是無可厚非吧!
    2. 你說路明根本沒有想過他這舉動(只舉中國旗而不同時舉加國旗)是不是沒有尊重加國, 你這個說話幾乎可以肯定是對的. 但這正是問題所在. 他為什麼沒有想到呢? 那可能只是涉及一個基本禮貎的概念. 舉一個比喻: 一個住客(路明)在房東(加國)的客廳, 沒有先告知(已不說是徵求同意了)房東, 擅自將電視調校至中文頻道, 這是尊重他人的行為嗎?
    3. 你其中一個對討論題目的舉例: 為什麼加拿大沒有感染力令新移民拿起國旗呢? 雖然這是一個舉例, 但我仍要指出, 這問題背後的意念是有偏差的. 舉一個比喻: 一位男士(新移民)追求一位女士(加國), 得到那女士垂青下嫁. 但婚後, 那男士說我從來沒有愛過她, 還要我們問那女士為什麼她沒有吸引力令他愛上她, 那是公道嗎?
    4. 付了金錢和勞力不代表可以不尊重他人. 我們雖不必視加國為養父母, 但當它是房東, 自己盡一個好住客的責任, 互相尊重, 也不為過吧!

  20. 木然與那位林姓聽眾堅持路明並沒有不尊重加拿大,他只表達他熱愛祖國和自已身為中國人引己為傲的情感,他的個人思想應該受到尊重。
    這個論敍吊詭的地方就是它有國冢身份和國家觀念的含義,路明沒有顯示加拿大國旗,就是他心中不覺得加拿大是他的國家,也不覺得來到加拿大有什麼感到引己為傲的情感,但自己卻選擇來到加拿大,享受加拿大給他的出入境自由,享受醫療福利,享受他的言論自由,享受他的宣示熱愛祖國自由,但他心中從沒有想過是那個國家給予他這麽多的寬容;他只是來加拿大佔便宜,然後高舉五星旗立喊我是中國人!我不是加拿大人!我只是來享受她的好處!
    從這件事例反映中國新移民沒有成為加拿大公民的誠意,亦不希望有投票權,只希望有愛祖國權。
    既然他們思鄉成癮,應該是時候衣錦還鄉,回鄉建國,不要再受離鄉別井的痛苦!因為加拿大政府是沒有義務津貼那些思鄉成病的人的醫療費用,更沒有義務給予好處那些沒有投票意欲的人。
    加國華人投票率超低,但要求多多,一心只想自己行為受到權利保障(從木然和林姓聽眾的論敍可見一班)。
    中國人有句老話:(飲水思餘,知恩徒服)究竟那個國家是你的恩人,加國華人自己反醒吧!

  21. The issue here is not too much about whether he (路明) was right or wrong or his action was respectful or not. In my opinion, the issue is that he was not aware the implications of his action (raising the Chinese flag only) or inaction (without the Canadian flag). Thus, they prompted our discussions.

    To 你我他, whether or not he sponsored his trip with his money or the otherwise is not relevant here. 一聽眾 has skilfully refuted your arguments.

    What’s his motive? Perhaps, he wanted to proclaim to the world or just the Chinese media that he could conquer the North Pole just like most people in the West have done. In addition to the sole appearance of the Chinese flag, he also deliberately pulled a stunt by posing with summer cloth in front of the camera. What was he trying to demonstrate? Like 一聽眾 and 開玩笑 said, his sub- consciousness may indicate that he did it for the glory of his country and the People. That’s nothing wrong with that. However, his weird dress code seems to have betrayed him. What worries me is that it is just an exemplification of his superiority to cover up inferiorities. Nobody needs to perform such deed to tell the world that Chinese are capable of a lot of things that the rest of the world could do (with less cloth!). Like一聽眾, if any Chinese could simply be good law-abiding and responsible citizens, the world would respect you. Respect can not be earned by pulling stunt like that, if that’s his real motive.

    The issue, like the hosts pointed out, he totally forgot his Canadian identity other than being a Chinese: a Canadian permanent resident of Chinese origin.

    What is Canadian identity?

    I would say a lot of Chinese people living here are merely Canadian Chinese (加拿大華人
    ) rather than Chinese Canadians (華裔加拿大人). To those Canadian Chinese, I think most of them still think they are just migrants (not immigrants). They are living (or staying) in Canada because of numerous reasons (economic or political). But, it does not mean that they necessarily belong to here. Let me borrow and re-interpret 一聽眾’s analogy on guest-host relationship. A lot of Chinese regard themselves as migrants (guests) in this country (host). If something happens to the host, these guests would likely migrate back to their homeland or to other places. These guests, after all, are not stakeholders of this country. They enjoy the free-ride but don’t bother asking them to do their share. Only those who appreciate the Canadian values are worthy to be Chinese Canadians. Apparently, 路明’s action and inaction dictate that he is just another Canadian Chinese. Until he realizes the implications, he will never be a Chinese Canadian.

    If someone asks me why I can not be more寬容 with the whole thing, I would rather ask 路明 why he can not be寬容 to raise the Canadian flag along side with the Chinese one.

