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四月 18, 2007

今日特別嘉賓: 陳方安生


Responses

  1. 我提供以下問題給貴台參考:
    1. 你現在對香港良心的稱號有什麼看法? 你有改變對這個名號的喜惡嗎?
    2. 你在殖民地政府做了數十年官員, 也在特區政府工作了數年. 你覺得在這兩段工作期間, 你感到最大的分別是什麼? 又在殖民地政府工作的經驗, 對現在留在一個受到社會主義主權國督導的特區政府工作的高層官員, 好處多些還是壞處多些, 有什麼好處和有什麼壞處?
    3. 你相信二零一二年香港有雙暜選嗎? 為什麼有這個看法?
    4. 如果過去數十年你不是在香港政府工作, 且工作至高位, 而是在政府外工作, 你現在會參加政黨嗎? 如會, 會參加泛民主派中其中一黨嗎?
    5. 你對温總訓勉曾特首要工作至死而後已有什麼看法?

  2. 如不介意, 我再提供一些問題作參考:
    6. 在過去多次的民調中, 你的民望是最高的和在香港市民心目中, 認為你是最適合當特首的一位. 但事實上, 你沒有做上特首, 你可曾有感到生不逢時或時不與我嗎?
    7. 你認為現在的你還可為香港的發展(包括在民主方面) 作出什麼貢獻?
    8. 如果是你而不是曾蔭權繼董建華做特首, 你估計香港現在會是怎樣? 你覺得你會做得較好嗎? 為什麼?

  3. 似乎此區老友記們十分忙碌, 還沒有向陳太發問的題目建議. 我再增加數條問題, 以求抛磚引玉.
    9. 在你的公務員生涯中, 有那一件由你處理的事件或政策是你最愜意的, 又有那由你處理的事件或政策令你最沮喪的?
    10. 那一位港督是你最欣賞和佩服的? 為什麼?
    11. 那一位過去或現在的中國領導人你最欣賞和佩服的? 為什麼?
    12. 有人說香港缺乏政治人材, 你同意嗎? 在現今香港的政治人物中, 你最欣賞的是那一位? 為什麼?

  4. OK.. I will bite..

    13. 如果香港缺乏政治人材,應由那裏開始陪養?中學生(或任何人)可不可以入政黨? 點解中學冇Political Science讀?

    14. 再論教育:點解把中學生分流?這裏中學生可以又讀history又讀calculas又讀physics又讀political science又讀computer science.
    香港只有A:science; B:social science.
    讀 science 的一半何來政治人材?
    (只有像doctor李國章這樣的"人材" ?!)

    15. 官是兩個口的還是為人民的 civil servant? 點解他們像有四個口和自己可以發律師信給巿民?

  5. 陳太:
    1)陳太,你成立核心小組的目的,是推動香港政制改革,你認為到目前為止,核心小組有甚麼成就或貢獻是香港政府又或是各政黨所欠缺的?

    2)就算經投票洗禮的泛民動員,亦未能迫使2008進行普選,而如今作為一位普通市民的你,你認為你,及核心小組有甚麼本錢使中央接受你的見意?最重要的是,你認為中央有無閱讀過你的意見?

    3)以陳太的工作經驗,假使陳太你是今屆香港特首,你可否莫視中央的反對,而執行你的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路線圖及時間表?

    4)假若,香港及中央政府若不接受你所認為的最後方案,即「最遲2016全面普選」,那陳太將何去何從?

    葉太:
    1)葉太,「匯賢智庫」的核心願景,是將「知識型經濟」推廣給香港市民,並搜集市民見意,分析並提出政策.其實你們是一家顧問公司?還是另有目的?若全是義務性質那「匯賢智庫」何以為生?竟可辨社區服務中心,又將在美國設立分部?還是葉太想籍此建立政黨?
    [http://www.savantas.org/tc/main.asp]

    2)此外葉太借「匯賢智庫」搜集市民見意,是否說明,1997至今的香港政府都是並不聽從或真正資詢民意?

    3)匯賢智庫常常提出要長遠而具前瞻的政策是好重要的,想問葉太除了匯賢智庫於4月29日南丫島一天遊外,有否提出長遠而具前瞻的政策去解決香港狹窄特稅網的方法?你是否支持GST?何解在香港社會大眾討論當時,並不發表意見?

    4)其實於董建華,即葉太當官的年代,董持首經巳提出如「匯賢智庫」相若的概諗,要攪數碼港,中醫藥中心.那請問今日你當領導的「匯賢智庫」與你昨日當官的特區政府所提出的所謂前瞻的政策,是有何區別?仍舊是分析多於實在見意?還是你認為普及地推廣,「知識型經濟」,就可解決問題?

