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hoo | 八月 4, 2006

欲罷不能

 

 

 

由於這個令蘇賡哲博士思考了38年的難題尚未解決﹐今晚《一本政經》決定破天荒同時間總動員出動四位主持﹐再度嘗試解答昨晚在節目中仍解釋不了的疑團。今晚隨了會開放熱線外﹐我們也會在節目中選讀一些在留言版上的有趣意見。歡迎大家繼續踴躍留言!

今晚的討論將會是「終極版」— 希望蘇博士最終能睡得著吧﹗

最近重讀了梁文道的一篇文章﹐頗有意思。跟大家一起分享﹕

再壞的書也能讓我們學到些什麼
梁文道

只有在讀書 的時候,我才覺得自己是個寬容的人。因為我的信條是一本書再怎樣不對勁,只要你已經翻開它了,就不妨接受它。當然接受它并不意味你必須完成它。一本書,既 然已經買了回來又看了几頁,如果气沖沖惡狠狠地把它甩出去然后喊一聲:“混帳!這家伙是個白痴!”,豈不是對不住自己?靜下來,想想“天生我才必有用”, 再坏的作者到底也是媽生的;再坏的書也是人家花時間寫的。更何況三人行必有我師,難道一本坏書就教不了我什么嗎?

可再寬容也 好,不知怎的,就是有些沙石眼睛跳不過,好像吃一頓美食旁邊老有蒼蠅飛,揮之不去甚是惱人。例如香港某家出版社,常出報紙文章結集,有一次我看其中一本, 發現一本書中好几篇文章都有一段是重复的,而且有規律。那條規律是它的第一段必然會在后面某部分重新出現,這是為什么呢?原來那些文章在報紙上登的時候, 編輯怕它太長,為了醒目和提要,于是抽出其中一段放在文首。看來是編輯一時大意,把那一段當成是整篇文章的第一段,重打重印了一回。不過這种報紙編輯手法 通常會把那發揮提要作用的一段字粗体標黑,以區別于正文。難道這本書的編輯和校對眼睛不好,還是這本書根本沒有編輯和校對?

有些書挺可惜的,明明不錯,但就是有几處資料錯誤的硬傷,猶如完璧有瑕美男生瘡。例如專出建筑和城市研究的台 灣出版社“田園城市”,最近出了本尚算圖文并茂的《涂鴉 城市糖果地圖》,介紹英國街頭的涂鴉藝術。兩位作者在序言引述一句黑格爾的名言 “存在即是合理的”,但把它張冠李戴說成是沙特的話。開頭就錯,接下來怎不叫人提心吊膽。還有兩位香港年輕學者寫的《迷失喪拼場》,是透視消費文化深入淺 出的好入門書,但其中提到吉登斯(AnthonyGiddens)時,卻說他是“美國社會學家”。哎,人家可是拿爵士的正統英國人,還一度是布萊爾的智囊 軍師呢。或許,是我太過吹毛求疵?

內 地的出版業日益進步,最近連食譜都出得又有文化又漂亮。“北京漢聲文化”出了一套《山西面食》,就讓人看得很開胃。可是當我掀到一頁貓耳朵的手部動作特寫 照時,肚子竟不禁疼了起來。只見師傅揉面團的那雙手,十指指甲縫竟是一圈黑邊!這可是我多年中西食譜閱讀經驗未曾得見的。難得圖邊文字還說做貓耳朵不需特 殊工具,“只要一雙干淨的手”。再轉念一想,鹵菜名店的鹵水不是常標榜一鍋煮了几十年不倒不熄嗎?這個道理用在面點師傅手上應該也是通的。

p.s. As for our new cyber-experiment, many thanks for all the wonderful comments and feedbacks! We’ll try to polish it over the weekend.


Responses

  1. plssssss support 蘇賡哲博士 2 find the utlimate answ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