  22. to 一聽眾, 我真的一點也沒有動氣, 請相信~ 無可否認是我的文字表達能力有不足, 我沒有站在支持或反對的立場上, 我想表達的是, 這個討論題目沒什麼價值, 如果就[是否尊重]來說, 就算討論十年, 也不會對這個現象有任何改變(我覺得這件事是一種現象, 不是個別事件. ) 就算他/他們真的是有心不尊重這國家, 他們沒有低觸法律, 你/我在這評論是或非, 又能怎麼樣?(廣東話俗語得個吉)

    就像cytodex所形容的Canadian Chinese, 我是打心裡認同他的說法, 加拿大有很多這樣心態的新移民, 而且這重心態的新移民大軍還會陸續開來. 這是現實(Chinese Canadians當然也有很多) 我們這樣用香港或cbc的心態來批抨, 根本是你有你說 . 他有他想, 大家光說, 沒有結論. (容我開個玩笑, 我是香港來的加拿大人, 如果照片的主角是我, 大家絕對不會看見中國旗或加家拿大旗, 看見的可能是我拿著一堆名牌裝備或是一本銀行存接…..是嗎?)

    不如讓我們先把路明定為不尊重加拿大.
    那我想明白的是為什麼加拿大會讓一些不尊重加拿大的人登陸呢? 我們知道Canadian Chinese的心態, 移民局就不知道? 這是現實…
    -他們有消費力, 他們也有生產力, 加拿大需要他們來消費來生產(非常需要), 他們申請, 移民局批准, 交易完成. 這是現實…
    打了這麼多字, 沒有提起過禮貌,修養,文化差異等問題,我只想討論現實
    我們討論100年, Canadian Chinese 也不會變成Chinese Canadians, 有什麼用, 不如討論一下油價好過

    也只是個人看法, 見笑了

  23. 你我他君:

    謝謝你的留言, 特別是我在別一討論題目, 莫明其妙地得罪了一名網友, 給他指責一番之後. 你的心平氣和地討論問題, 令我感到無限的欣喜. 因為如果要說得罪, 我給你的留言, 我認為相對我得罪那網友的那篇, 你更有理由不高興了.
    你的說法我大部份同意. 唯一一點是, 有時我們對一些不能或很困難去改變的事實, 如果不再去討論它, 那就更沒有可能改變了. 讓我們(請不要將這個們包括你, 如果你覺得這有得罪你的成份, 一笑)這些閒人, 花一些我們暫時還能花得起的時間, 做一些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事吧.
    你說如果是香港人在北極會拿甚麼東西去拍照的推想, 反映你極具洞察力和幽默感, 與另一網友cytodex 君分析路明為何穿單薄衣服互相呼應, 那麼, 香港人會穿名貴皮草吧!
    如果有時間和興趣, 請多留言與我們分享你的看法. 謝謝!

  24. Excellent and balanced viewpoints by 你我他 and another great commentary by 一聽眾!

    Sure, 路明 is from Mainland China whose culture and background can be quite different from others (i.e. Taiwaneses, HK people, Chinese Singaporean, etc). To be honest and fair to all Chinese from wherever you are originated, I sometimes feel like “五十步笑百步" when I look at those people to whom I am related or not.

    Another issue is that this kind of culture can be contagious. In a bigger scale, the waving of Chinese flag in Milan at the “riot” is just another illustration of their lack of cultural insensitivity and respect to the sovereignty of their host.

    If 路明 came from H.K, I would envision him posing in all the brand name merchandises (real or fake?) posing with a V-sign in both hands and uttering the word “Yeah”. Thanks in part to Jackie Chan’s overuse of the hand gesture.

    Like 一聽眾 said, we need insight like that. Please come back more often.

  25. to 你我他:
    我看完你的發表,相信你是想旁人肯定你是一個不折不朽,名乎其實的Canadian Chinese,或者其他華裔移民都是Canadian Chinese。是嗎?
    但我認為你和其他認同路明舉動的人還不及格成為Canadian Chinese ,因為你們還缺乏了居安思危的"現實"自保主義!
    按中國小農DNA的思惟影響下,你們應該大膽假設一些可能性,例如:路明如此張揚,會否影響加拿大政府對華人的觀感,會否設一些排華法案,例如減少華人申請移民的配額、增加華人商户的地稅、禁止華人回祖國賺錢及探親……等!就好像澳門警方向天開槍的理由"如果我地唔開槍,咁就會更多人可能會被踩死,所以我地咁做都係想啲市民好!我地開槍係合理嘅!" 又或者像喪愛祖國的維園阿伯評論六四事件"如果鄧小平唔殺啲學生,中國嘅經濟就唔會發展得咁快,咁好世界嘞!" 等一些雖不科學但很"現實"的假設性理由。
    但"你我他"你令我最差異的是你看路明事件如此輕描淡寫,毫不緊張(亦即唔夠現實)。顯然你己受到加拿大的安隱生活和加拿大所宣傳的人權自由沖昏了你的中國小農DNA頭腦,你慢慢被加拿大的生活陶毒成為Chinese Canadian ,這是很不"現實"的事啊!