    5)根據「匯賢智庫」的報告香港經濟新策略P.5其中一節的結論所說「香港的經濟轉型是由環球力量推動所致,並非基於政府刻意採取的前膽牲經濟政策」;那葉太之前所說的前瞻的政策,是否與自己的經濟報告相違背?
    [http://www.savantas.org/tc/docs/A_New_Economic_Model_For_Hong_Kong-c.pdf]

    6)記得葉太辭去公職前,曾對23條對香港人作出過保証.如今巳不是公務員的葉太,你又會對當時的23條有何看法?如今回頭再看,有否修改的餘地?

    7)在董特首班子入面的司長局長中,你認為那一位是你最親密的戰友?

    8)假設將來中央有意遊說你競選特區首長,又或是人大等職位時,你會考慮嗎?

  6. Correction!!!

    葉太:
    3)匯賢智庫常常提出要長遠而具前瞻的政策是好重要的,想問葉太除了匯賢智庫於4月29日南丫島一天遊外,有否提出長遠而具前瞻的政策去解決香港狹窄稅網的方法?你是否支持GST?又是否讚成醫療融資?何解在香港社會大眾討論當時,並不發表意見?

    5)根據「匯賢智庫」的報告香港經濟新策略P.5其中一節的結論所說「香港的經濟轉型是由環球力量推動所致,並非基於政府刻意採取的前膽牲經濟政策」;那葉太之前所說的前瞻的政策,是否與自己的經濟報告相違背?到底你想推行積極干預或不干預政策?
    [http://www.savantas.org/tc/docs/A_New_Economic_Model_For_Hong_Kong-c.pdf]

  7. 我的石頭果然引來美玉. Frynoodle 君更提供他的blog 的連線, 讀了不少有趣的文字, 妙極了, 謝謝!

    八卦一下, Michael 兄是否教育界中人. 你對最近香港教院風波有何看法, 有空可賜教否?

  8. [http://www.savantas.org/tc/docs/MA_dissertation_Chinese_Final.pdf]
    香港的民主發展:過去、現在與未來(葉劉淑儀之碩士畢業論文)

    1)較為成熟的政黨[P32-34]
    答:所有民主國家的創立期,都沒有一個成熟的在野黨,但當然,當地區進入民主制以後,成熟的政黨能穩定該建制.

    2)培養政冶人材[P.34-P.37]
    答:工商貿易的主管是香港其中一部份的人材,卻並不是必然的政冶人材.你從前的老闆董建華,就可作為一個榜樣.而集中吸納工商貿易人士,最後只加重官商勾結形象,沒有各界別市民參與的話,就算有好的政策,亦難使廣大市民信服,及接受.再者,此舉亦未能基本法中,「均衡代表」的原則.

    3)推動民主政治化[P.37-38]
    答:但葉太你說,現行香港充着不良的政治文化,某過程度是認同你的,但你會否認為培養政黨的過程中,由於細小政黨因為能力有限每每被政府忽視而引致理念原本各有不同的政黨要以聯合及激進的手法去換取生存空間所致?

    4)公民社會進一步發展
    答:葉太於P.30說出了部份你對民主定義的看法–「選票至上主義的謬誤」,但好明顯,中央及曾持首都展望香港會達至普選.那是否意味葉太與全中國人的意願背道而馳.

    5)重整制度[P.39-46]
    答:重整制度固然重要,但如何在新制度中體驗「一國兩制」中,香港是中國管治中的一個才是困難,只可惜葉太隻字未提.

    本人覺得,葉太的論文尚算中肯,但卻暗有訊息,指香港達至普選前要先對這個認識,那認識;要先解決這個問題,解決那個問題.否則,這些低水平的爭拗只會拖垮香港.但事實上,香港政府現存架構巳是畸型,要行政主導,她不行;因為沒足夠鐵票於立法會;要公民主導又不行;因為又沒足夠的直接產生的民選議員位置.而且我們又不可能開倒車.所以,問題是我們能否加快步伐,把現存架構盡快發展成,到一個行政長官擁有大部份立法會議值的架構,否則在野黨每每集體反對的唯一板斧下,香港只會有政不能推,有策不能施.

  9. No la.. 我只是打工仔一個,雖然我都仲讀緊個masters’ degree同對大學的結構都幾熟悉。所以,大學教授要有Tenure System就是不怕高官強權。

    Frynoodle 君對葉太的研究真利害。

    Anyway, 講開稅網、最低工資。我問:
    1, 你們對最低工資有何看法?點解這麼多人反對?我請個人清潔C$20/hr也很難請。你怎樣定清潔工人的"人工"?
    2, 點解香港高收入的不可加稅?
    3, 香港的高GDP其實是"借"了菲律賓和印尼工人得來的。你同意嗎?

    P.S. 我都有個blog, 不過只是飲飲食食🙂

  10. 這個區的老友記果真是卧虎蔵龍. 起碼知道的是:

    Frynoodle 君乃硏究葉劉和匯賢智庫的專家
    Michael 兄對飲食極有硏究

    家豪, 當遇上有關話題而需要資料和意見時, 你知道找誰了吧!

