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八月 17, 2006

今晚嘉賓: 加拿大史維會主席王裕佳醫生

大家有乜好橋獻給加拿大史實維護會呢?

日本右翼分子高舉寫「大東亞戰爭並不是侵略戰爭」、「日本人應團結在日之丸下,並以天皇陛下為中心」的布條到靖國神社參拜:


Responses

  1. 人 家 就 是 要 傷 害 你 脆 弱 的 民 族 感 情 , 一 年 四 季 , 擇 吉 告 訴 你 軍 國 主 義 的 正 確 性 , 姦 淫 燒 殺 , 由 他 日 本 人 來 做 , 就 天 公 地 道 , 你 吹 咩 ? 不 管 小 泉 大 泉 , 人 家 難 道 沒 權 在 自 己 地 方 拜 自 己 的 建 築 物 , 拜 建 築 物 頭 的 木 偶 ? 他 就 是 要 住 進 去 , 一 住 百 年 , 你 管 得 ?「 抗 議 」 , 有 鳥 用 ? 你 有 種 , 怎 麼 不 在 自 己 國 家 蓋 一 座 「 殺 蘿 蔔 頭 神 廟 」 ? 人 家 殺 你 幾 十 萬 人 , 你 難 道 連 一 個 「 抗 日 英 雄 」 也 沒 有 ? 如 果 有 , 怎 麼 不 拿 出 來 供 奉 ?

    沒 有 英 雄 , 廁 所 , 總 有 吧 ? 找 幾 座 有 規 模 的 公 廁 , 鑄 幾 個 小 泉 純 一 郎 的 銅 像 , 獅 子 頭 和 嘴 巴 做 得 大 一 點 , 專 門 用 來 銜 草 紙 。 中 國 人 要 大 便 , 就 到 日 本 首 相 嘴 巴 拿 廁 紙 擦 屁 股 ; 他 拜 一 趟 戰 犯 , 我 們 就 做 一 座 首 相 , 他 拜 初 一 , 我 們 拜 十 五 。 小 泉 和 他 的 繼 任 人 , 還 是 不 知 好 歹 , 中 國 這 麼 富 , 建 一 座 大 廟 有 多 難 ? 把 他 們 歷 任 首 相 的 銅 像 搬 進 去 , 銅 像 胸 前 , 掛 個 大 牌 子 : 「 吐 痰 十 元 , 小 便 一 百 , 收 益 撥 歸 『 長 期 傷 害 日 人 感 情 基 金 』 。 」 這 座 「 辱 日 鬼 廟 」 , 肯 定 會 成 為 受 歡 迎 的 旅 遊 點 。
    國 家 領 導 , 不 妨 有 樣 學 樣 , 也 來 個 春 秋 二 祭 , 讓 日 本 傳 媒 廣 泛 報 道 , 到 時 候 , 抗 議 的 , 該 輪 到 愛 篡 改 歷 史 的 大 和 民 族 了 吧 ? 痰 如 山 , 尿 成 泉 , 我 們 吐 氣 揚 眉 了 , 就 可 以 提 出 條 件 : 「 你 拆 掉 神 社 , 我 就 關 閉 鬼 廟 。 」 仍 舊 冥 頑 不 靈 ? 好 , 進 入 神 州 大 地 的 翻 版 日 本 AV , 特 許 全 國 發 行 , 但 男 主 角 的 尊 容 , 嘿 嘿 , 必 須 用 電 腦 改 成 現 任 首 相 的 鳥 樣 ! 「 傷 害 感 情 」 這 回 事 , 還 是 有 來 有 往 , 比 較 有 意 思 。

  2. 東京消息: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郞於八月十五日戰敗紀念日參拜靖國神社後,日本共同社進行的一項最新民調顯示,有百分之四十四點九的被訪者對於下任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一事,認為“不應該參拜”。而認為“應該參拜”的為百分之三十九點六。

    此外,百分之六十點四的被調查者贊成分祭。

    這次調查是共同社於十五、十六日兩天在日本全國進行緊急電話輿論調查作出的。共同社電話採訪了一千四百七十三名隨機抽查的年齡在二十以上的合格選民,其中一千零一人作出了回應。