  26. 捍衛言論君:
    老師有禮,看完尊上的留言, 實在讓在下獲益非淺, 連讀三片, 自此才發現, 原來在下除了文字表達能力不足外, 閱讀理解能力也有待改進, 實在慚愧.
    雖則在下愚鈍, 不能完全理解捍老師文章所指,但經過再三研讀, 在尊上字裡行間, 也能體會捍老師對人對事, 實為網罵高手之一員, 實不負一個"捍"字. 在下受教了.
    老師所提及的[維園阿伯], 愚矇是曾有所聞, 據知阿伯們周日必到維園衙門捍衛言論(這裡是動詞)一番, 實屬可敬之類. 至於[中國小農DNA]一詞 , 不知是否從老師家鄉所出, 在下還是初次接觸, 這究竟是一個名詞動詞還是形容詞, 在下實在百思不解其意, 只好又再三研究, 三三得個九, 愚見以為, 中國者-指一地方名字是也,小者-應屬藐小微小之意,農者-老師所指應是偉大農民, 人類衣食之根本, (這農字在下非常有信心沒有曲解老師之意^^), DNA沒記錯應是基因吧. 那在下只好理解為-[活在中國的藐小的農民基因], 那這詞應該是一略帶貶意之詞, 但這又讓我心存疑慮, 皆因以捍老師的明智, 怎會不理解農民實在是社會之根基. 這裡還得請老師多多指教~
    至於老師最後一段所指, 在下算是看明白了, [輕描淡寫]在下一慣之處事作風, 俗語有云~四兩撥千斤, 如免強要在下青筋暴現, 恐怕只會成事不足~~
    老師賜教, 愚矇在此有禮~

    一聽眾君和cytodex君:
    兩位客氣~
    老師說我未合格, 看來我是回去要深造深造才行

  27. 你我他君:

    不知是不是我的倒霉氣在我和你的對話中傳了給你, 我莫明其妙的被搶白了一番, 現在你也收到了高深到難以明白的”指教”. 容我作為一個過來人的身份說一句話, 既然這麼難明白, 不如不去深究, 以免浪費精神和時間.
    讓我告訴你, 我個人覺得最佳的深造方法, 不是”回去”(閉關吧?), 而是在這兒, 用淺白的用詞, 和像你一樣熱愛思考的網友, 談談大家都有興趣的話題. 對和錯都不是問題, 能互動去幫助思考才是重要.

    期望不久再看到你的文字.

  28. 首先聲明,我沒有聽過該曰的節目,只是從電台就家豪及蘇博士問木然若中加打仗的剪輯部份再加上路明事件發表意見.

    首先,效忠中國亦好,效忠加國亦好,這似乎是一個大道德問題中的其中一個小部份.

    其實大家都是移民,即已是一個背叛者,何解對路明的所作所為如此着緊?可能,你會說,當我在大陸或香港出生時,我無法選擇效忠與否,但現在是經過深思選擇後要效忠加國,那是表明自己沒有存在「背叛」這行為.

    有部份網友談到有部份人來加只為找着數.某程度上同意.但是,再看看現實,大家移民到加拿大是為了甚麼?千里來加為了貢獻?為了又何嘗不是一己私慾?自己首先離棄了自己的鄉土,跑到原屬於別人的地方,難道你不是佔了加拿大這個擁有種種福利,各人享有民主自由的便宜?到頭來大部份人又不是為了自己或下一代的生活.你可以口硬,但我總不認為大家原本移民是想推動加國民主、自由,經濟發展吧?

    或許,有網友又說,我是與別不同,我來加後,我奉公守法,交足稅,眼內只有加拿大,及做所有對加國有利的事.如此一來,我首先的是向你致敬,我對你的品德十分欽佩.但是,數十萬來加的中國籍移民,又多少如當初宣誓般效忠加國?華人社區各大商場,每日有多少人賣翻版碟?又有多少人買正版碟?這個行為分明是危害加國利益,但九成華人亦一於少理,至於那些說自己忠於加國的人,你該沒理由不知吧?為何對於這些行為卻視而不見?就算我到懷鄉買書,蘇公子亦有時不收稅,那這些行為又是否賣國,如果蘇博士知道又不舉報自己個仔又算不算不忠於加拿大?如此一來,效忠加拿大,原來只是一個沒有標準的道德控訴.當自己認為別人對加國不忠,便大做文章,而自己所做的卻視而不見.五十步笑百步不過於此.

    說回家豪及蘇博士問木然若中加打仗的問題.首先這是一個假設問題.言而,從對答當中木然是對中國較其他的兩位主持擁有較多的感情,當然,我不完全知道木然因甚麼原因不願替加國打中國,可能胡温是木然的秘密情人,又或者木然對中國(中國不等於中共)的感情仍深厚吧.但木然在節目中確是未能確定答案.為何?因為蘇博士與木然所假設的是兩件事.第一,家豪,蘇博士所假設的是一個不合現實,過份理想化的理論.首先要假設木然不知為何中加要打仗,又要再假設木然沒有權利再選擇效忠.但木然所假設的是,兩國打仗皆有原因,而他自己會自行檢視兩國打仗的道德或原因是否靠近他個人標準.並假設他自己擁有再選擇效忠的權利.我覺得相方沒有錯,只是不合嘴形.正如我亦可向家豪假設,10年後加國變了共產極權國家,你倆會否因為十多年前的宣誓而盲忠而幫加拿大打中國,還是又要再考慮呢?當然,若果今日中共走去槍殺外交部長麥海,明日要打加拿大,那相信木然不會選擇幫中共吧.