  11. Michael 兄:

    你所提出的問題, 我雖沒有什麼特別的見解, 也在此姑且說說, 作為與你閒談’吹水’一番, 希望不要介意. 並且老套一句, 得到抛磚引玉的效果 (果效? 究竟是效果還是果效才對? 我時常聽見恩雨之聲的主持說果效, 請賜教!)
    1. 我個人是支持最低工資的. 我想反對最烈的是小企業的老闆吧. 他們僱用的僱員中, 可能有不少是支取最低工資的, 提高了最低工資肯定加重了他們的負担. 所以不難想像他們提出反對的聲音, 他們認為最強的理由不外是, 如由於提高工資增加了他們的成本, 他們只好裁員或最終結業, 這反而使僱員失業, 連現時的最低工資也拿不到了. 至於二十元也請不到清潔工人, 這是供求問題吧. 可能剛巧這段時間對清潔工人的需求殷切, 而願意做這樣工作的人不能滿足這需求吧. 而正在收取時薪二十元以下, 正在做其他工作的人, 一來或不願意轉工, 二來他們可能根本不知道你正以時薪二十元請清潔工呢!
    2. 香港不是不可以向高收入的人加稅, 而是香港政府不會這樣做. 為什麼它不會這樣做, 因為它受高收入的人所影響, 甚至可以說操縱, 極大, 那些人不會倒自己的米吧!
    3. 這個說法在某程度上是成立的. 外地傭工使家庭主婦的努力釋放出來, 令香港的經濟加強動力.
    以上愚見, 不值一哂, 純為回應Michael兄的問題, 吹水一番. 望其他老友記給予高見, 以解Michael 兄之疑惑.

  12. 更正:

    第三點: 使家庭主婦的’努力’釋放出來, ‘努力’應為’勞動力’之誤.

  13. 1/2, 其實我想帶出的,是社會公義的問題。高收入的減紅酒稅和GST等都是有權和有能力者對低收入者的不公。最低工資其實也沒定下什麼是最低(也不會高到那裏),我的C$20″example"只是表達我請個做家居清潔的也要付最低工資二倍,所以實在不知道那些人怕什麼。

    而經濟學家那套也難解做清潔的"工作 output"只值一千而不值三千元?

    3, 有沒有社會問題?低生育率?那些工人自己的兒女呢?

  14. 給葉劉的問題
    – 你效忠的對象是香港市危、香港政府、中國政府 還是中國共產黨?
    給陳太的問題
    – 你提出的方案,中央都未有"還價",你就馬上提出"縮沙"方案,
    如果中央黑一黑面,再放隻狗吠兩吠,你是否還有更cheap的"投降"方案?

  15. 打錯字:香港市民,唔係香港市危

  16. 香港電台需要你的支持

    請連結這個網址到你的 blog / websites

    http://supp1rthk.mysinablog.com/index.php

    謝謝

  17. 村長羅有妹眼見龔如心同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來到西頁滘西洲滘西村洪聖古廟三次祈福,閉門納戶,把廟祝等人驅趕,行動甚為古怪!村民古廟一毫香油也不沾不到!
    到底龔如心同這毎男子神秘人物在古廟內做了些甚麼法事?甚麼風水玄虛呢?
    我在香港聽聞多倫多第一台有大師替人指點,聞說很準確,請給我一個指點吧!
    洪聖古廟馬永好友代問

  18. Sorry.. I hate to say it but the “interview" is very disappointing. I won’t even classify it as an “interview".

    Bad Bad Bad..

    Who cares about her hubby and mommy and her in laws?

  19. I agree with Michael. This ‘interview’ should be broadcast as a session of ‘The new world of Wah & Lai’ (華麗新天地), not Power Politics (一本政經).

  20. Michael/一聽眾: 恕我插一插嘴﹐我卻覺得家豪兄這個訪問很別出心裁。想聽那些千篇一律的什麼有關政改﹑民主﹑普選什麼的問題﹐看其他傳媒的報道便可。你看陳太在omni/新時代那樣子好明顯是悶到發傻﹐來來去去都是model answer。反而家豪兄的角度卻是很新鮮﹐莫講是本地傳媒﹐甚至是香港傳媒﹐我看也未曾這樣訪問過陳太。

  21. 長毛君:

    多謝你的回應. 請勿說我賣口乖, 我亦同意你的說法, 這個訪問是有別於一般的政治人物的訪問, 軟性得多. 但有一些問題像為陳太建立形象, 多於為聽眾找尋答案. 如直接問陳太與家姑的關係. 就算陳太與家姑的關係惡劣, 陳太會在這樣的一個訪問中說出真相嗎? 這是一個新鮮有餘, 嚴謹不足的訪問, 所以我說它較適合安排在華麗新天地播出.
    其實從這個訪問, 我得到一個印象, 就是家豪實在紅得發紫, 在這電台的地位超然, 換了他人, 如蕭楊文, 盧博迪會接受他在這個黃金時事節目作這樣的嘗試嗎? 恕我直言, 盧博迪本人也未必敢這樣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