    調查結果還顯示,有百分之五十一點五的人認為首相在紀念日當天的參拜“是對的”,超過半數;百分之四十一點八的被調查者反對小泉的參拜。

    在反對小泉參拜的人當中,百分之五十五點四的人認為參拜破壞了與中國和韓國的關係。 抗日史維會譴責小泉拜靖
    加拿大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共同主席列國遠譴責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郞再次參拜靖國神社,她指靖國神社除了供奉戰犯外,更是日本軍國主義復活的象徵。

    列國遠本周二表示,由加拿大卑詩省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組織的第三屆“和平與和解”加拿大老師訪華學習團已於八月九日圓滿結束。今年參加的卑詩省老師有十五人,他們均曾經使用史維會與卑詩省敎育廳於二○○一年編寫的二戰亞洲人權浩劫敎材。另外,還有美國新澤西州老師二人及史維會義工等。

    該團在兩星期訪問行程中,先後到上海、江蘇省南京、河南省襄城、河北省石家莊、北京等地參觀二戰歷史遺址、紀念館、博物館,聆聽日軍暴行受害人的血淚控訴,並與專家學者座談硏討“慰安婦”性奴隸制度、南京大屠殺、細菌戰及化學戰、強迫勞工、援華抗日的國際人道主義者、日本篡改歷史敎科書、中國民間向日索償的法律訴訟,以及日本政府不肯承擔歷史責任等問題。

    敎師訪華團見證日軍暴行

    老師們從各地所見所聞,二戰期間日軍所犯下的暴行,超乎他們的想像。在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老師看到發掘出來的老人和婦孺骸骨,更有殘害人體的大鐵釘等,可見侵華日軍的殘暴濫殺,完全超出一般戰爭行為。日軍形形式式的殺人方法,簡直到了殺人取樂的地步,比納粹滅族手法更殘酷無恥。

    現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有所謂ABC三類,即核彈(Atomic bomb)、生物(細菌)武器(Biological weapon)及化學武器(Chemical weapon)等。每年八月六日,日本人在本土和海外都會舉行原爆紀念活動,但是絕少會提及設在廣島大久野島的化武製造所,更沒有提及日本發動生化戰的受害人。 

    在這次訪問行程中,老師們與兩名細菌戰倖存者會面,聆聽他們慘遭家破人亡的經歷,其中一位遭炭疽菌感染的受害人許家燮,腳上的傷口至今不能癒合。他們家鄕衢州於一九四二年的浙贛戰役中,遭日軍七三一細菌部隊以鼠疫、霍亂、傷寒與副傷寒、痢疾及炭疽菌攻擊,目標是使當地疫病大流行,而變成無人區。

    圍繞卑詩省敎育大綱中的社會責任與世界公民主題,學習團特別訪問了南京師範大學,了解當年成立南京國際安全區的經過及各委員的貢獻。在石家莊,老師們參觀了加拿大國際人道主義者白求恩大夫及抗日援華醫療隊紀念館,並在白求恩大夫和柯棣華大夫的墓前獻花致意。  老師們在掌握愈來愈多的史實後,對日本首相及其他官員參拜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感到不可理喩,認為是在傷口撒鹽,無助改善與二戰受害國家和人民的關係。對於日本政府在法院以超過二十年訴訟時效及“國家無答責”(state immunity)等所謂理由抗辯受害人索賠,老師們表示不滿,他們即場在聯署信上簽名,呼籲正在審理強制勞工的索賠案的東京高等法院法官堅守正義、公平、求眞立場,聆聽受害人聲音,拒絕日本政府及企業的無理上訴。

    列國遠表示,今年的訪華學習團十分成功,與老師們在啟程前作好認眞準備及訪問時專注學習有關。同時也得力於加國華人社區、中國內地各學術及專業機構和熱心人士的鼎力支持及配合。史維會希望明年能繼續獲得大衆支持把學習團辦下去。 日本周三應付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郞周二參拜靖國神社引致的後果,據報道外交官們忙於修補同中國和韓國的緊張關係。