  29. 首先聲明: 我沒有因為是移民, 而看見了Frynoodle 君說移民即已是一個背叛者感到不快或不安.

    我認為反叛一詞, 應存有傷害的元素在內. 如果說甲背叛了乙, 乙必須是受到了傷害, 否則, 以一對戀人來舉例說, 只能說是在友好的氣氛下分手, 再見亦是朋友吧.基於我這個定義, 那麼, 極大部份的移民, 都不是背叛者. 除非那移民離開原居地, 會對那原所屬國家造成傷害. 其中一個可能性, 是他具有極專門的知識, 而在原居地的工作, 又同時是對那國家非常重要, 卻找不到他人接替, 因而他的離開, 傷害那國家的利益. 已移民的同胞們, 不必要背負背叛者這麼沉重的包袱, 我們多數沒有資格做一個反叛者呢!
    Frynoodle 君對三位節目主持有關中加戰爭討論的分析真是一針見血. 很多時候, 我們好像是在說著同一話題, 其實是站在不同的平台上, 自說自話, 根本不能接軌.

  30. I think this is a really intriguing discussion.

    https://kahoo.wordpress.com/2006/11/07/remebrance-day-%e6%88%b4poppy-%e6%bc%a2%e5%a5%b8/

  31. 我的意见是:

    1。请各位注意,路明是中国到加拿大的移民。既是新移民, 他必不是加拿大公民。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在加国的投票权,从法律上讲,他不是加拿大人。一个中国公民,为显示其作为中国人的骄傲展示国旗无可厚非。再说了,当年美国公民王赣骏上太空,还带了面五星红旗呢。好像他同时还带了面青天白日旗,这怎么说?至于移民路明若带了加国国旗,相信没人会太反对,但我以为,不带也没什么。

    尽管最后多数中国移民选择了加拿大籍,也有人保留了中国国籍。移民这个阶段就是要给移民一个机会真正了解加拿大,然后慎重做出决定。所以,在路明真正决定并宣誓效忠加拿大前,他没有道德义务展示加拿大国旗。

    2。路明回温哥华要国旗,表明了这是一个紧急行动。我猜想他十分确定中国领事馆会给他一面五星红旗,但他可能不知道上哪儿去买或要一面加拿大国旗。

    3。展示国旗大概与中国人强烈的面子观有关。对许多中国人来讲,面子是所有问题中的重中之重。最近,中国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求其公民出外旅游讲文明,原因是政府认为人民有义务维护中国人的国际形象。而许多人都认为政府言之有理。在我看来,这种将重点放在“我们的面子”上,而非“尊重他人”上的公民教育实在是可疑。

    但是,不要以为只有大陆人爱极面子。当李庆华被其他台湾议会议员拳打脚踢之后,他气愤地对电视记者和观众说:“他们居然在外国人面前那么做!”对他来说,在谁面前被打是至关重要的。我对此印象极深。

    4。 以下是一个相关话题。

    一个普遍的看法是:中国共产党是文化大革命以及民众中狭隘的民族主义观的罪魁祸首。真的吗?我认为,孔夫子和老子才是始作俑者。导致文革的原因与注重“光宗耀祖”的儒家思想及“明哲保身”的道家思想都息息相关。中国共产党只不过是要求人民将他们对家庭和家族的效忠改为对党的效忠,并保持他们对君主的效忠。也就是说,这个党在用“封建”的做法反封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在中国深入人心。“非我家人,其心必异”也为许多人信奉。所以,“人整人”在中国绝不是什么意外。洋人亦有私心,且许多洋人自认为自己掌握着真理,但不把别人当人看的情况少有基于中国这么深厚的文化传统,而且是被肯定的文化传统(中国中央政府现也推崇孔子)。当年,推崇“平等,博爱”哲学的墨子败于孔子笔下,实在是中国的悲哀。我尊崇墨子。我并不认为,是中国人,就一定要尊重中国的传统或主流文化。

    十多年前,中国大陆有一首流行歌曲:党啊,亲爱的妈妈!十分流行。作家刘心武问,“党和人民,谁是谁的妈妈?”我认为此问题问得极好,因为我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文化的产物。

    对于希望打倒“孔家店”的人,比如鲁迅,我是十分理解和钦佩的。但在行动上,我认为向往通过强制手段改变中国的人应该先做个调查, 看看有多少中国人尊孔。 也就是说,他们得看看自己是否有资格代表中国人民。如果没资格,又看不惯别人的话,还是趁早移民,不要妄图用暴力,威胁或制度去改变其他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 因为他们没这个权利!

  32. 想不到這個曾被網友評為"沒有什麼價值去討論"的題目,如今餘波未了,而且越討越烈 ,真令小弟喜出望外!嘆為觀止!
    所以我也來湊湊熱鬧,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傻網友去討論這個沒有什麼價值的題目。
    首先我想回應frynoodle :
    其實當日的節目討論焦點並非批判路明是背叛者還是不背叛者,而是路明的行為是否會惹來非議。因為路明是加國移民,他征服北極之旅中,只高舉一面五星旗,卻沒有展示加國旗幟。
    顯然這種舉動令人覺得太招搖,太挑逗性,(用粗俗的口語)太串!(使唔使咁揚呀!離移民為咗尹食咋嘛! 搞串過party無謂吖!)
    所以反對路明舉動的網友們並非你所想那麽有氣節的人,其實他們比你和認同路明舉動的人更加找着數。所以我認為你不應該用"背叛"這麽高層次的道德批判去對待有份參予討論的人!Okay!
    否則你犯了政治不正確的罪名! be goodboy Okay!

    To .云雾茶:
    你為何如此Chinese Canadian,事事都講法律,你應該想想無論路明是加拿大移民也好,偷渡過來也好,坐郵輪過來也好,假結緍過來也好,他都不應該如此張揚!你已為中國人去了外國的生存之道是面子嗎?of course not !應該是關係嘛!
    關係對中國人來講是解决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現在路明的舉動可能會令中加關係破裂,怎至會有開戰的可能,(如果打得成,最可憐嘅人就係木然!因為到期時蘇博士同家豪就會笑騎騎,放毒蛇問:"喂!木然,依家真係打仗喎 ,你幫邊便呀?"對木然來說不是很殘忍的事嗎!)
    為何不學習來到加拿大多年的老華橋生存態度"低調….低調….再低調…osshshshssh……

  33. 云雾茶君:

    看到你的意見和所提供的資料, 我感到非常高興 (原因在這留言的末段說明). 對於你的意見, 我想說一些看法:
    1. 王贛駿和路明的情況有本質上的不同, 王是代表美國上太空, 美國人容許他拿別國的國旗是尊重王和王的族裔的表現. 路明不是代表加拿大到北極, 而且明顯地在這行動上, 他壓根兒沒有想起過加拿大. 不過, 正如另一網友你我他君提出的一個精確的見解, 如果路明的相片是私人相片, 不向大眾公開, 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2. 路明不知道在何處拿一面加國旗只是你善意的猜想. 但這個可能性極低. 他既懂得自己計劃(我的意思是不是隨旅行團)如何到達北極, 他怎可能找不到資料在那裏可以得到加國旗? 太不合常理吧!
    3. 面子一詞既含糊卻內容廣泛. 你提到的是防守性的, 就是說不要做一些不恰當的行為, 貽笑大方, 失禮人前. 另一方面是進取性的, 能做到一些別人不能或很難做得到的事情.
    4. 你在第四點提供的資料文章(我相信不會是你所寫的吧),作者強指文化大革命中的批鬥父母, 丈夫, 妻子, 兒女, 老師和朋友等是受甚麼道家”明哲保身” 的影響, 至於如何將文化大革命連上甚麼儒家的 “光宗耀祖” 就欠奉了. 他說的什麼絶對效忠, 我看儒家思想不能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但很多邪教卻有啊!

    我高興的原因, 是從你用簡體字, 我推測你是從中國內地來的. 我對這個留言區的印象, 留言的網友以從香港來的居多, 現在看到一位來自內地的網友, 這麼詳盡地討論, 我的高興, 不言而喻. 我以上的意見, 可能多與你有所不同, 但我完全沒有是我一定是對而你一定是錯的意思, 希望你不要介意.

    那些像我一樣從香港來的, 在客觀條件的限制下, 很難與來自內地的網友們從相同的角度去看事物, 請多留言與大家分享你的看法, 使我們不至於在某些角度盲了.

  34. 可能系統出現問題, 11:02am留言, 不知怎的留言者顯示為Anonymous, 其實是本人"一聽眾"貼上, 內容全由本人負責.

  35. To Frynoodle:

    First of all,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r arguments towards 效忠 at the time of war between Canada and China (the last paragraph). However, I have reservation about your comparison of 路明 and 賣翻版碟.

    As I stated earlier, the controversy about 路明’s trip to the North Pole is more about his lack of cultural sensitivity and respect to his identity as a Canadian, an issue of cultural consciousness. Whereas “賣翻版碟” is a subject of moral (道德) discussions, comparing it with 路明’s trip is not appropriate. In addition, you would not find the topic “賣翻版碟” becomes controversial? If you ask anyone with a conscience, he/she will definitively tell you that it is wrong! Unlike 路明’s action and inaction, it is never controversial.

    In my discussion of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hinese Canadians and Canadian Chinese, I did emphasize a lot on how new immigrants have fixated on freedom, rights, and opportunities here but yet forgotten those things also come with responsibilities. Being a migrant, how many of them have the right concept of being a citizen (in a general sense, not Canadian citizen)? Canada is a place that needs to be built by everybody. In order to do that, everyone needs to contribute, hence the responsibilities of every citizen. Every citizen is therefore a stakeholder.

    At a subconscious level, I question that 路明’s lack of respect to his host country dictates that he like some of the rest regards themselves as guests here. A guest is totally different from being a member of the host.