    參拜靖國神社在國內也引起批評,《朝日新聞》在社論中說:“在如何哀悼戰死者問題上,它在國內產生了深深的分裂,引發了狹隘的民族主義,把外交推向僵局。”

    小泉的參拜立即引起北京和首爾的斥責,美國國務院敦促三國更加努力建設良好的建設性的睦鄰透明關係。

    與此同時,警方把一名右翼極端分子同周二稍後時顯然的縱火襲擊聯繫起來,它燒燬了議員加藤的家,這名議員反對小泉參拜。

    警方說,這名六十五歲的嫌疑人被發現在建築物中,腹部顯然有自創的傷口,他是東京一個右翼組織成員,該組織堅決支持靖國神社。

    另一項報道說,日本外務省努力安排年底前同中韓舉行的高峰會。外務省發言人說,細節需要擬出,但東京對同它的鄰國改善關係感興趣,這方面可能會有努力。

    周三發表的民調說,略佔多數的公衆認同小泉參拜,但四成五被訪者說小泉的接任者不應參拜靖國神社。

    朝鮮周三稱小泉參拜是嚴重侮辱。

  3. Hi Simon:

    I am the Mr. Yu who was on the air with you gentlemen to-night.

    As I said, there are many voices in Japan itself who are opposing this shrine visits by Koizumi.

    I think we should have a calm, non-threatening and firm attitude, to oppose this new right-wing moves, but at the same time, to ENCOURAGE those reasonable voices in Japan.

    One of these reasonable Japanese voices is a MS Kana Tomoko, a former director and producer of NHK (Japan’s Radio-TV network).

    After 7 years in NHK, she left to become a freelance director.

    She has produced 2 documentary films: One of which is called the Tears of the Great Land, which tells the harm and suffering caused by discarded chemical weapons in QiQiHaEr in China. The other film is about the sufferings of a Comfort Woman in Indonesia.

    For the past 3 years, she had over 50 touring shows of these 2 films all over Japan. She also went with the former forced laborers to demonstrate in front of various Japanese district courts for their compensation claims.

    She has also conducted study-tours for the Japanese public to come to China to visit QiQiHaEr and Nanking so that they can see for themselves.

    She is also screening the films in variou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s.

    Her web-site is http://www.kanatomoko.jp/

    As you know, more than 55% of Japanese do oppose these shrine visits and the 2 Japanese emperors did urge their subjects to ‘look history into the eye’.

    We really should genteelly encourage these reasonable voices in Japan.

    I know we Cantonese sometimes are very passionate, but I would not encourage yelling and screaming, 火遮眼 is definitely not the way to go. It would only inflame the anger more on both sides and getting back into the viscous cycle of hate and more hate.

    So in summary, I would just let all of you know that there ARE strong voices of opposition in Japan.

    China does have the right approach. It firmly denounce these Japanese militarism, snubbing Koizumi while awarding royal treatment to the Japanese opposition parties (New Komeko Party, Democratic Party of Japan) chiefs. Getting together with Korean and Japanese scholars to come up with a correct history textbook, etc

    Mr. Yu, in Mississauga

  4. I agree with Mr. Yu’s comments on the continuing Yasukuni by top Japanese politians. One has to agree that there is a large proportion of Japanese population who is in favor of the visit. A sizable percentage of this group is probably born after the War. In other words, they are being largely influenced by the education system and the society in general. Like most of us, this people will need to be convinced about the truth. For example, they would need to go through a mass education campaign of some sort, which is not really safe to carry it on a large scale in the land of Japan. Our objective is to show the Japanese in general that the visit is unpopular or immoral, of which a lot of highly educated Japanese has already learnt, either through contact with the Chinese, or oversea study and work. One way is to influence our own politians that Canada should take a stroner stand against the visit for Canadians also fought and suffered in the hand of the Japanese. We should encourage similar movement south of the border, or anywhere in the world. This is easily said than done, but may be the only effective solution. It is an ailment that needs time of healing.

    Lam from Woodbridg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