    In addition, it is not about being respectful to 路明 or not (as your last comment in your personal blog). 路明, as a vehicle here, is picked irrespective of his status as a Mainland Chinese. He is not the subject of my discussions, his actions/motives are. If we replace the name “路明” with “Mr. Wong/Wang/Ong” who comes from H.K, Macau, Taiwan or China, etc., the same arguments would be derived. It seems that it’s a social phenomenon where new immigrants have lack their respect of their Canadian identity. Given my observation, I would come to a conclusion with the notions Chinese Canadians vs. Canadian Chinese. Let me put it this way, have you thought why the flag of H.K.S.A.R or Taiwan was not raised there? To be fair, we also discussed that how an immigrant from H.K would pose in front of the camera, again to exemplify a different social phenomenon.

  36. 好多謝cytodex認同翻版碟是道德問題,但我想提醒你,每個人對翻版碟沒爭議是基於這是法律問題,因為所有人都認同這是罪行,所以沒異議,可不只因為這是道德問題. 言而閣下不認為路名是道德問題,那閣下歸納於甚麼問題?是禮貌?法律?外交?當然我沒必要在此討論何謂「道德」,何謂「背叛」,因為每位網友對此亦有自己的見解,我亦不會在耗無証據支持,不負責任之情况下代表各反對路明舉動的網友們,說這個政冶不政確,說那個政冶不政確.

    我想若要大家理性地討論路明先生的問題,那先請各位以加拿大/美國人的身份去討論下列的問題,我想這可讓各位,包括自己在內不會再次偏離主題.

    1.兩年前,Raptors迎戰A. Parker當時那隊歐洲勁旅.記憶中是一半球迷唱那國家的國歌,一半球迷唱O Canada,大部份球迷所搖的是外國國旗.

    2.上屈冬季奧運會冰球球員,即前底特律紅翼隊隊長,士提芬.雅兹曼.他是土生加拿大人,後移民美國,上屈冬季奧運會前他正好成為美國公民,但他於該屈冬季奧運會冰球賽代表加拿大取得冠軍.

    各位認為有無問題?太招搖?太串?離移民為咗尹食咋嘛! 搞串過party?若你認為有問題,那當時主流社會有否覺得這是問題?還是閣下意見與主流相差太遠?主流報章有否認為歐洲移民(球迷)不尊重加拿大?有否主流報章認為士提芬.雅兹曼丟加拿大/美國人面?繼而變成美、加問題?

    加拿大的精神就尊重法律,尊重人權.一名意大利移民可以公然好招搖,好串地掛意大利國旗於加拿大領土上.因為是被加拿大容許的,亦是我們身為加拿大人,為國家尊重自由的驕傲.可是,當人不懂得尊重別人的權利的時候,亦枉說尊重加拿大.

    早前,章子怡拍藝技一片,部份大陸網友說她丟中國人臉;相信路明一事與章子怡事件並無分別.路明與章子怡皆為獨立個體,但有部份批評者卻基於族群心理,你、我皆是中國人臉孔,怕他/她的所作所為會影响自己於某個社區的形象,繼而推伸到章子怡與漢奸一類人有關;路明與自私的新移民歸類.但到底新移民等同去北極會掛中國旗?若言不是,我想我們都離題了吧.

  37. 各位,今天我的讨论会占较大篇幅。敬请原谅!

    一听众,多谢!多谢您热情欢迎我参加讨论。没错,本人来自大陆。遗憾的是,我连半句粤语都听不懂。顺便请问一下,哪位知道到哪里可以买到 《广东音—普通话字典》?

    至一听众,

    1. 您显然是误解了我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我没说清楚。王赣骏是自愿带国旗上天的,美国政府容许了,并不是美国政府要求他带的, 所以王的态度与路的态度有得的一比。我想说的是,有人认为大陆人做事动不动就与政治挂钩。其实展示国旗的意义有时只在于表明自己是中国人,和政治没太大关系。国旗对王的意义就是这样,对路也许是同样的。我认为您对大陆人可能有偏见。比如,在您五月一日的评论中,您指出:路可能是想“立功”。尽管我相信有些人很功利,但据我观察,我的许多朋友在挥舞国旗时都是带着真情实感的–这里且不论此举是对还是错。

    2. 有道理。但我强调的是“在紧急情况下”,路不知怎样找到枫叶旗。他可能会想到加拿大国旗,但会因估计会很麻烦而作罢。说他根本没想到,恐怕是有些武断吧。说不定他还掂量过 “一个‘准家庭成员’未经主人同意去代表这个家庭是否妥当” 呢。

    3. 你对面子的分类具有启发性。我认为,无论是防守性的“护面子”还是进取性的“挣面子”,其行动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让别人觉得我(们)有能力,道德及修养,从而尊重,害怕,妒嫉或羡慕我们。利他不是目的,而是利己的工具。如果面子是行为的出发点的话, 在“路明事件”中,就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路展示了中加两国国旗。他展示中国旗是为中国争光,展示加拿大旗则是为了让加拿大人觉得中国移民是知恩图报,做事得体的,从而愿意对我们移民好,并和中国搞好关系,尽管他根本不认为加拿大有恩与他。在非常现实的人看来,这样做是明智的。我却认为,这种不真诚的事情不做也罢。

    从捍卫言论的角度来看,路的问题应不是态度问题,而是能力问题。路失策了-—他只记得挣面子—为国争光,而忘了护面子–不做看上去自私的事。这样,就可能把关系弄糟。在中国,往往是,面子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利益问题。这是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完美结合”,共同作用的产物。捍卫言论, 你说呢?

    4. 关于“孔子,老子与文革”,那正是本人的观点, 不是引用。但上回我应负责地说,此论点有待证实或证伪。这个工作应由社会科学家来做。从另一方面讲,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可能不宜在这里讨论。我只大概说一下。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对中国社会格局的判断是:中国社会是一个差序格局社会。您若认为此说合理,您就会大概明白为什么文革中那种极端的人迫害人的情况会发生。 “光宗耀祖”说得有些不切题,跳跃性太大,应该修改。 说“明哲保身”与文革有关系却不是牵强附会。道家思想是实用主义思想。近代以来,很多实际的中国人对落难路人的漠然可以说是举世闻名的(虽然也有英雄,我身边就有)。漠然,是因为救他人对自己没太大用,可能还会惹麻烦, 不值。那么,当自家人变得没用或对自己有危险时,当然也是可以出卖的。文革中,有些人出于对党的真心的忠诚告发他人,他们自己对党也是连生命都愿付出—有时候是愚忠;有些告密者则是为了自保,这是无疑的。

    儒家思想有多强大?请读鲁迅,俞平伯等人关于“吃人的礼教”的描写和论述,比如鲁迅的小说“狂人日记”。当然,没有一定阅历的人是读不懂的。顺便,请读林语堂之《吾国吾民》,了解为什么说儒家思想是腐败滋生的温床。再读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了解文革。非常有趣!

    另外,我喜欢一听众五月一日的一些发言。我身边真有一些中国移民明说他们是来占便宜的。有的没明说,意思却非常明白。对这些人的思想,我是无法理解的。我们和他们讨论也只能是各说各话,达成共识是不可能的。话不投机半句多,道不同不相与谋嘛!但是,在“对话”的过程中,我们双方都会更明确自己的人生观,了解他人的看法。这对磨练思维也是有好处的。

    对加拿大来说,如果这个国家愿意接受上述那种人,或不喜欢但没能力辨别那种人,那就活该了。从另一角度讲,加拿大吸收别国培养的技术人才也收获不小,没准儿他们不在乎有些移民不非常尊重他们呢!

    最后,我们是不是应该请李家豪直接问问路明,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38. 云雾茶君:

    謝謝您的留言, 您真的太客氣了, 以豐富的內容來衡量, 我覺得您這篇留言一點也不長, 若要我來闡述這樣份量的內容, 我可要用上多一倍的字數.

    1. 我明白是王贛駿要求帶中國旗/青天白日旗上太空(因斷沒理由美國會指示他帶的), 我的意思是在王代表美國上太空這背景下, 他拿代表他族裔的國旗, 和路明在私人旅行中, 拿代表他族裔的國旗, 在本質上有不同. 如果路明是代表加國到北極的話, 那背景情況便一樣了. 我說路明有可能想立功也說不定, 可能立功一詞不精確, 或者用備案可能準確些. 那就是說, 路明是想表明他的愛國之心, 在二零零七年拍下這張照片存案. 日後如有對他的愛國之心有懷疑時, 他便可以此作為愛國的證明. 我本來相信自己對中台港三地同胞沒有偏見, 但既然您指出我給您有這個感覺, 我自當自我檢討.
    2. 您以准家庭成員地位的說法, 善意地為路明解釋他在這行動上, 雖曾有想過加國, 但始終不拿加國旗的原因, 恐怕也站不住腳. 他如同時拿加國旗, 對加國只會有正面的作用, 沒有負面的影響, 整個家庭怎會反對? 舉一個例: 一個即將出嫁的女子, 以未來夫家的名義去做義工或其他的善事, 她未來的夫家會反對嗎?
    3. 路明在這一事件中, 他應同時拿加國旗, 這並不是要討好加國, 那只是一種應有的禮貎而己. 這根本不存在為討好而做出不真誠行為的問題.
    4. 關於您對導致發生文革的原因是受孔子和老子的影響的大胆推論, 我還是第一次接觸. 在我目前的知識水平上, 是不能同意這樣的推論. 不過, 我會嘗試去多找資料和思考, 看看我的想法可會有改變.
    我今晚寫這篇留言時感到非常開心, 您的兩篇留言給我的印象是, 您可能是一位學者, 就算不是, 您也應是一位非常熱愛閱讀和思考的人. 您的兩篇留言, 均流露平和和說理的態度, 並引導讀者去思考, 對此我表示衷心的謝意. 望日後有更多機會, 聆聽您的高見. 但請您不要太客氣, 用上了您字, 害得我在這篇留言也用上這字. 下次我會用回你這字了, 但那完全沒有不尊敬的意味.

  39. 致一听众,谢谢!只说两点,

    2。 我是个不喜欢别人随意代表我的人,哪怕是出于善心。我曾经经常听中国中央台体育节目。在听众电话中,常有听众说,"我首先代表全国人民向我国体育健儿表示祝贺!。。。我听了不爽。心想:代表你自个儿就够了。

    3。我是说“假设是从面子出发考虑问题的话,。。。”不这样最好,可有些人就是这样考虑问题的。

  40. 云雾茶君:

    你所說的被他人強說作代表, 說出一些他自為你(我)也有的感受或想法, 我也有與你一樣的不快. 我所舉的那待嫁姑娘的例, 只是想說明路明如真的曾想過加國的話, 他會以為加國不同意甚至反對他拿加國旗的可能性極低而已, 重點不在她做代表這一假設上, 而是她不會覺得會令未來夫家失面子, 從而反對她去做那些好事而已.

    期待在不久將來便可再看見你的留言. 祝好!

  41. My responses:

    言而閣下不認為路名是道德問題,那閣下歸納於甚麼問題?是禮貌?法律?外交?

    Like I said, it’s a cultural issue.

    1.兩年前,Raptors迎戰A. Parker 當時那隊歐洲勁旅.記憶中是一半球迷唱那國家的國歌,一半球迷唱O Canada,大部份球迷所搖的是外國國旗.

    In any game of sports, there is always a rivalry. It is understandable that you can support whatever team you like and wave their flag. Not knowing how the national anthem was played at the game two years ago, I could only speculate. When O’Canada was played, half of the audience sang along while the other half chose to sing their national anthem. That would be a disrepect to Canada. If half the audience sang their national anthem, and the other half sang theirs in tandem. I do not see that was a disrespect. In 路明’s case, he needed not to make any choice between a Chinese and Canadian flag. He had the options to raise any of them or all of them. There was no rivalry here, that’s the spirit of multiculturalism.

    2.上屈冬季奧運會冰球球員,即前底特律紅翼隊隊長,士提芬.雅兹曼.他是土生加拿大人,後移民美國,上屈冬季奧運會前他正好成為美國公民,但他於該屈冬季奧運會冰球賽代表加拿大取得冠軍.

    It does not matter even if his parents were British citizens. He could play for the U.S.A (naturalized), Canada (birthplace), or Britain (Inheritance from parents). He does not necessarily have to represent Canada. The point is that 雅兹曼 could only represent one country, whereas 路明 could raise Canadian, Chinese or both flags.

    各位認為有無問題?太招搖?太串?離移民為咗尹食咋嘛! 搞串過party?若你認為有問題,那當時主流社會有否覺得這是問題?還是閣下意見與主流相差太遠?主流報章有否認為歐洲移民(球迷)不尊重加拿大?有否主流報章認為士提芬.雅兹曼丟加拿大/美國人面?繼而變成美、加問題?

    I don’t think 路明太招搖 or 太串. His trip was noble but he was just too oblivious with the flag. The issue is, in my opinion, is that he could have done better by raising a Canadian flag along side with the Chinese flag. Even he raised the Chinese flag alone, it does not like he did something terribly wrong.

    加拿大的精神就尊重法律,尊重人權.一名意大利移民可以公然好招搖,好串地掛意大利國旗於加拿大領土上.因為是被加拿大容許的,亦是我們身為加拿大人,為國家尊重自由的驕傲.可是,當人不懂得尊重別人的權利的時候,亦枉說尊重加拿大.

    If the Italian Canadians (rather Canadian Italians) caused traffic issues and dirtied the places in Little Italy, and waved their Italian flag proudly while clashing with the Police, yes, I would think it’s 招搖.

    早前,章子怡拍藝技一片,部份大陸網友說她丟中國人臉;相信路明一事與章子怡事件並無分別.路明與章子怡皆為獨立個體,但有部份批評者卻基於族群心理,你、我皆是中國人臉孔,怕他/她的所作所為會影响自己於某個社區的形象,繼而推伸到章子怡與漢奸一類人有關;路明與自私的新移民歸類.但到底新移民等同去北極會掛中國旗?若言不是,我想我們都離題了吧.

    Some clarifications are needed here. After I came up with the terms, Chinese Canadians and Canadian Chinese, I illustrated their difference by saying that the latter were most likely migrants here for the freebies. Of course, it was just an overly generalization. Subsequently, I concluded that 路明 was merely another Canadian Chinese. What I meant was 路明 was no doubt a Canadian Chinese for his lack of cultural awareness only. For the record, I did not mean 路明 was a selfish new immigrant. Sorry for any confusion.

    Like I said many times before, he was only being insensitive to his Canadian identity. However, Canadian Chinese are depicted as those who consider themselves as Chinese living in Canada rather than Canadian with Chinese heritage. As migrants, there is high tendency that they would value what they would receive in Canada rather than what they could contribute. By the same token, it is also true that Canada would also sanction those qualified individuals who are likely to “contribute” to this country rather than being a burden to the system.

    Those have marked my last comments for this thread as I seem to repeat myself over and over again. The moral of the discussions is that some do not view 路明 did anything “wrong” while others (myself including) thought he could have done a better job by raising a Canadian flag side by side with a Chinese flag. All my discussions about 路明 were merely at the cultural level, even though I coined the terms Chinese Canadians and Canadian Chinese and went beyond the scope of the issue here. Others have raised some interesting topics like 小農DNA and cultural revolution; I would leave them to appropriate times for further discussions.

    See everyone in other threads! Chee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